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一品凰妃 番外三 最幸福的事莫過于有你在這

    鳳來襲略帶心事,但牧無歡卻是滿心歡喜,朝著目的地飛馳而去。

    滿天的大雪隨著他們的馬蹄落下漸積成堆。

    幾人在南華國境內的某座小山谷外轉了好幾個月,卻一直沒能見到除他們之外的人影。

    三月,漫天粉紅的桃花從山谷里飄起,帶著淡淡的清香,讓人望著移不開眼。

    但谷外幾人卻似熱鍋上的螞蟻一般,轉個不停。

    “來襲哥,我們是不是走錯了?”牧無歡那平靜的臉上浮起幾絲緊張,溫平的眼里也開始不安緊張起來。盯著山谷四周沒方寸的打著轉。

    鳳來襲那微斂的眉眼也少了往日里的冷靜,生出一絲難得一見的焦躁來。

    “應該不會有錯,這個地方是地圖上所標的地方。”鳳來襲平靜的說。

    可牧無歡不安的皺起了眉,“但我們已在這里尋了一個多月了。”

    “無雙說的地方不會有錯的,至于我們為什麼沒能找到進谷的路,一定是有原因的。”鳳來襲看著定力漸失的牧無歡,突然心一緊,似是想到了什麼一般,輕聲安慰道,“無歡,你先冷靜下來。”

    他聲色輕柔,卻透著一股冷凝,似酷夏里的涼泉,從牧無歡頭頂淋下,瞬間讓他清醒不少。

    “無歡,你要記住,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事,你都要學會處理不驚,這樣才能讓你姐放心你。”牧無歡听著鳳來襲的輕喝,腦海里突然記起牧無雙與他說的話來,頓時靜下心來,微垂著眼,淡掃四周。

    其他幾人見狀,雖不明是何意,但也跟著靜了下來,不再亂尋。

    果然,沒過多久,便見到隨風而起的桃花瓣極有規律的從山谷里飄出,似是在指路一般,由遠及近。

    “在這里。”細心觀察著周邊情況的鳳來襲手一指,腳步輕盈的追著飛出來的桃花瓣入谷。

    高叔與其他人見狀也是立馬跟上。

    眾人腳步略顯沉重,卻又隱透著歡喜。

    牧無歡緊跟在鳳來襲的身後,越往里走空氣中的香味就越濃,讓人原本緊張的心也跟著輕松起來。

    山谷里白色的霧越來越大,牧無歡只覺得每一步都踩在了白去上一樣,是那樣的不真實,可卻又偏偏每一腳都落在實地上。

    胸口處傳來的沒有規律的心跳聲,一聲比一聲響,以至于他之後走一步後不由自主的抬手緊拉住了鳳來襲的衣袖。

    “來襲哥,我,有點緊張。”

    “不用擔心,九歌她們一定在這里!”鳳來襲反手輕按住他的手腕,柔聲安慰。

    其實他每走一步也覺得有點不安,內心是忐忑的,但在比他更不安的牧無歡面前,他只能深吸口氣,盡量不讓其他人也察覺到不安的因素。

    不知走了多久,但鳳來襲卻都默記下所走的步數。一共是前行了六千步整!

    “停!”一聲輕喝,他突然似是听到了什麼聲音,很小,卻又很清晰。

    牧無歡停下腳步,側耳細听,不稍片刻,眉稍輕挑,嘴角露出一絲很淺的笑。

    其他人也是相互停下,轉動著眼眸打探起來。

    “是她!”牧無歡听著遠遠傳來的呤唱聲,清冷的眼眸里也都染上了一層蘊紅。

    “誰?”鳳來襲側頭回望輕問。

    牧無歡听著緩緩傳來的呤唱聲,眉心都漸舒展開來,眉梢都帶著笑。

    “是她!”牧無歡再次肯定,這次連眼眸里都浮起了一絲寵溺的笑。他抬頭,望向鳳來襲,“是她!”

    “誰?”鳳來襲這次真的懵了,再一次反問。

    “大叔,是小舅舅他們來了嗎?”稚嫩的童聲從白霧中傳來,讓人听著心神一振。

    “嗯,是的,小念心想小舅舅嗎?”男子溫潤的聲音輕輕的回應著。

    白霧里沒有人聲,似是在想,可利落的聲音繼而響起,“不想。”

    “不想又要來這里?”

    “這里的桃花林最美,我想讓大叔陪小念念看桃花。”小女童天真的聲音清澈入耳,落在眾人耳里皆是不由的一愣。

    鳳來襲更是不解,里面那男子的聲音雖有好久好久沒有听到了,但他還是一听便能听出,那是牧無雙的聲音。

    可是那個女孩叫他為大叔,而又稱外面的人為舅舅,哪個是她的舅舅?

