未來天王 第426章 大半夜彈什麼琴!(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未來天王 第426章 大半夜彈什麼琴!



    方召當天直到晚飯時間點,才從房間里出來。

    納緹伍茲因為不知道方召什麼時候會出門,所以並未等他一起晚餐,這時候見到方召,趁機介紹那個朋友的樂隊,也說了他們的意思,詢問方召是否願意今晚上台彈一段。

    方召想了想,點頭道︰“行。”

    納緹伍茲那個朋友的樂隊幾人見方召答應,表示願意將零點場讓出來,讓方召先登台。

    space店里周六的節目,方召並不了解,納緹伍茲耐心跟他解釋。

    畢竟方召在延洲的人氣擺在那里,納緹伍茲表示,如果方召願意露面,安保方面不用方召擔心,他會再增派人手過來,也絕不會讓娛記騷擾方召。

    “現在離零點場還早,你要不要練練?想好彈哪首了嗎?”納緹伍茲問道。方召大部分品並不適合吉他表演,他以為方召會選擇別人的品。

    “不用擔心。”方召說道,“今天新了一首,用吉他彈奏正好。”

    納緹伍茲聞言一喜,“來來來!我陪你練練!這首新的跟以前風格不同嗎?哦,你吉他沒帶,我帶你再去挑一把,我這里別的不多,就吉他多!喜歡哪種跟我說!”

    被邀請過來演出的樂隊幾人,看著納緹伍茲那興奮的樣子,低聲說道︰“納茲今天話很多啊。”

    “他今天心情好。”

    “我今天心情也好,沒想到今天不僅見到方召,還能听到方召的新!”

    “可方召是創型人才,現場表演如何,沒見過也不好說。”

    他們樂隊在全球的名氣遠比不上方召,但是在space,在延洲的流行音樂圈子里,他們還是有底氣的。比創,比品深度,他們比不了,但在space的舞台表現力,他們無懼,將零點的整點出場讓出來給方召,一是因為方召現在的高人氣,他們示個好;第二,也是想先摸一摸方召的實力,他們才好應對,如果方召表現不好,他們圓個場,給這位新星一點顏面。如果方召表現出彩,他們也相應地調整原本的計劃,不至于被壓下去丟了面子。

    ……

    每周六晚上十點至零點,是space里放飛的時段,強勁的鼓點和嗨到飛起的節奏之下,來到這里的人們也漸漸展現出瘋狂和肆意的一面。

    暗夜里的人類,情緒總容易被動。白日里那些委屈難過,疲憊矯情,又或是那些自以為掩飾得很好的無力感,全都從偽裝完美的皮囊下鑽了出來。

    當然,也有人來這里純粹是喝酒听歌、聊天吹牛。

    某vip包廂。

    一名網絡主播開始了今天的直播。他每個周六都來space直播,為的自然是零點場的節目。

    “這里有點吵……大家听得清我說話嗎?”

    主播控制著攝像頭,拍了一圈包廂外的情形。

    “果然,一到周六這里人就特別多,不知道今天零點場請來的是哪位。”

    這里未成年人不準進,就算是已經成年的大學生,這里的消費對于他們來說也偏高,一次兩次還好,每周都來的話還是有經濟壓力的。再說了,就算進來也買不起好位置,這種包廂更別提,一小時可能是他們一個月的生活費,這麼一比,還是看直播劃算。

    主播就不同了,有點財力,每次都預訂好位置,有自己的包廂,方便直播也方便與觀眾互動,舍不得看現場的人就看他每周六的直播。

    為一名直播界已經混出點名氣的音樂類主播,他用的是專業的直播裝備,就算周圍環境很吵鬧,也不至于影響直播中與粉絲互動。

    某svip包廂。

    七八個人聚在這里。

    “不是我吹,我在這兒,二十多年的老客戶了,這些年被邀請來演出的人數都數不清,沒名氣的就算了,但那些有名的,就算閉著眼楮,不說全部,十次有八次我都能猜中台上演出的是誰!戴面具也擋不住我的火眼金楮!”

