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今宋 第三百三十八章 來了

    郢州,京山,五華山。

    惱人的秋雨,水氣迷朦的江漢大地。幾騎在連綿起伏的山丘上奔馳,馬上騎士俯視著下面的山谷,山谷中有一條寬闊的官道。

    說是山谷其實並不貼切,這里的山都很矮,坡度平緩,其實就是一片連一片的草場。若非空氣濕潤得可以擰出水來,還真叫人懷疑此處乃是廣袤的陝北大地。

    而馬中的勇士們大多從那里里,自靖康年到現在,一晃那麼長時間過去,故鄉卻是回不去了。

    在山谷的一側的山脊線的另外一邊的反斜面上,是上千士兵正坐在地上閉目養神。至于戰馬,都裝了轡頭,跪在地上休養氣力。

    沒錯,這就是岳雲親領的踏白騎兵。自從京山老營撤下來之後,他們選擇在這個地方伏擊耶律馬五的契丹主力。

    “天氣不冷不熱,地面堅實,我軍又佔有地利,真是個廝殺的好日子。”岳雲不住縱馬在山地間跑著,勘探著地形,欲要將方圓幾十里之內的一草一木都記在心中。

    這已經是整個泗州軍所有領軍大將每次出戰的制度了,王軍使說過,打仗說穿了就是空間和地點的爭奪。要在有利于我的時間、地點和敵人戰斗。

    戰前你不但要將地圖背熟,還得提前在戰場上跑上一趟,徹底將地形弄明白。是的,做軍官就是這麼苦。到了地頭,士卒可以倒頭就睡,但你不行。否則,一旦因為不熟悉戰場地理吃了敗仗,不但你會死,還得牽連其他袍澤弟兄。

    草不深,都是淺淺的貼地草。而且,感覺得出來,腳下的土層很薄,下面都是岩石和密實的高根。縱馬跑動,不但迅速有力,甚至連馬蹄印也沒留下幾個。

    座下的戰馬大張著嘴,噴吐著白氣,棕毛濕漉漉地貼在脖子上,也不知道是露水還是汗水。

    在岳雲身後,一隊衛兵騎馬緊緊地跟著。他們的身軀隨著戰馬的跑動上下起伏,顯得輕松愜意。可見,這踏白軍士卒的騎術高到何等程度。

    “應祥將軍,可以了,可以,該看的地方已經看遍。”方我榮吐了一口氣說。

    岳雲︰“不急,我們再朝前走走。”

    方我榮苦笑︰“將軍,我知道你心中著急,怕馬五不來。可你再走,就要和部隊脫離了。若是有個好歹,這一仗也不用打了。”

    是啊,這一仗實在太關鍵了。馬五乘踏白軍被呂本中搞亂,斥候混亂的機會突然繞到他們背後,封住了郢州和安陸之間的通道,又和女真騎兵一道對踏白采取包夾之勢。

    到這個時候,整個安陸戰局已經處于絕對的被動之中。拋開踏白軍不談,就如今而言,可說安陸的大門已然洞開。契丹人且不說了,一旦女真的三千鐵騎轟隆涌入江漢,那又是何等可怕的場景。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即便沒有和金軍有過絲毫的接觸,踏白軍已經徹底的敗了。

    但岳雲不服氣,他覺得事情還沒有到最後時刻,無論如何都得試上一試,看能不能將這惡劣到無以復加的局勢板過來。

    那就是,先吃掉馬五,將富河碼頭搶過來,封住安陸大門。然後騰出手來,慢慢想該如何對付完顏希尹的騎兵。

    但是,耶律馬五是何等經驗豐富的老將,他手下那三千多步卒也不好對付。人家只要來個死守大寨不出,等著女真的騎兵開來就是了。

    不得不說,呂本中這老匹夫的主意不錯,對外詐稱軍使回來了,已經掌握了踏白軍,準備將部隊拉到復州去休整。

    泗州軍和契丹人已經在建康府結下深仇,而且,斬首軍使又是如此大的功勞,馬五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可是,世事無絕對,如果馬五不來呢?”

    看著連綿的小丘陵,岳雲突然沒有什麼信心。

    這個時候,一個衛兵道︰“應祥將軍,呂老匹夫好象病了?”

    說起這個呂本中,全軍上下都對他恨得牙關癢癢,依大家的性子,自然是要千刀萬剮,掏了他的心肝煮一鍋醒酒湯才甘心。

    岳雲也同樣如此,很多次他都忍不住要拔刀動手,可每到殺意升騰之時卻強自按捺住這一念頭。

    是的,他表面上看起來性格暴躁沖動。可沒做一件事,輕重緩急好歹他還是分得清的。

    這老匹夫畢竟是正經的朝廷官員,雖然沒有什麼職權,可門生故吏遍天下,極有名望。若是殺了,怕是要給王軍使惹下大麻煩。軍使有麻煩,自己也有麻煩,而岳雲這人最怕麻煩。

    想了想,他還是決定將如何處置呂本中的事情交給王慎,這事就讓他抓腦殼去吧。

    雖然不想親手殺呂本中,可不知道怎麼的,岳雲對這老東西的陰謀詭計卻有些莫名其妙的畏懼,總感覺他雖然身為階下囚,可暗地就總想搞什麼鬼。

    所以,這幾日,岳雲索性就將他帶在自己身邊,勒令他不許離開自己二十步。否則,定斬不饒。

    連日行軍,再加上今日一大早就出來探察地形,大約是受了風涼沒,呂本中病了。

    岳雲拉停戰馬看去,只見呂本中裹著骯髒的羊皮襖正瑟瑟發抖︰“怎麼了,病了,你可死不得。”

    他伸出手摸了摸呂本中的額頭,發現燙得厲害。

    呂本中哀求道︰“岳將軍,回去吧,該看的地都看完了,你在這里等著也沒有用,實在太冷了,小老兒實在經受不住。我已經一把年紀了,再這麼下去,非死不可。還請叫軍中郎中給我吃一劑藥吧!老夫若是死了,你不也不好向王軍使交代,王軍使也不好想朝廷交代不是?”

