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天王 314.第308章 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未來天王 314.第308章 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方召听這話就知道什麼意思了,往司祿手中掃了眼,“沒帶刀。”

    “……沒。”司祿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找人幫忙還帶刀,會被誤會火拼的吧?

    不過,听方召提到刀,司祿對方召又多了一層信心。他飾演的那個角色,就是刀不離手的人。

    “進來吧。”方召給他倒了杯水遞過去。

    司祿客氣地接過來,“謝謝。”

    但是沒敢喝。

    他經紀人多次跟他說過,不要輕易喝別人遞過來的水,就算是同公司的也要防一手,大家是競爭關系,誰知道對方會不會為了競爭某個角色或者達到其他目的,而在里面加點東西?

    進劇組之前經紀人也叮囑過他,防備其他演員,尤其是對手公司,比如銀翼的人,就算對方看著非常熱情友好,也要保持謹慎。不說嚴重的,就算只是拉一天肚子,也夠你難受。工作壓力,心理壓力,天氣不好的時候更是渾身難受,再來個拉肚子,半條命也就去了。

    現在,方召遞過來的這杯水,他喝不喝?

    “你想更了解‘祁觀’這個人?”方召問。

    祁觀,就是劇中司祿飾演的那個人。

    “對!”司祿的注意力從水杯移開,認真道︰“我查過很多資料,但形象依舊不夠清晰,劇本里面對‘祁觀’這個人的介紹也不夠詳細,演的時候,前面幾季還好,但第五季是最關鍵的時候,我想演好這個角色,希望能更好地將這個角色、將那個人,呈現出來。听說你也是延洲這邊顧問團成員,應該對那段歷史更了解,也許知道的比我更多,所以我過來問問。”

    “祁觀哪……他那個人,很特別,不適合生在和平時期。滅世紀對別人來說是地獄,但對他而言,卻更自在。他的思想其實更復古,喜歡用刀不喜歡槍,三觀也與常人不一樣,對他來說,強者是不需要幫助的,他只會幫助弱者。所以,他可以站在旁邊冷漠看著一個強者甚至更多強者去死,但也能為了兩個體弱的研究員而死無全尸……”

    祁觀那個人,方召記得,曾經他也邀請過祁觀加入自己的隊伍,但被拒絕了。

    “咱們不是一路人。”

    這是祁觀的回復,然後帶著他那把修長的刀,頭也不回地離開。

    他就像是古時候的游俠,做事情全憑本心,至于別人什麼看法,他壓根不理會。似乎什麼都不在意,卻又有自己的堅持,也固執。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好人,也不是十惡不赦的壞人。

    方召重生後,看過創世紀時期留下來的一些資料,能將墓遷進洲烈士陵園的人,每一個都是經過多番審核的。

    祁觀的行事作風,令人不喜,在創世紀時期遷墓的時候,也遭到一些人的反對,但最後還是遷入烈士陵園了。

    在後世看來,他的功遠大于過,因為他救的人,就是後來研究出多種抗病毒藥劑的醫生,也是創世紀時期成立科學院總院時的第一批元老級成員。

    當年,祁觀自己恐怕也沒想到會救出一個如此偉大的科學家。

    祁觀在烈士陵園的墓,沒有骸骨,只有一把滿是痕跡的刀。遷墓的時候,是那名醫生親手將那把刀放進墓中的。如今放在博物館的是個復制品。

    司祿拍戲的道具刀,就是根據博物館的那個復制品而再次復制出來的。

    此時,司祿坐在沙發上仔細听著方召分析“祁觀”這個人,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在喝水。

    再看看水杯,只剩下一半。

    司祿︰“!!”

    他在過去的十分鐘里面,竟然無意識地喝了半杯水!!

    會不會拉肚子?

    里面會不會下毒?

    不是司祿凡事喜歡往壞處想,而是他經紀人經常這麼嚇他。

    但司祿卻沒有時間去繼續糾結,相比起這個,他更希望能從方召口中听說關于“祁觀”這個人的事情,為此,就算中毒又何妨?

    方召口中的祁觀,與司祿查到的一些資料上的有點差別,但卻又讓這個人更生活。歷史資料中記載的祁觀,司祿總覺得有點虛假,也不完全,就像是靈魂缺少了重要的一部分,不夠深刻。

    可听著方召的這些話,之前司祿一直覺得被迷糊困住的思緒,似乎在漸漸清晰。方召說的這些,就是關鍵點,就是他迫切想要知道的東西!

