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天王 第324章 真神之耳(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未來天王 第324章 真神之耳



    方召先去了狗場那邊。

    基地這邊給的未經處理的音頻,四面八方的聲音,常人听到的、听不到的,在方召腦中形成一個全息的聲場。

    每一個人、每一條狗的活動路線,都在大腦中形成清晰的線條。

    狙擊手潛伏的地點,選擇的角度,都是經過精心計劃的,可能已經觀察很多天了。

    第一槍,是在狗場的狗進食之後,找地方休息的時候。

    卷毛的警覺性很高,在那個殺手開槍之前就避開了,然後撒腿追過去,避開第二槍。

    方召走出狗場,一直走到一棵大樹旁邊,看了看腳下的痕跡。

    這里是第三槍,此處的監視器被生長快速的樹枝擋住,子彈擊中了卷毛的背側,但卷毛只是稍稍頓了頓,便繼續追。

    而後面趕過來的基地士兵,在這里也沒有發現子彈的痕跡,無法根據彈痕判斷殺手所在的確切方位。

    再往前,就是卷毛被駕駛著飛行器的士兵攔下來的地方。

    音頻中的聲音,以及地面的痕跡,都顯示出卷毛很暴躁。卷毛吠叫,從被攔下來開始,被帶回基地之後也一直在吠叫。霍伊他們覺得卷毛這樣是受刺激了,但現在看來……

    卷毛大概是在罵人。

    畢竟它差一點就將那個殺手給逮住了,可惜中途被基地的人攔下,不暴躁才怪。

    從狗場到這里,霍伊派的人都一直跟著方召,但再之後沒多久,方召就將人給甩了。那名中校所知道的事情,也就到此為止。

    基地里,霍伊听著中校的匯報,面上露出驚奇之色。

    “他前面的行走路線就是當時卷毛的奔跑路線。”雖然已經有心理準備,但霍伊看到這些,還是覺得神奇,“方召那家伙的耳朵,當真比狗還厲害!”

    “所以才被稱為神之耳。”站在旁邊的副官也跟著感嘆。

    “真是,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狗,卷毛能找到完全密封的違禁品,方召能听到別人不能听到的聲音,卷毛的鼻子,方召的耳朵,這倆我都想留下。”霍伊絲毫不遮掩自己的想法。換成其他人,也肯定跟他一樣。

    “其實,如果司令你真要將狗留下的話,也可以試一試。我祖父曾說過,能借出去的都是不那麼重要的,而真正重要的東西,是不會借出去的,既然方召之前能將狗借給我們,只要我們能拿出足夠的誠意,足夠重量的交易條件,方召肯定會再次將狗借給我們,如果司令你能再給他一些別的好處,出點血,說不定狗就賣給我們了!”副官說道。

    霍伊長長嘆了口氣,搖頭不語。

    這要是其他人,霍伊還能想辦法商談一下,但方召這人太難對付了。方召不缺錢,對權利也不痴迷,要是真想在軍隊發展,早留在白暨星了,白暨星軍區那邊可是將方召當吉祥物、當軍區區寶的,留白暨星不比留崴星發展前途寬廣?

    正在這時,內部通訊器響了起來。

    “東南衛戍區?”霍伊詫異。

    “司令,方召申請抽調基地東南方向衛戍區3區音頻原聲和監控。”那邊詢問。

    已經到那邊去了?速度這麼快?霍伊心中驚訝。

    “給他!”霍伊道。只要方召能將目標找到,再給個方便也是可以的。今天基地東南方向沒有演練之類的行動,沒有什麼需要保密。

    五分鐘後。

    “司令!根據方召提供的線索,我們找到了可疑目標,看不到臉,穿著咱們基地士兵的衣服,已經確定對方是偷的,應該不是我們基地的人……對方在二十分鐘前進入東南衛戍區前方的原生林,依照發展生態環保相關規定,里面除了建立的哨衛塔之外,咱就沒再布置其他監控設備了,想追蹤目標難度也大。”

    那邊負責匯報的人,其實想說的是咱們窮,經費有限,布置在非開放區的只有一些老設備,可能機器還有毛病,長時間沒人檢修,起不了多大作用。不過,為了面子,就不能說得那麼直白了,司令心里懂就行。

    霍伊當然也听明白對方的意思,問︰“方召呢?”

    “方召……方召說要進原生林去找人。”

    霍伊精神一震,“讓他進!你們跟著!給我跟緊了!”

    “是!”

    兩分鐘後。

    “報告司令……跟丟了。”

    霍伊坐在辦公桌前,面色黑得像是申請經費又被駁回時的陰沉。

    旁邊站著的那名中校心里長舒一口氣︰還好還好,不是我一個人跟丟,要廢大家一起廢,東南衛戍區的兄弟,患難與共的戰友啊!

