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未來天王 第206章 暴怒(二合一)



    ♂!

    沉默地看了林凱文兩秒,方召撥開林凱文遞過來的攝像機︰“不用。”

    隨後,方召繼續拿著藥水瓶幫受傷的人處理傷口。

    在滅世紀時期,幾乎每天都會遇到今天這樣的情況——突然遭受襲擊,感受死亡威脅。

    那時候簡直就是再正常不過的情況,沒人知道下一刻自己會怎麼樣。但現在是新世紀,對于平日里習慣了和平生活的人而言,這樣的襲擊簡直如同末日,心理也承受著極大的壓力。

    其實,依照滅世紀的習慣,方召在重生之後沒多久,就寫了遺囑,保存在個人終端,不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修改,因為他自己的財產在變化。而如果某一天他突然因為意外事故而去世,一旦判定死亡,保存在個人終端的遺囑就會自動公開。

    不過,眼下這種情況,其實還沒有很糟糕,依照方召自己的判斷,不至于一點生的機會都沒有,至少現在他們都在地下室避難,听動靜,襲擊者數量也不多。

    但林凱文什麼都不知道,他還是第一次親身經歷這樣的事情,雖然以前也遇到過一些危機情況,但遠不如這一次帶給他的壓力大,在剛才爆炸發生的時候,他甚至以為自己這次會嗝屁。

    不過,作為一個記者,林凱文很會權衡利弊,衡量一番之後,便下了決心。雖然不知道能不能安然度過這次危機,但這也是一個機遇。既然現在擺脫不了困境,但這次機會他必須抓住,他要記錄這一次真實的事件,像《第一戰線》報社的那些優秀前輩們一樣,報道戰地的真實情況。不同的是,他沒有“大無畏”那麼高的覺悟,精神層面還處于“怕得要死但被逼無奈”的程度。

    如果他沒法活下來,他所錄下來的這些,說不定會讓他成為記者圈名人堂里面的一員,遺像也會供人瞻仰,以後拍紀錄片或者教育片的時候或許還能成為其中的真實錄像節選。

    而倘若他能安然度過這一劫,他……就發達了!

    圈內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報道娛樂節目與報道戰地情況,後者逼格要高得多!就算時政新聞也遠遠比不上戰地報道的含金量!但職業的戰地記者都是不露面的,業余的記者也沒誰願意踫到一場真正的戰事,容易丟命。可一旦遇上,沒誰願意放棄這樣的機會!

    深呼吸,林凱文盡量讓心中的恐懼平息有些,有些顫抖的手再次控制攝像機,繼續錄制︰“我還能听到一些大大小小的聲音,上面正在交火,我們一共遭受了三次轟炸,前兩次被防衛系統擋住,第三次沒能全部擋下來,我們都受了傷……”

    林凱文本來想第一個就拍方召,但是眼神一掃,發現方召是唯一一個算得上“毫發無傷”的人。不想自打臉,林凱文控制攝像機又往範霖和其他實驗員那邊轉過去,有技巧地只拍了方召一個背影。

    作為一個有多年工作經驗的記者,雖然是第一次在這樣的處境下拍攝,但林凱文很會控制鏡頭畫面,鏡頭捕捉到的畫面很能渲染氣氛,將室內的狼藉和傷員的慘況都拍攝下來,也沒有咬文嚼字,他善于用鏡頭說話,話語只是起輔助作用,淺白的話語更能將鏡頭中的畫面解釋清楚。

    “我猜測這次襲擊者身份是恐怖分子的可能性比較大,而且應該謀劃已久……”

    腦子一旦轉起來,林凱文的思維就清晰多了,不像一開始受到驚嚇時腦子卡殼的狀態。

    林凱文在那邊分析事件,從信號斷開到與基地失去聯絡,一直分析到此刻的情況。

    方召一邊幫忙給傷員上藥,一邊听林凱文分析襲擊者身份。

    重生這麼久,方召確實沒感受過戰事,新世紀城市的生活很平靜,就算在牧洲那邊有甦侯的那些事情,但總的來說,還算和平,畢竟全球統一,各洲也是合作的關系,成為一體,但在看不見的地方,還是有紛爭。聯盟統治階層內部有爭斗,但外部也不平靜,只是平日里並不影響普通人的生活罷了。