    說話間,方召走到放置音樂鍵盤的地方,這是他平時回來創作的時候用到的。提起祁觀那個很久很久沒見的人,方召又不自覺將手放在上面。

    一鍵琴音起,破霧輕飛去。

    “對祁觀那個人而言,生,幻化成風;死,隨風飄逸。沒有什麼不同。”

    不知是被方召的話影響,還是音符太具魔力,司祿的思緒完全沉浸下來。

    不問結果,不辭勞苦;

    一時,一日,一月,一季,一年,一輪,一生;

    直入本心。

    可能,那就是祁觀的修行之路。

    司祿拿到劇本的時候,查資料的時候,曾以為看到的是荒野之上無人作伴的孤寂,但或許並不是那樣。

    他以為面臨死亡的時候,祁觀應該同其他人那樣會有更多的情緒表現,但或許也不是那樣。

    司祿似乎能看見自己腦海中,那些低沉、壓抑的情緒。

    陽光藏在世界背面,風吹過來只剩冰涼。

    他似乎又看到了荒野之上的孤獨,但孤獨的最終,心卻不如來時那般煩躁。

    沉思,似乎有點不甘,有些落寞。

    再後來,那些情緒都沒有了。

    他仿佛听到了風在夜空下歌著唱,仿佛看到一顆星星從天上降落到湖面,依舊發著光。

    周圍的世界沉默如深海。

    閉眼,睜眼,微笑。

    沒有不甘,沒有落寞。

    生,幻化成風。

    死,隨風飄逸。

    行者無疆!

    司祿手指握攏,卻心下一空。

    “刀呢?”司祿喃喃道。

    “你放在自己屋里了。”方召停下敲擊琴鍵。

    司祿轉身離開,若是之前的他,還會客氣禮貌地說一些話,但現在,他沒有再多說一個字。

    方召看著關上的門,嘆氣。

    那些人,都已經過去五百多年,快六百年了!

    ——

    另一邊,司祿從方召那里回來之後的幾天,一直待在宿舍里,直到《創世紀》延洲篇第五季開拍。

    在劇組里,司祿失去了平日那種拘謹的禮貌,更灑脫,更肆無忌憚,卻又克制在一個圈定的範圍。刀不離手。

    劇組的人都察覺到了他這種變化,卻沒有多余的言語。都是同行,理解這種情況意味著什麼。

    導演欣喜,知道他這是找到狀態了,卻也擔憂,憂心他拍完之後走不出去。

    等戲份完全拍完的那一天,導演看他還愣愣站在那里,過去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待會兒記得去戴醫生那里一趟。”

    那把道具刀,導演也讓人收走,既然戲份拍完了,刀具這類東西,還是收回來更保險。不過,對于司祿這種狀態,他們導演組的人見得太多了,這種狀態的絕對不是個別現象。越往後,陷入這種狀態的演員更多,昨天他還听到心理醫生團隊的人跟羅曼導演建議增加心理醫生數量。

    “唉,又一個陷進去出不來的。”劇組的一名工作人員看向傻了一般的司祿,對同伴說道。

    “去心理醫生那里看看,等時間一久,就能從角色中脫離出來了。”

    劇組太忙,就算是同公司的演員,或者很好的朋友,也未必能騰出時間去照顧,所以劇組安排了負責這類情況的人,會將這類演員帶去心理醫生那邊,確定第一時間將他們帶過去接受治療了,劇組也不希望演員的心理因為演這部劇而出問題。

