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未來天王 第153章 老板,你上頭條了



    納緹伍茲讓人領著方召從另個不容易被人注意到的地方離開。ˋ樂ˋ文ˋ小說ˋwww.ウwxs.com

    在納緹伍茲那里的時候,方召的通訊手環信號被屏蔽了,直到走出來,離遠了,才恢復。

    通知聲響起,手環振了振,方召看,數十個未接來電和上百條未讀短信提示。

    短信內容都是詢問“夜店打人鬧事”的事情是不是真的,以及,現在是否安好。有銀翼這邊的人,虛擬部門眾人,維恩的,段千吉的……齊安音樂學院這邊好幾個校領導和老師都有來電記錄。

    群了條報平安的消息,很快就有新的來電,是方召或者說是身體原主,大學時候的班主任,方召平時過去講課的時候,也會跟這位曾經的班主任好好聊聊。那是個微胖的中年男人,總是笑眯眯張臉,看著挺和氣,但只有被他帶過的學生才知道這人下手狠著呢,說不定什麼時候撞他手里就被掛科了。

    這位也是趕巧,在方召群回短信的那刻打進來,方召隨後就接了,後面那些收到信息的人來電也暫時擱置。

    “方召,你那邊什麼情況?”前班主任的語氣听起來非常著急。

    “沒事,現在正準備回家。”方召說道。

    “真沒事?”前班主任語氣帶著懷疑。

    方召直接開了視頻通話,“真沒事。”

    看到視頻中方召真不像是有事的樣子,這位前班主任才放下心來。大半夜被幾個學生緊急電話給打醒,听說方召在“space”打人,還被夜店的安保人員帶走,瞌睡瞬間就被嚇沒了,聯系方召也聯系不上,找了好幾個朋友之後,再試探著打方召的電話,才接通。

    不過,那些學生們什麼時候跟方召這麼熟悉了?竟然大半夜的還熱心幫方召找人?

    不管怎麼說,听到這事之後,這位方召的前班主任也急了。方召是他的學生,也是很看好的後輩,他們這些老輩的老師們私下里還曾討論過,方召可能是年輕輩中,展潛力最大的,能在全球範圍內擴大他們“齊音系”的影響力。

    而听到方召夜店鬧事打人的消息,簡直就像是見到個口味清淡的食草動物突然吃了頓全葷麻辣火鍋樣,令人難以置信!

    之後方召直接錄了段短視頻,群出去,告訴大家他是真沒事,安好。

    “周圍有記者出現,不宜從正門和其他幾個顧客都知道的門離開,方先生請往這邊走。”安保隊的人帶著方召走另條道,“對了,您的保鏢剛才來了,我們也請他在那邊等候。”

    左俞剛才的消息方召也看到了,因為听說方召在這邊出事,左俞大半夜爬起來開車過來,全副武裝,還聯系了好幾個齊安市的朋友,做好準備進去營救,結果剛趕到,就收到方召報平安的消息,跟沒給他表現的機會。人家店外面的安保人員听是找方召的,態度還特別好,弄得左俞臉的茫然,還懷疑安保人員在放煙霧彈迷惑他,收到方召的回信才確定,事實與他想象的不同,而且是大大的不同。

    “娛樂新聞害人啊!”

    “space”內部人員專用的地下停車場里,左俞坐在車內感慨。他收到消息方召出事,聯系方召又聯系不上,上,看到些專門報道娛樂圈新聞的些小報社打了頭條︰

    “銀翼虛擬部把手夜店徒手打六人!”

    “酒後現形!敢在space鬧事的竟然是他!”

    “銀翼老大打人視頻曝光!”

    ……

    左俞越看越無語,打六左俞相信,方召還真可能有那能力,看游戲中腳將人踹下線的陣勢,就知道方召絕對不像平時看起來那麼無害。不過後面怎麼就變成“銀翼老大”了?這斷章取義的能力真強。

    還有曝出的那些視頻,昏昏暗暗,模模糊糊,吵吵鬧鬧,視頻還晃動劇烈,根本看不清誰是誰,音樂聲叫喊聲議論聲混成片,拍攝清晰的視頻個都沒流出來。但可以肯定的是,視頻中的確實是“space”的演藝大廳,其中個視頻里也確實拍到有人被腳踹出去的情形。

    方召跟著安保隊的人過來時,左俞仔細打量了下,現方召還真是屁事沒有。不都說在“space”鬧事的人,不管事出有因無因,都會被惡整頓的嗎?怎麼眼下這情形完全不對?