    方召並不覺得奇怪,滅世紀時大家聯合對外,可創世紀之後,利益分配不均,人心貪婪,一旦控制不好,內戰就多了,延洲就是最好的例子。

    當年延洲的創世紀大將烏延一死,烏家內部爭斗使得延洲一把手換人,烏家很長一段時間處于相當尷尬的地位,就算現在又發展起來了,也無法再拿回絕對的話語權,只能轉變發展路線。

    至于那些極端恐怖分子,方召也听一些人提過,服役之前,方老太爺在跟方召談經驗的時候,也提到過那些跟聯盟政府對著干的人。

    方老太爺評價︰“那些人都是瘋子,不管他們說什麼,都是借口,不過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而已。”

    聯盟政府管不住的組織很多,其實每個時期都有這種團體,不管是新世紀還是舊世紀,但並非每個這種團體都會危害社會,能被列為恐怖分子的就屬于高度危害型。

    與此同時,白暨星基地。

    尚塔現在處于暴怒狀態,剛在指揮室對著下屬發了一頓火,現在冷靜了些,但眼中的煞氣,仍舊令幾名正準備詢問情況的軍報記者咽下了準備出口的話。

    尚塔看都沒看那幾名記者,直接將指揮室的門拉攏,阻斷了其他人的視線,也隔絕了外面的聲音。

    四十分鐘前,基地的通訊網突然癱瘓,打了尚塔一個措手不及。

    “強調多少次,升級通訊網時一定要警惕,要謹慎,就他媽記不住!科學院總院的通訊工程師又怎樣?大意,自以為是,平時被人捧太高都忘記自己有幾斤幾兩!”尚塔壓下去的怒火又起來了。

    “他們還是有真本事的,只是這次沒能做到完美,讓人鑽了空子。”一名基地高層說道,“這次很顯然是有人早就策劃好的,很可能早在白暨礦發現之前就計劃好,對白暨星的軍事布置也做過了解,並非臨時決定。”

    “那幾個工程師就是欠罵!”尚塔一想到這四十分鐘之內發生的事情,怒火就無法遏制,“但凡他們再謹慎些,能出現這種情況?就算通訊網癱瘓,也不會出現大問題,能快速修復。可現在呢?四十分鐘了!四十分鐘內能發生什麼事情,不用我說你們都應該知道!”

    室內安靜了一瞬。在座的都是老經驗的人了,四十分鐘的時間里,基地無法得知白暨星其他地方的情況,脫離掌控,不知道會有多大損失。

    現在,他們只能用基地範圍內的內部網絡來聯系。

    “猜猜,這次是誰下的手?”尚塔敲了敲桌面,問。

    “除了‘t’,還能是誰。”在座的人都想到了同一個。“t”組織,是他們對名為“明日帝國”的極端組織的簡稱。

    有新通訊進來,尚塔趕緊接听。

    “派去附近幾個哨點打探的人回來了,暫無異常。”

    “礦區的人來報,礦區被襲擊,情況已控制,擊斃恐怖分子7人,在役人員31人受傷,暫無死亡。”

    一條條消息,讓指揮室的人難得松了口氣。

    礦區的防守是尚塔親自布局的,尚塔也一再強調讓守礦的隊伍不要放過任何一個可疑點,現在看來,還是有效果的。

    難得得到幾條好消息,但尚塔還是覺得不安,拿起通訊器,聯系正在修復通訊網絡的工程師,“好了沒?”

    就三個字,但每個字都帶著硝煙。

    那邊的工程師語氣有些虛,又帶著些放不下態度的僵硬感,“還沒。”

    “二十分鐘,二十分鐘內修不好,你們幾個,從哪兒來滾回哪兒去!”

