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八方美人 257.257

    請支持正版哦, 謝謝~~  公交車到站,五月險些坐過了頭, 跳下去後, 揉了揉眼皮,才想起忘了一件事情,一邊往宿舍走, 一邊摸出手機打到咖啡館找七月。過了大約半分鐘, 七月終于過來拿起話筒,說了一聲︰“你好, 請講。”聲音甜美又可親, 但一听是她, 立馬變得冷冰冰, “什麼事?我現在上班時間,你不知道?”

    五月說︰“我知道, 我知道。我想起來剛才忘記跟你說生日快樂啦。”听電話那頭七月沒有聲音, 以為即便沒有融化她心中的冰山,也至少使她感動了那麼一瞬,便又忙接著說, “不管你怎麼說, 我下次肯定還會去找你的。”

    七月鼻子里笑了一聲︰“下次?你永遠都不用來了。”

    五月怔了一瞬,顫著嗓子說︰“今天能听你說話,真好。”用手背把洶涌而至的眼淚抹掉, “只是, 我以為不管怎麼樣, 我們都是親姐妹,我永遠是你姐姐,而你,也永遠是我的妹妹。”

    那頭有人叫七月,七月扭頭說了一聲“馬上來”,再對著話筒低聲道︰“鐘五月,你少自作多情了。誰是你妹妹?我姓費,不姓鐘,你搞搞清楚。我和你們鐘家早就沒有關系了,要說多少遍你才懂!?”說完,“啪”的一聲,摔下話筒。

    其實費七月六歲以前還姓鐘。因為生在七月,所以名字就叫七月。她姐姐五月是五月份出生的,名字自然而然就成了五月。姐妹兩個的名字都起得隨便,生在幾月就叫幾月,即便如此,全家也只有鐘媽媽才記得住姐妹二人到底出生在哪一月的哪一天。

    鐘家姐弟三人中,只有弟弟的名字是大人們仔細推敲,用心起的。弟弟曾用名家川,後更名為家潤。

    其實,家川這個名字也是鐘爸爸翻了好久的字典後才得出來的,後來又不知听誰說川這個字不太好,因為這個字像極了人愁苦煩悶時緊皺著眉頭的樣子。鐘爸爸一听,慌忙去找算命先生算了一算,說家潤這個名字最好,于是就花錢托關系去派出所給兒子更了名。

    七月在六歲以前和姐姐五月形影不離,像是姐姐的小尾巴,姐姐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後來媽媽離家出走的那兩年里,姐妹二人可說是相依為命,五月對妹妹亦是如母如姐。那時,姐妹二人的感情哪里是一個“好”字就能形容的?

    因為是山東德州鄉下人,家里人即便有些重男輕女,在五月看來也很正常,因為從小就見得多了,習慣了。親戚鄰居們,家家都是如此,鐘家自然也不能例外,于是她就認為被區別對待也是理所當然。鐘家在重男輕女的觀念和見識上和其他人家一樣,但是家中境況之破落之淒涼,只怕全德州也找不出幾家來。

    其實早在五月剛記事時,那時家中的日子倒還好。鐘爸爸早年在德州一家機械廠里做工人,後來下了崗,但因為頭腦活,並沒有在家里怨天尤人,而是湊了些本錢出來,租了一間門面,開了一家小飯店。鐘爸爸是飯店廚師,鐘媽媽則收銀兼管采購。

    鐘媽媽是個慢性子,做事走路永遠都慢騰騰,不急不慌的。晚上,大家都已經**睡覺了,或是搬了藤椅在門口聊天打牌說笑話,鐘媽媽卻還在慢條斯理地對賬,這里擦抹,那里收拾。大家都已經睡醒一覺了,鐘媽媽手里的活兒往往還沒有忙完。

    鐘家奶奶很是看不上兒媳婦的慢性子,再加上頭一胎沒生出男丁來,于是就常常甩臉子給兒媳婦看,鐘媽媽也不計較,不論婆婆說什麼,都一律嬉笑應對。因為鐘媽媽的好脾氣,婆媳間從無爭吵,鐘家也評上過幾年五好家庭。

    鐘爸爸的手藝好,扒雞做得尤為地道,生意自然紅火,因此日子比四鄰要富足多了。壞就壞在那一年鐘媽媽懷了孕,休息了大半年在家里養胎,店里太忙,就招了一家窮親戚家的女孩子來頂替鐘媽媽做收銀員。因為跟錢打交道的工作,陌生人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夠放心的。

    一段時間過後,鐘爸爸開始晚歸,再後來,晚歸的時候越來越多,即便偶爾關門歇業,也都要往外跑,家里幾乎呆不住。鐘媽媽孕中容易胡思亂想,追問之下,鐘爸爸都說是生意太好,店里太忙。生意好歸好,但是錢卻並沒有拿到家里來,家用還是和以往一樣。

    五月那時才上幼兒園,放學去自家飯店里玩兒時,也看到過爸爸和那個親戚家的女孩子拉拉扯扯,亦或是兩個人擠在收銀台內嘀嘀咕咕地說話,但那時畢竟人太小,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只知道那個收銀的小阿姨對自己和顏悅色,總是笑眯眯的。自己一過去,小阿姨就會領著她去冷菜間,給她找些好吃的東西吃,所以五月那時打從心眼里喜歡那個小阿姨。