    “就你?還在我面前N瑟?你也就只是在這里听了二十多年,我不止在這兒听了二十年,我還看了四十年音樂類綜藝節目!新老歌手演奏家等等那些,有點名氣的我都熟得很!”

    “吹牛!”

    “不信咱就比一比!”

    “比就比!看誰能最先猜出來!輸了你就把你新買的那艘飛行器借我玩三個月。”

    “呵,怕你?你輸了我也不要你的飛行器,你把茶沙海的私人游輪借我玩三個月。”

    “行!”

    “嘿,羅恩,要不要加入?”

    包廂里的人看向坐在沙發上抽煙的那位。

    羅恩•扎克,年紀與納緹伍茲一樣,是space這里的老客戶,也是納緹伍茲的老同學,家境不錯,幼年時就開始接觸各種樂器,曾多次組建樂隊,後來出了點意外手受傷,不怎麼彈吉他了,但喜歡來納緹伍茲的店里听歌。在其他方面,羅恩可能天賦平平,但論听聲辨音,他還真不怕誰。他這耳朵可是被延洲音樂藝術家協會蓋章“金耳朵”的!

    誰假唱誰修音,他一听就能听出來。除此之外,他對于各個音樂藝術家們的風格也做過深入研究,多數時候,他都能將品對應到正確的人,曾經有一位歌手請人代寫卻說是自己創炒他的才子人設,最後被羅恩•扎克在社交平台毫不留情說出來,這事當年鬧了好長時間。

    听到朋友叫他,羅恩•扎克不感興趣地擺擺手,“你們自己玩吧,我不欺負人。”

    “嘿,也是,這對你來說真沒挑戰度。”一人說道。

    “羅恩那可是經過延音會認證的金耳朵!對他來說確實沒難度。”

    “說起耳朵,我想起了方召被吹捧的‘神之耳’,不知道跟羅恩比怎麼樣。”

    另一人也笑道︰“人家那是神之耳呢,級別可不低,羅恩,你這‘金耳朵’什麼時候也升個級?”

    一個只是“金”,另一個卻被捧為“神”級,他們不知道這個“神”級有沒有水分,但畢竟是被各大權威提過名的,他們也不好說什麼。當然,這並不影響他們在私下里議論。

    羅恩抬了抬眼,抽了口煙,從鼻腔“哼”了聲。

    說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但羅恩對方召態度平淡,更多的是因為方召的很多品並不是他喜歡的類型。他不否認方召優秀,但喜不喜歡的另說,羅恩沒去現場听過方召的音樂會,對一切都持保留態度,

    “方召那小孩,是有點才華。”

    听著不咸不淡的語氣就知道,羅恩對于方召談不上喜歡,其他人也不再提方召。

    時間靠近零點,場內光線變化,之前勁爆的節奏和鼓點也淡了下去。場內安靜下來,大家都知道這里的規矩。

    已經嗨了一波的人們,雖然停下來,但眼中的熱度並未冷卻,反而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眼中的期待越來越盛。

    “馬上就零點了!”

    “不知道今天請來的是誰。”

    “清台了清台了,看看會搬上來些什麼……咦?就一個凳子?”

    重新清理過的前方舞台,工人員搬上來一個有些設計感的凳子,但再好的設計感,它依舊只是個凳子!大家都等著看還有什麼要搬上來,是否有打擊樂器之類,可等了會兒,台上依舊只有一個凳子。

    “今兒道具略單調啊。”

    數著時間,大家都期待地望著舞台。

    時間顯示零點的時候,一個人拿著吉他走上前方舞台。

    再看,還是一人。

    場內議論紛紛。

    “只有一個人?”