    牧無歡听著里面的對話,眼里的寵溺之情再也忍不住,邁開大步直朝里面走去。

    “你們幾個,先留在外面。”鳳來襲見狀輕聲吩咐。

    既然找到牧無雙了,那麼牧九歌定也在這里,而且他知道牧九歌的性子,這麼些年不出來,定是有她的想法。

    跟隨著牧無歡的腳步,幾個輕轉,眼前一亮,滿天的桃花瓣從空中飄落下來,打在他的鼻尖,衣肩上。

    他沒有躲閃,走著的步子突的一滯,那清冷的雙眼直勾勾的盯著眼前看到的小人兒,頭上扎著兩個髻,額間有些許劉海,眉宇間透著英姿之氣,那雙眼,如同天上的繁星,閃晶晶的,干淨,清透,隨著她的眉頭輕皺,波光瀲灩。

    她——像極了九歌!

    她——是九歌的孩子?

    她的手被她身邊的男子輕牽住,在與他對視間,微微一笑。

    鳳來襲滿是疑惑,剛想上前詢問清楚,心念一想,那女孩抬頭間便瞧見了他,微愕下,突的“噗嗤”一笑,松開牧無雙牽著的手,直朝他們奔過來。

    “小舅舅!”歡喜的聲音似是百靈鳥般在桃花林里響起。

    “小念念,想死你小舅舅了!”牧無歡往地上一蹲,張開雙臂,就要抱來人。

    可等了許久,也沒見她撲到他懷,回過神來時,她已是歪著個頭,立在他身前兩步遠之處,打量著一臉溫笑的鳳來襲。

    “這個漂亮哥哥就是鳳家公子嗎?”半歪著個頭,似是大人一般的詢問,但眼眸里卻是透著肯定的光芒。

    鳳來襲听著心里又是一驚,過了會才道,“你是小念念。”

    “是啊,我叫南宮念心,你呢!”小女孩一臉認真的介紹著她自己,目光卻是一直盯落在鳳來襲臉上,沒有移開半分。

    鳳來襲驚訝她的言詞,她叫南宮念心,南宮……

    “念心小姐,王妃說請客人們進來。”低溫的聲音從桃林一頭傳來,隨著人聲響,一個白袍男子緩步從里面走出來,在望向眾人時微微的福了個身。

    是他——顏和!鳳來襲望著這張波瀾不驚的臉,還有平靜的雙眼,心頭突然間涌起一股莫名的悲傷來。

    原來,是這樣的……

    “好,漂亮的鳳公子,我帶你進去吧。”在鳳來襲還沒反應過來前南宮念心便已上前抓住了他的手,緊拉著,半仰著頭,認真的道,“快來吧。”

    這一幕發生的太快,就連一直守著她的牧無雙都沒反應過來就見南宮文念已帶著鳳來襲往里走去了。

    幾人各懷心思,直往里走去。

    鳳來襲的心更是不能平靜下來,但被這小手牽著,他的心更是撲通撲通的亂跳不停,大腦里一片空白,都不記得是怎麼樣停下腳步的。

    等他回過神來時,他身邊已是靜下來了,抬頭尋望間周邊沒了其他人,入目處白霧茫茫,一個窈窕的身影在霧隱中若隱若現。

    遠遠一瞥,但卻令他整個人都要沸騰起來一樣,唇角幾番蠕動,終是輕喚出聲,“九歌!”

    人影听到他的輕喚緩緩的轉過身來,正面向他,眉眼溫和,記憶中的冷清已是不見,這讓他的心莫名的一暖,“真的是你!”

    “讓你久等了!”牧九歌站起身,望向來人,輕笑著。

    這時鳳來襲才看清她身邊的景況,她的身側是一個溫泉,白霧正是從這里面升起來的。

    可當他看清她腳下的一切後,心猛的一跳,一個箭步沖上前,跪坐在她腳邊,伸手就要去抱浸在溫泉里的人。

    “別動,他在休息。”牧九歌伸手抓住他伸出去的手,輕按住,柔聲說著。

    這時鳳來襲才察覺到她言詞的異樣,太過輕柔了。

    按下心中的驚訝,收回手,但目光卻一直落在閉目在休養的人臉上,這張臉太過白皙,與他記憶中的人臉很是不符,白的不真實,白的讓人心酸不敢直視。

    “王爺他?這是怎麼了?”猶豫許久,他終于說出心中的疑惑。

    牧九歌松開他的手,不好意思的一笑,隨後目光繼而落在靠在泉邊閉目養神的南宮翔身上,眼神更加溫柔起來,“他在休息。”

