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為君劍歌 第一百九十七章 激戰

    劉晟的雙眼直勾勾的盯住曹罰,從表面上就感覺曹罰比在場所有人都要恐怖,即便是那個讓葉氏兄弟驚恐的白頭雕殷玉樓給他的感覺也遠遠不如曹罰這樣的恐怖。

    余光更是緊緊地注意龍鳳凰這邊,因為這一位同樣不是他能信任的主兒。把頭微微的向劍天火傾斜,用只有他們倆才能听到的聲音說道︰“一會打起來你不要出手,帶柔兒先走,找不到我就先回蓬萊。”說著就把手慢慢的伸向了身邊的無量鋒,接下來恐怕接下來他竟會有一場惡戰,死傷在所難免。

    龍鳳凰自然也看透了目前的局勢,三方的局勢圖窮匕見,所以一只手伸向他爹給他的一把寶劍的同時另一只手還是在身上摸索原來的鐵扇。即便是練習了很長時間,劍還是不及原來的家伙好用。

    “你們倆一會盡量牽制住劍天火和殷玉樓,我要專心對付曹罰和劉晟。”他們這邊有四個人,人數上雖然佔據了一些優勢,可是龍鳳凰大概了解劍天火的本事,可是比葉氏兄弟任何一人都要強。

    “安排好了麼?”曹罰的話音還沒落下,他的身影就朝著龍鳳凰疾馳而來,幾乎是同時殷玉樓也跟在他的身後,在他們看來相比較不好說話的劉晟,龍鳳凰這個世仇死了他們倆才能安心。

    與此同時,劉晟打翻了自己的桌子,對劍天火說道︰“走,快帶他走。”說完就加入到曹罰和龍鳳凰的戰場當中。

    他本可以帶著自己的人離開,任由曹罰和龍鳳凰互相廝殺,今天的事情他本可以當做沒發生過。可是曹罰給他帶來的感覺總讓他惴惴不安,一旦龍鳳凰死了,下一步曹罰將會無休止不留余力的追殺。之前他還問自己要無量鋒,想必又是一個借口。

    “龍鳳凰,你的死期到了。”曹罰赤手不知道從懷中摸出了了一個什麼東西,因為他的速度實在太快,感覺就像是一道紅光一閃而過,三步兩步就躍到龍鳳凰的面前。

     !

    曹罰的武器沒能如他的意願打在龍鳳凰的身體上,反而被一劍一扇攔了下來。

    劉晟雙手持劍,尖峰抗在左肩,一支血紅色的笛子死死的壓住他和龍鳳凰兩個人動彈不得。興許是有之前一段還有從天而降的力道。可是除了釋九郎以外,劉晟從來沒見過有哪個人有這麼大的力氣。這樣的力量真的是從一個身材和他差不多的人使出來的?難道說是這件武器的重量?這是什麼?笛子?

    微微瞪大了雙眼,這世上怎麼還會有人用笛子做武器呢?還是這樣堅硬的笛子,在鐵扇和無量鋒的夾擊之下絲毫無損。

    只能說劉晟雖然有點本事,但是畢竟見過的世面實在是太少了。刀槍劍戟、斧鉞鉤叉等十八般武藝都不足以囊括整個中原所有的武學樣式,他畢竟還很年輕缺乏竹劍尊和釋九郎那樣的見識和閱歷。

    慌亂當中,劍天火拽住林祉柔的胳膊就是一陣狂撩,頭也不回的從大路的另一頭火速的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曹罰踩在龍鳳凰還沒來得及掀翻的桌子上,以君臨天下之勢看著劉晟說道︰“劉晟,你老婆跟你兄弟跑了。哈哈哈。”

    曹罰這邊和龍鳳凰這邊剛才都以為劍天火會幫助劉晟參戰,沒想到卻帶著在場唯一的女人跑了。

    “曹罰!”殷玉樓叫了一聲,全身不閑著對付葉氏兄弟,眼神一直沒離開曹罰,當中似乎有詢問的意思。

    曹罰聞訊回過頭,看懂了他的意思回答道︰“不用管劍天火,你把那兩個解決掉就行。”

    看來曹罰對自己這邊的實力非常自信,想要憑借兩個人的力量團面敵對的四個人。他早就料到了劉晟會暫時性的幫助龍鳳凰形成一個簡單的聯盟,要不然這兩個人絕對會被自己一個一個的干掉。

    劉晟一使勁,把那把血笛頂起來,他終于有了短暫喘息的機會。

    剛吸進一口氣,曹罰洶涌的氣勢有噴涌而至。血笛以極快的速度橫掃身邊的空氣,發出了尖銳刺耳的嘶鳴。

    咚!

