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幻劍修真 第41章 進階元虛

    此時此刻,元虛宗靈藥田,丙字三字區,木屋外,小道童們跪了一地,大氣也不敢出。

    “行了,大家都是兄弟,不用這麼怕我,實話告訴你們,今天小爺我約了一個女道童兒到這里來幽會,你們幾個王八蛋都長點眼神,愛滾哪去滾哪去,愛怎麼逍遙怎麼逍遙,但是誰敢露任何一點口風……嘿嘿,我現在要是想弄死你們,可是不用受罰啊……”

    葉小純冷笑著躺在他以前最喜歡的躺椅上,半威脅半嘻笑的說道。

    “不敢……不敢……葉老大放心,我們一定守口如**……”

    王志等人都快嚇尿了,誰能想,這小魔頭才離開藥田不到一年,竟然又回來了?

    “去吧,這二十兩金子拿去隨便花,花不完不許回來!”

    葉小純丟出了二十兩金子,頓時又讓王志等人欣喜不已,點頭哈腰的去了。

    “嘿,真是天生道童的命,我已經把煉精化氣的法子告訴了他們,竟然一個修出了靈力的都沒有……”

    葉小純有些無奈的看著這幾個家伙,恨鐵不成鋼的搖了搖頭。

    又在木屋外坐了一天時間,眼見夜幕已至,始終無人來,這才進入了木屋之中。

    盤膝坐在床上,葉小純從瓷**里倒了一粒破階丹在掌心,露出了一臉期待的表情。

    “靈虛境,老子來了……”

    深吸了幾口氣,平復心情,葉小純猛然將破階丹扔進了自己嘴里。

    初時無事,過了十幾息之後,葉小純漸漸感覺自己體內有一道烈焰燃燒了起來,他深深喘息了一口氣,竟然感覺自己噴出的乃是淡青色的火苗,這讓他心神一凜,急忙收斂心神,運轉靈力,等待丹力完全化開,他並未施展五行聚靈術,只讓破階丹以正常速度化開。

    再過幾息,體內那道烈焰,忽然間一下子爆開,猛烈了數倍。

    在這一瞬間,葉小純只覺自己體內像是吞了一個不停炸開的火球,在自己體內肆虐的釋放著強烈的火力,而且這火力竟然還是活的,在不停的鑽入自己的經脈之中,所過之處,自己全身的經脈都在崩碎,一截一截,消失不見,而後靈力亂竄,亂蛇一般游走全身。

    偏偏在這肆虐的火力之中,還帶有種種強大的藥性,一刻焚毀了他的經脈,下一刻石珠又在將他的經脈修復完整,然後在這整個過程中,葉小純的整個體內都在不停的焚毀與重生。

    脫胎換骨!

    葉小純知道這是正常的現象,強自忍耐著。

    修行之路,便是一個不停的破開自身極限,重築自身的過程。

    凝氣境,就是一個引靈氣入體,留駐在自身的經脈之中,而後用靈力沖涮體魄,將體內雜質排除,將自身所有的潛質都挖崛出來的過程。

    在葉小純達到了凝氣大圓滿巔峰之後,便已經達到了他自身的極限。

    換句話說,他的力量、速度、五感、耐力、靈力,都已經達到了自己如今的體魄所能達到的極限,再也無法提升一絲一毫了,這樣拖延下去,葉小純哪怕擁有再豐沛的資源,惟一能做到的,也就是一直維持自身的這個狀態,使自己不致于修為倒退而已。

    而破階丹的作用,就是破而後立。

    它以強大的藥力打破葉小純的極限,重築體魄,使他擁有更大的潛力。

    也正是因此,服用破階丹的過程,便是葉小純的身體被焚燒而後被洗刷重築的過程。

    一個浴火重生的過程!

    如鳳凰之火,涅重生,所以破階丹又有一個別稱,便是“小涅丹”!

    十息之後,葉小純已經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坐在一團熊熊烈火之中,像是鋼鐵一般被鍛燒著,暴戾的火焰在將自己的體魄一點一點的焚燒而後修復,等若是換一個身體,在這個過程中,他咬著牙,維系著心靈的寧靜,不加干預,讓這個過程緩慢而自然的進行。

    在此之前,他已經研究過了服用破階丹的講究,知道這時候自己若是忍耐不住這份煎熬,失去理智,起身亂闖的話,那道丹火,真有可能將自己燒死。

    漸漸的,半個時辰過去,葉小純陡然睜開了雙眼,瞳孔之中,竟有宛若實質般的精光四射。

    體內,似乎多了一個饑餓的野獸,在向著虛空嘶孔。

    葉小純張口,一口氣吸入體內,竟然感覺有絲絲靈力在滲入自身的血脈。

    是靈力!

