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合體雙修 第1197章 第一個!

    對于雷澤老祖的驚駭,寧凡並不關心。 無法無天的事情他沒少做過,得罪聖蟻宗固然有些麻煩,卻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好不容易才干掉了銀甲準聖,寧凡還沒來得及收繳戰利品呢。融合準聖的那幾個光蟻族強者,皆被幻術滅殺。光蟻是道魂族,不修妖魂,而修道魂,這些強者隕落之際,道魂皆被寧凡收入煉神鼎煉成萬靈血,成了寧凡的第一件戰利品。

    第二件戰利品,是一顆仙帝級別的光蟻內丹!光蟻死後不爆道果,爆的是內丹,爆出內丹的幾率極低,能得到一顆仙帝內丹,寧凡又能提升不少修為。

    第三件戰利品,是那件先天中品法寶斗天玉傘。

    先天中品法寶,寧凡已經有不少了,故而繳獲此寶,並沒有令他太過激動。

    他屈掌一招,從其中一具光蟻尸身旁邊抓起了斗天玉傘,持在手中,細細端詳。

    此傘持在手中,頓時便有一股雨意撲面而來,給人如沐清風之感;此傘撐開,微微催動,又有仙光化作萬縷絲絛,將寧凡罩在微微青光之中。

    被這青光一罩,寧凡頓時感覺肉身強橫了一大截!力量、敏捷、防御…肉身各方面強度,都提高了一成不止,此傘似乎比他想象中要實用得多,難怪那銀甲準聖最初祭出此傘,能在短時間內抗衡他的古魔破山擊…

    “咦?此傘難道…難道是斗天玉傘嗎!”雷澤老祖又一次吃驚了,和之前听說寧凡捅破天不同,這一次不是驚駭,而是驚喜。

    “前輩認得這把傘?”寧凡一詫。

    雷澤老祖走近前來,細細端詳之後,確認了此傘真是斗天玉傘,更激動了。

    “認得,當然認得,這可是水宗八子當年圍攻東天祖帝時,使用過的寶貝,厲害異常!只是據老夫所知,此寶似乎早就因為某些變故遺失了,水宗的人一直都在找這件東西,想不到此物居然會在這光祖地淵!”

    水宗八子圍攻東天祖帝?

    哦,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寧凡記得,他曾在某處密地遇見過另一個輪回的阿芙洛,那處密地同樣是什麼水宗八子的葬身之地…

    水宗八子是和東天祖帝一個時代的老輩人物,世人傳言,水宗八子曾聯手圍攻過東天祖帝,並最終獲勝。雖然此戰是以多欺少,還是讓水宗八子名聲大噪。

    只是有一點令寧凡不解…听雷澤老祖的口氣,似乎對此傘極為推崇。但根據寧凡的觀察,此傘雖然頗有神通,但似乎還沒有逆天到能令堂堂準聖激動到失態吧。

    “此傘很厲害?”寧凡問道。

    “厲害,當然厲害!這可是一件雨師封號之器!是普天之下所有雨修夢寐以求的至寶!”雷澤老祖解釋道。

    “封號之器?那是什麼…”

    “所謂的封號之器,是以特殊材料、手法煉制而成的先天法寶,鍛造難度是同等級先天法寶的萬倍不止,故而罕見程度也是普通先天法寶的上萬倍。普通人呢使用封號之器,只能發揮封號之器的基礎屬性,唯有對應封號的修士使用,才能發動此寶的隱藏屬性”

    雖然听不太懂,但感覺此傘很厲害的樣子…

    “水宗對此物看得極重,若小友將此物歸還給水宗,對方甚至願意給你兩件,不三件同級別的先天中品法寶作為回報的!”

    “歸還?為何要歸還?前輩不是說了,此傘的鍛造難度,是同等級先天法寶的萬倍不止,如此罕見的寶貝,拿來換幾件普通先天中品法寶,太可惜了。”

    寧凡搖搖頭,再看斗天玉傘,眼神已有了一絲重視。

    此傘既然如此珍貴,為何要歸還給什麼水宗?他也是一個雨修啊,且他的雨陰陽都已經半只腳踏入掌位了。雨掌位只是時間問題,雨封號若有時間,寧凡也願意修一修,來個掌位、封號同修…若有一日,他真的修成了雨封號,便有資格使用此傘的隱藏屬性了。此傘能然雷澤老祖如此推崇,說不得,此傘的隱藏屬性異常厲害呢…

    “什麼!這斗天玉傘從上古時期,就是水宗的東西了,你得了此傘,居然不還給他們…他們若是知道了此事,不會與你善罷甘休的!”