    司祿就像機器人一樣,听著工作人員的指令,換下戲服,洗干淨身上的“血跡”,沖了個澡,換身清爽的衣服,然後去心理醫生那里接受治療。

    等從心理醫生那里回來的時候,天已經暗下來了。

    司祿也不似之前那樣呆愣,工作人員沒離開,而是帶著他去劇組大食堂,領了屬于他的那份色香味俱全、擺盤精致、分量十足的盒飯。

    “回去好好吃一頓,休息幾天,拍到現在也累了,明天睡到自然醒!”那工作人員將盒飯遞給他。

    司祿接過盒飯,低聲道︰“謝謝。”轉身離開。

    回到宿舍,將盒飯放在桌上,也沒動,司祿就這樣呆呆坐在桌前。

    明明盒飯菜色香味都無可挑剔,但就是無法下口,沒有想吃的欲望。依舊覺得手中空蕩蕩的,也不想握餐具。蓋上飯盒,繼續發呆。

    方召拍完戲過來的時候,司祿的盒飯依舊沒有動過。

    今天司祿拍的那場戲,方召也看了,拍得很好,但同樣的,司祿的狀態不太對勁,就算知道會被帶去心理醫生那里治療,也不放心,便過來看看。

    “舍不得?”方召問。

    “嗯。”司祿低聲道。

    不甘,不舍,焦慮,惆悵,就像騎士跑丟了馬,僧人遺失了佛珠,但這種心情不是角色本身的,而是司祿自己。就算戲份完了,他依舊被角色影響。

    拍戲的時候,司祿覺得祁觀就是世上另一個自己。而現在,到了不得不跟角色告別,跟世上另一個自己告別的時候。

    深吸一口氣,司祿微微顫抖的手指,將盒飯重新打開,拿起餐具,儀式般認真地,一口一口地吃,眼淚卻不受控制,大滴大滴地流,滴落進餐盒里。

    一粒不剩地吃完,飲品也一滴不剩喝完,隨後抹了把臉,司祿對方召道︰“你再稍微等等。”

    說完司祿快步進洗手間,出來的時候,面上已經看不出剛才哭成傻逼的樣子。

    “拍個合照吧,我到時候發互動平台上,謝謝你對我的幫助。真的非常感謝!”

    方召沒拒絕,拍了合照之後,也不留下來打擾司祿,現在的司祿需要私人時間和空間緩沖那種心理落差。

    等方召離開之後,司祿編輯圖文,設定通網自動上傳發布到互動平台。經紀人給的任務,每次通網必須發個消息,跟粉絲們打招呼。

    心理醫生還讓他隔三天就過去一次,等確定無礙,才能離開劇組。他現在只覺得累,身心俱疲,得好好睡幾天。

    第二天,司祿是被通訊器高亢的提示音叫醒的。

    眼楮艱難睜開一條縫的司祿,茫然不知身在何方,只憑習慣機械般接通通訊。

    “喂…”

    “你想跳槽?!”通訊器那邊傳來經紀人暴風似的吼叫。

    司祿茫然地看了看時間,詫異地發現,今天竟然是通網日!

    時間過得這麼快?!還以為得兩天後呢,怎麼這就到時間了!

    然而,那邊經紀人見他沒說話,以為他默認,怒氣更甚,咆哮聲更大。

    “你連盒飯都不拍,拍了個跟方召的合照,還‘謝謝’?想表達什麼意思?要跳槽去銀翼?出名了,膽肥了,想造反!?我說過多少次,離銀翼的人遠一點!你就是這麼回報我的?”

    司祿意識回籠,突然記起來,哦,對,昨天確實忘了拍盒飯!!

    以前他經紀人好像還說了讓他拍盒飯的時候角度找好一點,給他說過不少拍攝技巧。然而,他忘了!

    “找到靠山,找到新東家,就想將我們這些費盡心血把你推起來的功臣們一腳踹開?!老子帶著團隊前腳幫你寫發展計劃,後腳就看到你發的這東西,司祿,你t有種!”

    “不是,你誤會了!”司祿趕忙解釋。

    他能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透明走到今天,他的經紀人和背後的團隊確實勞苦功高。他是真沒跳槽的想法,就是想告訴大家,他能用最好的狀態將這個角色地演下來,得謝謝方召。編輯圖文的時候因為情緒還有些壓抑,只說了“謝謝”兩個字。誰知道會惹出這種麻煩!

    等司祿解釋前因後果,那邊的人怒氣才平息一些。

    “下次不要亂發這種容易引起誤會的消息!你不知道就因為這張照片,現在延洲多少娛樂傳媒瘋傳消息,說你要跳槽,說方召在計劃挖咱們霓光文化的牆角!方召這人最善于忽悠了,以前他玩游戲,就幫銀翼游戲部門挖過去幾個電競大神,現在演戲,肯定是又想著挖對手牆角!對了,上周那個轉投銀翼的演員,肯定也是被方召忽悠過去的!”

    “我覺得其實方召不是那種人……要不,我現在把那條刪了?”司祿小心翼翼問。

    “刪個屁!那更像是心虛!你再發一條,說詳細點,將事情解釋清楚……不,你編輯好了發給我,我覺得沒問題再發……算了還是我幫你寫,你繼續睡你的覺,記得睡醒了就去心理醫生那里!”

    通完話,司祿的經紀人對團隊的人感嘆︰“我大概是經紀人里面最勞心勞力的一個了。”

    那邊,方召也被消息轟炸,有銀翼的詢問,也有其他公司的試探。

    等看完網上各娛樂媒體的“證據”,方召才知道自己“又開始挖競爭公司牆角”了。

    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未來天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