    葉小純本來是不適合修煉的體質,之前根本無法從空氣里汲取靈力,如今卻能夠感受到天地間的靈氣在進入自己體內,雖然不多,但比起之前來卻有天壤之別。

    “呼……”

    葉小純拿起身邊的葫蘆,一口濃郁的靈酒吞了下去,運轉五行聚靈術將其化開。

    立刻,便有滾滾精流散開,濃郁的靈氣散入了他的經脈之中。

    葉小純一刻不停,大口吞咽,半晌之後,半葫蘆靈酒都被他飲了下去。

    也直到此時,他才感覺自身靈力充沛,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充斥在全身。

    那就是力量感,不同于凝氣境,他感受到了一種超脫凡俗的力量感。

    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葉小純忽然抬起頭來,朝著虛空中一抓,陡然間,一道無形力量激發,王志床底下的一壇子酒飛了出來,懸在他面前不動,而後葉小純拇指一翹,壇子上的泥封便被無形的力量掀飛了,而後葉小純靈力牽引,登時有一道酒柱飛了出來,直灌進葫蘆。

    直到葫蘆灌滿,一道酒柱沒有潑灑分毫,整個過程一氣呵成。

    “哈哈……”

    葉小純忍不住大笑,如今隨著修為增漲,他的引力術也更加嫻熟,遠比當初候紫施展出來的更精妙。

    他甚至有種感覺,修成了這門法術,凡俗間的種種暗器刀劍,便很難傷到他了。

    靈虛境已破,從此真正的超越了凡俗,真正的踏入了道門。

    葉小純慢慢站了起來,心念一動,一道引力帶他掠出了茅屋。

    正值太陽初生,第一縷紫氣映在他身上,胸中頓時豪氣陡生。

    “嗖……”

    葉小純站在木屋外面,伸了個懶腰之後,便忽然間腳下運力,整個人離弦之箭般射了出去,一霎間,整個人竟然已經到了三丈之外,他感覺自己體內似乎有著源源不斷的力量,但是身體卻無比的輕盈,自己似乎可以無盡的加快速度,可以舉起萬斤的巨石……

    他甚至,感覺自己可以飛!

    他也確實可以飛,在奔出了十幾丈後,前面出現了一道溝壑,葉小純抬腿一邁,整個人頓時跳到了兩三丈高的高度,輕易跳過了這道溝壑,眼見得身形就要下落,葉小純忽然間心里一動,伸手到了腦後,馬尾辮上洞天指環里的九蛇金炎劍立刻飛到了空中。

    葉小純一腳踏出,正踩在飛劍上,借勢再次跳起,身形如雁般前掠。

    而那九蛇金炎劍,則被他踏的往下一沉,旋及便在他的神念引導下再次追了上來。

    腳下便是一片一望無際的靈藥田,正開出了淡黃色的小花,遠遠望去,無邊無際,仿佛一片黃色的花海,而葉小純則在這面花海之上,身輕如雁,一縱一掠,便飛出了四五丈,在他身邊,九蛇金炎劍仿佛有靈性一般,每當他身形下沉,便會飛到他腳下。

    而在他身邊,九條金色的小蛇盤旋飛舞,如臂使指,便似九個忠心的護衛!

    “哈哈……”

    葉小純忍不住大笑了起來,勁風撲面,胸中熱血沸騰。

    “這就是修行者飛天遁地的感覺嗎?”

    他仰望青天︰“或許有朝一日,我會真正的脫離大地的束縛,直飛九天,親近星空……”

    如今的他,只是借助靈力,勉強飛掠而已,並不是真正的飛行。

    “看樣子,還是要學習道門的掠氣術與法術,有了修為,不會運轉,一樣沒用!”

    葉小純在一株大樹樹梢下停了下來,九條金蛇重歸于金炎劍,然後金炎劍飛入了指環。

    他望著道門方向,暗想︰“我也該去內門報道了,當初二叔叔說,一個人到了新地方,難免會多出一些麻煩,遭人欺凌,除非你比別人狠,讓人有顧忌……”他眼楮眯了一下,冷冷一笑︰“恰好也正有人打我的主意,我就先拿你做個榜樣吧……”

    方玄照找葉小純,足足找了一夜,第二天便又一早起來,繼續找他。

    坐在紫竹林里,方玄照沉默的飲著酒,甚至連眼楮都變成了血紅色,當初就在這片竹林邊上,他被迷煙大盜打劫,可以說就是丟盡了顏面,甚至在他們這個小圈子里,已經成了笑柄,每個人都在說,方玄照剛剛到手的石精散被人搶了,甚至連自己的私蓄也被劫光了。

