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權少貪歡︰撩婚99天 第457章 可是、可是!

    身不由己。

    真是個令人無奈到了極點的詞兒。

    “很多時候,越是越高權重,就越是行為受到牽制。來自各方面的牽制。能夠像權五爺那樣猖狂的人,還真是沒有。至少我,就做不到權五爺那般的痛快肆意。”明淮九說這無奈至極的話的時候,偏偏那表情神態還是那樣的倨傲清冷。

    老劉頭兒狠狠的嘆了口氣,“權五爺也未必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他也會有些牽制的吧。”

    “他的牽制,大部分來自于他家里。他做事情需要思前想後的時候,一定是為了他的家人。除此之外,權五爺什麼時候管過旁人?”

    “小九兒,咱們爺倆真的沒法子收手了?”

    “那你告訴我,時至今日還怎麼收手。”明淮九問的心虛討教,就像是小時候他遇到什麼不懂的問題,來問這個教父一樣,“教父,我能走到今兒這一步,成為人們口中的明九爺。這是依靠了誰的力量,你我都心知肚明。現在我成為了明九爺,就想要收手,你覺得人家會同意麼?還沒有報答完的恩情,是要報答的。”

    老劉頭兒復雜的看著那削瘦的背影,“九兒,都是教父沒本事。才讓你……”

    “教父,你能護著我長大成人,我已經要感激你一輩子了。這樣的話,以後不要再說了。咱們爺倆,沒有誰對不住誰。若真說誰對不住誰的話,那也是我對不住你。因為要護著我,你連自己的妻兒都給弄沒了。你——”

    “九兒,就像你說的,咱們爺倆沒有誰對不住誰。這樣的話,你以後也不要再說了。”

    明淮九低低的笑了笑,“教父,說句掏心窩子的話給你吧。我走到今天這一步,我就是有機會收手,我也不會收手的。權利這個東西,一旦擁有了,那是怎麼著也舍不得丟下的。我好不容易才成為了今天的明九爺,你要我說扔下這些就扔下這些,怎麼可能?”

    “可你的身子……”老劉頭兒狠了狠心,直接說出口了,“你這身子,就是給這些權利給整垮掏空的!若你肯放下這一切,跟我回去,你的身子萬萬不至于變成今天這幅樣子。”

    每天需要思考那麼多的東西,一個健康的人,也要被掏空了。更何況,小九兒的身體一向羸弱的厲害。他的身子,哪兒經得住這樣每天的殫精竭慮?

    以前是為了活下去,倒也不說什麼了。可現在,他們已經不需要再為了活命而做這些事情。小九兒的心思……他現在也是有些捉摸不透了。

    走得越遠,爬得越高,這人心吶,就越是難測了。

    “我這幅身子,生下來便是這樣兒了。還有什麼可惋惜的?我多活一天,那就是跟閻王爺搶了一天的時間。”明淮九對自己的身體到是看的極淡,“這世上,我只虧欠兩個人。一個是你,一個是養父。你護著我到十六歲,養父護著我到現在。還給了我獲得權力的機會與幫助。在報答完你們兩個人的恩情之前,我這條命啊,是舍不得給閻王爺的。就算是要搶,我也要跟閻王爺多搶幾年。”

    “小九兒……”老劉頭兒脫口而出的話,生生是憋了回去。

    “教父,我知道你想說什麼。養父打從一開始幫我對付我明家的那些個哥哥們,也沒有按什麼好心。這一點,養父他也從來沒瞞著我。他不是一開始就直說了麼,他幫助我,只是遍地撒網,看能不能收獲點什麼。如果我表現的足夠好,他就會幫我執掌明氏集團。而我,相對應的也需要幫助他做很多的事情。養父幫助我,的確是想要利用我。”

    不管怎麼說,他這個明家九少爺的身份,還是有那麼點有利可圖的。

    不管怎麼說,養父幫了他,幫他跟教父在最危機的時候躲過了明家那些個哥哥們的毒害,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甭管養父一開始的打算動機是什麼,他跟教父的確是承了養父的恩情。

    既然是恩情,就得還清的。

    老劉頭兒狠狠的嘆氣,“先生一開始幫助咱們爺倆,的確是沒安好心。可後來……先生也是真心拿你當自己的兒子看待。”

    “所以了,養父交代的事情我還沒有辦妥。我是絕對不可能收手的。教父,我知道你的意思。你總是擔心我的身子,怕我的身子扛不住。不過沒關系,你可以放心,我現在就能夠答應你。什麼錢財權勢,我這個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死掉的人,真的沒有那麼的看重。錢財權勢我就是牢牢的捏在了手心兒又能怎麼樣呢?”

    當閻王爺真的來索命的那天,他就是擁有再多的錢財權勢,也抵擋不住閻王爺的索命不是?