    不等那邊的工程師說什麼,尚塔就斷開通訊。他最多等待一個小時時間,已經過去四十分鐘,再繼續等二十分鐘,如果還修不好,他會執行另一套方案。

    被尚塔毫不留情甩臉色的工程師,雖然憋得臉色漲紅,但也不得不忍下來。他們這次是好不容易搶到名額來白暨星升級通訊網絡,可沒想到剛來就出問題,確實是他們的疏忽讓人有機可乘,要是二十分鐘內修不好,被尚塔趕回去,他們也臉在科學院總院待下去了,最重要的是,被強制趕回去那屬于職業黑點,以後也不會再有往上發展的機會。

    好在,重壓之下,他們終于在第十九分鐘,讓通訊網暫時恢復,雖然還不穩定,但至少挽回了點顏面,最多再過十五分鐘,肯定能完全穩定下來。

    幾乎在恢復通訊網的那一刻,尚塔就收到了各哨點的消息。其他哨點都還好,但8號、23號、61號、85號以及97號哨點遭到襲擊。

    通訊網絡還沒有完全修復好,信號依舊不穩定,尚塔想聯系這五個哨點,卻斷斷續續,不過好歹也將那邊的大致情況匯報。

    還好因為白暨礦的發現升級了各哨點的防護系統,不然現在五個哨點肯定已經完全失去聯系,或者說,五個哨點已經從白暨星消失。

    這也讓尚塔確定,這次的襲擊肯定是早有預謀,早在白暨礦發現之前,他們白暨星就被盯上了,並非那些人臨時決定。而現在那些人依舊發起襲擊,恐怕是因為擔心以後白暨星防守軍隊更龐大、布局更嚴密了不好下手,又不想放棄這一次襲擊,所以才匆忙制造了這場襲擊事件。

    突然想起什麼,尚塔猛地抬起頭問指揮室的人︰“範霖將方召的服役位置轉到哪里了?”

    副官將方召的服役檔案調出來,上面服役位置一欄“現役”那里顯示︰“23號哨點。”

    室內再次安靜了一瞬,氣氛凝重。

    範霖,科學院總院資深教授,還是帶著大項目的資深教授,牧洲名人。

    八名實驗員,都是範霖手下的科研精英。這次要是真出什麼事情,範霖的實驗室就相當于被人一鍋端了。

    還有方召和林凱文,身上帶著星光計劃任務,很受關注,出了事是絕對掩蓋不住的,更別說信號斷開前那邊正在直播。

    方召,白暨礦的發現者,算得上是改變白暨星命運的人,尚塔也感謝他,尤其是那雙耳朵,如果因為這次襲擊而出事,就可惜了。

    “方召的服役變動並未對外公開,就算直播時,也沒有對外公開過方召所在的是23號哨點。”一人說道。

    “範霖來這里的決定也是看白暨礦被發現才過來的,所以,他們都不是目標。”

    “聲東擊西,t的人只是想制造一場襲擊事件而已。基地防衛加強,他們知道襲擊基地是自討苦吃,在這邊試探,吸引我們的注意力之後,就干脆放棄基地,挑哨點下手,至于23號哨點為什麼被挑中,只能說,範霖和方召他們運氣不好。”一名少將軍餃的人說道。

    尚塔也沒繼續在這里浪費時間,立刻派人去被襲的五個哨點支援。

    網絡上,遠離戰端的人們並不知道白暨星此刻的情況,他們此刻只有怨氣。

    “《第一戰線》的人別裝死!”

    “直播呢?為什麼還沒好!”

    “投訴,我們要投訴!!”

    一開始還有很多媒體趁這機會攻擊《第一戰線》,尤其與《第一戰線》差不多性質的報社,之前眼紅《第一戰線》能借著星光計劃重漲人氣,現在終于逮到機會噴一把了。

    除了噴《第一戰線》的人,也有趁機黑一把方召的人,畢竟方召起來得太快了,擋了不少人的路。

    而那些娛樂雜志,此時更是興奮得無以復加,他們最喜歡趁機攪混水了,反正跟著罵又不會被抓,還能趁這機會吸流量,說不定節奏帶起來之後就會有人拿錢堵他們的嘴,不借機撈一把怎麼對得起自己的銀行賬戶?