    “司令,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東南衛戍區匯報的人小心翼翼地詢問。

    霍伊特別想大手一揮,喊一聲“給老子搜”!但理智上卻知道,現在不是派人進去的好時候,原生林,就是崴星這邊原始的森林,雖然沒有白暨星那邊的那種凶殘猛獸,但也會有危險,現在這邊天色已晚,東南衛戍區能抽調的人數也有限,進去根本沒用,如果能跟著方召還行,至少還有個目標路線,跟不上,還是算了吧。

    “原地待命!”霍伊咬牙說道。

    ————

    基地東南方向的原生林里,一個黑影在其中穿梭。

    砰!

    一條從草叢中射過來的蛇,蛇頭爆開,蛇血噴灑在草叢和樹干上。

    經抑制器處理的槍聲並不大,又很快被蛇頭爆開的聲音和血液灑落的動靜蓋過去。

    這些聲音,在逐漸暗下來的森林里,清晰,卻並不突兀。

    夜幕降臨,人影終于停下。

    這是一個長得並沒有任何特色的人,也可能是帶著面具,現在的樣子,就算被監視器拍到,很難讓人見一面就記住。

    這人停下來之後,便靠在一棵樹的樹干,眼皮微闔,呼吸保持著特定的節奏,安靜得仿佛與周圍的森林融為一體,許久未動,像是已經熟睡。

    “嗤!”

    仿佛已經熟睡的人,驀地嗤笑出聲,掀起眼皮看向崴星基地的方向,眼神輕蔑。

    還以為崴星駐軍比母星那邊洲軍區厲害,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

    也是,崴星基地沒出名的時候就是個小破地方,物種普遍也沒太大危險,長久下來,軍隊素質可能比洲軍區都不如。

    緊繃的神經放松,他掏出一個巴掌大的通訊器,又安裝一個輔助儀器,這會起到信號偽裝作用,讓他不被軍隊設立在原生林里的哨衛塔捕捉到通訊信號。

    他聯系的是等在影視城娛樂街那邊的人。

    “成功了?”對方聲音沙啞,並不是真聲。

    “失敗了,那小不點挺難對付。得加錢,你們之前給的價錢翻三倍,我讓它上不了機,否則,你們再去找人吧。”

    他一邊低聲通話,一邊警惕著四周。

    通訊器另一端的人像是听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沙啞的聲音變得尖銳刺耳︰“你說什麼?失敗了?你‘豺屠’不是號稱屠狗第一人?那麼高的酬勞,竟然失敗?我們很懷疑你現在的業務能力。”

    外號豺屠的人,听到這話面上閃過怒色,但很快又冷靜下來,“既然不信我,那你們再去找人吧,不過勸你們最好盡快,那狗估計很快要被方召帶走了,不會一直留在崴星基地。”

    “它要被帶離,我們就沒有必要在花大價錢弄死它了。沒有它,貨物很多都不會被檢出來。”那邊聲音听著很鎮定。

    “呵!”豺屠諷刺地笑道,“真不急?你老板可是做大生意的,從來都喜歡將潛在威脅扼殺在搖籃里的,看中了崴星的發展錢途,多舍點錢掃清道路又如何?”

    “你知道我老板是誰?”對方難得露出些驚慌。

    豺屠咧嘴笑著,眼里滿是貪婪,“差不多猜到了,七年前讓我出手殺掉號稱空港之王的‘神犬’托比時,我就能猜到了,不過你們放心,我也不只做你們一方的生意,從來不會透露雇主是誰。”

    “那你還是先祈禱別被軍方抓到,現在的審訊手段層出不窮。”

    “哈,抓我?你說的是那群廢物?那群廢物連我的尾巴都抓不到!”

    豺屠自信的語氣,令那邊稍安,再想想,好像也確實如此。牧洲那邊的人恨豺屠恨得牙癢,多少年了,到現在也沒能將人逮到。

    豺屠也有自信的資本,他就算一次任務失敗,也極少被人尋到痕跡,唯一一次失利,大概是三十年前,對上牧洲那條號稱百年一遇的犬王,雖然最終他還是槍殺了那條犬王,但也被那條犬王咬了一口,胳膊上的疤現在還沒消掉,DNA也在警方那里留檔。他也沒通過手術將手臂上的疤除去,而將此當做一個紀念。

    “加錢,我找機會動手,不加,我現在就撤,留這里可不安全,基地的人現在在找我。那小東西跑得太快,相當警覺,這種超出意料的速度和警覺性,未必比牧洲那邊犬王級別的差了,價錢不能按之前的算。”

    說到這里,豺屠心里也納悶。他開了三槍,前兩槍因預估出現誤差而錯過,但第三槍,他已經調整了,也想不明白,按道理當時應該打中這一槍,但看那狗依舊精神抖擻追過來,再想想那狗的奔跑速度,看來那一槍也錯過。

    槍法退步了?

    豺屠很不滿。

    他明明已經用足夠的時間來適應這里的地理氣候,今天行動失敗,可能是還沒完全適應崴星的氣候條件,再加上那條狗超出意料的反應,令他判斷失誤。

    下一次,下一次開槍,肯定不會再錯過了。

    這麼想著,豺屠語氣一寒︰“怎麼決定?我只等十秒!”

