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至尊透視眼 第八十一章羊毛出自羊身上

    要促成這事情,甦哲清楚靠他和郭襄兩個人遠遠不夠。品 書 網    .      .   想要讓林遠生上鉤,起碼他手中要有足夠吸引林遠生跳坑的翡翠。

    目前他手頭能夠拿出來當誘餌的翡翠不多。原定計劃中甦哲讓郭襄與明誠珠寶的人接觸是在三天後。在這幾天中,甦哲要想辦法充實他手頭的翡翠才行。

    目前甦哲知道的賭石地方只有江井場口,要是去那里大量賭石,肯定會有人通知甦羽澄。

    若是追問,憑著她商界上敏銳的目光,甦哲知道瞞不了。

    昆城這地方不算大,因為離省城不算遠,省里早幾年大力支持才展到今天的繁榮。甦哲知道江井場口是省里第二大場口,最大的場口是西星場口。那里每天的人流量,至少比江井場口要多一倍。

    甦哲倒是想去那邊轉下,礙于時間上分攤不過來。一到五要上課,周末兩天,甦哲如非有事,他想盡量在家陪夏珂。

    比起賭石,夏珂才是他的全部。

    江井場口上下幾乎都認識甦哲,在他一過來就有人通知甦羽澄。

    自從甦老壽宴後,甦羽澄很少見到甦哲。除了年底手頭的事務多,家里的情況同樣讓她不順心。

    甦哲那天甦老的壽宴如此落了陳家面子,甦羽澄回去後讓家族的人各種陰氣怪氣訓斥。

    所謂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甦羽澄往日做事干練利落,每次回家都讓她煩惱。這也她為什麼熱衷于工作盡量少回去。

    甦震天膝下有三子一女,甦羽澄的父親甦承是次子,沒有從事仕途跑去經商。經過幾十年的打拼才有了甦家如今的規模。大伯甦乾,子承父業,如今在沈陽軍區。至于第三個兒子甦坤,甦老那是恨鐵不成鋼。

    幾十歲的人,整天吊兒郎當。送去部隊熬了兩年,怕辛苦于是跑出來。听人說開煤礦賺錢,從甦承手中借了一大筆錢砸進去。沒想到煤礦出事,合伙人卷錢逃走,剩下個爛攤子讓甦坤收拾。

    如果不是甦乾出面,甦坤的牢獄之災免不了。

    甦承與甦坤到底兄弟一場,血濃于水。不忍看他繼續過著和尚撞鐘的生活,經過商量,家族的生意讓他佔百分之五的股份,在公司掛一個職餃。

    甦坤拿這百分之五的股分拿得心安理得,也不去上班,每天就呼朋喚友去吃喝嫖賭。生了個兒子,兩父子一個德行,而且他兒子更加變本加厲。

    甦羽澄是女兒身,在家里倒是天天讓他們在背後說三道四。除開本家,堂表家的人,幾乎都靠裙帶關系進公司。偏偏他們一個個就想著甦家的家產眾多,等著伸手領工資就行。

    甦羽澄之前是在總公司那邊,後來實在是看不下去,申請管理江井場口。至于公司那邊的事情,他們愛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

    甦家旗下有珠寶產業,經營江井場口一方面是為了與其他珠寶商合作,另外一方面可以保證珠寶生意的貨源斷。

    只是這兩年,緬甸的原石開采越來越厲害,很多珠寶商人認為與國內商家合作價格高,索性就到緬甸拿貨。如此一來,大家都涌到緬甸去,場口的原石供應就成一個問題。

    緬甸那邊的礦區也不笨,國內的珠寶商全涌現場買原石,到了國內這邊供貨,價格就漲一倍。

    甦羽澄目前頭疼的就是原石供應的問題,如果場口無法穩定經營,連家族的珠寶生意都會受到波動。說不定還會影響到其它產業。

    幾乎是牽一發而動全身的情況。

    听到甦哲過來,甦羽澄將手中的工作停下,揉了揉眼楮拿過旁邊的大衣下去。

    甦哲知道他一過來,甦羽澄肯定會出現。

    “怎麼來也不事先給姐電話?”

    甦哲憨厚一笑︰“快到年底,知道姐你事情多。要是將手頭的事情過來陪我,回頭熬夜辦公,那我可心疼。”

    甦羽澄美目輕嗔,微笑道︰“油嘴滑舌,就知道說些好听的話哄姐。”

    見到甦哲在一堆毛料面前觀望,甦羽澄問,“有沒有看中合適的,我讓人算個好價錢。”

    甦哲搖搖頭,沉吟道︰“姐,你這邊的原石好像很久沒變過了,是不是緬甸那邊卡得嚴?”甦哲不是賣石頭的,不過前陣子與陳象在一起,閑聊時听他感嘆過進原石比以前要困難很多。

    臨近年底,江井場口沒有任何活動措施就已經讓甦哲奇怪,再看里面的石頭,和以前的差不多。二樓的還有點改變,倒是三樓那里,有些空出來的位置都沒有新的賭石補上去。

    甦哲一下子就問到關鍵點,甦羽澄沒有瞞他,將近來進貨踫到的一些情況跟他說一遍。甦哲听後,濃眉微皺︰“姐,場口這邊以前難道沒有與緬甸哪個礦區簽合作協議嗎?”