    所以,在直播斷開的短短半小時時間,網絡上一片叫罵聲,但隨著時間過去,直播沒恢復,《第一戰線》也繼續裝死,沒有公開回復,而敏銳的人卻發現,主流媒體原本指責《第一戰線》的聲音漸漸消失,熱門的娛樂媒體也在漸漸熄聲,還在網上帶節奏的,要麼不夠敏銳又沒有消息渠道,要麼就是被利益沖昏頭腦的傻嗶。

    皇洲某報社,運營網上交流平台的人接到上面的指示,將剛才發出來指責《第一戰線》的文章刪掉。

    “為什麼要刪?轉發的人很多,這些可都是流量,有流量就有錢啊!”運營的人不解。

    “難道有人砸錢讓刪?”另一人猜測。

    “不管什麼原因,既然上面讓刪,那就刪唄。”

    延洲,銀翼總部大樓。

    段千吉接到丈夫洪鏤打來的電話之後,讓公關部那邊暫時不要發聲。

    網上依舊有很多被帶動起來罵方召的人,不管他們只是純屬找事情發泄,還是真的滿腹怨氣,罵完之後還大爺似的跟著別人來一句︰“銀翼,出來洗地了!”反正這種事情又不犯法。

    銀翼五十樓,虛擬項目部門。

    祖文等幾名技術人員正在網上披馬甲跟人對噴。

    “都快一個小時了,公司公關人員似乎沒出手。”龐普頌疑惑。

    “《第一戰線》也沒個解釋。”

    “不止他們,您們有沒有發現,最開始抨擊《第一戰線》的那幾個報社,全都將發出來的言論刪了。”秦久樓說道。

    “還真是,不僅刪了,現在也都一直保持沉默。就連延洲這邊一直跟咱們對著干的那幾家也都閉嘴了!這麼說,公司和《第一戰線》那邊其實出手了?”祖文問。

    “不。”秦久樓沉聲道,“我覺得,可能出事了。”

    銀翼還沒有同時讓這麼多家競爭對手統一保持安靜的能耐,除非是因為某些事情,讓延洲以及延洲之外的那麼多大型媒體公司噤聲,不敢亂發言。

    祖文還準備追問,就听到一聲新消息推送提示,點開一看,眼珠子都快蹦出來。

    “我x!恐怖襲擊?!”

    秦久樓點開鏈接,是皇洲軍事新聞頻道正在播放的新聞。

    “……白暨星遭到恐怖分子襲擊,通訊網絡臨時癱瘓,無法聯系……”

    這消息讓網上的罵戰,突然間像是被施加了一個大型冰凍法術,全體停止。

    外星基地遭到恐怖分子襲擊,這種事情並不是新聞了,每年都會發生那麼一兩次,尤其是那些偏遠的裝備不齊全、條件差的地方,最容易被盯上。

    但也正因為離得遠,所以人們听一听,說一說,也就過去了,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只有那些快要服役的人才會去關注,然後盡量讓自己服役的地方離那里遠一點。而不關注時政新聞的人,壓根都不知道恐怖襲擊那回事。

    但這一次,白暨星實在是風頭太盛,關注的人太多,就算隔著網絡,也讓大家感覺好像發生在自己眼前一樣,以至于很多人被這消息打蒙。

    “恐……恐怖襲擊?”

    “看時間,就是在直播斷開的時候!”

    “這真不是在拍戲?”

    五分鐘後。

    網上一條消息出現,上面有一個配圖,圖是白暨星的宣傳視頻截圖,只是上面多了一個大大的“t”字。

    很快,各大媒體報道這件事,解釋這幅圖所要表達的意思︰恐怖組織“明日帝國”,即“t”組織,宣稱對白暨星襲擊事件負責。

    延北市干休所,正澆花的方老太爺看到這消息時,手一個哆嗦,水壺掉落在地上。

    老太太也趕緊拿起通訊器,聯系以前的戰友,希望能得到白暨星那邊的最新情況。

    二老面色蒼白,他們現在後悔了,不該同意方召去白暨星服役的。別看他們嘴上經常說著讓小輩們去參軍,去艱苦的地方服役,但有時候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說起來還是心疼小輩。方召那時候的決定,二老心里還是很高興的,但高興的同時也擔憂,怕方召會遇到一些不好的事情。

    白暨礦的發現,讓方老太爺在干休所很是得意了一把,沒想到,得意了沒幾天,就踫到這種事情。

    “小召是白暨礦的發現者,還是個明星,那邊應該派了不少人保護,應該沒事,嗯,肯定沒事。”方老太爺不知道是在安慰老伴兒,還是在說服自己,低聲幾句,又趕忙拿著通訊器,繼續聯系人幫忙打听消息。

    白暨星那邊,林凱文收到發送成功提示的時候,心中一陣狂喜。

    發送成功意味著通訊恢復,通訊恢復證明基地那邊肯定能得知這里的消息,肯定會派人過來支援,就算基地那邊忙不過來,他這邊也能將消息發送回報社去,還能跟親人通個話呢!

