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血染長生 第三百零七章 自裁

    這些人腦子里只剩下逃命要緊,實在在恐怖了,迷糊之中被嚇得尿都快下來了,卻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大都連衣服都來不及穿,很多連劍都沒來得及拿,就沖出帳外,卻發現帳外已經火光沖天,一片混亂,到處都是逃竄的人群,剛開始還不知道敵人從何而來,心里一片茫然,心道,還沒發現敵人就慌成這樣,有點出息沒有?

    後來終于發現了,原來敵人竟跟下冰雹一樣,從天而降,那氣勢如同天兵天將,披堅執銳,帶著滾滾天威,而他們,有的還穿著大褲衩,如同逃荒的饑民,一臉落迫,舉目無親,還沒開戰,氣勢就輸了一大半,听著耳畔到處都是喊殺之聲,也不知敵軍過來多少,估計是全部飛過來了,就感覺已經被包圍了,頓時斗志全無,潰不成軍。

    李敏超看著四下逃竄的兵馬,眼楮都紅了,火光映在他的臉上,猙獰如魔,他率領的可是千萬兵馬啊,怒吼一聲,天地都要顫抖,可是呢?不過打個盹的功夫,還沒來得及拔劍出鞘,還沒來得及令天地顫抖,就把他氣得渾身顫抖,如何能夠甘心?他想力挽狂瀾,可他發現,他手下的紫斗跑得比金斗白斗還快,頓時心頭一片嗚呼,紫斗可是一軍的精神支柱啊!

    對于那些紫斗來說,雖然他們也知道,大家都變成了白斗,沒什麼好害怕的,但他們卻覺得不公平,不甘心,明明是紫斗,偏要變成白斗跟白斗拼個你死我活,如同是一個好好的正常人,卻要被打成瘸子然後跟瘸了幾十年的老瘸子決斗,哪里是正宗老瘸子的對手?所以此情此景,斗志還不如普通的白斗,跑得飛快,那些金斗白斗見紫斗都跑了,那還打個毛線?連忙也跟著跑,紫斗不愧是他們的精神支柱,紫斗往哪里跑,他們就跟著往哪里跑,絕不會偏離原則。

    李敏超欲哭無淚,心中依舊不甘,大聲嘶吼︰“迎敵,迎敵……”

    但眾將士听在耳朵里,全部變成了︰“快跑,快跑……”跑得愈發歡快。

    這時,幾個親信將領就找了過來,其中就包括他的小舅子,個個痛心疾首,其中一個將領便道︰“大元帥,我們中計了!”

    李敏超長嘆一口氣,道︰“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呢?我們千算萬算,又有誰算到姜小白會從天上飛過來呢?姜小白他就不是人,是魔鬼!”

    那將領道︰“大元帥,事已至此,我們趕快撤吧,晚了就來不及了。”

    李敏超怒道︰“放屁,我有千萬兵馬,還一敵未殺,就要撤退,傳出去不把人家的大牙笑掉!姜小白不過才兩千萬兵馬,過江也最多幾百萬,有什麼好怕的?趕快把你們的人馬都召集起來,隨我破敵,我就不信姜小白有三頭六臂!”

    幾大將領面面相覷,一臉難色,他的小舅子倒是實誠人,這時急道︰“大元帥姐夫,你醒醒吧,現在我們都亂成一鍋粥了,跟臘八粥一樣,我們的兵馬全煮在一塊了,哪里分得出來?而且你看看,他們現在跑得比兔子還快,讓我們一個個去抓,跟抓壯丁一樣,一夜又能抓幾個啊?”

    另一將領附和道︰“大元帥,話糙理不糙啊!”

    李敏超也知這是實話,潰散的軍心,如同摔碎的茶杯,短時間內想要復原,無異于痴人說夢,便仰天一聲長嘆,道︰“難道我們就這樣敗了?”

    他小舅子道︰“姐夫,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李敏超道︰“留得青山在?我們這樣撤回京城,你以為皇上還能放過我們嗎?”

    另一將領道︰“大元帥放心,現在皇上正是用人之際,我們是他的嫡系,別人無可取代,皇上一定不會為難我們的!”

    李敏超想了想,咬了咬牙,道︰“撤!”便從地上撿起一把劍,拔劍出鞘,率領幾大將領開始突圍。

    他大喊“迎敵”的時候,沒人識得他是大元帥,但他現在開始逃跑了,幾乎每個士卒都認識他是大元帥,紛紛向他身邊涌集,畢竟跟著大元帥逃跑比跟著紫斗逃跑,道路更加正確,片刻功夫,倒也聚集了幾十萬人。

    人多力量大,這話一點不假,突圍起來無人能擋。

    過江的修士原本散落各地,遍地開花,這時也慢慢向姜小白匯集,片刻功夫,凝集了十幾萬人馬,也是勢如破竹,無人能擋,其實也沒人擋,如入無人之境 ,螳臂擋車的傻事,正常人是干不出來的。

    風言和姜小白齊頭並進,這進說道︰“少爺,擒賊先擒王,不能讓李敏超這個混蛋跑了!但人海茫茫,我們到哪里去找他?”