    “那誰誰不是說有內部消息,今晚請來的是樂隊嗎?我還想著是不是我喜歡的那個樂隊,今晚多買了兩個小時,就為了等這個。”

    space內按時間計費,很多人早就來了,等幾個小時就是為了看今晚受邀過來的是誰。

    “這架勢看著也不像是樂隊。坑人!消息出錯了!”

    甭管是不是被坑,到了這時候,大家也都是好奇地看著台上。

    台上的人穿著一身沒什麼特色的休閑裝,戴著兜帽和面具,面具將臉遮得嚴嚴實實,連眼楮都看不到。對方能透過面具看他們,他們卻沒法透過面具看對方。

    台下一雙雙眼楮從台上那人的身材走姿膚色頭發到鞋碼飾物,每一個細節都不放過,還是沒看出啥有用信息來。

    “沒有紋身沒項鏈沒戒指沒戴耳釘,鞋也不是限量版,這誰?”

    “雖然我的時尚眼光不夠,但也能看出來,這位真沒啥時尚感,而且我瞧著,他要麼頭發太短,要麼沒做造型。”

    “我看出來了,穿著打扮無特色,一舉一動無氣勢,多半是個過氣的。”

    在很多人看來,現在出現在台上的這位就不夠個性了。

    很多有足夠名氣和網絡關注度的公眾人物,尤其是混文藝娛樂圈子的人,出現在公眾面前的時候,頭發都很有型,這也是很多圈外人的認知。但現在,他們用掃描儀一樣的視線來回掃了好幾眼,沒看出任何特點,如果不是對方出現在台上,扔人堆里也不會投去半點注意。

    svip包廂里,等著猜猜猜的人,此時也沒有頭緒。

    “看不出。待會兒我分析分析他的技法和樂風再說。”

    “第一眼沒啥特點,好在還算鎮定,看不出緊張。”

    被延洲音樂藝術家協會蓋章認可的“金耳朵”羅恩•扎克,此時眼中也閃過興味。

    有意思。納緹伍茲這次給大家出了個難題。

    以納緹伍茲行事風,不至于邀請沒名氣沒真才實學的人過來,莫非……是某個退圈已久的大佬?

    到底是誰呢?

    見台上的人準備開始,羅恩認真了些。

    指彈?不是彈唱?

    台上,戴著面具的零點場表演者,在坐下來的那刻,周身的氣場就好像突然改變,從一個平凡的人,變成一座堅實的雕像,安靜,卻極有力,不發一言,只是將情感表達出去。

    靜下來的場內,帶著一絲神秘的前奏曲,通過頂級的音響設備,清晰傳至每個角落。

    旋律帶著淺淺的暖色調起步,其中又藏著些許輕微又沉重的嘆息,心都跟著漂漂浮浮,大腦都出現了片刻的空白,不經意便從獨立的旁觀者,融入其中。

    朦朧間仿佛看到了一棵生長在湖邊的樹。

    站在樹下,垂頭,從湖面的倒影里,看見自己疑惑的模樣。

    好像忘了什麼。

    是夢?還是理想?