    只是,在看清發送狀態之後,就感覺迎頭一盆冰水澆下。

    他拍了那麼多視頻,只有第一個視頻發送成功,還不知道是發送了多久才發送成功的,第二個視頻卡在19%,進度緩慢。直播更是無法,聯系基地也聯系不上,不知道什麼原因。

    “是不是地下室信號太弱?”林凱文說道,“範教授,你們聯系上了嗎?”

    範霖搖搖頭。他覺得很對不起方召和林凱文,畢竟他耍了心眼才將方召調過來的,誰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

    “方召,這次是我的錯,不該把你們調過來。”範霖嘆道。

    等了會兒,沒等來方召的回應,範霖看過去,就見原本給傷員處理傷口的方召,此時站起來了,看著這間地下室門口。

    室內突然變亮了一些。

    水缸里的“兔子”發出的光,比剛才要亮得多,原本看上去軟軟的毛也根根炸起,每根毛的末端還帶著一些亮點。看上去很漂亮,但範霖卻有種危險的感覺——這時候誰踫它誰倒霉。

    很多動物對危險的感知力比人要強,在這間地下室的人,都不是傻子,也因為如此,才會緊張。

    “外……外……外面有什麼?”林凱文剛才的興奮已經退得一點不剩,而一旦安靜下來,仔細去听每一絲微小的動靜,就能听到隱隱約約的奇怪的嚎叫聲,令他全身的汗毛都要炸開一樣。

    方召沒回答,而是走到門口,在旁邊牆上的按鍵板上按了按,一個屏幕跳出,上面顯示的是這間地下室門外的畫面,因為太久沒換,也沒保養,設備比較老,畫面時不時扯動一下。

    外面沒有燈,攝像頭顯示的是夜視模式,色彩不那麼鮮明,但還算清晰,將門外的情況傳輸過來。

    一個四肢細長的生物正從地下室門口走過,它長著鉤子一般的利爪,渾身的毛像是寸寸結團,而部分裸露的皮膚處,一根根凸起的筋跳動著,面部猙獰,尖牙邊上有一些液體滴落,不知道是唾液還是它們血液。

    這種一看就是病態的生物,根本不是白暨星的野生動物。

     !

    一聲硬物斷裂的脆響,在安靜的地下室驟然響起,驚得眾人渾身一抖。

    眾人循聲看過去,只見方召手里原本握著的一塊從傷員身上取下來的金屬片,被硬生生捏斷了。

    方召背對著他們,平時算得上平和冷靜的雙眼,此時卻如打磨過的刀刃一樣,泛著凶光。

    看似鎮定地站在那里,但方召此時的內心已經怒火滔天。

    雖然滅世紀時期的那些生物,對于新世紀人們而言,已經算不上大威脅了,甚至還有些富豪曾放言想養一只滅世紀生物當寵物,可惜法律不準。關于滅世紀生物的實驗,有著嚴格規定,申報也必須經過重重審核,一但發現違法情況,抓到一個就往死里罰。

    有些人為了金錢而違法進行滅世紀生物實驗,比如收藏圈子某些打著滅世紀標簽的標本和骨骼飾物等。而有些人,則是其他目的,比如將它們當做一個生物武器。

    哨所里肯定不止這一只,襲擊者故意將它們放進來攻擊哨隊的人。

    新世紀的人們可能只是反感恐怖分子的這種行為,而方召則是怒!

    持續近一百年的戰亂,付出了那麼大的犧牲,為的就是看你們再將它們放出來?

    造反呢?!

    一群混賬東西!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未來天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