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二次元卡牌系統 第二百四十九章 懲罰

    “說話啊,之前打得不是很精彩麼,怎麼到了這兒就慫了!”張燁雙手拍在桌子上大聲的喝問。

    他面前站著的兩個鼻青臉腫的小屁孩此刻被嚇得瑟瑟發抖。

    听到張燁如此憤怒的聲音,佐助和鳴人兩人不禁低下了腦袋,看著自己的腳尖。

    “佐助,身為你的叔叔,我並不適合訓斥你,但是你今天做的實在太過火了,開學的第一天你們就給我在火影岩上大打出手,就光是這一項,就足以將你們兩人驅逐出木葉了!”張燁面色陰沉的稍微一緩和,“但是念在你尚且年幼,對很多事情了解的並不多,故此我可以對你網開一面,但是宇智波富岳那一關,你必須要獨自面對!”

    “我……知道了!”佐助抬起頭,他輕咬著下嘴唇,面色蒼白,再加上此刻面部鼻青臉腫,張燁也不禁在心中升起一絲不忍。

    因為他知道,宇智波一族家教之嚴,佐助回到家後,等待他的將會是富岳一頓訓斥以及鞭撻。

    隨後張燁看向佐助身旁同樣渾身發抖的鳴人。

    “說吧,究竟是怎麼回事兒!”張燁沉聲問道。

    從鳴人和佐助的樣子來看,他就知道這件事情的起因一定是鳴人。

    “我,我……”鳴人吞吞吐吐的嘴唇都已經咬破留下了鮮血。

    看到鳴人的樣子,張燁不僅心中升起不忍來,但是他最終還是狠下心來。

    “我讓你說話!!”他直接起身大聲的咆哮一聲。

    聲音之大,里面的憤怒讓經過火影室門外的工作人員都不禁被嚇了一跳。

    “火影大人這是怎麼了?怎麼發這麼大火?”女性的忍者開口問道身旁戴著眼鏡兒的男性忍者。

    男性忍者看了看四周,對著女性忍者招了招手︰“附耳過來。”

    “說就說唄,還附耳過來,先說好別佔我便宜啊!”

    女性忍者嘴里雖然這麼說著,但是眼中閃爍著光亮卻告訴世人,她分明就是一個八卦婊。

    “我听說在今天上午,火影大人的兒子和富岳大人的兒子在火影岩上大打出手,要知道就光這一點,就足以將這兩個小家伙逐出木葉村了!而且我還听說啊,他們兩人打架是因為一名小姑娘,也不知道是誰家的小姑娘竟然能讓豪門子弟和火影兒子約戰,只可惜當時我沒有前往現場觀看!”男性忍者說著還十分可惜的嘆了口氣。

    女性忍者眉頭一挑,“原來是這樣啊,兩男爭一女,想想就很帶感哎!”

    “對吧!”男性忍者自豪的扶了扶並不存在的眼鏡。

    “咳咳!!”

    兩人被嚇了一跳,連忙轉過身來,看到站在他們身後陰沉著臉的鹿久。

    “鹿久……大人!”兩人臉上擺正身姿對著鹿久敬禮。

    “以後記住不要在背後嚼舌根,尤其是火影大人的舌根!”鹿久沉著個臉說道。

    “知,知道了!”兩人臉上浮現尷尬之色。

    “只需這一次,如若讓我再見到你們在背後嚼舌根,就別怪我奈良鹿九手下不留情了!”鹿久沉聲道︰“還有,不要以訛傳訛,事情可不像你們听到的那般模樣!”說完,鹿久轉身就走。

    兩人面面相窺,從他們臉上的表情能夠看出,他們松了口氣。

    “說!!”

    兩人剛剛平復的心情,頓時被里面傳來的巨大吼聲給驚嚇到了,他們連忙遠離這個是非之地。

    鳴人眼眶中打轉著經營的淚珠,片刻口緩緩的開了口。

    將他所作所為全盤的托出,並且將自己的錯誤加大化,把打算涂鴉火影岩的事情,改成了毀壞火影岩,從而特別突出了佐助的正義舉動。

    一旁的佐助嘴巴一張,連忙道︰“火影大人,事情不是這樣的……”

    張燁伸出手打斷了佐助,“你不用說了,鳴人說的我信,現在你先回家吧!”

