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悟空看私聊 第三百四五十三章 不好惹的竹刀少年!

    以郭大路當前小宗師的境界,是沒有能力一刀斷開滄河的,因此當那把橫空竹刀落下的時候,他用了道術,而且還是梁衍、梁紅鯉、嵇達以及七玄宗全體上下聞所未聞的仙品道術,即七十二變中的“斷流”。

    巔峰小宗師境界的一刀加“斷流”術,直接斬斷滄河,並使得河水改道,撲向七玄宗,這一招也可以叫做“禍水東引”。

    至于已經涌到城前的少量洪水,則被梁衍所畫的五幅山巒圖穩穩擋住,實際上,即使這部分洪水入了城,也是“淺水只能沒馬蹄”的結果,形成不了實質性的破壞。

    見證了這一幕的梁衍、梁紅鯉和嵇達三人震驚到極點,他們早就做好“洪水來臨,李道友會力挽狂瀾”的心理準備,但他們無論如何沒有想到“李道友”是用這種簡單、粗暴、強悍、霸道的方法退了洪水。

    一刀斷滄河!

    這是何等樣的手段?至少是上三重大宗師才能有的神通!

    那竹刀少年一次次地帶給他們意料之外的驚喜,讓他們的每次高估最後都變成低估,淋灕盡致地詮釋了“深不可測”四字的真諦。

    梁紅鯉怔怔地望著從天上而降的郭大路,感覺終其一生都不可能忘記剛剛所看到的那一幕震撼人心的場景。

    郭大路落在城頭,背靠城牆,一屁股坐在地上。此時的他筋疲力盡、氣喘吁吁,似乎連一根稻草都拿不起……唯有那把竹刀還緊緊地握在手中。

    “體力活,真心是體力活……”

    郭大路慢慢緩過氣力,不由得感嘆道,“養了倆月的刀意被一把梭哈。”

    梁衍、嵇達站在旁邊仍是不知道說什麼,梁紅鯉卻慢慢蹲下身,神情肅穆,伸手輕撫那柄綠意盎然的竹刀,平整光滑、平平無奇。

    “剛剛,是它嗎?”梁紅鯉看著郭大路問。

    郭大路訝異發問︰“那麼大,你居然沒看到?”

    梁紅鯉盯著郭大路看了一會,突然道︰“以後我做你的丫鬟。”

    梁衍和嵇達聞言愕然。

    郭大路也是愣了一下,隨即想起來他和梁紅鯉打的那個賭,如果梁紅鯉愛上他的竹刀,就甘願做他的奴婢、丫鬟。

    “哈哈,好。”郭大路笑起來,又問︰“丫鬟一般都要做什麼?我以前沒收過丫鬟。”

    梁紅鯉道︰“不做什麼,隨時听主子吩咐,但……我不一樣,我既做丫鬟,又不是丫鬟,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郭大路微笑點頭,道︰“那我想好讓你做什麼再說吧。”

    經過兩人這番對話,氣氛倒緩和下來,梁衍和嵇達心中的那份壓力慢慢消解,梁衍問︰“那洪水去了什麼地方?”

    “七玄宗。”郭大路說著要扶牆站起身,梁紅鯉見狀,上前架著他的胳膊,將他扶起來。

    郭大路對她說了句“謝謝”,然後抬起竹刀指向七玄宗的兩座主山,“這叫水漫七玄山。”

    梁紅鯉和嵇達忍不住大聲叫好。

    梁衍卻有顧慮,道︰“七玄宗兩座主山都有大陣護持,宗內又有眾多實力強勁的真人宗師,倘若他們聯手將洪水擋回……”

    郭大路突然問道︰“剛剛那一刀,你們感覺氣勢怎麼樣?”

    梁衍素來謹慎,沒有立即作答,嵇達試探道︰“隱隱有上三重大宗師的氣勢。”

    郭大路哈哈一笑,“所以啊,你覺得他們敢把水懟回來嗎?上三重大宗師的憤怒可不是那麼容易承擔的。”

    嵇達道︰“李兄弟你真是……”

    郭大路擺手︰“不是,境界方面,還是小宗師,剛剛那一刀嘛,大概也是九重以上,十重未滿。”

    “沒入上三重的刀怎麼可能斷得了滄河?”

    “借了梁道友五座圖的山勢,再順了滄河的水勢,最後輔之以一套不足為外人道的秘術,剛剛好。”

    嵇達听得嘆為觀止。

    郭大路道︰“走吧,趕緊進城去宣傳,就說洪水已經灌向七玄山,七玄宗和梁國八王子配合默契,成功解了今年的水患。”

    嵇達嘿嘿笑道︰“七玄宗這次也算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吧。”

    ……

    七玄宗。

    “看清楚了嗎?就用了一刀?”