    也正是因此,方玄照對這個迷煙大盜簡直恨極,當初動用私刑,將劉金弄死了,雖說有劉金被震傷了肺腑,撐不住勁的緣故,也未免沒有他怒火玉盛,下手太重的原因。

    也正是因此,雖然葉小純有可能攀上了靈雲師姐的關系,但他還是打算行險。

    他發了誓,一定要找到葉小純,逼問他迷煙大盜的下落。

    時間漸漸到了上午,被他安排在各個路口查探的人手漸漸傳回了消息來,卻都沒有看到葉小純的影子,方玄照不由怒火升起,一拳狠狠的擂在了石桌上,咬牙道︰“昨天找不到,今天也找不到,難道這小鬼已經離開了宗門不成?可我明明已經問過守山門的人了!”

    “方兄何必如此憤怒?這小鬼總不可能一直躲下去,他若是真不露面,我們便干脆動用我們在道門里的關系,以符詔宣他露面,到時候他若不出現,便會被逐出道門,到時候給他安一個背叛道門的名頭,我看這天下之大,他能躲到哪里去……”

    方玄照身邊,一個身穿淡黃衣衫的女子輕聲說道,面露不屑。

    這里乃是紫竹林中間的一個休憩之地,一方石桌,旁邊六個石凳,石凳上坐了三個人,一女二男,卻都與方玄照差不多年紀,修為也相差無幾,正是方玄照他們這個小圈子里的朋友,這些人大都是在道門有關系的,當然大關系沒有,都是一些底層長老類的關系。

    魚找魚,蝦找蝦,方玄照交到的朋友,也往往都是他們這種類型。

    他們身邊也大都圍繞著一些人,自甘效勞,好從他們指縫里獲取一點修行資源,而方玄照身邊的人,顯然並不足以讓他發起這場在整座山門里尋找葉小純的行動,因此他雖然感覺有些丟人,還是找了這兩個朋友過來,借助了他們的人手一起發動起來尋找葉小純。

    方玄照顯然沒有這個女子這麼淡定,屢屢表現的有些失態,捏著拳頭在石桌上砸了一下,忽然轉向左側,恨聲道︰“朱貴,你當真不知道那小鬼藏在何處?”

    在石桌左側的地面上,一個哆哆嗦嗦的大胖子坐在地上,正是胖道人,作為葉小純在外門之中惟一的朋友,他也被抓到這里來了,不過他倒是沒有受罪,這些人只是盤問了他兩句,主要原因就是因為葉小純與靈雲師姐搭上了關系,他們也不太敢對葉小純的人做的太狠。

    其實就是他們找到了葉小純,除非確定了葉小純真的有迷煙大盜的消息,不然也絕對不敢動粗的,許靈雲這一個名號,並不是誰都敢惹的,他們背後的靠山也不敢惹。

    見方玄照轉過了頭,胖道人心里稍松。

    實際上,他是猜到了一個葉小純有可能存身的地方的,只不過他卻裝作一無所知。

    按照他以往的行事準則來看,這時候應該出賣葉小純保住自身才是聰明的,但胖道人卻不準備這麼做,他第一次起了與葉小純斷交的念頭,是在看到葉小純捅倒了劉金之後,他害怕劉金的報負,但最終葉小純干脆利落的讓劉金在床上躺了兩個多月,自己手里則多了兩塊靈石。

    第二次準備與葉小純絕交,是在劉金引來了候紫對付葉小純的時候,那一次,自己受了半個月的罪,葉小純也被人認定是必死之人,可是半個月後,葉小純回來了,陰死了劉金,把黑三嚇的像個孩子,而他則搖身一變,成為了方玄照師兄的朋友……

    自己手里,則多了十塊靈石。

    再之後,便是林月來到這山谷里找葉小純報仇,按理說,自己若是听說了這件事,恐怕也立刻就會抱頭遠竄,離葉小純越遠越好,畢竟誰也不敢得罪丹霞谷。

    可是事情的結束卻讓無數人大跌眼鏡,葉小純竟然與許靈雲師姐攀上了關系……

    如今的胖道人,已經不願去想葉小純做的這些事需要多少底牌了,他只是相信,自己應該站在葉小純身邊,哪怕今天會因為他挨一頓毒打呢,沒準這頓打,就值一百塊靈石了。

    “我朱貴進入了道門之後,趨吉避凶,見人陪笑,結果混的狗也不如,如今與這個最能闖禍的小王八蛋做了朋友,卻開始發財了,所以……這個朋友要繼續做下去!”