    說著也不等那邊回話,開始計時︰“十!九!八……”

    倒數到二秒的時候,那邊終于同意。

    “你說的,不要讓那條狗登機離開!”那邊叮囑。

    “放心,你們要相信我的業務能力,論屠狗,我是專業的,牧洲犬王我都殺過。”豺屠滿意地笑了。短時間內崴星基地不可能整頓成鐵板一塊,這期間他還能找到機會。

    價錢談好,豺屠讓那邊等好消息。

    斷開通訊,想到即將到手的巨額酬勞,豺屠嘴角剛剛翹起,又突然僵住,身體猛地打了個寒顫。

    多年徘徊生死線、與警方軍方周旋的他,早已經練出了一種靈敏的第六感,那一剎那,他仿佛被一個冰冷的充滿殺氣的槍口鎖定,這種突然而來的巨大壓力,令豺屠身體都有些顫抖。

    誰在那里!

    什麼時候來的?

    人?

    還是野獸?

    ……

    崴星基地。

    剛閉上眼準備睡覺的霍伊,接到了東南衛戍區的緊急通話。

    “報告司令!方召從原生林里拖了個人出來!”

    霍伊眉毛揚了揚。

    拖這個字,很微妙。

    “活的死的?”霍伊問。如果人死了,方召可能會有點麻煩。

    “目標人物還有一口氣。”

    “那就好,別讓他死了,你親自押送回來!現在!”

    “是!”

    通完話,霍伊收到了那邊傳來的那個殺手的照片和影像。

    啊,這一看就是被人用拖破麻袋那樣的方式,從石土很多的林子里拖出來的。身上磕磕踫踫出來的傷口,還有一臉的血污。

    等見到和衛戍區士兵一起進入基地的方召,霍伊仿佛開玩笑似的問方召︰“厲害啊!神之耳名不虛傳!不過,我沒想到你會將他活著帶出來。”

    方召一挑眉毛,“我是守法公民。”

    霍伊︰“……呵呵。”

    方召也沒管霍伊信不信,接著道︰“這人叫豺屠,老手了,估計跟影視城那邊的人有業務聯系。我建議將人交給牧洲那邊,這人涉及謀殺牧洲功勛犬,兩條以上。”

    交給牧洲人,比崴星基地更令方召放心。

    霍伊摳了摳滿是胡茬的下巴,投過去一個贊賞的眼神,點頭道︰“行,我也正有這個意思。”

    走正常程序,豺屠這人未必會死,也或許在某個押送過程中就被人轉移了,更有可能被滅口。

    但要是交給牧洲那邊,估計就是——先,生不如死;再,死無葬身。

    于霍伊而言,還能借這個機會賣牧洲那邊一個人情,順便再要一批狗,很劃算的交易。而豺屠下的下場,肯定也能讓方召滿意。三方皆利!

    得到霍伊的承諾,方召也不多留了,離開霍伊辦公室,回去看卷毛的狀態怎樣。

    霍伊的辦公室里,現在就只剩下他和副官。

    “司令,方召這人,看起來就像個文藝人,但總覺的挺危險。我有個猜想,如果……我是說如果,抓到的那人不是豺屠,方召會將人活著拖出來嗎?”副官說出自己的懷疑。反正他不信方召“守法公民”的話。

    霍伊意味深長地道︰“有些事情,點到即止,也不要想太多,想太多容易老。你看看我這張老臉,就是想太多了!”

    副官說的這些,霍伊怎麼可能不懂?

    細思起來,既然方召有這樣恐怖的追蹤能力,還有能力將牧洲通緝這麼多年的豺屠活捉,為什麼不在事情發生的一開始就去追蹤?可能是擔心狗,但從另一個角度想,方召是不是……有目的地給了那個殺手時間離開基地?這周圍,能避過軍方內部核查的,最好的地方就是原生林。

    原生林里,死活就不受約束了。就算方召追蹤到的目標,甚至在原生林里殺了豺屠,只要他否認,誰又知道他做了什麼?

    崴星這里的原始森林,讓一個人消失,實在太簡單了。

    了解過方召在白暨星的服役記錄,看過一些保密檔案,霍伊也同副官一樣,才不信方召說的“守法公民”的屁話!

    文藝人?

    呵!

    神他媽文藝人!

    誰家文藝人打怪跟切菜似的?

    誰家文藝人大晚上跑去完全陌生的原始森林,將嫌疑犯拖破麻袋似的拖出來?

    以為披個文藝人的皮,我就不知道你小子危險級別了?

    不過,該糊涂的時候還是糊涂的好。反正現在的情勢也不壞。

    霍伊翹了翹嘴角,示意副官出去,伸個懶腰,活動活動有些僵硬的骨頭,拿起通訊器聯系牧洲警犬學院的一個老朋友。

    卷毛可能留不住,那就借這個機會再多要幾條。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未來天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