    “不讓他們知道不就行了。此寶幾經易主,最終輾轉落入我手中。既入我手,便是我的東西。我願意將此寶歸還水宗,是情分;不願,是本分。呵呵,難道前輩殺人奪寶之後,還要將戰利品一一查清來歷,再一一物歸原主?寧某一路從來,可從未听說有哪個修士如此濫好人的。”寧凡不以為然道。

    “此言有理,但…還是不妥。萬一被水宗知道了此事…水宗雖然比不得聖蟻宗、光族這類龐然大物,但也算是北天一等一的強大勢力了…你已得罪聖蟻宗,再留個得罪水宗的隱患,不妥,不妥啊…”

    雷澤老祖倒是真的在關心寧凡的處境,畢竟寧凡是黑魔派的人,是兩儀宗的香火分支,他無法對寧凡的安危坐視不理…

    寧凡懶得再和雷澤老祖討論此事了。雷澤老祖什麼都好,就是脾氣太軟弱,又怕紫族,又怕聖蟻宗,還怕什麼水宗…若修道修到最後,反而需要怕來怕去,這道未免也修得太沒意思了。

    “小友,這傘還是應該…”

    雷澤老祖還想再勸,忽然老臉一抖,面色大變。

    卻原來,在他和寧凡嘮嘮叨叨的這段時間里,已經有不少光蟻強者、尸奴,循著寧凡頭頂的血字光芒,殺到了眼前!

    第一個殺到此地的,是一名長著六丈光翼的光蟻族準聖!

    這並不是一個融合準聖!

    這是一個貨真價實的準聖,一身法力達到了一萬三千劫,帶給寧凡的威脅感,遠遠不是之前的銀甲準聖可以相比的。

    寧凡可以在半個時辰內斬殺銀甲準聖這等融合準聖,卻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干掉一個真準聖!

    “是陰母座下的大將,鷹揚尊者!此人實力略遜于老夫,但卻比那些融合準聖厲害得多,不容小覷!”雷澤老祖面色一變,一語道破了來者身份,似乎對光蟻族的準聖強者很熟悉。

    “哼!原來雷澤道友也在這里!難道說,此事與你也有關聯?你不是說進十二層只是來找人的嗎?為何要殺我聖蟻門徒!”鷹揚尊者怒喝道。

    臥槽!老夫只是路過而已,這件事和老夫沒關系好嗎!

    雷澤老祖欲哭無淚,他干嘛要跑過來看熱鬧啊,這下好了,他卷入到寧凡惹下的麻煩里了。就算他跟聖蟻宗解釋,聖蟻宗…會信嗎。

    且,他真的能袖手旁觀,坐視寧凡一個人被聖蟻宗追殺嗎…

    無人知,雷澤老祖對于兩儀宗的感情有多深。寧凡是黑魔派的人,是兩儀宗的香火分支,若寧凡被聖蟻宗所殺,兩儀宗的香火,怕是要真的斷傳了…

    “此事確實有老夫有些關系…呵呵,不就是一個融合準聖嘛,殺都殺了,還能如何?大不了老夫給你聖蟻宗一些補償,此事就此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雷澤老祖居然沒有撇清自己,而是主動承擔了一部分的責任!

    寧凡目光微微動容,他自然看得出來,雷澤老祖是擔心他一個人面對聖蟻宗太過危險,想要陪他一起冒險了。

    這還真是一個濫好人…明明怕聖蟻宗怕得要死,偏要和他一起面對聖蟻宗…

    只是此人的性格,真的是太軟弱了。對方都殺到眼前了,他還跟人家說什麼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有用麼?

    果然,雷澤老祖軟弱的口氣,不僅沒有平息鷹揚尊者的殺機,反而令鷹揚尊者的氣焰更囂張了。

    “死一個融合準聖,確實不是什麼大事,可因為這件事,我聖蟻宗卻威嚴掃地,爾等必須償命!”

