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未來天王 第152章 即興吵架



    安保隊長去了他自己的辦公室,他這里就有把吉他,還是他升任安保隊長那年,老板納緹伍茲親手送給他的,他讓人專門制作了個收藏櫃,將那把吉他寶貝般放在里面。@罰牢模佬。浪

    不過,真要將那把吉他借那小子用?有點舍不得啊,弄壞了怎麼辦?可再想,那小子有錢,真弄壞了,讓那小子多賠點。

    看在方召的那些職業信息他才借的,換成其他人,他哪會這麼好心將自己供著的東西借出去?!

    快步將吉他拿到那個房間遞給方召,“小心點,這把吉他很貴的。”

    “音箱那些呢?”方召問。

    “沒有啊。”安保隊長道。當初老板送給他的就只把這個,從拿到手的那天他就放在櫃子里供著,今天才第次拿出來。

    “弄壞了要賠的啊。”安保隊長再次強調。

    “知道。”

    “等等,你就這麼彈?不要音箱效果器什麼的?”

    方召抬手指了指不遠處角落里,“那邊有。”

    “那是……老板的東西。”

    “那難道不是會客用的?”

    “不知道。”

    安保隊長使勁回憶了下,他來這里的次數不算多,但每個月肯定會過來趟,有時候是主動匯報工作,有時候是因為店內某個區的事情,但不管哪次來,他就沒看過誰使用角落里那些東西,包括老板自己。

    不過,听方召這麼說,安保隊長心中有點懷疑了,莫非真是給客人用的?

    畢竟老板坐的地方離那邊稍遠,相反,每次來客人,或者他們這些匯報的人過來,都是坐在方召坐的這里,離那個角落比較近。

    在安保隊長還在思索的時候,方召已經接好線,試了試音,簡單調整了下音箱,彈奏出段樂句。

    而在方召彈奏出這段的時候,納緹伍茲那邊有個稍稍的停頓,在方召這邊結束之後,才再次開始。

    方召听了听,然後側頭對站在旁邊繼續裝石雕的安保隊長道︰“我問過了,他同意我使用這些東西。”

    安保隊長︰“……”不是很懂你們這些玩音樂的人。

    小心打量了下老板的臉色,還真沒有現什麼怒意,也不似之前那種看著空氣的無焦距的視線,他還注意到,剛才方召在彈奏的時候,他那位老板還難得扭頭往這邊看了眼,眼神很奇怪,有些復雜,但也的確沒有反對。

    “接下來我會跟他解釋之前演藝大廳的事情,你先在旁邊等著。”方召說完便坐下了。

    安保隊長站在旁邊,他每次看到納緹伍茲彈吉他,他都會對那高的演奏技法贊不絕口,雖然他並沒有什麼音樂細胞,也听不懂樂句里面所表達的意思,但他會看。“space”經常有人過來表演古式電吉他,但看了那麼多,還真沒現個能跟他們老板相比的,不過現在,安保隊長覺得,這次還真踫到個厲害的。

    方召和納緹伍茲兩人都沒有用效果器,吉他的音色相比起納緹伍茲曾經在表演時彈奏過的那些,算不上精妙,但卻仍帶著非常強烈的“殺傷力”,這也說明,兩人駕馭器材的能力相當強。

    納緹伍茲的琴與方召手里這把,制作所用的木材是樣的,品絲和琴頸等地方的設計也有相似之處,琴應該是同個系列,出自同個人或者團隊之手。所選用的木材提供了更飽滿的低音區共鳴。

    連續的低音區彈奏,從納緹伍茲那邊傳出,如暴風雨來臨前的隱雷,仿若壓抑著怒氣的質問。

    而當納緹伍茲那邊停下來之後,方召這邊停頓了兩秒,然後接上。不同于納緹伍茲的低音區連續彈奏,而是平和中帶著點點激烈。

    約莫半分鐘的彈奏之後,方召停手,看向納緹伍茲。

    此時納緹伍茲雙眼盯著方召,眼中帶著陰沉之色,似乎有陰雲在翻滾,彈奏的樂句也帶著些陰沉和壓抑,步步緊逼而來。

    而方召給的,則是段絲毫不做喘息的回應,強勢而硬氣。

    硬踫硬!