    姜小白道︰“逃兵往哪里聚集,李敏超就在哪里!”

    風言四下看了看,近處倒看得清楚,到處火焰人影,但往遠看,全被遮擋住了,便道︰“這哪里看得到?”

    陳靜儒道︰“騎我脖子上!”

    風言怔道︰“給我做牛做馬啊?我雖然沒馬騎,但我也不想騎你啊!”

    陳靜儒道︰“站得高看得遠!”

    風言這才恍然大悟,道︰“對對對,有道理!”就按住他的肩膀,翻身騎上他的脖子,四下張望一翻,道︰“還是看不到啊!”

    陳靜儒就捧起他的雙腳,猛地向上一掀,就把風言拋向半空中。

    風言嚇得尖叫一聲,慌亂中連忙將手中的神針朝著地面煞出,深入地面幾尺,如同一根柱子,就把他擎在了半空中,就像旗桿上的猴子,這時四下張望,忽然就指著西面叫道︰“少爺,那邊果然有一隊人馬,足有幾十萬,格外顯眼,正向西逃去!”

    姜小白道︰“追!”就領著人馬朝西北方向追去。

    風言急道︰“少爺,跑錯了,他們往西跑的,你往西北追,永遠也追不到啊!”

    姜小白道︰“他們肯定要折而往北!”

    風言道︰“你怎麼知道的?”

    姜小白道︰“因為馬場就在西北方向,他們肯定要騎馬逃回京城!”

    風言道︰“萬一他們不騎馬呢?”

    姜小白道︰“那就我們來騎馬,那他們就更逃不掉了!”

    風言邊跑邊豎起拇指,道︰“少爺,你怎麼每次都比我聰明一點點呢?”

    陳靜儒邊上接道︰“他徒弟都比你聰明!”

    風言道︰“拉倒吧你,你就是個土匪!”

    姜小白得到的情報沒有誤差,馬場確實在西北方向,圍著一圈簡易的木柵欄,里面圈養幾百萬匹龍麟馬。

    看守馬場倒也有不少修士,但這些修士目光銳利,看到己方潰敗,二話不說,近水樓台先得月,自己就騎上龍麟馬早早跑了。還有一些有遠見的修士,慌亂之中也沒有失去理智,知道逃跑是需要腳力的,所以就往馬場跑,剛好馬場現在又無人看管,片刻功夫,就被騎走上百萬匹,因為南面是江,京城在北,所以他們都往北逃,害得李敏超一匹也沒有遇上,要不然倒可以劫下兩匹,省得自己跑得氣喘吁吁。

    李敏超因為被一排燃燒正旺的營帳擋住了去路,不得已才向西繞,但姜小白卻是走了捷徑,比李敏超先一步到達了馬場,列陣等候。

    由于馬場遠離火海,光線昏暗,李敏超眼看馬場在即,大喜過望,雖然他是紫斗修為,目光銳利,但剛從火海里跑出來,乍見黑暗,也是看不清楚的,好像前面有一隊人馬,原先還以為是看管馬場的修士在等他,雖然姜小白能想到他會騎馬逃跑,但他卻沒有想到姜小白能想到他會騎馬逃跑,還以為姜小白還在他的大營里殺得昏天暗地,也有可能姜小白貪生怕死,根本就沒有過江,所以也沒有想那麼多,心無旁騖就沖了過來,等到跑得近了,心里陡地一沉,因為他已經看到了姜小白,正雙手拄劍,冷冷地看著他。

    李敏超豎了一下手,幾十萬修士頓時就停了下來,與姜小白相隔不過數丈。

    姜小白冷笑一聲,道︰“李大元帥,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就見面了吧?中間還不用隔著一條江,讓大元帥喊得那麼辛苦,終于可以讓大元帥心平氣和地說話了。”

    李敏超一臉恨恨,道︰“小人得志!”

    姜小白搖了搖頭,道︰“大元帥的臉皮還真厚,也好意思反咬一口?如果我沒有記錯,前幾日站在江邊小人得志的應該是大元帥你吧?”

    李敏超想想,好像確實是自己先小人得志的,便道︰“那又如何?我高興!”

    姜小白不急不徐道︰“我本是中夏國人,雖然去國外借兵,也不過是為了平叛,關上門來都是自家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得饒人處且饒人,我並沒有打算大開殺戒,但大元帥咄咄逼人,惡語相向,是可忍孰不可忍!我說過,你必須得死,你雖然是小人,但我不會以小人的方式待你,怎麼說你現在也是大元帥了,我也不想辱你,給你一個體面的死法,你自裁吧!”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血染長生”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