    鷹揚尊者指尖一點銀芒按出,瞬息間,整個天地都被染成了銀色,大地裂開了一道銀色裂谷,裂谷中,有一頭巨可擎天的尸奴巨人,從裂谷爬了出來。

    那尸奴巨人不是普通的尸奴,反而像是無數尸奴的集合體,一身修為居然同樣達到了準聖之境,且似乎開了靈智,難纏程度幾乎不亞于真正的準聖了!

    遠處還有其他仙尊尸奴朝此地趕來,那些仙尊尸奴一來此地,便融合到尸奴巨人的身上,使得尸奴巨人的修為還在繼續攀升,似乎融合的尸奴越多,這巨人便越強!

    “該死!聖蟻宗真是瘋了!居然連尸奴王都召喚出來了!速走!鷹揚尊者還算比較容易對付,但這尸奴王卻是一等一的可怕,便是老夫對上尸奴王,也有極大可能重創甚至隕落!”

    嗤!

    雷澤老祖哪敢和尸奴王打斗,一個風遁術使出來,已帶著寧凡一道,乘著龍卷風逃出了無數距離,顯然不想和鷹揚尊者、尸奴王纏斗。

    這是明智的決定。

    光蟻族的高手可不止有鷹揚尊者、尸奴王兩個人,若是被這二人纏上,要不了多久,光蟻族的其他高手就會趕到,那可就真的危險了…

    可寧凡一點都不想逃!

    他家的小泥巴不知在哪里受苦呢,他還得去救小泥巴,老是逃,怎麼能行!

    小泥巴的位置,他已經使用幻術拷問出來的,當務之急,不是逃跑,而是去救小泥巴。然而繼續讓小泥巴給他熬湯…

    “聖蟻宗不可力敵,老夫這便帶你一路向上,逃出地淵,哎,但願能逃出去。老夫可還沒有活夠啊,真要給你陪葬可就太可惜了…”風遁龍卷中,雷澤老祖面沉如水。寧凡攤上的,是聖蟻宗的血字追殺,事態比想象中更嚴重!在他看來,寧凡想要活著離開光祖地淵,幾率近乎于零,就是有他幫忙,寧凡也很難活著離開此地…

    “前輩先別急著逃,我在這十二層,還有一個地方想去。”

    “什麼!你都已經大禍臨頭了,居然不先想著逃命,還想去什麼地方?”雷澤老祖臉都綠了,他不高興,很不高興!這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他擔心寧凡擔心的不得了,寧凡反而像個沒事人一樣,居然還想在這十二層閑逛?

    等等?寧凡是皇帝,他是太監?這個比喻有點不好,應該反過來,是太監急皇帝不急…呃,好像還是有哪里不對…

    “這個地方,我必須去。我的寵物還在聖蟻宗手里!”

    “什麼!你的寵物被聖蟻宗抓了?一只寵物而已,扔了就扔了,只要能逃得今日,日後再抓一只便是…”雷澤老祖抓狂了,寧凡該不會要頂著聖蟻宗的追殺,去救什麼寵物吧?就算是開玩笑,也不能這麼吧!

    “呵呵,日後可再難踫到這麼有意思的小泥巴了…這坨小泥巴,我是一定要救的。前輩放心,這聖蟻宗,我絲毫不懼!根據我之前幻術拷問的情報,這聖蟻宗強者結構很有意思。準聖當中最強的那批人,居然全是女子,若遇上我,那些女準聖怕是要吃大虧的;至于那些男準聖,沒有一個法力超過一萬五千劫,威脅都不大。”寧凡似乎得到了某種情報,對戰勝聖蟻宗極有信心。

    “女人?女人又如何,只要實力強大,女人也是不可小瞧的!聖蟻宗四艷的凶名,你可能沒听說過。四艷當中,皇女花火雖只是新晉準聖,卻也不容小覷。至于大祭司陰母,大將軍紅蓮,廢帝花,實力更是全都強過老夫!尤其是大祭司陰母,近些年據說得了機緣,晉入了二階準聖,若非為了蟻後之爭閉關不出,一人便足以碾壓你我二人了!最最可怕的是,聖蟻宗他娘的居然還會融合!你可知,聖蟻之禍最初出現時,光族曾試過剿滅聖蟻宗,但結果,聖蟻宗的準聖們彼此融合以後,居然融合出了遠古大修,令光族元氣大傷,最終只能對聖蟻宗的存在予以妥協…”

    “哦。”這些情報寧凡都拷問到了,所以只是隨口應了一聲。

    雷澤老祖更崩潰了!