    “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你現在先好好想想怎麼安撫你父親的憤怒吧!”張燁柔和的說道。

    事情的緣由他已經知道,對于鳴人會不會撒謊,張燁並不擔心,因為他知道,鳴人是不會對自己撒人和謊言的。

    因為鳴人就是這樣的人,他對待每一個人都很真誠。

    “你先去木葉醫院找玖辛奈阿姨,讓她把你身上的傷治療一下,你這個樣自回去,美琴會生氣的!”張燁柔聲道。

    “我……我知道了,那火影大人,佐助就先告退了。”

    “嗯!”

    佐助僵硬的扭過頭離開了火影室,在離開之前還看了眼鳴人,卻看到鳴人放在背後的手豎起了一根大拇指。

    兩人相處了這麼久,他自然知道鳴人這麼做的含義。

    放心吧,我沒事兒的!

    “鳴人,知道錯了麼!”張燁坐了下去,微微皺起眉頭,嘆了口氣。

    “知道錯了。”鳴人低聲道。

    “聲音給我大點!”

    “我知道錯了!”鳴人大聲的說道。

    張燁道︰“這件事情,我就不懲罰你了!”

    “真的!?”鳴人眼中露出一抹喜色,他本來已經做好被張燁抽打一頓的準備,但是听到張燁的話後,頓時喜出望外。

    “但是……”

    話鋒一轉,鳴人臉上的喜色頓時一僵。

    “身為父親的我,看到你受這麼重的傷,我是不再忍心揍你了,可是身為村子的影,我卻不能不懲罰你,讓你記住這次的教訓!”

    听到張燁的話後,鳴人臉上的喜色轉變為苦色。

    “懲罰也不嚴重,從今天起,忍者學院已經火影岩都將有你打掃,期限為一個月!”

    “不要……”

    “嗯!”張燁眼楮一瞪,鳴人立馬閉上了嘴。

    “我知道了……”鳴人低下頭撅起了嘴,對他來說,這樣的懲罰還不如讓張燁揍他一頓呢。

    “知道了,還不快去!”

    “去?”鳴人一愣,嘴巴微張︰“今……今天?”

    “不然呢,如果讓我檢查到,有什麼地方你沒打掃干淨,懲罰的期限就再加一倍!”張燁冷聲喝道︰“現在,趕緊給我過去!”

    “是!!”鳴人頓時打了個激靈,連忙往門外跑去。

    但是他還沒跑到門口的時候,就直接撞了個滿懷,他抬頭一看,神色一喜︰“老媽……”

    “嗯,老媽來給你出氣!”玖辛奈憤恨的說完之後,便看到鳴人臉上的傷腫之後,臉上露出心痛之色,伸出手輕輕撫摸著鳴人的臉蛋,問道︰“痛麼?”

    “痛……不痛!!”鳴人連忙說道。

    “怎麼會不痛呢,是不是被打得沒知覺了,來,老媽給你看看!”玖辛奈說著雙手便貼在了鳴人的身上,手掌上亮起了綠色的光芒。

    “嘶……”鳴人閉上眼楮,不禁舒服的呻/吟出聲來。

    本來鳴人就身具漩渦一族的血脈,再加上當初張燁給鳴人輸血之時,他已然凝聚了仙人之體。

    雖說現在鳴人並沒有如同張燁所想和他一樣擁有仙人之體,但鳴人的身體的恢復能力可是一點也不弱。

    剛打完架沒多久,他身上的傷口就已經停止了流血,只是青腫並沒有有完全消除,玖辛奈的醫療忍術就相當于一個鑰匙,將他對傷勢的恢復能力激發出來,不到一會兒,小鳴人身上的青腫就全部消了下去,只留下了一些輕微傷痕。

    “現在呢?”玖辛奈急聲道。

    “完全好了,謝謝老媽!”鳴人撓著頭笑道。

    “好了就行,好了就行。”玖辛奈臉上露出笑容,旋即起身,笑容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冰霜。

    她直接繞過張燁的辦公桌,走到張燁的身旁,伸出手直接抓住張燁的衣領,一用勁兒,就將張燁提了起來。

    “老婆,這,這是不是不太好,孩子還在呢。”張燁一邊打著眼色,一邊低聲說道。

    他剛剛好不容易在鳴人面前樹立起一副威嚴的形象,這下可好,一下子全部打破了。

    “什麼不太好,我這才一天沒見到兒子,你就讓他傷成這幅模樣,你怎麼做父親的!”玖辛奈冷聲呵斥道︰“是不是不想過了啊!”

    “不,不是啊,真不是這樣的,你听我說啊!”張燁此時的舉動,就像之前鳴人在自己面前一樣,瑟瑟發抖。

    “好啊,你說!”