    方召前面有人帶路,後面還有人抱著個大盒子,屁顛顛跟著,看那殷勤的小樣兒,左俞還以為那人要搶他飯碗呢。

    “方先生,東西已經放在車上。”奉命送方召出來的那名安保人員已經將納緹伍茲贈送給方召的那把吉他,用盒子裝好,放在車上。

    听說托馬斯和程瀾還在里面,方召讓人將那倆帶出來,請店里的司機幫忙將人給送回去。

    “師兄你真沒事?”托馬斯二人在離開之前又不相信般再次問了遍。

    “沒事。時間很晚了,你們趕緊回去。”

    方召看著那兩人被司機送離,才坐進車內。

    車從“space”的條地下車道出去,再由電梯升至處,走高架橋。

    “老板,你今天還真將我們嚇了大跳。”左俞道。

    “怎麼知道的消息?”方召問。

    “你拉進隊的那個狗仔之王,不知道他哪里得到的消息,說你在‘space’打人,說得很肯定,現在可能在‘space’的哪個地方守著找新聞。我收到消息就過來,還叫了幾個幫手,沒想到,壓根用不上,確定你沒事,我就讓他們離開了。”

    “反應還可以,這個月加工資。”方召說道。

    “嘿,正好請他們吃飯,這次雖然沒用上他們,但人也到得挺快,大半夜的二話不說就來了。”

    “飯錢可以報銷。”

    “哈哈哈老板你真是英明神武!”左俞繃緊的神經這時候終于放下來了,才問,“老板,那六個人什麼來頭?他們做什麼了?”

    “什麼來歷不知道,但他們的目標是我,而且還很陰損。納緹伍茲說那些人帶著種可以令人思維活躍、靈感爆的藥。”

    左俞心中凜,“就是法令沒有禁止,但被那些老藝術家們厭惡的藥?”

    就算不混作曲的圈子,但左俞也听說過,些創作型的藝術工作者,靈感枯竭的時候可能會使用些藥物刺激,听說那些藥物在使用之後,思維極其活躍,靈感爆棚,是很多年輕的創作型藝術人員喜歡使用的種走捷徑的方式,涉及雕刻、攝影、創作、設計等等行業。但那些德高望重的老藝術家們卻對此深惡痛絕。

    依靠藥物刺激而捕捉到的靈感,未必是最適合那個時間點的創作者的,就算能創作出東西來,但不夠成熟,不夠完善,還可能讓創作者錯過些潛在的真正適合他們的靈感,錯過些神作。而旦形成依賴,藝術成就很可能被限制。

    只是,等待靈感成熟的時間可能很長,需要時間和經歷去積累,但圈內急躁的人,太渴望成功,他們等不了,于是選擇了另條捕捉靈感的路。

    曾經有位老藝術家在接受采訪的時候明確表示過,對這種依靠藥物尋找靈感的行為不認同,以前就有例子,延洲的某位知名導演,在與另人競爭延洲導演協會會長之位的時候,因為曝出多部作品的拍攝過程中使用藥物,在最後投票時,些老導演們都投出了反對票,令他最終落選。

    今晚那些人大概是找不到在包間下手的機會,就想著在方召蹦迪的時候下手。于是就造成了,方召生平第次嘗試蹦迪,以打人告終。

    而在音樂創作的這個圈子里,要說德高望重的老藝術家,方召認識的也就薛景了,如果方召真被曝出使用藥物創作,圈內最痛心的可能就是薛景,齊安音樂學院那邊也會與他解除聘用關系,甚至會遭到整個齊音脈的疏遠。

    左俞面色嚴肅起來,“薛老爺子是學院派的代表人物,听說老爺子正在組織下場全球巡講,到時候肯定也會帶著你,是不是有些人看著眼紅了,想讓薛老爺子放棄對你的推助?但‘space’安檢查得那麼嚴,那些人怎麼將東西帶進去的?除非‘space’內部有人。”

    “所以納緹伍茲說,他會給我個交代。”

    “老板,下次來這種地方,你還是叫上我吧,有保鏢在身邊安全。以後這種事情肯定還會遇到更多。”左俞知道,以方召的能力,以後肯定會走得更高,不管是走明星的路,還是走學院派的路,明里的,暗里的,遇到的事情肯定不少。這次還只是影響思維的藥,如果下次是槍呢?

    左俞說的這些,方召當然也知道。只要他想繼續往上走,注定會擠下去些人,也注定會擋住些人的路。

    但是!

    不管哪行,誰行誰上!

    既然我能行,能做得更好,除非我自願讓著你,不然的話,你就乖乖滾後面去吧!

    以方召的心性,不會因為這樣件事情就被嚇住,更別說他還經歷過百年的更黑暗的時期,心性不是“同齡人”能比的。如果這次對他出手的是已經被他甩後面的人,他只會將對方甩得更遠。但如果是暫時走在他前面的人,將來他將對方擠下去的時候,會踩得更狠!

    見方召並未因為這事而生怯,左俞才問道︰“老板,你看娛樂新聞了嗎?”

