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情深刻骨,前妻太搶手 《一米陽光》第030章︰你看走眼了

    《一米陽光》第030章:你看走眼了雲裳拉著米婭就朝著電梯的方向走去。

    這時,今天的男女主角走了過來。

    “怎麼了?吵架了麼?”

    嚴楚斐牽著魏可上前,瞅了眼臉色陰郁的歐陽,曲起手肘輕輕撞了他一下,半真半假地戲謔,“歐陽你可悠著點,今天爺結婚,你若把我婚禮搞砸了我跟你沒完!”

    歐陽皺眉,縮了縮肩。

    眾人下意識地朝他看去,然後就看到他的肩胛處西服顏色略深。

    嚴楚斐抬手一觸,指尖染上血漬,“喲!你這里咋了?負傷啦?”

    歐陽冷冷抿著薄唇,依舊沉默不語。

    “不是我說你啊歐陽,就算她扎了你,你也不該打她的。”郁凌恆輕輕嘆了口氣,以一副過來人的口吻勸誡道:“因為只要你對她動了手,你在她心里啊,這輩子都有污點了!”

    听說歐陽打了米婭,同為女人,魏可立馬就同仇敵愾地站在了米婭那一邊,看著歐陽的眼神頓時多了一分鄙視。

    打女人的男人都是混蛋!

    超級大混蛋!!

    “打了她,你心里痛快了嗎?恐怕更難受了吧!”嚴楚斐一掌拍在歐陽的肩上,同情地看著他,說:“你若對她有了感情,就千萬別對她動手,否則就是打在她身,痛在你心!”

    歐陽的臉,微微一白。

    打在她身,痛在你心……

    這話說得……

    真是太特麼正確了!!

    ………………言情小說吧獨家首發,湯淼作品,請支持正版………………

    豪華套房里。

    雲裳用毛巾包著冰塊,遞給坐在沙發里發愣的米婭。

    米婭沉默接過,將冰塊覆在火辣刺痛的臉上。

    雲裳則打開酒店服務生送來的醫藥箱,拿出醫藥碘酒和藥棉,幫米婭處理額頭上的磕傷。

    “怎麼回事?”

    當傷口處理完畢,雲裳在給米婭貼上創可貼後,緊蹙著眉頭沉聲問道。

    “沒事兒……”米婭始終低垂著眼瞼,淡淡的語氣有著明顯的敷衍痕跡。

    “米婭!”雲裳眉頭皺得更緊了一分,有些氣急敗壞,“你什麼都不說我沒辦法幫你的!”

    其實在上飛機的時候她就看出米婭和歐陽出了問題,但她以為他們只是鬧點小別扭,不會有多嚴重,畢竟戀人之間小吵小鬧在所難免,所以她也沒有太在意。

    哪知居然會鬧成現在這樣!

    “我說了你就會大義滅親嗎?”米婭抬眸看著雲裳,眼底泛著淡淡的嘲諷。

    “……”雲裳被噎得呼吸一怔,懵了兩秒,然後大義凜然地說:“如果是他的錯,不管他是我的誰,我都一定會幫你討回公道的!”

    米婭苦澀一笑,用包著冰塊的毛巾輕輕揉著自己的臉,低下頭幾不可聞地喃喃,“他沒錯,是我錯。”

    她很小聲,但還是叫雲裳听了個一清二楚。

    “你做了什麼?”雲裳好奇又疑惑。

    米婭沉默。

    半晌後,她說:“我要分手,他不願意。”

    “分手?”雲裳大吃一驚,瞠大雙眼不可置信地看著一臉淡然的米婭,失聲問道:“為什麼?”

    “因為不愛他,因為想跟別人在一起。”米婭機械性地回答,像是在背答案一般。

    “……”雲裳怔怔地看著米婭,突然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不愛他……

    想跟別人在一起……

    難怪小舅會那麼生氣!

    難怪小舅會動粗!

    雲裳突然明白為什麼事情會弄成現在這副模樣了。

    如果是她愛上了別人,要跟別的男人在一起,郁大爺就不止是生氣動粗那麼簡單了,肯定得殺人不可!

    所以比較起來,歐陽還算是好的了。

    “你說真的?”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雲裳憂心忡忡地看著米婭,一臉嚴肅地問。

    米婭唇角泛起一抹冷笑,“我像是開玩笑的樣子嗎?”

    見米婭從始至終都是一副不咸不淡的表情,雲裳又急又氣,“米婭,我小舅等了你兩年!!”