    他說了好長一串,寧凡就回一個哦,這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是幾個意思!

    雷澤老祖決定了!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陪寧凡去聖蟻宗救寵物!他就算是綁,也要綁著寧凡逃命!

    “哼!一群垃圾,只會逃跑!可惜,爾等逃不掉!無論你們逃亡那個方向,都有我聖蟻宗高手等在前方!”

    鷹揚尊者盤膝坐在尸奴王的巨肩之上,緊隨其後,追殺著雷澤老祖、寧凡。

    雷澤老祖是風伯封號的修士,風遁速度極快,鷹揚尊者怎麼追都追不上,索性坐在尸奴王的肩膀上,將尸奴王當成坐騎,省些法力,貓捉老鼠般慢慢追趕著雷澤二人。

    不知追了多久,鷹揚尊者忽然眉頭一挑,笑了出來。

    他感覺到了!

    前方,有聖蟻宗的援軍!

    且堵在前方的,還是聖蟻宗的皇女花火,以及花火殿下的蟻將柯比雄!

    這下子好了,後有他和尸奴王,前面又有花火殿下和柯比雄攔路,雷澤二人插翅也逃不掉!

    只是,大祭司不是下令,蟻後候選人不用親自前來嗎?

    想不到花火殿下為了區區功勞,居然親自現身,捉拿要犯,為了給蟻後之爭增加一些功勞做籌碼,此女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呢…

    雷澤老祖掌控著龍卷風,卷著寧凡疾馳逃命,忽然間,那龍卷風好似遇到了巨大阻力,前沖的風勢居然無法前進,倒卷而回。

    那阻力越來越大,最終,竟將雷澤老祖的龍卷風直接堵在原地,無法存進了。

    繼而,火焰天空之上,一男一女兩道人影身形一晃,現出身形。顯然,阻止了雷澤老祖遁術的人,就是這二人。

    一見堵在前方的二人,雷澤老祖臉一下子黑了。

    運氣太差了!

    他居然被一名準聖、一名融合準聖攔住了!

    那準聖,赫然竟是聖蟻宗的皇女花火!此女雖是一名新晉準聖,但由于是蟻後候選人的緣故,一身手段極其難纏!

    那融合準聖,雷澤記得是叫柯比雄,也是聖蟻宗有數的高手!

    “不妙了!真的不妙了!前後加起來,有三名準聖,一名融合準聖!你我便是拼命,也要九死一生了!”

    雷澤老祖臉色難看之極。

    但即便在此刻生死一線的時刻,他也沒有絲毫舍棄寧凡獨自逃命的想法,似寧凡那一個兩儀宗香火傳人的身份,比他的命都要重無數倍一般。

    這一刻,寧凡是發自內心,對這黑魔派的前身兩儀宗有了興趣。

    能讓雷澤老祖看得比命都重要的宗門,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雷澤,你既然執意卷入此事,便不要怪我聖蟻宗辣手無情了。你今日,必須死!”

    名為花火的女子,第一眼便看到了龍卷風中操控風力的雷澤老祖,語氣極為冷傲,似乎那雷澤老祖在她聖蟻宗眼中,只是隨時都能捏死的螞蟻。

    繼而,花火又看到了寧凡。

    她先是一詫,繼而大感可惜。

    她見過寧凡,在第一層見過。當時她的手下柯比雄還想要和寧凡交手,被她阻止了。

    原因之一,是她看出了寧凡的幾分厲害,擔心柯比雄和寧凡打起來會有閃失。她不想在蟻後之爭來臨前,失去唯一一個蟻將。

    原因之二,是她對于寧凡,其實是有幾分招攬之心的,故而才會略微示好。蟻後之爭需要幫手,寧凡雖說是一個外人,但聖蟻宗也不是沒有尋找外人當幫手的先例。其他人都能找外人當幫手,憑什麼她就不可以!

    可惜,寧凡偏偏殺了聖蟻宗的融合準聖,如此一來,便是與聖蟻宗不死不休了,她只得徹底放棄招攬寧凡的心思。

    聖蟻宗臉面,不容侵犯!

    傷聖蟻一指者,滿門皆殺!