    听著她執意的這般說,鳳來襲再不知也知事情不對了,深吸了口氣下,才發現心里某處堵的慌,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走,去那邊,好久不見,談談這些年外邊的變化吧。”牧九歌緩緩的起身,伸手指向不遠處的一個小亭。

    移步到了小亭,亭雖小,但該有的都有,她又是給倆人倒了兩杯清茶,遞到他面前,輕笑,“山谷幽靜,閑暇時采了些桃花瓣用來泡茶,味道還不錯,喝點。”說完又是推了下木桌前擺放著的幾色糕點,“這些都是取自山谷里的果子做成的,嘗嘗。”

    鳳來襲看著她風輕雲淡般的說著,動作如行雲流水般自然,便知她已習慣這里的生活了,頓時心里澀澀不已。

    “還是說說你們的事吧,外邊好著呢!”轉開話題,鳳來襲不想打擾她現在平靜的生活,可又擔心南宮翔的事,如若翔王這些年一直沒有醒過來,那是不是該去請老神醫來瞧瞧了,還有不語姑娘,她的醫術也是一流的。

    牧九歌輕啜了口清茶,唇角浮起一個極淺的溫笑,微低頭間,便听得她娓娓道著這些年的事來。

    她說的輕淡,但鳳來襲听著卻是心疼不已。

    “你是說翔王這些年一直都沒醒來過?”已是冷靜下來的鳳來襲輕聲問著。

    牧九歌輕輕的點頭,別開臉,沒看他,鳳來襲隨著她頭的移動,見她頭繼而落在南宮翔的身上,心里的酸苦之意更深。

    雖然他已早就學會隱藏情緒,但這次他還是沒能忍住,“我想請神醫和不語姑娘過來替翔王看診,九歌你覺得呢?”試探的詢問,沒有一絲底。

    他的心思她怎能不知,只是這些年來,她用盡了辦法,也沒能讓他醒過來好生與她聊過,但他身上的傷卻是都好了,所以她也不敢肯定他是真的沒事還是……

    見她沉默不語,鳳來襲一瞬間這些年所受的所有委屈都在此刻化為烏有。

    “九歌,王爺他一定會好起來的!”

    千言萬語,終匯成這麼一句,不知過了多久,牧家兄弟帶著念心來尋。

    “漂亮的鳳家哥哥,你能帶念念出谷嗎?”直朝他飛奔而來的南宮念心張開雙臂往他懷里撲去,沒有任何防備的鳳來襲被她撲的稍稍往後一仰,但還是很快穩了下來,抬手想要將她扶起,手剛伸出心卻又生不忍來。

    他遲疑的抬頭望向已是停在他身前了的牧無雙與牧無歡,挑著眼,詢問這是怎麼回事。

    牧無雙一時間也是愣住了,他一直都知道南宮念心想要出去,但是沒想到她所求之人會是鳳來襲,而非他!

    不過如若真是鳳來襲帶出去,他也是放心,可就是心里有點怪怪的,好像是不舍得……

    “來了就先在這里留幾日再走吧。”淡淡的留客聲從他們身後發出。

    于是乎,幾人在山谷里留了幾日,等出去的時候他們身邊多了一路蹦跳著的小不點——南宮念心。

    而在他們出谷後,泡在溫泉里的男子突的睜開了眼,似漫天繁星一般,璀璨生輝,卻又透著幽幽涼意,落在他身前的人影上,又是一陣哀怨。

    “九歌!”

    “爺!”

    “你讓我憋的好辛苦!”南宮翔一臉怨婦樣的從溫泉里起身,露出結實精壯的胸肌,在陽光下熠熠生輝,不敢直視。

    饒是看慣了的牧九歌此刻也是嬌容上浮起一絲羞赧之色,微垂下的眼眸里露出一絲微慍之意。

    “南宮翔,戲已是演夠了,念心也被你送走了,你也是該滾出來回你的南華國去了!”微惱的牧九歌腳一抬,踢著一塊小石落水直朝他身上飛去。

    “呀!疼!小娘子要謀殺親夫了!”南宮翔略帶夸張的一聲驚尖,“騰”的從水里飛出,帶起一連串的水珠,在陽光下閃著五彩的光芒,甚是好看。

    隨著他的尖叫,牧九歌似是被嚇到了一樣,連忙捂著眼就要往後跑,可她腳還沒來得及動,整個身子就被一個結實有力的雙臂圈住,抱在懷,暖暖的。

    “九歌兒,今生有你,是我最幸福的事!”頭頂傳來的柔聲細語,在暖陽下如詩一般輕呢溫著她的心。

    身子不自覺中放松,輕靠在他的懷里,頭頂著他的下顎,笑的溫婉。

    桃花漫天飛舞,飄落在他們的青絲上,如畫一般,寧靜,逸美!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一品凰妃”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