    血笛又一次擊在鐵扇上,震得龍鳳凰的虎口隱隱作痛,差點自己的武器就要脫手。曹罰這個時候正是最得意的時候,眼前這兩個這兩年在京城最有名氣的兩個同齡人對上自己毫無還手之力。原來他就應該是京城當中武功最高的年輕人,要不是因為經常幫義父在中原大地各處殺人,他早就名震京城了。

    短暫的滿足讓他有些走神兒,就在這個他放守最薄弱的時候,劉晟提拎這寬劍在這兩人當中轟然砍下。一道在短時間內凝聚的大須彌劍自劉晟腦後掃過半周天像這兩個人沖擊過去,頓時這家還有二層的茶館被從內部之間劈成兩部分。還好老板和店小二早就在大戰爆發之前就先撤離了,他們這樣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對于這樣的爭端可是能走多遠走多遠。

    一時間大量破碎的房梁瓦片從天而降,地面上塵土飛揚,茶館當中木質的桌椅或在劉晟的劍氣之下化成齏粉,或被從天而降的碎片雜碎。

    原本為了躲避劍氣而閃開的曹罰、龍鳳凰還有剩下那三個自顧自打斗的殷玉樓等人全都撤出了倒塌的茶館。塵煙彌漫,整個茶館變成了一堆除了燒火以外毫無用處的廢墟。

    曹罰看著這一大堆斷木碎瓦,心有余悸的搖了搖頭︰“真是個瘋子,連自己都不放過。”他還很慶幸幸好自己躲過了劉晟這一招。要是他赤手空拳靠自己去抗的話,絕對會受到非常嚴重的內傷。

    他事先也研究過劉晟的武功招式,竹葉十三劍勢必不能少的,至于其他的還真的沒發現。京城一役,他這才算是發現了劉晟最大的底牌。這麼威力巨大的一招,但凡是見過的沒有不感到恐懼的,代價就是劉晟必須花費非常漫長的時間蓄力,之後還要經過很長的時間恢復。

    他是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做到的?

    即便是好像時間武功沒有進步的劉晟依舊得到了曹罰的重視,就在對方還在疑惑之際,又一道金色劍氣破廢墟而出直指曹罰的臉。緊接著才是劉晟就像野獸一樣從一大片瓦片當中猛地站起來,身上的這些東西實在是壓著他難受,卯足了勁兒才站起來。

    這一下子曹罰猝不及防,急忙用手中的血笛來抵抗。

    這個時候的劉晟好像又一次進入了狂化的狀態,變成一個沒有理智的怪物。眼神空洞,面目猙獰全身上下的力量頓時暴漲,達到了一個可以和曹罰匹敵的地步,不過仍然還是要用到兩只手。

    此時,殷玉樓已經和葉氏兄弟分離開,全程在關注劉晟和曹罰的僵持︰一把黃金巨劍橫在空氣中,劉晟使用著無量鋒曹罰使用著血笛在兩端較勁。就連曹罰現在也不敢掉以輕心,額頭上順流躺下幾滴汗水。之前對劉晟的輕視現在都變成了必須要付出的代價。

    殷玉樓站在遠處,凝望著這兩個人究竟在搞什麼鬼,順便把自己的兩雙手收進衣袖。殷玉樓從來都沒有武器,最大的仰仗就是一雙精鋼打造的手套,就如同鷹爪再加上白色的長發,白頭雕之名由此得來。手套的質量或許比不上血笛和無量鋒,但絕對可以撕裂龍鳳凰的鐵扇。

    他站在遠處,完全無視身邊的葉氏兄弟,這兩個人的武功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要不是為了等曹罰一起解決對手,這兩兄弟早就死在他的白銀鷹爪下了。

    龍鳳凰注意到他的逼近,開始留意他的一舉一動。雖然之前沒有過一點交流,無形當中共同的大敵就把把他和劉晟綁到了一起。所以現在絕對不能讓殷玉樓動劉晟分毫。

    “你別過來,我自己能解決。”曹罰勉強的分出余力對殷玉樓說道,他還算是比較光明正大的人。

    僵持許久,劉晟怒吼一聲,把積攢的力氣全都在一刻爆發出來,曹罰招架不住就直接噴出一口怒血,被從劉晟之手脫離的金色巨劍頂飛。

    曹罰身後的不遠處就是一顆大樹,痛苦難耐根本找不到機會從劍氣之下脫身,唯一的武器還用來抵擋避免劍氣對自己身體造成傷害。

    眼看著劍氣就要刺進大樹,給曹罰來一個一穿二。他本人也在痛苦的極力尋求脫身的機會。

    轟隆隆!

