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你再不交稿我就哭了 38.第三十八章

    服務器離家出走了, 請稍後再查看!

    等等一系列認錯詞。

    “副會長,會長說的那個桑桑到底是誰啊?”學生會的成員甲八卦道。

    副會長拿了一支筆權當香煙, 咬在嘴里,還用手做了一個點火的動作。

    深深的吸了一口, 吐出一口煙霧,來抬頭看向窗外, 語氣悠悠然地開口,“這要從很久, 很久,很久以前說起…哎!你們怎麼都走了, 別走啊, 從我寫實踐作業廢了的這只手說起成不成?”

    學生會眾人作鳥獸散, 留下副會長一個對著天板幽幽地嘆了口氣。

    緩緩開口,“本副會長說了, 這次的報告每個人多加五千字!”

    話音未落,學生會辦公室就響起了敲門聲, 眾人順著聲音抬眼看去,學生會辦公室的門口斜斜地倚著一個女人,上身穿著學校軍訓發的統一軍綠色短袖勾勒出玲瓏的胸線, 下面是一條修身的迷彩長褲,不過那個帶著肩章的迷彩上衣卻是披在身上的。

    配上那副渾然天成微微有些傲氣的五官,簡直奪目的讓人移不開視線。

    桑白手指微曲, 又在門上輕叩了兩聲, 才問道, “曠向亦是在這邊嗎?”

    “不好意思啊,會長她剛剛出去了。”正在整理文件的一個干事率先反應過來,“估計要等中午才能過來,要不同學你在這兒等我們會長一會兒?”

    桑白淡淡地回應了一句,之後才邁入學生會辦公室,找出曠向亦的辦公桌,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來學生會找人的人不少,可來找會長的人就少之又少了,尤其是看樣子還是個新生。

    把桑白讓進辦公室里,幾個干事就扎堆在副會長旁邊,一個個八卦地問這個人是不是曠主席口中一直念叨的“桑桑”。

    對于其他人來說,這是一個看熱鬧的八卦,可對副會長來說,這是導致他爪子廢了的源泉。

    而問題在于這個源泉,他惹不起。

    副會長立刻拋棄學生會听八卦的眾人,倒了一杯水就放在桑白面前,狗腿地看桑白,“同學,喝水喝水。”

    桑白在曠向亦書架上掃了一圈,發現這包子已經把她在雜志上連載的書出的單行本幾乎都整套收藏了。

    在書架上隨便抽出一本翻開,桑白看著面前的杯子才張口道了聲謝。

    “副會長,那些書可是會長的寶貝啊,她就這麼拿著看不要緊吧?!”副會長一從桑白旁邊過去,就被學生會的幾個人給拉住,壓低了聲音開始八卦。

    “而且她居然坐了會長的龍椅,絕對會被弄死的!”

    “我已經不忍心看她悲慘的結局!”

    副會長看著桑白沒反應才一人一下糊在幾個提問者的腦袋上,“一個個不要命了,她就是導致本副會長爪子廢了的真凶,你們千萬別找死。”

    副會長此言一出,整個學生會的干事瞬間就安安靜如雞。

    曠向亦的座位地理位置是整個辦公室里最好的,金色的陽光透過搖曳的樹影灑在辦公桌上,書頁翻動,整個辦公室里只剩下桑白時不時的翻書聲。

    外面是新生軍訓喊口號的聲音,桑白卻像個沒事兒人一樣,曠了軍訓也無動于衷。

    整個學生會辦公室里安靜的仿佛一根針落下來都能听見。

    微微卷曲的發從椅靠旁散落,被陽光渡上一層金色,桑白靠著椅子,臉上搭著一本珍藏版的書正在假寐。

    曠向亦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場景,視線從散落的發梢往上,最後落在桑白身上。

    “過來多久了?”曠向亦壓低了聲音問旁邊的副會長。

    “從早上開始軍訓的時候就過來了。”副會長也壓低了聲音回答,心里也猜個七七八八,這個人估計是為了躲軍訓偷懶才過來的。

    听見有動靜,桑白抬手把臉上的書給扒拉下來,隨意地把曠包子了高價購買的珍藏版《一世執桑文集》給扔到桌子上。

    曠向亦抿唇,把書給收好了放在書架上才彎眸笑了,“桑桑,你醒了,我們一起去吃午飯吧。”

