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至尊透視眼 第五十二章白蟒纏松花

    與從緬甸帕敢過來的“吃白卡”約了下午五點在悅來酒店見面。品 書 網    .      .   ( )

    陳象繼續保持著神秘,不過有跟甦哲和李全介紹那個“吃白卡”人的身份。

    是一個緬甸華裔,在民國時期,祖輩是大地主,在戰爭動亂時,托人找了關系逃到緬甸。盡管緬甸一樣是戰亂的地方,在國內無法得到生命保障,逃到緬甸,手里有錢的話,能夠受到政fu庇護。

    那人跟陳象同宗,叫陳安山,今年四十八歲。陳象說陳安山這些年一直在帕敢礦區工作,早幾年陳象去緬甸進毛料和他認識,這幾年有來往。如今陳象兜售的毛料,有一些都是從陳安山手中以各種渠道入手的。

    甦哲在接觸賭石後,看了不少資料。關于緬甸帕敢這個地方自然知道它在緬甸的多大的意義。

    緬甸帕敢位于翡翠礦區中心地帶,隨著進入帕敢采購翡翠原石的商人越來越多,那里已經成為以翡翠礦為經濟支柱的城市reas;。

    根據甦哲了解到的,如今從隆肯到帕敢已建成一條長街,有著“小香港”之稱。

    帕敢是在1871年發生礦區的,如今這里是老坑口,如果陳安山帶來的兩塊原石真是從帕敢那里帶過來的,陳象又如此神秘,還真想快點目睹。

    甦哲等人是在傍晚差不多五點來到悅來酒店。做為昆城市有名的五星級酒店,悅來酒店外表裝修豪華程度是不用說了。

    在門口有一個距大的廣場,中間建了一個音樂噴泉。酒店坐落的位置是市中心,每當下午三點,晚上八點兩個時間段,這里就會有很多行人圍觀看著噴泉伴隨著音樂翩躚起舞。

    甦哲在昆城市這麼久,經過悅來酒店的次數連他也記不得,卻沒機會進去住過。因為靠近市中心,人多耳雜,做為酒店來說是個地利位置,至于陳安山帶了兩塊品相不錯的原石住進來,如果真讓人知道會賭漲,說不定會有人見財起異心。( )

    見面的地方是在陳安山住的房間。

    陳象來到303門牌的房門前,敲了幾下。

    兩長一短一長。

    過了半晌,一個中年男人開門。

    頭探出去看了幾眼,才示意陳象等人進來。

    陳安山身材和陳象差不多,可能是因為長年在礦區工作,皮膚黝黑,顯得比平常人要干燥。身上穿的比較普通,加上發型沒怎麼梳理,讓人看著像普通的民工。右臉上有一顆黑痣,大概有黃豆般大,顯得比較引人注目。

    一進去陳象就介紹︰“這是平時的一些熟客,這位就是我之前跟你說過,從接觸賭石就沒賭垮過的甦小哥。上次開的那塊黃鹽沙皮賭石,要不是甦小哥,我早就輸得傾家蕩產。”

    對于上次解石,陳象依然很感激甦哲。他買石頭多年,賭垮賭漲見得多。上次他砸下全副身家豪賭,真賭垮,恐怕全家的日子就會陷入艱辛reas;。

    陳安山在甦哲身上打量一眼,從他眼里露出驚訝的目光。甦哲的年紀太年輕,就算是從穿開檔褲賭石,都不敢說每次都能夠賭漲。

    “是他們兩個要看毛料麼?”陳安山問。

    陳象點點頭。

    陳安山沒刻意招呼甦哲和李全,走向衛生間的方向,從里面拉出一個黑色的行禮箱。

    箱子並不大,與平時人們出差用的大號行禮箱一樣。甦哲和李全相視一眼,心里想的是一樣。陳象說有兩塊毛料,這麼一個箱子能裝得了什麼。

    難怪他們會有這樣的想法,平時賭石大部分是在江井場口,除非是切開的明貨,蒙頭貨他們見到重量都是比較大。(. )陳象說過兩毛都是蒙頭貨,用一個箱子裝著,恐怕再大都是有限。

    陳安山打開箱子,里面的確放著兩塊都是蒙頭貨。從外形猜測,每一塊的重量是在四十斤左右,用一個行禮箱裝夠大了。

    兩場賭石,一塊外皮為暗綠色,表面光滑,像是涂了一層蠟,甦哲認得這是蠟皮石。在有經驗的賭石者眼中,蠟皮石是不錯的賭石,這種皮殼出高質量的翡翠機率很高。

    另外一塊外皮烏黑似塊煤碳,這個一眼就認得出來是黑鎢砂賭石。

    在賭石這行有過一定經歷的人都知道,賭石最怕遇到這種黑鎢砂賭石。它看起來可賭性很高,但是真正解石時,也會讓你真正體會什麼叫“眼楮眨一眨,乞丐穿上黃馬褂,胳膊動一動,富翁要喝西北風”。