    “你怎麼不說他害我失去了兩年自由呢?”米婭反駁,冷笑更甚。

    “……”雲裳第三次啞口無言。

    米婭坐牢的事郁大爺曾跟她提過一二,但具體是怎麼回事她沒有細問,這會兒听米婭語氣里似乎飽含著怨懟,她下意識地問:“所以你就是因為這個才要跟他分手的嗎?”

    感覺臉上火辣辣的刺痛已經有所緩解,米婭將毛巾隨手擱在茶幾上,還是那句話,“我不愛他——”

    “你說謊!!”雲裳勃然大喝。

    米婭抿唇不語。

    “米婭,我也是女人,你以為我會看不出你對我小舅有多深的情意嗎?”雲裳一眨不眨地盯著米婭,銳利的目光極具穿透力,像是恨不得看穿她的心一般。

    雲裳對自己看人的目光一向挺有信心的,從第一眼看到米婭的那刻起,她就對她挺有好感,所以她一直覺得米婭跟自家小舅會走到一起。

    可現在……

    這樣的結果讓她太意外也太惋惜了!

    她實在想不通,以歐陽的條件,誰有那麼大的本事將他打敗?

    雲裳覺得,自家小舅那麼優秀,米婭沒道理不愛他而去愛別人啊!

    你以為我會看不出你對我小舅有多深的情意嗎……

    米婭垂著眼瞼,掩飾著眼底的苦澀和悲涼,心髒控制不住地狠狠抽搐。

    “郁太太,很抱歉,這次你看走眼了!”她強裝鎮定,淡淡說道。

    “不可能!”雲裳喝道,語氣格外篤定。

    米婭,“可事實已經擺在眼前!”

    雲裳無言以對。

    倒也是呵……

    如果米婭真的愛小舅,她又怎麼可能舍得說分手?

    看米婭像是鐵了心,雲裳默了默,然後以一副過來人的口吻輕聲勸道:“米婭,在愛情里面,可不宜意氣用事的。”

    “我沒有意氣用事,我已經想得很清楚了!”

    “米婭,你跟我小舅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也不清楚,按理說我是沒資格管你們之間的事,可怎麼說呢,看到你們出現了問題,身為家人我覺得袖手旁觀好像也不叫個事兒。”雲裳暗暗吸了口氣,默默調整了一下情緒,然後深深看著她,情真意切地說道,“都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所以當我們陷在感情的漩渦里走不出來的時候,就需要旁觀者幫我們指點迷津,你覺得呢?”

    米婭眸光微閃,抿唇不語。

    雲裳眼尖,看出米婭有所動容,連忙繼續勸說:“米婭,我看得出來,你對我小舅是有感情的。但為什麼你不願意承認這份感情呢?我想一定是我小舅曾經做過什麼讓你傷心的事吧!

    “你對他失望了,你已經心灰意冷了,甚至你已經不願意再相信他了,對嗎?可是米婭,俗話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你就不能再給他一次機會嗎?”

    “不是我不給他機會,是我已經沒有資格給他機會……”米婭淡淡地笑,像是自言自語地吶吶。

    她聲如蚊吶,雲裳沒听清,“什麼?”

    “沒什麼。”她立馬又搖頭。

    見她還是冥頑不靈,雲裳焦急又挫敗,“人生很長,不可能永遠一帆風順,所以總會有許多的挫折阻擋在我們的前路,其實感情也是一樣的,自然要經歷一些風雨才能算得上刻骨銘心!”

    “我不想要什麼刻骨銘心。”

    “那你想要什麼呢?平淡的生活嗎?只要是你想要的,我想我小舅他一定會——”滿足你。

    “我現在只想跟他分手!”米婭搶斷,語氣平靜又冷淡。

    雲裳覺得米婭真是有逼瘋人的本事,難怪她家那成熟冷峻的小舅舅遇上米婭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

    變得暴躁易怒,變得沒有理智,完全就是一副已經深陷情網的表現。

    狠狠咬了咬牙,雲裳默默地吸了口氣,感覺自己已經不知道還能怎麼勸解了。

    “有什麼不能好好說的?為什麼就非要分手呢?”雲裳嘆氣,特別不解地看著米婭。

    為什麼非要分手……

    因為愛不起啊!