    桑白抬起手腕看表,十一點半,不早不晚。

    “成,走吧。”桑白伸了個懶腰,從椅子上坐起來之後才把自己手機塞兜里,套上外套。

    這個時間,軍訓的學生還沒解散,桑白穿著這樣一身衣服在辦公樓里行走著,仿佛是一個移動的信號燈,引得路過的老師們止不住往這邊看。

    曠向亦跟在桑白後面也在目不轉楮地盯著桑白看,她從來沒見過有人能把學校發的迷彩服穿的這麼好看,桑白是個特例。

    “桑…桑白!”路過的一個學生突然張口喊道,跟他同行的幾個人也紛紛回頭往桑白她們這邊看。

    桑白這個人就是有這種听見了也當沒听見的技能,面不改色地繼續往前走。

    “你就是桑白吧,今天早上的軍訓點名就差你了,你下午不能再不去了。”男生追上桑白就攔住她們兩個的去路。

    文學院里的女生雖然不少,可像桑白這麼驚才絕艷的也不多,尤其是寫的那一手好字。

    開學第一天的第一節課,輔導員曾經讓所有的新生一個一個地上去寫自己的名字,這個桑白的字簡直讓人過目不忘,漂亮到了極點。

    一筆一劃都仿佛是藝術品一樣,再配上那副天然形成的傲氣,班上所有人,甚至連他們這種臨時管理新生的大二學生都一眼記住了這個叫桑白的學生。

    “還有你…曠…曠主席……”林文杰本來以為和桑白在一起的也是一個逃軍訓的新生,沒想到,撞到了硬釘子。

    桑白面無表情地把散落的發掛在耳後,“我不是桑白,你認錯人了。”

    林文杰︰……同學你當我是傻子嗎?扯謊的時候能不能把我當做一個成年人。

    “同學你能不能別開玩笑了,今天下午領導要來巡查,方隊里真的不能缺人啊。”

    林文杰都要哭了,曠主席在這兒,他想擺出一副學長的模樣都沒法兒擺,而且這個新生看上去一副還不好招惹的模樣。

    桑白像是什麼都沒听見一樣抬頭望天。

    雖說桑白是大一新生,可年齡可比林文杰大多了,怎麼可能玩兒不過他,更何況,和桑白比誰不要臉,真是自不量力。

    如果陸尋楓在這兒的話,一定會默默地給這個小朋友點根蠟燭。

    “曠主席。”在桑白這邊尋找存在感無果之後,林文杰看向曠向亦。

    曠向亦抬起手,咳嗽了一聲,默默地看向其他方向,她最近還在冷宮里,暫時還沒那個膽子再在桑白面前提軍訓的事情。

    林文杰︰……

    就在事情僵持不下的時候,曠向亦的手機響了。

    站在旁邊接完電話,曠向亦才臉色有些難看地抿唇,看向桑白,“桑桑,你舅舅在文學院的辦公室里等你。”

    桑白的舅舅就是這次網上黑一世執桑的幕後指使人,曠向亦雖然不知道桑白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可對桑白的舅舅還是有印象的。

    這個男人和桑白的關系還算不錯,對桑白也很是寵愛。

    拿到調查報告之前,曠向亦怎麼都想不到會是這個男人。

    “桑桑。”曠向亦也不知道桑白到底是為了什麼才會離家出走,但是從心底里還是希望桑白可以和家人重歸于好的。

    “走吧。”桑白把煙盒扔進垃圾桶里,這才邁開步子往文學院的教學樓走去。

    “我才胖,我是世界上最胖的人,桑桑你不要生氣了。”

    等等一系列認錯詞。

    “副會長,會長說的那個桑桑到底是誰啊?”學生會的成員甲八卦道。

    副會長拿了一支筆權當香煙,咬在嘴里,還用手做了一個點火的動作。

    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一口煙霧,來抬頭看向窗外,語氣悠悠然地開口,“這要從很久,很久,很久以前說起…哎!你們怎麼都走了,別走啊,從我寫實踐作業廢了的這只手說起成不成?”

    學生會眾人作鳥獸散,留下副會長一個對著天板幽幽地嘆了口氣。

    緩緩開口,“本副會長說了,這次的報告每個人多加五千字!”

    話音未落,學生會辦公室就響起了敲門聲,眾人順著聲音抬眼看去,學生會辦公室的門口斜斜地倚著一個女人,上身穿著學校軍訓發的統一軍綠色短袖勾勒出玲瓏的胸線,下面是一條修身的迷彩長褲,不過那個帶著肩章的迷彩上衣卻是披在身上的。

    配上那副渾然天成微微有些傲氣的五官,簡直奪目的讓人移不開視線。

    桑白手指微曲,又在門上輕叩了兩聲,才問道,“曠向亦是在這邊嗎?”