    這是房間里其他人的感覺。

    拿著吉他的兩人,你彈句,我彈段,真像是兩個人在對話。漸漸地,節奏越來越快,曲調越來越激昂。

    兩人仿佛進入了另個境界,沉浸其中。周圍的切,人、物,所有的東西,似乎都成為了裝飾用的背景、壁畫。

    其實在方召拿起琴彈奏的那刻,房間里的氣氛就變了,其他人都像是被挪到了另個世界。

    房間里其他人都是張茫然的臉。

    不明白!

    听不懂!

    他們只是覺得這倆玩吉他的技術都挺好的,彈得越來越激烈,這些樂句,他們以前從未听過,卻又不像是亂彈。听覺神經壓力很大,但又不同于被噪音荼毒的那種厭惡感,更像是,耳力跟不上樂音的度和思維。就比如用個劣質的耳機和音響設備,以錯誤的模式,去听高技術含量的歌曲樣。切精華部分可能都被擋住了,只能听個大概,卻猜不透,弄不清這里面究竟還有些什麼。

    他們終于深刻體會到,人們為什麼說藝術大師們生活在另個次元了。此時恍惚有種不在所熟悉的物質世界的感覺。

    這兩人真是在對話嗎?就憑兩把吉他?

    好神奇,感覺自己不是這個星球長大的,或者,這兩人都是外星人?難道這兩人沒活在正常的人類社會嗎?

    安保隊長想起來,他曾經听人說過,好像是某個來“space”演出的樂團,說過,他們樂團演出時,其實就是樂器的對話,隊友手中的樂器出怎樣節奏旋律的樂句,他們就能給出最合適的回應。

    再看方召,除了開始的那幾段會有停頓,之後幾乎每次都是在納緹伍茲停手的那刻接上,像是事先排練過樣!

    這兩人很熟?

    以前這小子沒來過吧?跟納緹伍茲也沒見過面吧?也沒听說過這兩人有起練過琴,怎麼就能接得這麼好?甚至像是知道對方會在那刻停下般,然後無縫接上。

    除此之外,還有那手彈奏技巧,方召這小子從哪里學來的?自學,還是拜在名師門下?

    納緹伍茲就不說了,延洲無影手,大師級的人物,提起古式電吉他,就沒人不知道這位的,曾經很多大牌歌手還親自找上門來請他合作。

    但是,方召?演奏的技藝竟然同樣嫻熟之極!

    以前在古式樂器圈子里有听說過這位嗎?更令人詫異的是,他才多大?!

    周圍的保鏢們看方召的眼神都不樣了,尤其是跟著納緹伍茲時間更久的人,就算听不懂,也不妨礙他們得知個結論——這小子厲害啊!竟然真能跟納緹伍茲正面對上!

    納緹伍茲的臉色也不似剛才那般陰沉,目光卻越銳利,面色因為激烈起來的彈奏而漲紅,兩腮的肌肉顫動著。

    見狀,安保隊長和房間里的保鏢們暗道︰老板情緒不太穩啊,要飆了?

    他們剛這麼想,就見納緹伍茲身體晃,猛地站了起來,仿佛只被惹怒的猛禽,雙目都噴著火光,彈的力量在這刻全力爆!

    在納緹伍茲鷹般銳利的目光逼視之下,方召泰然站起身,毫不示弱地回以更快更激烈的段樂句。

    空氣中仿佛有無數看不見的鋒利刀刃,樂句如暴雨般傾瀉!不算太大的房間內,仿佛掀起了場無形的颶風!

    安保隊長感覺自己仿佛听到了大海憤怒的咆哮,听到了高高掀起的海浪撞到堅硬岩壁之後散裂的聲響。

    房間里的其他人,都目瞪口呆看著這兩個像是已經陷入瘋狂的彈奏者。

    飆琴的度還在提升,那兩人,像是兩台功率強勁的脫離了控制的機器,彈奏出的樂聲急促且暴力,房間里的溫度都要跟著升高幾度。

    納緹伍茲漲紅的臉上,面部都已經扭曲,像是陷入瘋狂。

    對比之下,方召除了手指風般的彈奏之外,顯得要平靜很多,當然,這種平靜只是看上去而已。

    高運動的肉眼難以捕捉的手指之下,不是絡上那些跟風的小青年們亂彈氣的混沌般的傻快,仍然能听出律動,如此度之下還能準確地運指,可見技藝之高!

    這功力!