    胖道人堅定了心里的念頭。

    當然,更重要的是他覺得葉小純既然與靈雲師姐有層關系在,這一次也應該能化險為吉。

    漸至晌午,方玄照已經喝了不少的悶酒,心里怒火愈勝,然而就在這時,忽然紫竹林外一個跑腿沖了進來,上氣不接上氣,慌慌忙忙的指著紫竹林外……

    方玄照見狀,心里一喜︰“找到了?”

    其他幾個人,也瞬間提起了神,目光炯炯的望著這個跑腿。

    而胖道人則微閉了雙眼,暗中祈求起來……

    那弟子喘了幾口粗氣,才道︰“那……那小鬼自己來了……”

    “他自己來了?”

    方玄照聞言一呆,還未反應過來這是怎麼回事。

    “哈哈,師兄,為什麼如此有雅興,要巴巴的請我喝酒啊?”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響了起來,方玄照一怔,循聲望去,便見一個小小的身影大大咧咧的走了進來,身上穿著青衣道袍,臉色白淨,明明稚嫩的很,表情卻是非常的油滑,正是葉小純,他背著小手走了進來,嘻嘻笑著,一副不將這全場人放在眼里的表情。

    一進林子,葉小純便先看到了胖道人,頓時一怔,道︰“怎麼哪都有你?”

    胖道人差點委屈的哭了出來︰還有臉問,還不都是你害的?

    葉小純打量了一下,見胖道人身上沒傷,這才態度緩和了點,眼神冷颼颼的向石桌旁幾人看了過去,不咸不淡的道︰“我這道門里就這一個朋友,你們把他請來什麼意思?”

    方玄照看到葉小純的第一個念頭,便是要發火,不過他畢竟還有些涵養,強自壓下了火氣,低喝道︰“為了請葉師弟你過來而已,昨日我讓人去請葉師弟,卻不知你為何不但不來,反而打傷了我的兩個手下,獨自走了?我可是找了你整整一夜啊,你又去了哪里?”

    上來就是質問,看樣子方玄照的怒火當真積攢的不少了。

    葉小純歪頭看了他一眼,在一個石凳上坐了下來,笑道︰“你還提這事,也不問問你的那幾個狗腿子是怎麼辦事的,我昨天跟他們說有事了,要今天來找你喝酒,結果那兩個不長眼的狗東西,竟然直接上來就要抓我,一怒之氣,我就給了他們一點教訓,有問題嗎?”

    方玄照听了這句話,頓時微微一怔,似乎從沒想到葉小純真的會老老實實解釋這件事。

    他回了回神,繼續問道︰“我記得葉師弟是凝氣初期的修為吧?你是怎麼對付這兩個凝氣中期的師弟子的?據他們說……你實力很強,絕非凝氣初期!”

    說話間,他目光深沉,死死盯在了葉小純的臉上。

    礙于許靈雲這一層的關系,他不可能一見面便撕破了臉痛下殺手,只會先以話頭逼住葉小純,等他露面馬腳了再暴起反臉,直接將葉小純制伏,逼問迷煙大盜下落。

    葉小純卻是滿不在乎的樣子,笑眯眯的迎著他的目光,笑道︰“一個月前是凝氣初期,現在還是凝氣初期麼?”

    方玄照目光一凝︰“你……”

    葉小純笑道︰“直說了吧,一個月前從妖瘴山回來,我便是凝氣中期巔峰了,這三個月過去,早就已經跨過了凝氣後期的檻,你那兩個手下,在我面前,還真不夠看!”

    听了這話,別說方玄照,場內眾人人人動容,目光齊唰唰的看向了葉小純。

    他們懷疑葉小純的一個大疑點,便是因為他的修為提升太快了,本來就要揪著這一點大做文章拷問些東西,卻沒想到葉小純竟然直接承認了,頓時讓他們有種一拳打空的感覺。

    “你是如何做到的?”

    方玄照身邊的一個黑面男子沉聲問道,目光炯炯。

    葉小純淡淡的一笑,道︰“現在說了也無防,我在妖瘴山時,其實發現了一株靈藥,三葉兩花,有妖蟒看守,後來妖蟒被候紫斬殺了,那靈藥他卻沒發現,被我吞了下去,結果體內精氣滾滾,煉化之後,修為暴漲,如今能有這番修為,也全拜此藥所賜!”

    “撒謊!”

    方玄照猛然站了起來,厲喝道︰“你當我沒有常識麼?世間靈藥,哪有可以直接吞服的,不經煉化的靈藥直接吃下去了,精氣過盛,經脈都會寸斷,又怎麼會提升修為?”

    其他幾人也是同樣的想法,全面狐疑的望著葉小純。

    只消葉小純的回答里有問題,他們便準備直接動手!

    (本章完)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幻劍修真”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