    劍氣在沒入大樹之後就瞬間消散,整棵樹就連樹葉都沒留下完整的碎片,全都化作了漫天飛舞的木屑。

    “啊嗚!”曹罰站在大樹原來的“遺址”旁邊大口的喘著粗氣,嘴邊還留躺著內傷的鮮血,剛才這一幕著實讓他收到了不清的驚嚇,要不是有殷玉樓幫忙,他的命就算是保得住恐怕也要短胳膊短腿兒。

    “這就是你說的自己能解決?”殷玉樓的鷹爪緊扣曹罰的左臂,要不是他及時的拉回,這空氣當中還會增添尸塊兒和血霧。

    這回確實是有些輕敵了,走遍大江南北曹罰二十五歲的年紀挑戰過四十歲一下所有的武林高手全都不落下風,更多的是導致對手的死傷。這樣的戰績自然不會吧劉晟放在眼里,今天反倒是讓他摔了一跤。

    “沒想到啊,低估他了。竹劍尊的弟子就算是再廢物,先天就比我們有優勢。”的確是劉晟真的比太多同輩人享受了更多的優厚待遇,竹劍尊、釋九郎,無論出名與否在武林當中絕對稱得上是首屈一指的人物,全都曾教導過劉晟,他的運氣未免太好了。

    大樹粉碎發出的聲音讓有些脫離的劉晟恢復了神智,這一次看似他取得了暫時的勝利,可是他接下來已經沒有在戰斗的力氣了,這次生死對抗當中他還是輸了。

    “他沒力氣了,是你繼續還是我來。”殷玉樓問道,他覺得曹罰現在也沒有了在殺人的力量,現在也應該受了很嚴重的內傷,如果稍不留意很有可能被在一邊保存實力的龍鳳凰黃雀在後。

    “我自己來,你去解決那兩兄弟就行。”曹罰還在硬撐,雖然沒有受到嚴重的上,可是五髒六腑之內在瘋狂的翻滾沸騰,就好像隨時有東西要吐出來一樣。

    一步一步的走近虛弱無力的劉晟,握緊了堅硬無比的血笛,只要手起笛落無量鋒就將屬于他,半程寶藏就能夠打開了。龍鳳凰看這這一幕,靜悄悄地從曹罰的身邊溜過去。劉晟之死已經成了必然,之前短短十幾秒之內形成的聯盟一秒潰散,他現在就只能保住葉氏兄弟盡快逃走,保存實力。

    曹罰站在跪在地上搖搖欲墜的劉晟,勝利者的姿態表現在臉上,原來傳說當中的大明劍神也不過如此,翻來覆去就只有這麼一招厲害的,用過之後還得經歷一段的虛弱期,自己最強的看家本事竹葉十三劍都用不出來,簡直是廢物。

    他原本就沒把劉晟當回事,便舉起右手,兩眼如燈籠,凶狠的說道︰“劉晟,你的死期到了!”

     登 登 等~

    一道悠揚的琴聲從樹林里面傳出來,一部分自然而然的進入曹罰的耳朵。曹罰立即停下了手中的活動,劉晟也因此幸存下來。

    驚恐遍布臉上的每一塊皮肉,琴聲就好像曹罰揮之不去的夢魘,只要一听到絕對是要敬而遠之。

    回頭看向同樣停下來的殷玉樓,提醒他說道︰“她來了,快走。”

    殷玉樓點了點頭,就微微的下蹲全力一躍跳起三四十尺向遠離琴聲源頭的方向進入樹林當中,然後以最快的速度奔跑離開這個地方。

    琴聲悠揚,時而跌宕,時而起伏余音陣陣不絕于耳。

    龍鳳凰猜不透曹罰听到這個琴聲之後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表現,現在也是殺掉劉晟的絕佳時機,他絕對不會放過這麼一個大好的機會。這個屢次陷害龍家于不義的人,今日他必要取下頭顱。

    這回他選用劍作為武器,興許是因為劉晟毫無還手之力,用什麼都無所謂了,可他想的卻是用劍殺掉這麼一個以劍為生的劍客,絕對是最大的諷刺。

    葉無極好不容易從殷玉樓的手下逃生,又要經歷自家主子殺害欣賞的少俠,心里自然是不好受。

    龍鳳凰舉起劍的時候,琴聲戛然而止,從源頭處一道嬌媚勾人心魂的女聲質問龍鳳凰說道︰

    “就連曹罰見到我都要逃走,你龍鳳凰不怕死嗎?”

    ……

    未完待續

    求推薦票收藏月票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為君劍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