    鐘媽媽生下七月,做好月子,想要再回到飯店里時,鐘爸爸卻不許,說七月還要吃奶,也不能沒人帶,交給老人不放心。鐘媽媽性子溫順,也就答應了。再後來,外頭的風言風語越來越厲害,鐘媽媽也終于覺察出不對勁了,而這個時候,爸爸已經發展到夜不歸宿了。

    鐘媽媽性子溫吞,于這件事上卻是眼里卻容不得沙子,當即就抱著七月去和老公吵鬧。吵鬧了一場,非但沒能當場開銷那個女孩子,卻被老公當場打了兩個耳光,于是又哭哭啼啼的鎩羽而歸。

    從此,鐘家就過上了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日子。鐘媽媽罵人罵成了行家,鐘爸爸也打人也打成了熟手。有時鐘媽媽被打得怕了,就把七月一丟,一個人跑到外面去躲起來,一跑就是多天。那個時候,在德州鄉下那種地方,離婚是要被戳脊梁骨的,鐘爸爸迫于壓力,于是就出去找人,找回來賠禮道歉,好話說盡,過兩天再開打,鐘媽媽再跑。如此反反復復。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了四年,鐘七月四歲,上幼兒園小班,鐘五月七歲,上小學二年級。這四年里,五月所喜歡的那個小阿姨最初還小心翼翼地夾著尾巴做人,後來竟漸漸地發展到可以光明正大地出入鐘家了。鐘爸爸的出軌能夠到這個地步,除了他自己的自大、正房老婆的懦弱以外,還少不了鐘奶奶的一份功勞。鐘奶奶覺得兒子有本事,加上瞧不上兒媳婦的慢性子,更氣她生不出一個男丁來,所以願意對兒子的情人殷勤相待,看兒媳婦苦著一張臉。

    五月踏出校門也有一年多,也算是見識到了不少人情冷暖,心里再是氣憤,但臉上卻並不顯露出來,默不作聲地彎腰拎起包裹,笑著說︰“多謝你的關心,工作找到了,今天休息。”

    “哦?在哪里工作?”

    五月實話實說︰“古北那一帶的日式餐廳。”

    跟她要好的女孩子忙說︰“對的,我二哥就在古北那邊做事,說那邊日本人多,遍地是日式餐廳。但是人家要求要會說日語的呀,你會嗎?”

    五月已經轉身往外走了,聞言轉身笑笑︰“有人教我們。”

    那女孩听了,搖頭嘆息,笑道︰“做個服務員罷了,上班時還要學習,累腦子哦。”又追著問,“難不難呢?”

    五月告訴她︰“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走出大唐盛世的大門,正想著怎麼處置這幾件衣服,劉ど妹竟腳跟腳地追了出來。五月听見腳步聲,回頭看她,劉ど妹張了張口,還是滿面和氣地說出這句話來︰“我這里還缺一個人,你要是那邊做不下去,或是不開心,還是回到我這里來做吧。”

    這下輪到五月驚愕了,拎著包裹愣了兩秒,才要張口回答她說不用了,劉ど妹卻以為她在猶豫動心,就又趁熱打鐵說︰“你一個小姑娘在外面晃蕩,我是真不放心。咱們這個行當,做生不如做熟……”親切一笑,又補了一句,“還有,我二哥還是願意再給你一次機會,和你再處處看哦。”前面鋪墊了那麼多,其實真正想說的,就是最後這一句。

    劉ど妹,甦北人,家中ど女,上面有兩個哥哥。兄妹三人初中都沒畢業時都來了上海發財。兩個哥哥雖然長得一個比一個寒磣,卻各有一技之長,賺錢養家不在話下。劉大哥在龍華殯儀館附近租個門面制作花圈;二哥則在大唐盛世後面借了間人家違章搭建的私房做咸雞,外號咸雞王。

    劉大哥早年在鄉下時就已經結了婚,咸雞王劉二哥年過三十卻一直找不到女朋友。劉ど妹手底下管著十來個女孩子,哪能對光棍二哥坐視不管?于是就專門挑揀手下可愛溫順的女孩子介紹給劉二哥。在五月的前面,就已經介紹了好幾個給劉二哥了,可惜沒有一個成功的。那些沒成為劉二嫂的女孩子們的下場幾乎無一例外︰收拾鋪蓋走人。

    按理說,一個領班是沒有這麼大的權利,能隨心所欲地開除員工的,但劉ど妹卻可以。原因無他,就是和老板兼大堂經理關系好而已。用廚房洗碗阿姨的話來說,就是她和老板軋姘頭,而且一軋就是多年。這事,大唐盛世上上下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老板娘知道,劉ど妹的老公兼廚師長也知道。

    總之因為妹妹劉ど妹的關系,大唐盛世成了咸雞王最大的客戶,他每周要來送個幾次咸雞,大唐盛世的服務員沒有不認識他的。餐廳這種地方,本來就是陰盛陽衰之地,服務員幾乎都是女孩子。雖然後廚是男人的天下,但就數量而言,廚師遠遠比不上服務員,所以在餐廳里工作的男人,上至廚師下至配菜小工都吃香得很,找老婆是不必發愁的。劉二哥又有領班妹妹加持,這麼多年,卻愣是沒有混到個老婆。沒辦法,長相實在是太磕磣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八方美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