    甦羽澄苦笑下︰“之前有跟目亂干、打木坎、莫敢這三個地方簽了合作協議。總共簽約的時間為五年,今年是第三年。目亂干雖然為新廠,勝在出的翡翠水好底好,而且經常出紫羅蘭和紅翡為主。這幾年,這類翡翠很受歡迎,市場很大。”

    “開始兩年大家合作沒有任何問題,不過在今年三月份開始,這幾個地方聯合將翡翠原石的價格提高一倍。他們單方面擅自提價,我們自然不同意。最好經過商討,在原來的基礎上漲價50(百分號)。前不久,第三年合同過了,第四年他們一定要提價一倍,如果不同意,協議作廢。”

    甦哲臉色沉下去說︰“這樣子都行?有合同在手,難道不能靠他們嗎?”

    甦羽澄伸手將撩下發絲無奈的笑了笑︰“想告,但是不敢告。”

    瞧見甦哲臉上生出疑惑,甦羽澄解釋說,“江井場口這麼大,在全國排前五。供貨的途徑不可能只從一個地方進,總有一些暗箱操作,所以這也是沒辦法。”

    甦哲算是听明白,甦羽澄說的暗箱操作可能不算犯法,難免要走法律擦邊球。

    望著甦羽澄一臉疲憊,甦哲猜到因為緬甸那邊擅自提價,她有好些天沒睡過好覺。思索半晌,甦哲打趣道︰“姐,你慘了,將這麼大的秘密告訴我,回頭我利用這個把柄,可以對姐為所欲為了。”

    甦羽澄莞爾微笑,明亮星眸的眸子挑了挑說︰“那你想拿姐怎樣,我可是一弱流女子,不用粗魯的手段我也會從的。”

    說完,甦羽澄忍不住笑出聲,戳了甦哲一下嗔道,“膽子越來越肥了,連姐都敢調戲。”

    甦哲嘿嘿一笑,“這不正說明我們姐弟情深嘛!”

    甦羽澄含笑瞪了一下︰“美的你!”

    “姐,既然緬甸那邊非要提價,你準備怎麼辦?”在甦羽澄表情輕松下來後甦哲說回正題。

    “估計沒辦法不同意。臨時臨急根本找不到合作的礦區,再說,既然這麼多個場口同時提價,說明是商量好的。”

    這事情的確是沒有辦法。翡翠市場近年來這麼大,所有人都看到其中的利潤,提高價格是必然的。翡翠原石漲價,很快市場的珠寶同樣會跟著漲價。

    羊毛出在羊身上,這道理很淺明reas;。

    “不說這事,小哲你等會有沒有事,陪我去個地方。”甦羽澄舒一口氣轉了話題。

    甦哲想了下,他一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準時回去陪夏珂吃飯。不過近來夏珂白天去跟花店裝修的手尾,陪她吃飯變成準時提醒她吃飯。

    甦哲抿著嘴思考,甦羽澄以為他有事,追回一句︰“有事?”

    甦哲抬起頭說︰“姐叫到了,多大的事都沒你的事重要。”

    甦羽澄嘴角舒開,沖著甦哲露出個如花笑靨,看得甦哲痴呆幾秒。

    坐進車,甦羽澄告訴甦哲他們等下要去一趟省城,可能要晚一點回來,讓他給夏珂打個電話。夏珂與甦哲兩個人住在一起,甦羽澄知道他們是叔嫂關系,但是沒有見到甦哲的堂兄,她多少猜到一些原因。

    心里暗暗嘆息,夏珂人美心靈,如果真是早早守寡,那是苦命的人兒。

    這一趟去省城,甦羽澄只要是想看一批毛料。這是從緬甸那里運過來,卻不是之前合作開的那幾個場口。平時只要是目亂干、打木坎、莫敢這三個地方運來的毛料,只要涉及金額不是很大,下面的人只要通知她一聲便行。

    如果是從其它渠道買的毛料,金額又過大,甦羽澄會親自去看貨。

    江井場口下面有幾百員工,誰都不敢保證員工的手腳完全干淨。有些行業里的潛規則,只要不是在甦羽澄眼皮底下做,她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今天要去看的這批毛料的價格要比往常的人貴很多,甦羽澄不得不慎重。叫上甦哲,並不是覺得他對賭石方面經驗豐富。甦哲今天不過來,她做完手頭的事情同樣會過去。

    只是這麼多年,做任何事情都是她獨來獨往,偶爾身邊有一個人陪同,也不是很差。

    車子在進入高速公路,甦哲听完甦羽澄說完,突然間沒听到聲音。轉過頭才發現甦羽澄不知什麼時候睡著了。

    思索一會,甦哲身體挪過去。閉目小憩中的甦羽澄,頭緩緩的枕在甦哲的肩膀上。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至尊透視眼”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