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未來天王 第255章 訛他一筆



    王疊怕方召,但因為“延洲第一狗仔”、“延洲狗仔之王”等名號,他也不能明說出來,那豈不是砸自己招牌?

    本來想裝死不回應,但現在網上那麼多人嚷嚷,王疊決定還是來個正面回應。

    于是,王疊在自己的網絡社交平台上發文,寫了大概一百多字,不過總結起來大意是︰老子在影視基地給你們拍大新聞!母星那邊顧不上!狗仔隊那麼多,讓其他人去吧,別再叫我了!!

    崴星影視基地現在是眾多娛樂新聞媒體關注的重點,前不久爆出要重啟那個超級影視項目之後,狗仔隊和一些娛樂記者潛入崴星,發現了那個圍起來的正在建設的地方,且猜測那極有可能就是即將重啟的超級影視項目的拍攝地點。

    既然是超級影視項目,依照現在的走向,實景拍攝是很有可能的,而且有研究地理和歷史的人指出,圈起來的那個地方,地質環境與滅世紀時期的很多地方相似。

    這直接導致更多劇組的明星過去崴星踩點,先適應當地氣候,要是一個不小心被選進超級劇組了呢?到時候要是水土不服,就完了。

    水土都不服,你還能服什麼?!

    所以啊,未雨綢繆才是真。反正去崴星租個地方拍攝,拍戲、適應兩不誤。

    也正因為如此,紀念日短暫的冷清之後,崴星影視基地再次火爆起來,在超級影視項目的催化下,人流量急速增加,地價與租金都成倍翻!尤其是影視城那里,租金一直瘋漲,但即便如此,想租到還得排隊。

    前期投資影視城的人都大賺。

    現在,既然王疊說在崴星那邊搞大新聞,網友們也就沒多的話了,轉而去罵延洲其他有名氣的娛記和傳媒公司。

    于是,這一天,延洲的航空港熱鬧了。

    其實每年的這個時候,服役的人回來,航空港區域都會開放一條通道,家屬們在這里接自家服役完畢的孩子們。

    只是,今天延洲這里的人格外多。

    有接孩子的家屬,有接機的朋友,有地方新聞媒體,但也有不少娛樂媒體記者,還有粉絲。

    一名附近大學的學生本打算過來找方召要個簽名,沒想到,到地方了發現人多得超乎他的想象,看了看周圍的人,好奇地問︰“你們哪個圈的?”

    “我是游戲圈的,方召在我心里永遠是單人榜第一!”旁邊一人道。

    “我軍事圈的,他是我偶像!”另一人抬頭望向天空。

    “我音樂圈的,跟方召一個學校,方召是我師兄!”一名學生模樣的人激動地道。

    “我……湊熱鬧的。”

    這時突然有人大聲喊叫。

    “哎,快看,來了來了!”

    空中,兩艘飛行器降落,不過並不在同一場區,一艘降落在民用場,另一艘降落在軍事停機場。現在的這條通道就在靠近軍事停機場的地方。

    守在這里的眾人伸長脖子,沒多久便看到從里面跑出來的人。

    服役一年,很多清瘦白皙的人變得黑了,壯了,剛從服役地回來,還會保留一些軍隊的氣息,好在經常聯網視頻,家人也不至于認不出他們。

    分離一年之後再重聚,周圍充滿了歡聲笑語。很多家長都覺得,兵役就像一個成年禮,度過之後就會更成熟了。

    不過,記者們這時候更忙。

    “方召呢?誰看見了?”

    “這位同學,請問你們同一批的方召出來了嗎?”有記者問一名剛與家人團聚的年輕人。服役的這些多是在校大學生,叫一聲“同學”沒問題。

    那年輕人一听,哈哈笑了笑,“你們守不到,他們直接換乘,去了延洲軍區報到。”

    與方召一起的還有十來個人,都是在同一期服役中表現好的延洲人,不過他們都只是戴預備役少尉肩章。降落之後一行人就換乘另一艘軍用飛行器,直飛延洲軍區,過去辦理轉預備役登記手續。

    轉預備役的事情,系統是連通了,但有些程序還得他們親自過去走一走。

    延洲軍事報社的記者已經等在那里,為了兵役宣傳,軍報記者們會繼續跟拍,拍方召他們去延洲軍區報到,然後簡單采訪。都是比較公式化的問題,問題都已經給他們了,該怎麼答眾人心里有數。

    很快,方召一行人前往延洲軍區的事情被各記者知曉。

    “這里等不到人了,換地方!”

    “難道要去延洲軍區?”