    “不好意思啊,會長她剛剛出去了。”正在整理文件的一個干事率先反應過來,“估計要等中午才能過來,要不同學你在這兒等我們會長一會兒?”

    桑白淡淡地回應了一句,之後才邁入學生會辦公室,找出曠向亦的辦公桌,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來學生會找人的人不少,可來找會長的人就少之又少了,尤其是看樣子還是個新生。

    把桑白讓進辦公室里,幾個干事就扎堆在副會長旁邊,一個個八卦地問這個人是不是曠主席口中一直念叨的“桑桑”。

    對于其他人來說,這是一個看熱鬧的八卦,可對副會長來說,這是導致他爪子廢了的源泉。

    而問題在于這個源泉,他惹不起。

    副會長立刻拋棄學生會听八卦的眾人,倒了一杯水就放在桑白面前,狗腿地看桑白,“同學,喝水喝水。”

    桑白在曠向亦書架上掃了一圈,發現這包子已經把她在雜志上連載的書出的單行本幾乎都整套收藏了。

    在書架上隨便抽出一本翻開,桑白看著面前的杯子才張口道了聲謝。

    “副會長,那些書可是會長的寶貝啊,她就這麼拿著看不要緊吧?!”副會長一從桑白旁邊過去,就被學生會的幾個人給拉住,壓低了聲音開始八卦。

    “而且她居然坐了會長的龍椅,絕對會被弄死的!”

    “我已經不忍心看她悲慘的結局!”

    副會長看著桑白沒反應才一人一下糊在幾個提問者的腦袋上,“一個個不要命了,她就是導致本副會長爪子廢了的真凶,你們千萬別找死。”

    副會長此言一出,整個學生會的干事瞬間就安安靜如雞。

    曠向亦的座位地理位置是整個辦公室里最好的,金色的陽光透過搖曳的樹影灑在辦公桌上,書頁翻動,整個辦公室里只剩下桑白時不時的翻書聲。

    外面是新生軍訓喊口號的聲音,桑白卻像個沒事兒人一樣,曠了軍訓也無動于衷。

    整個學生會辦公室里安靜的仿佛一根針落下來都能听見。

    微微卷曲的發從椅靠旁散落,被陽光渡上一層金色,桑白靠著椅子,臉上搭著一本珍藏版的書正在假寐。

    曠向亦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場景,視線從散落的發梢往上,最後落在桑白身上。

    “過來多久了?”曠向亦壓低了聲音問旁邊的副會長。

    “從早上開始軍訓的時候就過來了。”副會長也壓低了聲音回答,心里也猜個七七八八,這個人估計是為了躲軍訓偷懶才過來的。

    听見有動靜,桑白抬手把臉上的書給扒拉下來,隨意地把曠包子了高價購買的珍藏版《一世執桑文集》給扔到桌子上。

    曠向亦抿唇,把書給收好了放在書架上才彎眸笑了,“桑桑,你醒了,我們一起去吃午飯吧。”

    桑白抬起手腕看表,十一點半,不早不晚。

    “成,走吧。”桑白伸了個懶腰,從椅子上坐起來之後才把自己手機塞兜里,套上外套。

    這個時間,軍訓的學生還沒解散,桑白穿著這樣一身衣服在辦公樓里行走著,仿佛是一個移動的信號燈,引得路過的老師們止不住往這邊看。

    曠向亦跟在桑白後面也在目不轉楮地盯著桑白看,她從來沒見過有人能把學校發的迷彩服穿的這麼好看,桑白是個特例。

    “桑…桑白!”路過的一個學生突然張口喊道,跟他同行的幾個人也紛紛回頭往桑白她們這邊看。

    桑白這個人就是有這種听見了也當沒听見的技能,面不改色地繼續往前走。

    “你就是桑白吧,今天早上的軍訓點名就差你了,你下午不能再不去了。”男生追上桑白就攔住她們兩個的去路。

    文學院里的女生雖然不少,可像桑白這麼驚才絕艷的也不多,尤其是寫的那一手好字。

    開學第一天的第一節課,輔導員曾經讓所有的新生一個一個地上去寫自己的名字,這個桑白的字簡直讓人過目不忘,漂亮到了極點。

    一筆一劃都仿佛是藝術品一樣,再配上那副天然形成的傲氣,班上所有人,甚至連他們這種臨時管理新生的大二學生都一眼記住了這個叫桑白的學生。

    “還有你…曠…曠主席……”林文杰本來以為和桑白在一起的也是一個逃軍訓的新生,沒想到,撞到了硬釘子。

    桑白面無表情地把散落的發掛在耳後,“我不是桑白,你認錯人了。”