    面對雲裳的問題,米婭找不到其他的借口,只能咬著這個不放,“我不愛他……”

    “可是我小舅他愛你啊!”雲裳急了,失聲喊道。

    我小舅他愛你啊……

    他愛你啊……

    愛你啊……

    仿佛置身山谷,耳朵里盡是回音,一遍又一遍,久久不息。

    愛?

    米婭狠狠一怔。

    她像是听見了天方夜譚,抬起頭來愣愣地看著氣憤填膺的雲裳,啞了好半晌才找到自己的聲音,“不可能!他怎麼可能會愛我!”

    她搖頭,堅決不信。

    像歐陽那種高高在上的男人,身邊最不缺的就是女人,比她漂亮比她優雅比她出身好的大有人在,他怎麼可能會愛上她?

    若說歐陽喜歡她,她倒還勉強相信,從每次的歡、愛她能感覺得到……

    就算不是喜歡她這個人,至少也是喜歡她的身體的。

    但喜歡不是愛!

    至于每次提起卓行一他都一副妒忌如狂的模樣,那不過是因為他的大男子主義在作祟以及佔有欲太強罷了。

    嗯,他容不得自己的所有物被人窺覬!

    而這種表現,與愛無關!

    “為什麼不可能?他就是愛你!!”雲裳大叫。

    她不懂米婭為何如此不自信,難道陷入愛情里的人真的是睜眼瞎嗎?

    “他可以愛的女人多如過江之鯽,我算什麼呀……”米婭垂眸自嘲,唇角那抹強扯出來的笑充滿了苦澀和憂傷。

    對于米婭的自慚形穢,雲裳表示無語了。

    好吧,她終于相信,被愛情折磨的男男女女,果然都是智商為負的!

    嗯,畢竟她剛和郁大爺相愛那會兒,智商和情商也是負得挺感人的。

    雲裳覺得,對于喜歡的人,見其陷在困境中走不出來時,必須得幫一把……

    “如果他不愛你,帝都六阿哥的婚禮他會帶你來?如果他不愛你,他會以命令的口吻要求我給你打理公司?如果他不愛你,他會這樣為你怒發沖冠連形象都不要了?”雲裳為自家小舅抱不平,對米婭的不自信更是恨鐵不成鋼。

    米婭沉默,不以為然。

    她在心里一一反駁雲裳的觀點,歐陽帶她來參加嚴楚斐的婚禮,或許只是臨時缺個女伴,他讓雲裳幫忙打理御優,是因為他從政必須避嫌,至于他總是對她發脾氣……

    這也算是愛她的表現?

    呵!

    他怒發沖冠是因為他覺得她傷了他的面子好伐!

    他驕傲又自戀,覺得他稍微看得上眼的女人都應該愛他愛到無法自拔才對,所以當她一再的說愛的人是卓行一時,他就覺得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傷害。

    傷了自尊的他自然是不會善罷甘休的,所以才會這樣不依不饒地死不放手。

    在米婭看來,歐陽不是愛她,只是對她有著很深的佔有欲。

    而這種佔有欲,會在他對她失去興趣的那一天消失殆盡。

    見米婭沉默不語,雲裳重重嘆了口氣,“為了幫你拿回御優,他一再打破自己的原則,如果這都不算愛,那在你看來,什麼才算是愛?”

    打破原則?

    米婭看著雲裳,眼底泛著一絲疑惑。

    對于他是怎麼幫她把御優拿回來的她充滿好奇,但一直沒問過。

    “有段時間我跟郁凌恆鬧離婚,郁凌恆對我的態度惹怒了我小舅,我小舅就不許我跟他再在一起,然後郁凌恆就急了,為了討好我小舅就用你的御優去換取我小舅的原諒。

    “你應該知道我小舅這人說一不二的,他明明不想原諒郁凌恆,可是為了幫你拿回公司,他妥協了。”

    郁大爺曾經對她說過,米婭就是歐陽的軟肋,只要是與米婭有關的,歐陽都不可能袖手旁觀。

    這不是愛,是什麼?

    米婭默了默,淡淡一笑,“他害得我一無所有,幫我拿回御優也是應該,這只是他對我的愧疚罷了,不能說明是愛。”

    雲裳抓狂,好想敲開米婭的腦袋看看里面都裝著啥,為什麼溝通起來就這麼費勁兒呢?!