    “想不到我們這麼快就又見面了,可惜這一次,我必須親手殺了你,以此為功勞,為我蟻後之爭增加一些支持…”

    花火幽幽一嘆,隔著距離對龍卷風中的寧凡說道。

    她表現出來的口吻,就好像十分不舍得殺死寧凡一般。但寧凡知道,此女的不舍只是一種偽裝,想要令自己放下戒備而已;此女的對話,更只是想拖延時間。畢竟雷澤老祖的速度不慢,一逃一追之下,已經將後面追趕的鷹揚尊者甩出了不少距離。

    花火需要拖延一些時間,等鷹揚尊者追上來,再一起夾擊寧凡,這樣勝算最大。

    寧凡和雷澤老祖都不是弱者,花火可沒自大到,能只帶一個融合準聖的柯比雄,就拿下對方兩個高手。

    “此女是想拖延時間,不要理她!趁鷹揚老兒沒追上來,我們繞個方向再逃!”雷澤老祖焦急道。

    “不,先不急,聖蟻宗抓了我的人,我也要抓點他們的人,否則豈不是吃虧了。”

    寧凡眼中寒芒連閃,他可不是一個喜歡被人追殺、被人欺負的人。

    鷹揚尊者、尸奴王不好對付,眼前的花火、柯比雄則不同!

    “等等,不要沖動!”雷澤老祖聞言,面色大變,想要阻止寧凡,卻為時已晚。

    寧凡身形一晃,已沖出龍卷風的風力,煞氣騰騰地朝花火、柯比雄飛了過去!

    那是何等滔天的煞氣!

    那是連準聖都斬過的凶戾!

    一瞬間,原本自信滿滿的花火、柯比雄皆是面色大變。

    一萬四千八百劫的法力氣息!

    連準聖都斬過的煞氣!

    頭頂上三個血紅的大字,更是增添了寧凡的凶焰!

    寧凡的氣勢太過恐怖,根本不是他們這種新晉準聖、融合準聖可以承受的,單論魔性程度,甚至還要比雷澤老祖這種非魔道修士可怕數倍!不過花火和柯比雄深信,準聖這一層次的交戰,就算實力不如對方,也不可能被秒,君不見,就連銀甲準聖這等水貨,都能和寧凡戰上半個時辰,他們只需要拖延少許時間,等鷹揚尊者帶著尸奴王追來此地,便可以多欺少碾壓寧凡了!

    “臭小子!上一次沒和你打起來,這一次便讓我們好好戰上一場!”

    柯比雄一聲大吼,化作流光率先沖向寧凡,可惜還沒近身,就被一道從虛空中打出的巨大拳影轟飛!

    繼而,不滅吸魂樹人滿目無情,從虛空中走出,在吸魂樹人背後,還有不滅墨麒麟、不滅萬聖龍王隨同!

    “這小子,居然早在敵人現身的瞬間,就偷偷在虛空中召喚了冥界鬼花,好可怕的心機,他從一開始就打算和這二人交手嗎!”雷澤老祖咋舌不已。

    一切都發生在瞬息之間!

    柯比雄被寧凡偷偷召喚的不滅鬼卒轟飛、纏住,寧凡本人則瞬間沖到了花火身邊!

    見此一幕,雷澤老祖哪里還敢怠慢,身形一晃便要去援助寧凡。

    “不好,這小子大意了!聖蟻宗的皇女花火近身蟻毒極其恐怖,他若是遠程對攻也就罷了,若是近身肉搏,絕對會吃大虧!”

    可他無法援助寧凡!

    極遠處,鷹揚尊者雖然人還未到,但卻祭出了一道銀芒,將雷澤老祖的雙腳纏住了。

    那銀芒,是鷹揚尊者的本命法寶束仙絲!

    被此絲纏住,以雷澤老祖的強橫,都無法在短時間內掙脫,只能眼睜睜看著寧凡和花火近身打起來!

    “鷹揚狗雜毛,你找死!”雷澤老祖勃然大怒,他不容寧凡有任何閃失,不容!

    “呵呵,誰死誰活可不一定。雷澤老兒,該死的,是你!”鷹揚尊者冷笑道。

    咚咚咚!

    尸奴王載著鷹揚尊者,巨大的腳掌在火焰大地上狂奔,每一步都會在火焰大地上留下十萬多丈的巨大腳印,地動山搖!

    以尸奴王全力奔跑的速度,再有三十息,他就能追到寧凡等人跟前了!