    太過遙遠又無跡可尋。

    時間在流逝。

    樹木無聲,一片片葉子飄落在地,又被風拾起,吹到很遠很遠的地方。

    跟著那些葉子,一路過去。

    兜兜轉轉,踽踽而行。周而復始,失而復得。

    煦日和風,行雲蒼穹。于繁華里談笑,在孤獨中停留。

    時空,距離。

    歲月,懷戀。

    一片樹葉飄向遙遠的星系,五光十色的粒子倏忽變化。

    待站定回望,仿佛又看見,很久以前,湖邊那棵大樹,枝繁葉茂的樣子,樹下的人,笑意盈盈。

    羅恩閉著眼,細細聆听音律帶來的奇特感覺。明明以前沒听過,卻總有種親切感,似乎下一秒就能跟著哼出來,仿佛早已刻在靈魂里一般。世界都安靜了。

    夾在手指上的煙明明還冒著煙氣,此刻卻像是被人遺忘,身周的空氣都突然變得澄淨,只余耳邊旋律。

    沒有夾煙的手指,有節奏地無聲拍打著桌面。嘴角揚起淡淡的微笑。

    眼中微濕。

    簡單而韻,一听動情。

    托于樂音,歸于思念,靜于身心,安于靈魂。

    琴弦仿佛擁有了生命一般,每一個音符出現的時機都剛剛好,令人思緒萬千,卻終歸明朗,就像漫長的時間經過沉澱,留下一些通透和感悟。

    言已出心,卻止于口。

    明了,安然。

    羅恩已經想不起來自己為什麼在這里了,只是慶幸自己能听到這樣的演出。如此動人,簡單而純粹,就像天朗氣清時听到的一個仿佛遺忘很久的簡單故事。

    這一曲並不長,不到四分鐘,卻給人一種跨越了遙遠時空的感覺,甚至來不及研究對方的彈奏技法,顧不上分析對方的樂曲風格,思維便被帶著走了。

    曲畢,被場內猛然爆發的掌聲和呼哨帶回神的羅恩長長嘆息,意猶未盡。

    “外觀世音,內觀自在,真正的藝術品!”

    在space听這麼多年,能被羅恩•扎克當場夸為“藝術品”的,寥寥無幾!

    包廂內的其他幾人也被羅恩的評價驚了,但同時,也滿臉苦惱。他們听完還沒猜出是誰呢!

    相視一眼。哦豁,大家都一樣!

    “羅恩,听出來是誰了嗎?”有人問。

    羅恩不語,盯著舞台上的人,目光灼灼。

    他听不出!!

    但能演繹到如此程度,肯定是對方的自己的品,而演奏能有這樣的表現力,帶來這樣的靈魂震撼與共鳴,這樣強的實力,絕不會是無名之輩!

    莫非真是某個退圈多年的大佬?

    眾目睽睽下,台上的人起身,朝大家鞠躬致謝,利索地朝身後撥了撥兜帽,摘下面具。

    面具揭開的那一刻,全場瘋了。

    蹦跳尖叫著朝舞台揮手的人差點閃著腰。

    “方召?”

    “臥槽!是方召啊!!”

    “快抽我一下,我是不是喝多了出現幻覺!我竟然在這里看到方召啊啊啊!!”

    醉倒在包廂沙發上的人模糊地睜開眼楮,咂咂嘴︰“我竟然夢到有人在喊方召。”

    又是一陣像是要掀開天花板的叫喊。

    最近新聞鬧得大,再加上方召以前積累的人氣,延洲地區大部分人都是認識方召的,除非臉盲,不然不會認錯那張臉。

    羅恩驚得煙都掉了,瞪大的雙眼像是崩了世界觀。

    咽了咽唾沫,不相信般又將方召的照片搜出來看了看,再看向舞台上抱著吉他的人,沒法騙自己了。

    竟然是方召!

    為什麼會是方召!!

    他也研究過方召的品,根本沒有這種簡單的抒情!而且,這樣的表現力,沒個大幾十年功底壓根做不到!

    但是!他以自己的金耳朵發誓,剛才的演出絕對沒有假!

    可……為什麼是方召!

    羅恩心中無數個“為什麼”狂亂飛舞,真相令他頭禿。

    與此同時,方召的動向通過各個信息渠道快速傳出去,全城的娛記聞到腥似的往space這邊趕過來。

    網上,粉絲、黑子,跟風吹跟風黑湊熱鬧的圍觀群眾,撕逼舉報戰成一團。還有炒新聞蹭熱度的,半夜狂歡,熱鬧非凡。

    社交平台上,舉報投訴等等事件在極短時間內達到高峰,智能客服卡住,轉人工,沒一會兒又弄出來什麼故障,延洲區客服團隊和運維工程師們,半夜被挖起來加班。

    又是你方召!

    大半夜彈什麼琴!!

    啊?!

    彈什麼琴!!!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未來天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