    “米婭你怎麼就這麼死心眼呢?所有人都看得明明白白的事,你怎麼就是不肯相信呢?”雲裳狠狠蹙眉,急敗壞地叫道。

    米婭表面冷漠平靜,內心卻已炸開了鍋……

    她彷徨、恐慌、膽怯……

    嗯,她不是“不肯”相信,而是害怕了。

    不止是害怕被再次傷害,更多的是害怕被他愛上……

    如果他真的愛上了她,那她對卓行一的承諾該怎麼辦?

    如果他愛上了她,他們身份懸殊的問題該如何解決?

    如果他愛上了她,他的家人不接受身上有污點的她又讓她情何以堪?

    不不不!

    他不愛她!

    他不可能愛她!!

    他的身邊值得更好的女人,而不是她……

    米婭拒絕相信。

    他若不愛,她便可以心安理得地離開,可以走得毫無牽掛。

    可他若愛,叫她如何舍得啊……

    沒人知道她曾經有多麼渴望歐陽的愛,在沒受傷後之前,她可以為愛奮不顧身,可現在……

    她覺得自己已經愛不動了。

    歐陽不是平凡男子,不是那種大街上可以任她想愛就愛的男人,他的身份地位,他的家庭背景,他的一切一切都與她有著天壤之別。

    她在他的世界里,格格不入!

    以前跟他在一起時,她一直恪守情、婦的本分,從未有過任何不該有的非分之想。

    那時候的她,不想未來,不要結果,只是很單純地愛著他。

    “米婭……”

    “郁太太,如果你真的希望我和歐陽都好,那就去勸勸他吧!”

    雲裳不死心,還想再說點什麼,可剛一開口,就被米婭搶斷了。

    “他認定的事,你覺得我勸有用?”雲裳氣急敗壞,沒好氣地叫道。

    就歐陽那性子,若能輕易勸服,又怎麼可能會失控成這樣?

    若非已是在乎得不行,像歐陽、郁凌恆以及嚴楚斐他們這樣傲嬌自負的男人,怎麼可能容許自己如此狼狽?

    叩叩叩……

    突然,房門被人敲響。

    雲裳蹙眉,米婭依舊面無表情。

    叩叩叩……

    來人不依不饒,甚至加重了敲門的力度。

    雲裳只能走過去開門。

    拉開門一看,毫無意外,門外站著笑嘻嘻的郁凌恆和一臉冰寒歐陽。

    “你們來干什麼?”雲裳冷著臉,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樣。

    “兒子哭了,吵著要你哄呢。”郁凌恆嘿嘿笑,邊說邊伸手去拉郁太太的小手。

    雲裳一把將他的手撥開,“把他抱過來!”

    “他不肯過來啊,你快去看看吧,正在地上打滾呢!”郁凌恆苦惱地皺著眉頭,煞有其事地抱怨。

    雲裳冷冷睨著郁大爺,半信半疑。

    “走吧走吧。”郁凌恆趁機一把抓住郁太太的小手,將她拉出了房門。

    “郁凌恆你放手!”雲裳惱火,極具威懾性地狠狠瞪著不要臉的男人。

    他越是這樣著急,她就越是對他話里的真實度表示懷疑。

    郁凌恆緊緊攥著郁太太的小手,快步往前走,壓低聲音小聲嘀咕,“哎喲,人家小兩口鬧別扭,你在里面瞎摻和啥?走走走……”

    “不是……你……啊……要死了啊!郁凌恆你把我拽跌倒了我弄死你!”

    雲裳不想走,怕走了事態會更嚴重,可郁大爺蠻橫又霸道,拽得她一路踉蹌,差點栽倒在地,氣得她沖其怒罵。

    哪知郁大爺無所畏懼,長臂緊緊摟住她的腰肢,將她攬在身側,用彼此才能听見的音量,在她耳畔嬉皮笑臉地說:“好啊好啊,來來來,弄死我,回房你就弄死我吧……”

    雲裳無語。

    打情罵俏的郁氏夫婦離開之後,豪華套房里的氣氛便在瞬間凍結成冰。

    米婭像具沒有生命的雕像一般一動不動地坐在沙發里,垂著眼瞼,對站在門口渾身彌漫著戾氣的男人視若無睹。

    歐陽死死看著幾米之遙的小女人,看得眼底泛起血絲,看得心中充滿怨念,看得心如刀割。

    深深的挫敗感在心里肆意蔓延,明明她近在咫尺,可他卻有種怎麼也靠近不了的恐慌和無助……

    踏、踏、踏……

    他進房,關門,然後一步步徑直朝她走去。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情深刻骨,前妻太搶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