    屆時,鷹揚尊者和尸奴王就會參與圍攻寧凡的行動,只是…罪人寧凡能在花火殿下的劇毒之下,清醒三十息麼…怕是要不了幾息,就會被花火殿下擒走吧…

    “此子不知花火殿下底細,選擇近身肉搏,乃是取死之道!”鷹揚尊者不屑道。

    果不其然,花火才剛剛和寧凡對轟了兩拳,就使出殺手 了!

    五毒化仙罩!

    但見花火體內忽然毒力狂涌,其毒力化作一個千丈見方的光罩,將周身團團罩住。

    選擇和花火近身纏斗的寧凡,自然也被罩入其中,但卻面色如常,視那滾滾毒力有如無物。

    敵人的毒力似乎很厲害呢,效果不是將敵人毒殺,而是…麻痹!這是一種麻痹之毒,毒力極其恐怖,只一絲便足以麻痹仙帝!若是陷入到化仙罩內,承受成百上千縷毒力的攻擊,強如準聖也有可能被花火一招麻痹,直接擒回家去。

    可惜,寧凡不是普通人,他的毒抗十分恐怖。除非是那種一階準聖中的頂級毒修高手,否則根本毒不到寧凡分毫。花火?一個剛剛晉入準聖沒多少年的毒道新人而已,想要毒傷他,還需要再苦修幾千萬年呢。

    “不可能!你已進入我的五毒化仙罩範圍,為何毫發不損!這不可能!”花火驚得花容失色。

    須知就算是一萬三四千劫法力的準聖,入了她化仙罩範圍,也要掉層皮的。想要無視她的毒力,只法力渾厚是不夠的,必須對于毒之一道修行極深。很顯然,寧凡的一身毒道並不弱于她,也因如此,她引以為傲的毒力對寧凡極難奏效。

    “這就是你的底牌手段麼…若你只有這點本領,那麼這一切可以結束了。大意的,是你。”寧凡無情道,十字光環驟然開啟!

    不是他大意闖入花火的近身範圍,那些敢和他近身打斗的人,才是真的大意!

    界河上的異族一個個有符護身,不懼十字光環的定身效果,可那也是在寧凡十字光環名聲打響以後,才有的事情。

    他在北天的凶名,根本還沒有打響!

    北天的人,也根本不知道世間有十字光環這麼犯規的技能!

    當寧凡的十字光環開啟,當花火被十字光環一息成百上千次的定天術定得無法動彈,她駭然了!

    仿定輪回術她不懼!

    但出手頻率高到如此程度的定輪回術,她還是頭一次遇到,根本無法在這等神通之下動彈半分!

    幸運的是,她也有底牌在手,只是需要三息左右的時間發動。只要底牌一用,她可無視定身,飛離十字光環的封鎖範圍!

    花火自問,以她準聖修為,就算站著不動承受寧凡三息攻擊,也不至于喪命的。準聖就是這麼硬氣!三息之後,她大可易地再戰!

    “你這十字光環當真逆天,竟給我一種聖人環的感覺,太過詭異!這一次確實是本公主大意,但你若以為堂堂準聖會被如此小道算計,便大錯特錯了!蟻之祖力,發動!”

    “哈哈,本公主的祖力已經發動,你的末日就要到了!”

    “螻蟻之輩,也敢與我聖蟻宗為敵,本公主會讓你知道,得罪聖蟻宗的代價!”

    花火整個人的氣勢陡然一變,凶芒畢露!似有什麼恐怖氣息,正在她的法力催動下,從其體內甦醒!

    寧凡目光微微一變,那氣息帶給他頗為危險的感覺,倘若真給花火幾息時間,任她將那物催動,他可能真要吃虧。

    偏偏就算花火真的站著不動讓他砍,他也不可能數息之內砍死一個準聖…準聖哪有那麼好殺,銀甲準聖完全被他碾壓,還浪費了他半個時辰來斬殺呢,他生生用了半個時辰,才磨光銀甲準聖的氣血…

    寧凡沒有使用十字光環的神通集火攻擊花火,這樣沒用,就算是神通集火,短時間也干不掉準聖。

    寧凡的所有正常手段,都不可能在熟悉內干掉花火,阻止她逃出十字光環的定身。

    既如此,那便使用非正常手段好了。

    寧凡使用了一種比任何神通都快速、簡潔、有效的手段,輕輕一個手指,點在了花火的唇上。

    “閉嘴,你太吵了!”

    一股龐大的魅術之力,順著花火的唇,侵入她的體內。

    她的法力紊亂了!