    林文杰︰……同學你當我是傻子嗎?扯謊的時候能不能把我當做一個成年人。

    “同學你能不能別開玩笑了,今天下午領導要來巡查,方隊里真的不能缺人啊。”

    林文杰都要哭了,曠主席在這兒,他想擺出一副學長的模樣都沒法兒擺,而且這個新生看上去一副還不好招惹的模樣。

    桑白像是什麼都沒听見一樣抬頭望天。

    雖說桑白是大一新生,可年齡可比林文杰大多了,怎麼可能玩兒不過他,更何況,和桑白比誰不要臉,真是自不量力。

    如果陸尋楓在這兒的話,一定會默默地給這個小朋友點根蠟燭。

    “曠主席。”在桑白這邊尋找存在感無果之後,林文杰看向曠向亦。

    曠向亦抬起手,咳嗽了一聲,默默地看向其他方向,她最近還在冷宮里,暫時還沒那個膽子再在桑白面前提軍訓的事情。

    林文杰︰……

    就在事情僵持不下的時候,曠向亦的手機響了。

    站在旁邊接完電話,曠向亦才臉色有些難看地抿唇,看向桑白,“桑桑,你舅舅在文學院的辦公室里等你。”

    桑白的舅舅就是這次網上黑一世執桑的幕後指使人,曠向亦雖然不知道桑白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可對桑白的舅舅還是有印象的。

    這個男人和桑白的關系還算不錯,對桑白也很是寵愛。

    拿到調查報告之前,曠向亦怎麼都想不到會是這個男人。

    “桑桑。”曠向亦也不知道桑白到底是為了什麼才會離家出走,但是從心底里還是希望桑白可以和家人重歸于好的。

    “走吧。”桑白把煙盒扔進垃圾桶里,這才邁開步子往文學院的教學樓走去。

    曠向亦不是圈子里的人,桑白也沒有要把曠向亦介紹給別人的意思,整個作者大會都乖得跟個鵪鶉一樣,搞的主辦方的幾個現場負責人心里都很不安,頻頻的往桑白這邊看,臉上滿是懷疑和不可置信。

    桑白不鬧事兒,他們心里不踏實。

    然而直到大會結束,桑白也沒有干什麼出格的事情,常丁玲也乖得跟個孫子一樣,蹲在角落里吃蛋糕,麥雨陽更是坐在自己位置跟個雕塑一樣,一聲不吭。

    整個主辦方都方了,他們可能是邀請到了假作者,開了假大會,還做了假蛋糕。

    桑白被主負責人在場外攔下的時候,還是很疑惑地,她們幾個不安生的時候,會被留下當小學生一樣批評,可是今天她們三個都沒吭聲啊,應該沒惹事兒吧。

    “妖魔鬼怪快離開~妖魔鬼怪快離開……”主辦方的接待,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姑娘一看到桑白嘴里就神神叨叨地念念叨叨亂七八糟的咒語。

    桑白听著听著忽的就彎眸笑了,“干什麼呢?小姑娘,我這兒可沒工夫陪你玩游戲。”

    蔚曉晴忽的就睜大了眼楮看桑白,負責人不是這麼和她說的呀,他說桑白是個恐怖到極點的惡魔,千萬不要和她對視,不然就會被粗掉。

    可是,事情好像並不是這麼回事兒。

    這個桑白,看上去好容易相處的樣子。

    曠向亦靠在旁邊接電話,她暑假留校之後,老師們也都不在,學校里有什麼事情,她都得過去處理,可是這種時候……

    曠向亦側眸去看桑白,她得把桑白送回家,不然總是不放心,剛才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她可不能低估了那群女人。

    “那兩個學生已經被帶進警察局了,現場又沒有目擊證人,會長,現在要怎麼辦?”電話那邊看長時間沒有回應,不由得有些心急,“會長,你在听嗎?會長?”(83中文網 .83zw.)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你再不交稿我就哭了”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