    玖辛奈手臂一用力直接將張燁甩開,直接坐在椅子上,冷眼看著張燁,等著張燁的回答。

    真是不給我面子,張燁噘嘴想到,隨後對著身後的小鳴人打了個手勢,讓他向玖辛奈解釋一下自己的所作所為。

    “老媽,你听我說。”鳴人看到張燁的動作,連忙來到玖辛奈的面前,伸出手摟住她的一條胳膊。

    看到小鳴人之後,玖辛奈臉上露出慈愛之色,揉了揉小鳴人那一頭碎發。

    隨後鳴人將他之前對張燁說的那番話,原原本本的又對玖辛奈說了一遍。

    俗話說得好!

    一回生二回熟,這波解釋,張燁都要為小鳴人豎起大拇指,說的實在是忒特麼詳細了。

    “是這樣麼?”玖辛奈抬起頭冷冷地看向張燁。

    “嗯!”

    張燁連忙如小雞啄米一般的狂點頭。

    “那……我是不是做錯了?”玖辛奈臉上浮現一抹尷尬之色。

    之前在醫院的時候看到佐助身上的傷後,她就詢問了一下,但是她在一听到小鳴人也受了很嚴重的傷後,根本沒有將整件事情的經過听完全,就直接沖向了火影大樓,開始指責張燁。

    “嗯……”張燁剛想點頭,但是轉念一想連忙說道︰“怎麼會,你做的當然沒錯了,你還不是因為擔心鳴人麼,要我是你,我也會這麼做的,孩子受這麼嚴重的傷,做家長的怎麼可能不會擔心。”

    說完之後,他都為自己的話點了三十二個贊,如果剛剛他要是點頭的話,今後很有可能上不了床,那絕對是苦難的生活,為了今後的性福人生,張燁只得違心一次。

    “謝謝老公……”玖辛奈來到張燁身前,雙手握住張燁的手,臉上浮現一抹紅暈,低聲在張燁耳畔道︰“晚上吃大餐。”

    “嗯!!”

    听到吃大餐,張燁點頭的速度比之前要快一倍之多。

    吃大餐是張燁和玖辛奈的暗語,意思……當然只有他們兩個人知道咯!!

    小鳴人傻愣愣的看著張燁,怎麼之前對自己的態度就沒有像剛剛說的那樣,不是咆哮就是咆哮。

    不知道的還以為咆哮帝轉世呢。

    隨後玖辛奈插著腰,一手揪著小鳴人的耳朵︰“知道錯了麼!”

    “老媽,別揪,別揪,疼,我已經知道錯了……”小鳴人吃痛道。

    “知道錯了,就趕緊給我去打掃衛生去,要是讓我發現,那點打掃的不認真,那你就等著老媽我懲罰你吧!”玖辛奈怒目圓睜,隨後松開了揪著小鳴人的手,放他離開火影室中。

    小鳴人一遍揉著發紅的耳朵,一邊噘著嘴不滿的說道︰“怎麼夫婦倆都是一個德行,我都已經知道錯了啊,還揪我耳朵……”

    站在窗戶旁看著小鳴人遠去的身影,玖辛奈眉頭緊皺︰“老公,你說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和兒子說的一樣啊?我怎麼感覺他好像有些在說謊?”

    “他的確是說謊了。”張燁微微一笑,伸出手攬住玖辛奈縴細的腰肢。

    “那……”

    “你想問我為什麼不揭穿他的謊言,對吧。”

    “嗯。”玖辛奈點頭道。

    看著小鳴人已經成為黑點的身影,張燁微微一笑︰“謊言也分善意和惡意的啊!”

    “你是說鳴人撒的是善意的謊言?可是謊言怎麼能分善意和惡意,這都是說謊啊,你不是一直教育兩個孩子說謊是不對的麼?”玖辛奈疑惑的問道。

    張燁搖頭否決道︰“兒子在听到佐助回家之後要接受嚴重的懲罰,就把事情的嚴重性加大,而且在他的謊言故事當中,佐助是正義的一方,而他是邪惡的一方,先不管事情究竟是不是真的,就光他能為佐助考慮這一點,我就不會真正的懲罰他,畢竟他也沒有成功不是麼,之所以懲罰他,還是因為我想讓他記住這一次的教訓,省的今後給我惹麻煩!”

    “原來是這樣啊!”玖辛奈臉上也露出了笑容,將頭靠在了張燁肩膀上,低聲道︰“老公,你真好……”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二次元卡牌系統”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