    “軍區那地方不是能隨意去的,一不小心被當做不法分子擊斃,哭都沒法哭。”

    “那咱們接下來怎麼辦?離軍區遠一點守著?”

    “不,我有個更好的主意。派人盯著銀翼那邊,咱們去延北市干休所!”

    這類似的對話發生在各處,不能去軍區,這幫娛樂記者們的腦袋就迅速轉起來了。他們堵人的經驗十分豐富,一處不行就換地方繼續守。

    娛樂記者沒看到方召他們,但延洲的軍報記者全程跟拍,也發了不少照片和視頻在網上。

    守在網絡前的網民們很不滿意。

    “那幫記者沒守到人。”

    “竟然跑去軍區了!”

    “軍報這些采訪都不用看,每年采訪服役回來的人都是那麼幾句,今年出了一個方召,肯定得大肆吹捧一番,但總結來說還是那麼幾句話,人家白暨星軍區都說多少遍了,我耳朵都听得長繭。”

    “我只想看娛樂記者的采訪,不想看軍報記者的廢話!”

    他們想看的不是怎麼繼續夸這些服役的人有多厲害、表現有多優秀、平時有多努力,而是八卦,是一些更有趣的沒報道過的東西!

    “等等,你們難道沒注意到方召的肩章?”

    “我去!少校肩章?不是上尉嗎?我記得看表彰大會的時候是升上尉。”

    “仔細看,顏色不同,那是預備役少校肩章,不是現役少校,不只是方召,其他一起的人也都提升了一級,之前延洲這批服役的沒這麼多軍官。而且,預備役與現役還是有區別的。”

    “退伍轉預備役能升一級?”

    “新世紀最新預備役法中提到過,為了鼓勵服役,對表現優異的,可以在轉預備役時升一級。”

    只是以前大家都排斥服役,並沒有注意到這點,而且每年服役的那麼多人,轉預備役軍官的人卻是極少數,官方宣傳也不夠力度,以至于公眾很多並不知曉。

    另一邊,在軍區完成登記、采訪等一系列事情之後,方召直接前往延北市干休所,那只水箱里的“兔子”已經走物流通道,發往齊安市的住所了,行禮沒什麼東西,就一個小包,槍和筆記本這是兩樣重要物件。

    方召到達干休所的時候,干休所附近還沒什麼人,不過到達沒多久,就收到消息說外面有不少記者過來堵他。

    老太爺找門衛要了外面的監控視頻,對方召道︰“你現在有知名度了,有人崇拜你看好你,但也有人詆毀你辱罵你,尤其是混娛樂圈的,多少人等著看你笑話,所以,在外的時候注意言行,多點防備,別讓人抓到機會。”

    “我知道。”方召看望二老,確定他們安然回來,身體也並無不適,便準備離開。

    方老太爺叫住他,“等等,外面有不少記者,還有人混進來堵你,干休所中心居住地帶他們是進不來,但你從居住區到停車場、停機坪那邊,還有段距離,肯定有人守在那里,就算能出去,說不定也會被人跟拍,所以,正門側門都別走,我告訴你一條隱蔽小路出去,繞過他們。走完那條路之後,會看到那里的門崗,平時門都是關著的,但門崗那里其實有人,我跟那邊說說,到時候他直接給你開門。”

    調出干休所的地圖,方老太爺畫了一個地方,“就是這里,這樹林里有條小路能出去。”

    方召點頭,記下那條路,換了一身休閑服,從二老所住的居住區離開。

    沿著著老太爺指的路線走,沒多久就能看到一小片樹林,小路隱藏在樹林里,茂密的樹枝遮擋之下,並不容易被發現。

    不過,方召也察覺,在這條小路前方,有其他人在等他。

    與此同時,這條隱蔽的小路前方,有兩人在蹲在灌木叢後面。一個看起來很精明的中年人,以及另一個年輕人,像是剛畢業不久的大學生。

    “師傅,您料得真準,方召真從這邊過來了!”藏在灌木叢後面的年輕人看著望遠鏡中方召的身影,壓低聲音激動地道。

    “要說麼,咱們本地人還是佔優勢,更了解干休所。”中年人面上閃過得意。

    他已經找過幾個當財經時政方面記者的老同學,他們經常采訪過這里的退休老干部,了解了干休所的布局圖。他同學就告訴過他,那幫老家伙躲記者最喜歡挑這條小路。

    其他記者都去停車場那條路堵著,大門側門都有人蹲守,可惜,那些人壓根不知道還有一條不起眼的小路存在。

    從空中看根本看不到,有茂密的樹枝樹葉遮擋。干休所佔地面積很大,這里確實很隱蔽,不了解的人還真沒法找到這里。

    “怎麼只有他一個人?”對此中年人頗為不滿。他更想偷拍一些方召與其他人的合照,別管認識不認識,別管是老是幼,只要有第二個人出現,他都能編出故事來。最好能挖他一些負面新聞,家庭不和,為人偽善,私生活混亂什麼的,沒有也造出個新聞,拍一張似是而非的照片,看圖說話就行。

