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朱顏玉色 91.091

    本文訂閱比≧50%的能正常閱讀, 否則需延遲三日, 補足可立看  “請了回春堂的馬大夫,說是無礙。”陳瑩看到小丫頭還沒有走, 手縮了縮。

    其實沈溶已經很是君子了, 兩人相識三年,他最多也就踫過她的手,從來沒有過分的舉動,不過她也不願意, 本就是縣里出來的,不想再讓人看低。

    手掙脫了藏在袖里,她瞄一眼那丫頭︰“你不怕被人看見我還怕呢, 我等會兒就要走了。”

    “雙環不會說出去的,不然我就不讓她做這件事了。”沈溶長話短說, 示意那丫頭退避之後道,“我已告知母親, 很快便會上門來提親的。”

    要是可以,他是恨不得明日就去,可終身大事馬虎不得, 母親雖然答應, 父親有些固執, 初初听便是不肯, 到底是侯府, 父親的要求高了些。只是, 在他看來, 陳瑩除了身世差點兒,哪里比不上京都的姑娘呢,情人眼里出西施,什麼都好。

    他目光灼灼。

    陳瑩臉更紅了,好像朵盛開的芍藥。

    “你們侯府如此顯赫,當真可行?”她是有些懷疑的。

    “你見過母親了吧?”

    “嗯。”她點點頭,沈夫人的樣子倒不像討厭她,可是人心難測,便是一家人,有時候都看不清楚。

    猜出她的憂慮,沈溶笑道︰“你不要擔心,一切都有我呢,你只需在家里等著,陪令堂身體養好,你自己也歇一歇,”他頓一頓,“你叔父待你好嗎?”

    語氣里極為關切,陳瑩的心一暖。

    在她陷入危難的時候,是沈溶救了她免于被人欺負,她現在最信任的就是沈溶,至于陳懷安……父親去世之後,他們孤兒寡母,除了得些京都來的銀子,便什麼都沒有了,家里少個男人,有些下作的來挑事,唯有母親去頂著。

    手指輕輕握了握,陳瑩道︰“談不上好不好,不過有個住的地方。”

    沈溶眉頭一擰︰“難道……”

    她搖搖頭︰“也不至于欺負我們,叔父而今這等身份呢。”

    堂堂吏部左侍郎,是不至于做得難看的,更何況他在外還有個好名聲,總不會去為難自己的大嫂,佷子佷女兒,沈溶稍許放心,又盯著她看,怎麼看都看不夠。

    怕兩個丫環收拾好碗碟來尋她,陳瑩道︰“我真的要走了,不然她們著急回頭去稟告嬸娘,怕是不好。”

    “也罷。”沈溶偷偷見她,已經是不符合規矩,姑娘家最要緊的還是名聲,雖然不舍得,也只能放她走,沉聲道,“你等著我。”

    一句話已經包含所有的意思,陳瑩嫣然一笑,轉身去找那丫頭。

    洗去袖子上的污跡,兩人走出門。

    這賞菊宴一直到下午才結束。

    期間沒有再同沈夫人說話,倒是遠遠看見,她一副雍容華貴的樣子,眾星捧月,陳瑩還是有些擔心的,要是到時候沈溶辦不成,又會怎麼樣?

    可是,她也沒有好的法子,只能選擇相信。

    回到陳家,眾人也乏了,袁氏叫她們各自去歇息,因擔心母親,陳瑩下了馬車便是往清和苑去,半途遇到陳佑,他穿一件兒湖綠色的棉袍,笑眯眯,身後跟著小廝,手里拿著宣紙。

    陳瑩奇怪,問道︰“佑兒,你要去哪里呢?”

    “去見叔父!”陳佑歪著小腦袋道,“我听說叔父很厲害呢,二十五歲就考中狀元了,我想讓他指點指點,我的字寫得不好。”

    竟然是去見陳懷安……

    陳瑩不樂意,拉住他︰“我們先去看娘。”

    “我才看過的,娘在睡覺。”陳佑自從知道父親與叔父生得一個樣子,他就很想親近陳懷安,“姐姐,你跟我一起去吧,叔父在書房。”

    “寫字叫夫子指點便是了,”家里本來就給陳彰請了個夫子,陳佑便跟著一起念書,陳瑩口氣有些嚴厲,“你不要去打攪叔父,叔父日理萬機,哪里有空?”

    “今日是休沐。”陳佑小嘴一扁,“我,我就去一會兒,好不好?”

    他從來都很听話,所以求人的時候特別的可憐,陳瑩長嘆一口氣,心想陳懷安那性子看起來便是冷得很,只怕到時一說話,弟弟自己就嚇跑了,去就去吧,讓他死心好了!她點點頭,“要是叔父沒空,你不要纏著,知道嗎?”