    房間內,除了彈奏的兩人之外,其他人都化為石雕樣,僵硬地站在那里動不動,有種動下就會被高溫燙傷般的錯覺,連呼吸都忘了。

    好在這種窒息的氣氛並未持續太久,在方召又次暴風般的彈奏之後,納緹伍茲沒再繼續,而是抱著吉他站在那里,呼呼地喘氣,面上的瘋狂之色已經消失無蹤,看向方召的目光閃亮,沒有陰沉,沒有憤怒,純粹帶著種激動的喜意。

    “哈哈哈哈哈!”

    納緹伍茲甩了甩面上流動的汗珠,大笑起來,仿佛個好戰的斗士剛剛經歷了場酣暢淋灕的戰斗。

    而隨著納緹伍茲的笑聲,房間里方才激烈得仿佛要爆炸般的氣氛,瞬間化為烏有,那種仿佛被拖拽至另個世界的奇幻感,此時也終于變得正常起來。風暴已去,雨過天晴。

    安保隊長抬起顫抖的手指抹,現額頭竟然已經出了層細密的汗。不著痕跡地長長舒了口氣。這哪是樂器的交流,這簡直就是場即興的吵架!不過,他麼這位老板好像還吵得很開心。

    笑過之後,納緹伍茲看向方召道︰“你,很好!”

    方召笑著回應︰“你也很好。”

    不知道方召這句話哪個字又踫到了納緹伍茲的笑點,納緹伍茲再次哈哈大笑起來。

    納緹伍茲從口袋里掏出支拇指粗的筆,在吉他上簽下個龍飛鳳舞的名——納茲。

    熟悉納緹伍茲的人都知道,他只有在面對親近的朋友和家人,或者真正看重、認可的人時,才會簽這個名,其他時候要麼不簽,要麼就簽“納緹伍茲”。

    而這把吉他是在納緹伍茲不再公開演出之後,用的時間最久的把吉他,是重金請人制作的,不同于演出所用的那些吉他,這把吉他並不是專門為納緹伍茲特制。

    納緹伍茲自己投資開了個古式電吉他制作公司,這把吉他是適用于大眾的系列產品中,最高檔的款,他給自家公司打廣告時專用的。

    納緹伍茲將簽上名的吉他遞過去,“這把吉他,送給你。”然後將簽名筆遞給方召,指了指剛被方召放在旁的屬于安保隊長的那把吉他,“你也簽上。”

    納緹伍茲說話比較慢,但每個字都像是自帶重低音,個字個字重重砸下。第次听納緹伍茲說話的人的,都會有種不適感。

    方召以前看過納緹伍茲的些演出和簡短的采訪視頻,知道他說話就是這樣,也沒驚訝,倒是納緹伍茲後面那話,讓方召詫異了。

    “這把是他的。”方召指了指旁邊正擦汗的安保隊長。

    “現在起,它不是了。”納緹伍茲字頓式話語說道,“浪費。”

    安保隊長︰“……”這意思是,吉他放他辦公室供著純屬浪費?

    方召接過筆,在安保隊長的那把吉他上簽下“方召”二字。不同于納緹伍茲龍飛鳳舞的簽名,方召的簽名不那麼潦草,比較正。

    納緹伍茲那張像是過了百歲的滄桑老臉上,笑得臉的褶,這位老板今天是真的很開心。

    接過吉,納緹伍茲還跟方召拍了張合照,之後才小心將吉他放在旁邊,笑容微斂,對方召道︰“已經很晚了,我先讓人送你回去,這件事,會給你個交代。”

    納緹伍茲說話很慢,但每個字都很清晰,誠意很足。這意思是他會查清楚今晚上的事情,如果真有內情,他肯定會給方召個交代。

    “多謝。”方召道。

    納緹伍茲擺擺手,多余的話他也不說了。讓人送方召離開,房間里只剩下安保隊長以及些親信。

    納緹伍茲臉上的笑消失得干二淨,眼中寒光閃動,聲音緩慢地問︰“那幾個被打的人呢?”

    安保隊長上前步,恭敬回道︰“在醫療室,不過被咱們的人控制著。”

    納緹伍茲靠在沙椅上,閉眼像是在休息,慢慢吐出三個字︰“拖過來!”

    安保隊長眉梢跳了跳。“拖”這個字用得微妙啊。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未來天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