    看到他那張委瑣的臉,岳雲心中涌起一股厭惡之情,冷哼道︰“什麼不好交代,有杜相公在,軍使就算殺了你又如何?你這個老匹夫作惡多端,某恨不得食你肉寢爾皮,之所以留你到現在,那是因為我泗州軍有制度。一旦擒獲敵人的大人物,得先上報軍使再做定奪。你這次惡貫滿盈,軍使怕是容你不得。”

    “別殺我,別殺我!”听岳雲這麼說,呂本中渾身亂顫,“應祥將軍,你是軍使的妻弟,你的話他肯定會听的。看到我為你設下這麼好一個計策的份兒上,還請你在道思面前美言幾句吧?”

    岳雲咯咯地笑起來︰“呂老匹夫,你以前不是在軍使面前王慎王慎地叫著嗎,鼻子都翹到天上去了,怎麼,現在卻害怕軍使了,反求到我頭上來。什麼為隔閡設下這個秒計,直娘賊,現在馬五人呢,契丹人呢,毛都沒看到一根。看來,馬五沒上當啊!你拉著老子的部隊來回跑,不能殺馬五也就罷了,若是貽誤戰機,又該當何罪?不對,不對……我不能將你交給軍使,得想個法兒殺了干淨。”

    呂本中大驚︰“岳將軍,你剛才說要將小老兒交給軍使的,現在怎麼能夠出爾反爾?”

    岳雲收起笑容︰“軍使這人俺最是了解,最喜歡你們這種讀書人,把爾等都當成寶貝似的。尤其是對你這個老匹夫更是欣賞。以前在黃州的時候,時不時會念上幾句你的什麼幾吧恨君不似東樓月。而且,他這人看起來剛強,其實心軟,有的時候也優柔寡斷,下不了狠手。怕就怕你這老匹夫油嘴滑舌的,軍使听了心中一時高興又把你給放了。”

    “上次就讓你逃了一命,這次你又來搗鬼,俺怎麼還能容你活在世上?”岳雲越說越憤慨︰“姓呂的老雜毛,我不知道你究竟是怎麼想的,你自回臨安好了,怎麼又想起回江漢來。咱們泗州軍和你究竟有什麼滔天之仇恨?”

    呂本中被他罵得抬不起頭來,訥訥了半天才道︰“實話告訴應祥將軍,老夫還朝之後只得了個閑職……心中不甘……李橫保舉我接替他的知府一職,又說一旦拿下江漢還有封爵……名利一物,老夫年紀越大,越是熱中……慚愧,慚愧……”是啊,當初在蘄黃他被王慎和孔彥舟奉為上賓,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調動著前軍萬馬,雖然其間也遇到過九死一生的危險,可那種風光卻使人甘之若詒。

    這人一旦嘗到了權力的滋味,就再也放不下了。

    回到臨安之後,他所在的不過是清水衙門,總共也不過幾十個官吏。品級雖高,可上頭還有比你更高的,任誰不高興了都能訓斥你幾句。

    而且,大宋朝南渡之後,國家財政已經到了破產邊緣,基本發不出足額的俸祿。到臨安的第一個月,他只得了一斗米半尺布和一只鞋子。

    呂本中死活也想不明白,這用一只鞋子做俸祿又有什麼用,穿又不能穿,扔了又舍不得。

    在朝中不過做了一個月的官,呂本中就郁悶得快要死掉。這個時候他才明白,自己是屬于江漢那片廣袤的闊野,屬于那片大戰場的。

    所以,李橫一上表章,又派人來接,他二話不說,就交卸了手頭的差使欣然而來。

    “哈哈,哈哈,小人,果然是小人,什麼大名士,什麼東萊先生,呸!”岳雲吐了一口唾沫,下令︰“來人,脫掉這個老匹夫的衣裳,冷他一個時辰!”

    “啊,岳將軍饒命,岳將軍饒命啊!”呂本中嚇得魂不附體,自己已經發起了高燒,若再冷上一個時辰,絕對扛不過今晚。如此,岳雲大可說自己是病死的,就算別人想怪罪,也怪不到他頭上去。

    好狠啊!

    突然,有騎兵喊了一聲︰“應祥將軍,來了!”

    聲音中充滿了歡喜和激動,甚至還帶著一絲顫音。

    踏白軍的漢子,每戰都必沖鋒在前,每戰都要直面敵人的如林刀槍,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一顆心早已經變得堅硬。像今天這般情形,卻少見。

    听到他的叫,岳雲等人轉頭看去,只見遠方有沉沉一線人潮正沿著官道不住涌來。

    耶律馬五上鉤了。js3v3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今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