    牽著小手,她朝陳家的書房走。

    路上並無什麼人,陳懷安喜歡清靜,身邊總只留著一個小廝,故而陳瑩也很放松,與弟弟說笑起來,講到靖寧侯府的菊花,她的笑聲如鈴,直傳到廡廊下。

    蕭隱正出來,兩人面對面的踫上。

    不知道會有客人,陳瑩忙垂下頭,瞧見一雙鹿皮靴子,花紋極其精致,在浮山縣,這樣一雙靴子,便是縣官都穿不起。

    她避得極快,可蕭隱仍是看見她的臉,驚鴻一瞥,正如上午在馬車里。

    “你是陳大人的女兒嗎?”蕭隱問。

    聲音沉沉的,又很狂妄,像是誰也反抗不得,陳瑩不知是誰,低聲道︰“他是我叔父。”

    原來如此,蕭隱目光落在陳佑的臉上,從來沒有听說陳懷安還有個小兒子,那這是他的佷兒?他淡淡問︰“你們從何處而來?”

    剛才在沈家,也有夫人,姑娘們問起,可不知為何,從這人的口里出來,就有一種居高臨下之感,可他不是陳家的客人嗎?陳瑩秀眉微顰,有點勉強的道︰“宣府的浮山縣,不知您……”她略略抬頭,“大人可是有什麼事情?”

    臉龐一下映入眼簾,雪膚彎眉,水眸翹唇,說不出的嬌美,頰上又有一點嫣紅,好似晚霞,將庭院里的各色花兒都襯得黯淡了。

    蕭隱想到姑母問他,何為絕色,他當時胡謅了兩句,而今才知,這大概便是絕色。

    找到答案,他挑唇一笑。

    五官好似刀琢,冷硬剛毅,初看凶巴巴的,可這時卻燦若朝陽,陳瑩心一跳,不明白他為何無端端的笑,下意識就朝後退了一步。

    瞧這穿著就不一般,目光落在他衣角上,滿眼的沉綠,她突然想到早上去陳家,陳敏拉開車簾,她迷糊間看到的似乎也是這種顏色……難道騎在馬上的是眼前這個男人嗎,她不知道,但渾身散發的氣勢好像是一模一樣的。

    那是,豫王?

    她面皮由不得繃緊,頭垂得更低。

    蕭隱眉頭略挑,早上敢拉開簾子偷看,勾得他停下馬,現在人在跟前,倒裝得一眼都不敢看了,故作女人的矜持。

    他一瞬不瞬的盯著她。

    目光沉甸甸壓過來,陳瑩的臉忍不住的發紅,火辣辣的燙,越是想忍,越是紅艷,她由不得氣餒,輕輕吐出一口氣。

    那懊惱的樣子叫蕭隱唇角一翹,平白生出幾分逗弄的心,恨不得一直看著她,看她能裝到何時,只身有要事,不至于真在一個姑娘家身上浪費了時間,他收回目光,大踏步的走了。

    陳佑好奇張望,詢問道︰“姐姐,剛才那人是誰,他腰間掛了一把很長的劍,好威風呀,是不是將軍?”

    “許是罷。”陳瑩叮囑,“下回你見著,切記跟今日一樣莫要胡亂說話,知道嗎?”

    這人真是沒有規矩,須不知這般看一個姑娘很沒有風度嗎?只恨她身份比不上,不然定會狠狠頂回去的,不至于光在臉紅。

    陳佑很听話,點頭道︰“好。”

    姐弟倆走到書房門口,榮祥瞧見,連忙通報。

    剛才蕭隱突然登門,陳懷安都是措手不及的,這等軍隊中的作風,雷霆手段容不得一點拖沓,要是衙門諸事不精,只怕真要被他問住!也難怪提到蕭隱,同袍無不頭疼,偏偏他降服了外夷,聖上留其在京務事,怕是送不走這難纏鬼。

    搖一搖頭,陳懷安拿起羊毫,正當寫信,榮祥進來了。

    叔父同意,陳佑高興極了,快步走進去,陳瑩瞧弟弟這樣歡快,有點兒後悔上回說兄弟相像的事情,指不定弟弟粘著陳懷安不放……

    “叔父,弟弟年幼,不懂事。”來到京都,陳瑩就知道要放低身段,他們這一家可都是要靠著陳懷安的,至少現在是,語氣越發恭敬,“我這就領弟弟回去。”

    “啊!”陳佑發懵,他還想多看看叔父呢,他這幾日都夢到爹爹,握著自己的手教寫字,醒來卻是一陣空,打小沒有這種待遇,他一雙眼楮忽地紅了,差些哭起來,恨不得再求一求姐姐,其實要求也不高,就是指點下字呢。

    小孩兒一臉委屈,嘟著嘴,陳懷安瞅一眼,問道︰“你寫了什麼?是不是賈夫子今日教的?”

    叔父發話,陳佑一疊聲道︰“是,是。”他撒著腿兒跑過去,將宣紙鋪在書案上,“我,我才寫的,沒有堂哥哥寫得好。”

    兒子像大女兒,十分文靜,不問就不說話,不若這佷兒,陳懷安側頭看著陳佑,想到年幼時,哥哥的樣子。他在練字的時候,陳懷林總會跑過來看,一會兒問這個,一會兒問那個,有時候甚至會將抓來的螃蟹放在案上,橫著走撕破了宣紙。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朱顏玉色”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