    “我啊,只是想要報答養父罷了。你的恩情,我這輩子是還不清楚的了。除非我能把你的妻兒還給你,可你的妻兒……他們這輩子都回不來了。你的恩情,我也沒法兒報答了。所以我就想,至少是養父的恩情,讓我好好的報答吧。”

    “可你養父做的那些事情,並不是好事兒。”老劉頭兒終于把憋在心中太久的話,說了出來。

    “教父,那你覺得我做的事情,就是好事兒了嗎?這個世道,哪兒能如此清晰的分辨出一個好,一個壞?我也管不了那麼多,我只想報答養父的恩情罷了。不管養父要做的事情是好是壞,那都不是我所能控制的。我能控制的,就只有我可以為了養父做什麼。”

    聞言,老劉頭兒心中已經是明白,多說無益。

    小九兒的心思很堅定,他說的再多也是沒用。反而還會有一種在挑撥小九兒與他養父之間關系的錯覺。他相信小九兒固然不會多想什麼,可他跟小九兒的話若是傳到了九兒養父的耳朵里,那人家會怎麼想,可就說不準了。

    既然小九兒的心意已經很明確了,他也實在是沒有必要再落人話柄。

    小九兒的養父,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

    “好吧……”于是老劉頭兒微微的沖明淮九的背影欠了欠身,“那我就明白了。”

    老劉頭兒微微後退的這一步,無言的訴說著什麼。

    他跟明淮九的身份,從小九兒與教父,又恢復成了明九爺與他的劉大管家。

    明淮九右手微微的抬起,連忙低吼了一聲兒︰“教父。”

    那一聲‘教父’似乎很不舍什麼的樣子。好像很快,他又會失去什麼東西。

    老劉頭兒明白,他的小九兒……已經很久沒有跟他的教父說過話了。

    他舍不得。

    他也同樣舍不得。

    可老劉頭兒還是控制著自己的情緒,規規矩矩的問道,“九爺,怎麼了?”

    “沒事兒了。”不知道又想到了什麼,明淮九輕輕的搖頭,“我累了。”老劉頭兒立刻說道,“那不成。九爺,藥浴一定要泡夠一個鐘頭。不然效果出不來。我知道泡藥浴你會很難受,但你也忍忍。為了你的身體。”

    明淮九輕呵一聲兒,“我累了,讓護士進來給我揉揉太陽穴吧。”

    老劉頭兒‘嗯’了一聲兒,便退了出去。

    再推出藥房之前的時候,他又深深的望了一眼明淮九那削瘦到了只剩下皮包骨的背影,想要說什麼,終究是吞了回去。

    明淮九卻像是腦袋後邊長了眼楮一樣,笑著問道,“教父,你還有什麼想說的話,就直說了吧。我們爺倆之間,什麼時候也有了不能說的事情?你跟我養父,畢竟是不一樣的。對養父,我會有所隱瞞,可對你,我從未有過任何的隱瞞。”

    所以,他也希望教父對他,也不曾有過任何的隱瞞。

    老劉頭兒狠狠的掐了掐眉心,“小九兒,我沒有別的意思。我也不是要隱瞞你。我就是覺得這話說出口,不太合適。”

    “教父啊,我們之間,到底有什麼話是說出來不合適的?你總說我變了,變得讓你有些陌生不認識了。這一點,你不也是一樣?以前不管那話多不合適,你都會直接了當的說出來。現在,你怎麼也猶豫了呢。”

    老劉頭兒苦笑連連,“可能是因為我們的關系,再也不是純粹的爺倆了吧。我跟你之間,到底是一個主,一個僕。”

    所以有些話,他覺得不合適,便不能說不出口了的。

    “是啊,再也不純粹了。”明淮九沒有任何實際性意義的重復了一遍。

    那挺得筆直的脊背,看上去卻覺得有些佝僂。好像有什麼很沉重的東西,壓在那瘦弱的脊背上一樣。

    老劉頭兒心中一疼,脫口而出道,“小九兒,你身子不好,可你也該考慮考慮自己的個人大事兒了。你不能總是一直這樣的換女朋友,卻不肯找一個好姑娘成家生子。教父我還等著你生個大孫子給我抱的。”

    明淮九結結實實的愣住,半響,才僵硬的轉過腦袋,看著老劉頭兒。

    “教父……你藏在心里很久的話,就是這個麼?”

    這可真是讓他太驚訝了。

    他本以為教父會說一些有關養父的事情,以及養父交待給他的事情。卻怎麼也沒想到,教父要跟他說的,竟然是這種事情!

    結婚生子?

    “教父,你覺著我這麼一個病秧子,有結婚生子的可能麼。”

    “怎麼沒有!”老劉頭兒的語氣一下子變得強硬極了,也霸道極了,更護犢子極了,“哪條王法規定了,病秧子就不能娶妻生子?!只要你想,你當然也可以娶妻生子!”

    “還是算了吧。”明淮九無奈的苦笑,“我這幅身子,娶了哪家姑娘,都是在拖累人家。”

    “那你就不考慮考慮教父的心情嗎?教父可是很想抱孫子的。”

    “教父啊,你就別為難我了。抱什麼孫子,就我這樣兒指不定哪天就歸西的人,生了孫子給你抱,怎麼養?”明淮九的眼神猛地閃爍了一下,“我成為養父的工具,已經是無奈至極。為了活命,我認了他做養父。他對我也的確是很不錯的。給了我所有我想要的東西。我現在也不單純的是養父的工具。可是……”

    可是、可是!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權少貪歡︰撩婚99天”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