    “待會兒他過來之後,你就沖上去問我給你準備的那幾個問題。”那中年人低聲道。

    “師傅,這樣真的好嗎?那畢竟是個少校。”年輕人有些不情願,師傅準備的幾個問題頗為尖銳,涉及私生活。

    “你還是經事少,預備役少校沒個卵用,就一虛餃,跟平常人一樣,沒實權也調不動軍隊,咱壓根不用怕他。”

    “但說起來畢竟是軍官吶,還合法持槍,一怒之下斃了咱們怎麼辦。而且據說他身手不錯,把咱們拖到個無人的角落偷偷 嚓了怎麼辦?”年輕人抖了抖。

    “又偷偷看低齡影視劇了吧?跟你說多少次了,那種劇看多了會變白痴的!少看點智障劇,多動動腦子!你想想,他被宣傳那麼多正面形象,還是預備役少校,而且還剛回來,多少人盯著,他敢動手嗎?”

    看了看望遠鏡中方召的身影,中年人繼續道︰“我估計,還有兩分鐘他就過來了。待會兒他一出來你就沖上去,準備的那幾個問題一個都別忘,他如果不耐煩回答,你就盡量將他攔著纏著,他一抬手你就躺地上大叫,‘打人啊’!”

    “呃,是不是太假了?”年輕人覺得這種無賴行為有點羞恥。

    “那你等他一動手就躺地上,自己再弄點傷出來,制造個傷者效果。”

    “……他們這種得過軍功的,一拳就能把我打廢吧?”

    “放心,他絕對不敢打,你只管沖上去!”

    “要是他真動手打了呢?”

    “那更好啊,大新聞就出來了!!”

    “……您真是親師傅。”

    “瞧你這點膽,還是個男的呢,膽子還沒你師妹大,我就該帶你師妹過來,‘方召打女人’更能制造話題!”

    “您別小看我,我就是第一次干這種事情,不習慣。”

    “以後就習慣了。”中年人一點都不在意。當記者,太忠厚老實的都混不好。

    “不對,師傅,我覺得還是不妥,這古人還講究‘天時地利人和’,咱們在這里沒優勢,您看看周圍,這壓根沒什麼人,未必看得見。就算有人被吸引過來,可這是干休所,方召他長輩們住的地方,都是他們自己人,肯定一致對外,這幫退休老干部肯定也都站在方召那邊,咱們勢單力薄……”

    “嘖,最近歷史劇看多了吧?現在是新世紀,科技時代!一切都會錄下來,有視頻證據就不怕,錄下來自動上傳到網盤,自動復制十份,沒賬號他還能讓我刪徹底?打人更好,訛他一大筆醫藥費,還有打人錄像,讓他買!狠狠訛一筆!”

    兩人低聲交流中,並沒有注意到,原本望遠鏡中的身影,已經消失了。等兩人覺得差不多,停止交流,準備等目標靠近的時候,卻發現,找不到目標了。

    “人呢?”

    “難道發現咱們了?”

    “不可能吧?”年輕人不相信。

    “都怪你,跟你說太多,可能被他听到了!”

    兩人正說著,突然感覺背後一陣陰風吹過,忍不住哆嗦了下,像是有一股視線掃了他們一眼,又消失了。

    中年人警惕地往周圍看了圈,以他資深娛記的身份,對這種還是比較敏感的。但視線所及,只有陣陣風吹過,周圍的樹葉~~響。

    似乎並無異常。

    中年人心道,可能是太緊張了。

    然而,又一分鐘過去。

    還是沒見人。

    五分鐘……

    十分鐘……

    半小時過去……

    “師傅,真沒見到。”年輕人放棄。

    中年娛記蹙眉思索。不應該啊,難道真發現他們埋伏在這了?“神之耳”真那麼神?不是那幫人瞎吹的?

    上網看了看,沒發現蹲守干休所其他地方的記者發新報道。

    中年人不信邪,咬牙道︰“繼續守!”

    五個小時過去。

    天色漸暗。

    兩人突然收到工作室其他人發來的消息︰“看網上!有人拍到方召進銀翼大樓了!”

    銀翼大樓,位于齊安市,而干休所這里,是延北市。

    兩人看著網上爆出來的圖片和更多的視頻證據,一臉茫然。

    方召到底什麼時候離開的?!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未來天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