    “沒有。怎麼?”

    “你上頭條了。”

    “什麼時候?

    “就在剛才,大小報社推送的新聞里,頭條就是你這事,說你打砸夜店,說你膨脹了,說跟著你的秦久樓他們前途堪憂,新聞都在炒呢。”左俞了樂呵。知道事情與報道的完全不同,他就不擔心了。

    以方召的知名度,不至于這樣,但還是在這麼短的時間里上了頭條,這後面不知道有多少家在推。反正看銀翼不順眼的那幾家肯定動手了,不定與今晚在店內的那些人有關,但定樂得看銀翼的笑話,樂得看方召遭殃。

    維恩那邊得知真相之後也不急了,跟公關部的人合計,正好,等這把火再燒旺點,他們好借火。

    方召夜店打人的新聞曝出來的時候,因為是凌晨,很多人還在睡,“夜游族”人數畢竟有限,而等到第二天上班上學的時間,關注的人就多了。

    “臥槽!方召?他在夜店打人鬧事?沒弄錯?”

    “大半夜去逛夜店還打人?可以啊,看不出來,方召這人脾氣竟然這麼火爆!”

    “听說是喝醉了?”

    “有時候,瓶酒比照妖鏡還管用。”

    “剛入圈萌新個,請問,方召是誰?”

    “看樓上兄弟的頭像,混游戲圈的?秦久樓大神知道吧?我跟你說,方召就是秦久樓他們現在的頂頭上司,我早看他不順眼了,你說他個作曲的,成天不務正業,又不懂游戲,有什麼資格當老大?!听說私下里還給秦久樓他們穿小鞋呢,每天只想著業績,讓秦久樓他天天死命地加班!”

    大早邊吃早餐邊刷新聞的秦久樓,看到這條評論的時候差點噎住︰求別亂說!我還想在游戲里活得久點!

    不過,上討論的人可不知道秦久樓等人此時的想法,正討論得興起。

    “所以說,那些娛樂公司的管理層就沒個是好東西,自己在辦公室享清福,凡事只動動口,晚上還能逛夜店,下面的人就累成狗了!”

    “就是,就方召這暴脾氣,也不知道秦久樓他們每天過的什麼樣的生活,有沒有受到虐待。”

    上的圍觀群眾們,在有心人的帶動下,已經腦補了出惡霸財主欺負可憐民工的情景。

    也有不少人為方召說話,包括齊安音樂學院的師生,但畢竟人數有限,也不清楚實情,很快就被眾多聲音淹沒。

    也有很多了解“space”背景的人在幸災樂禍,想著方召這次肯定得傷筋動骨,傷人傷財。

    方召也收到了很多安慰的短信和電話,哪些是來打探情況,哪些是真情實意,他心里都有數。

    早上十點,著名古式電吉他大師,全球三大彈大師之,人稱“延洲無影手”的納緹伍茲,在全球最大上娛樂社交平台上更新了狀態,段電吉他彈奏音頻,以及張照片。沒有個字,納緹伍茲喜歡用段音頻來傳達自己的情緒。

    照片就是在“space”照的與方召的那張合照,里面納緹伍茲笑得非常開心。

    跟納緹伍茲比較熟的人在下面開玩笑回復。

    “老東西這麼開心,莫非又找到個失散多年的兒子?”

    “還是又現個失散多年的孫子?”

    “為什麼是‘又’?”不明真相的路人詢問。

    不過,納緹伍茲的私事,他們這些老朋友是不會在這種公開場合提的。

    很快,納緹伍茲的老熟人們再次評論。

    “听過音頻之後回來告訴你們,照片里那小子跟這老頭關系絕對不般!老家伙這次略激動啊,莫非真的又找到個兒子或者孫子?”

    看到這些留言的方召挑了挑眉,兒子?還孫子?倒過來還差不多。

    之後,方召轉了納緹伍茲的那條狀態,同樣沒有使用個字,只有段電吉他彈奏的音頻。

    皇洲某劇院後台,正在請造型師打理型的,與納緹伍茲同為全球三大彈大師之的利卡斯朝助理伸手,“把老子的雙頭電吉他拿過來!”

    于是,在方召轉納緹伍茲的那條狀態之後,利卡斯在方召那條的基礎上繼續轉,放上去的同樣是段音頻,沒有任何文字。

    遠離延洲的某片海域,正站在游艇上欣賞海景的三大彈大師之季米尼輕聲笑道︰“有點意思。”說著拿起了把四柄的十字吉他。

    季米尼從利卡斯那里轉,放上去的同樣是段音頻。

    于是,直盯著納緹伍茲和方召這兩人絡社交平台狀態的媒體,以及圍觀群眾們,傻眼了。

    幾位……能說人話嗎?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未來天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