    法力一亂,她就無法調動法力來發動蟻之祖力了!

    祖力發動失敗!

    她沒有其他手段擺脫十字光環一息幾千次的定身!

    她被傻子一樣定死在了十字光環內部!

    雖說她準聖氣血極為強大,不會在短時間內被寧凡斬殺,可寧凡,也沒有使用任何手段來斬殺她!

    反而使用了極為卑鄙、下流、無恥的魅術!

    她是準聖,不至于一中魅術就倒,但在十字光環的定身之下,她無法閃避,吃了大虧。

    她體內法力想要反抗那股魅術力量,但最終,還是一點點被寧凡的魅術力量壓制,封印!

    十息!

    只用了十息,寧凡就在十字光環之內,封印了花火的全部法力!

    只用了十息,他就活捉了一個女準聖,這還是他第一次捉準聖層次的鼎爐!若是采補…寧凡不敢想象他的法力會有何等暴漲!

    既然聖蟻宗執意要追殺他,也就不要怪他行事狠辣了!管你是皇女還是廢帝,都別想逃!

    “恭喜你成為寧某來到北天以後,捉到的第一個鼎爐!你是叫花火是吧,這名字挺好听的。”

    在花火羞恥、憤怒、震驚、後悔的復雜目光中,寧凡連花火的語言能力都封印了,直接將花火扔進了玄陰界,關進了懺罪宮。

    準聖距離聖人不遠了,一言一行都是法則,封印花火的語言能力,也是為了避免此女言出法隨,又使出什麼自保手段逃脫…

    “不、不可能!”

    這一刻,雷澤老祖也好,鷹揚尊者、柯比雄也罷,全部被寧凡十息生擒一名準聖的舉動震撼了!

    就算花火是新晉準聖,也不該被人十息擒下吧!寧凡是如何做到了!隔著十字光環,他們感覺不到細節,就看到寧凡一個指頭點下去,花火就繳械投降了…

    一指擒準聖!難道此子居然是…遠古大修!

    “所有人注意!行凶者修為嚴重低估,他是一個疑似遠古大修的存在!不要落單!無論如何都不要落單!尤其是不能讓其他幾名蟻後候選者落單!花火殿下她…她被敵人生擒了!只在敵人受傷支撐了十息!”

    鷹揚尊者顫抖著語氣,將這一情報傳至地淵十二層每一個角落。

    霎時間,原本氣勢洶洶趕著趟追殺寧凡的光蟻強者,全都面色劇變,有了膽寒!

    就連光蟻族的最強者陰母大祭司,也被這一消息驚得花容失色!

    “遠古大修!對方怎麼可能是遠古大修!我那天意紅名之術一經種下,可大致感知對方修為,對方法力絕對只是一萬五千劫左右而已…怎麼可能是遠古大修!難道他有足以欺瞞天意的隱藏之術…鷹揚是絕不可能說謊的,我能感知得到,花火的氣息確實是從十二層消失了,看來真的被對方一招擒拿了!便是二階準聖中的頂尖高手,也不可能一招擒拿準聖的,對方…真的是遠古大修嗎!四天的遠古大修根本沒有此人,此人是誰!他偏偏挑這個時間出現,難道是沖著蟻後之爭而來!他和我聖蟻宗有何深仇大怨,要來壞我聖蟻宗大事!”

    無人知,寧凡是用了魅術小道,取巧干掉了花火。

    這也使得情報嚴重偏離了真實性,整個光蟻族上至陰母,下至普通光蟻,全部有了恐慌。

    人的名,樹的影!倘若真有遠古大修來滅聖蟻宗,沒有任何一個光蟻強者敢無視這種威脅!

    這一刻,寧凡頭頂的殺無赦三字,成了一個笑話!

    誰敢落單去追殺寧凡!

    反而要擔心被寧凡逮著落單,一一滅殺吧!

    “尸奴王,你殿後!老夫先走,老夫必須走!”

    鷹揚尊者極其沒有江湖道義,將尸奴王一扔,想要借尸奴王的力量阻攔寧凡這位“遠古大修”,自己則遠遁千里,試圖集結數名準聖之後,再通過融合,前來與寧凡一戰。

    這是一個錯誤的判斷。

    也因為他的錯誤判斷,光蟻族對寧凡的追殺,有了根本變化!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合體雙修”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