    甦哲在江井場口沒有踫過黑鎢砂皮的賭石,這類賭石產生帕敢這個著名的礦區,而帕敢也是因為黑鎢砂賭石出名。不過由于開采過多,如今市場上真正屬于這個礦區的黑鎢砂賭石幾乎是沒有,大多數產自于麻蒙。

    幾乎沒有,不代表市場上沒有真正屬于帕敢礦區的黑鎢砂賭石。甦哲的經驗看不出眼前這塊黑鎢砂賭石到底是不是來自于帕敢礦區,他此刻的注意力是放在那塊蠟皮石上面。

    甦哲留意到李全的目光,同樣是蠟皮石上,因為上面有一條吸引他們的白蟒和松花reas;。

    “白蟒帶松花,犀利哥也變暴發戶。”這是這兩年流行的一句謬語。

    甦哲也算接觸賭石有一段時間,白蟒帶松花狀的還真沒踫見。如果江井場口有出現,恐怕也留不到他。

    別說李全和魏德剛兩人早早就預訂,其他買家都不會放過。又是蠟皮石上面出現白蟒帶松花的情況,看得甦哲都有點心動。

    不過甦哲心里又有疑惑,那塊黑鎢砂賭石還沒有透視眼看過,不知里面能出什麼,倒是白蟒帶松花這塊賭石,品相並不差,陳安山又是在礦區工作,不可能看不出來。

    沉吟片刻,甦哲問道︰“陳先生,你這兩塊蒙頭貨可是準備出手?”

    陳安山點點頭,臉上毫無表情︰“只要你們出得起錢,我自然賣。”

    甦哲還想問,李全先一步搶先問道︰“那你要多少錢?”

    陳安山沒回答,抬起頭往陳象臉上看一眼,最後豎起食指說︰“一塊一千萬,如果你們出得起,交易完可以直接將貨帶走。”

    這個價格說高不高,說低也不算低。如果是幾百幾千斤的原石還好說,眼前這個才四十斤左右,除開外殼包裹的雜石、沙粒,完全解開的玉石不知能不能抵得上買石頭的一千萬。

    如果出的真是高質地的翡翠,一千萬物有所值。可是蒙頭貨,還沒有開個窗,沒解出來前誰都不知道會出什麼。

    平時一擲千金的李全這時候都拿不定主意,最主要還是石頭太少,不好賭。想了下,李全手肘輕踫甦哲低聲交流意見︰“老弟,你怎麼看?”

    甦哲摸著下巴沒有說話,透視眼也開起來。剛滲進蠟皮石沒進入很深甦哲就看到一片透明的翠,但是再想往里面看,眼楮出現一片模糊。

    甦哲暗道奇怪,自從眼楮能看東西看,透視眼看東西是越來越清晰,可眼前是怎麼一回事?透視眼居然無法穿那一些翠進入里面。

    如此怪異的情況甦哲用透眼視看不是沒踫過,但是像今天這樣,在準備滲進去時居然會產生反光。

    內心感到吃驚的同時,甦哲不甘心開啟穿視眼reas;。沒想到情況與透視眼的情況一樣,只要異能想進去,就會被外面那一片透明的翠綠色隔擋停留在那里。

    甦哲還發現,異能停留在上面太久的話,眼楮會變得干澀,一股液體快要奪眶出來。

    甦哲不敢貿然再強迫自己繼續堅持想要看個究竟。雖然無法完全看得清,倒是在那片透明的翠綠下面好像有一個紅色的影子。甦哲心里猜測︰難道是老坑玻璃種和紅翡共存?

    甦哲沉默著不說話,李全按耐不住,又捅了他下重復問︰“老弟,你覺得敢不敢冒這個險?”

    甦哲回過神回答︰“這個真不好說。白蟒纏松花,的確是賭漲的品相。”頓了下,甦哲問陳安山,“能不能摸?”

    陳安山點頭示意。

    甦哲蹲下來在那塊蠟皮石上面摸了一把,果然是貨真價實的蠟皮石,這種感覺是假冒不出來。

    “李哥,你看,這條白蟒凸得如此顯著,有三指寬,而且狀形不錯,怎麼看都不差。”

    李全也蹲下來仔細端詳,接著又在陳安山的授意下將那塊蠟皮石翻過來。這樣一來,甦哲和李全就明白為什麼陳安山沒有自己解,而是選擇出手。

    白蟒帶松花倒不假,可惜在上面一層延續覆蓋到下面的那條白蟒斷開。這樣一來,可就真的是大打折扣。

    原本是一片看好,突然白蟒斷裂,就存在五五的情形。

    本來蒙頭貨賭的風險就高,再變成這樣子,在原來的賭漲機率中,再要降一半,無論哪個買家都會遲疑。但陳安山明知白蟒有斷,卻敢開價一千萬,不是沒有理由。

    因為白蟒斷的只是一小塊,下面又很快接上去,這才是讓人拿不定主意的主要因素。

    陳安山已經知道甦哲和李全發現白蟒斷的地方,但是他不會松口。

    “兩位,一千萬如果你們覺得合適,石頭就拿去。一口價,不還價。”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至尊透視眼”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