    一位長老幾乎從座位上站起來,他伸手指著站在下面的兩位堂主,語氣特異。

    “回大長老,我們看得清清楚楚,他跳上天之後,抽出了他那把竹刀,然後那竹刀變得好像有一條龍那麼長大,轟隆隆地從天上落下來,一下把滄河斬成兩段,本來沖向城中的大水,調頭朝咱們宗門的方向涌來了……”

    講話的那位堂主,語氣仍帶著難以置信的意味,顯然還未從剛才的震驚中回過神。

    “一刀斷滄河……”七玄宗大長老身子場重新坐下去,有些失神,喃喃自語道︰“這是大宗師吧,一定是大宗師了,我要去見宗主。”

    “墨長老。”

    就在這時,一位面容清 、身穿青衣的老者從門外走進來,老者氣質內斂、不怒自威,行動間,自有一股久居上位者的氣場。

    正是七玄宗宗主鄧道石。

    屋內眾人齊齊站起身,躬身行禮。

    鄧道石點點頭,走到主位坐下,抬手道︰“都坐吧。”

    幾位長老重新落座。

    大長老道︰“宗主,那小子一刀斬斷滄河,將洪水引到我七玄宗……”

    不等大長老說完,鄧道石擺手道︰“本座知道了,本座來就是要當面告訴你們,此事將由本座親自處理,你們仍像往年那樣將洪水圈住,其余的事情不必管了。”

    大長老震驚,問︰“那少年真是……”

    七玄宗宗主搖頭,“若他真是上三重倒容易了,不過就是打一架,本座也不會怕了他。正因為他不是上三重,卻又一刀斷了滄河,這才真正令本座在意,究竟是身負上乘秘術還是擁有聖級法器,抑或是他背景強大到本座也看不出端倪?不論哪一種,都須謹慎對待。”

    眾人齊聲道︰“是。”

    鄧道石不再多說,起身向前跨出一步,人從原地消失。

    下一刻,鄧道石出現在滄河河岸,看了一眼河水倒灌的詭異景象,面露贊嘆之色,心道︰“即便是我手持鎮宗之寶七玄盾也不能做到更好。”

    鄧道石舉目看向河中,發現那個挎竹刀的少年立在水面上,身體隨水波起伏,如魚線上的浮標,自然而然。

    “真是用功!”鄧道石暗暗贊揚了一句,負手站在岸上,不去打擾。

    少年剛剛傾盡全力斬斷滄河,此時正是他破境的好時機。

    鄧道石等了半晌,始終不見少年那邊有任何動靜,正自不解,突然看到那少年張開雙臂,但見道氣流轉,有數根水柱沖天而起。

    “終于來了!”鄧道石暗道。

    然後……

    听到啪啪啪啪一串響,少年雙掌揮舞,將一條條大白魚拍上岸。

    那少年在抓魚?

    鄧道石搖頭一笑,猛地一跺腳。

    轟!轟!轟!轟!轟!轟!

    十幾根更粗更大更高的水柱竄起,鄧道石大袖一揮,一條條鮮美的大魚躍出水面,飛向河岸的青石板。

    大水柱卻沒有原原本本地落下,而是將郭大路抬起的水柱吞噬之後,合成一股,化身一條惡蛟盤向郭大路。

    郭大路雙足踏水,身體後掠,途中抽出竹刀,隨意上挑,一刀將惡蛟蛟首削去。

    嘩啦——

    惡蛟翻了個身,摔進河中。

    郭大路還刀入鞘,足尖在水面上一點,人已上了岸。

    “鄧道友怎有雅興來看在下捉魚?”郭大路也不跟鄧道石客套。

    “你放大水淹我宗門,我豈能裝作沒看見?”鄧道石道。

    郭大路頷首,“有理,回頭賠你一條烤魚。”

    鄧道石似笑非笑地看著郭大路,道行深淺一目了然,就是三重宗師巔峰,也感覺不到他身上攜帶什麼重寶,心中越發好奇。

    “我也不要你烤魚,只問你三個問題,你可以選擇回答或不回答。”鄧道石道。

    “請。”郭大路邊收魚邊隨口道。

    “你那竹刀來自何處?”

    “勇山竹園。”

    “如何斷得滄河水?”

    “無他,唯手熟爾。”

    鄧道石梗了一下,然後問出最後一個問題︰“你是誰?”

    “杏壇李不白。”

    “我問的是真正身份。”鄧道石沉聲。

    郭大路停止收魚,直視鄧道石認真道︰“墨門棄徒路不平。”

    “原來如此!”鄧道石恍然,“難怪你刀中有一股直正之意。”

    郭大路微微頷首。

    “多謝路道友告知,鄧某告辭。”鄧道石拱手。

    “告辭。”

    鄧道石離開滄河岸,郭大路揚眉輕笑,幸好當年夢中世界真的做過墨家巨子,不至于露出破綻。

    ……

    七玄宗墨長老私宅。

    秦政從墨長老書房中走出,臉色陰沉,心中著實不解︰“即便那竹刀少年是上三重大宗師又如何,七玄宗有必要怕他?說什麼‘就此作罷’?簡直豈有此理,本宮不僅不會就此作罷,還要向稻草樓加價,連他的人頭一塊買下。”

    剛走到自己房間門前,看到未婚妻任芷靈蹙著眉頭在等自己。

    “發生什麼事了?”秦政鑒貌辨色問。

    任芷靈道︰“稻草樓取消了刺殺交易。”

    “什麼?”秦政這一驚非同小可,稻草樓竟然也取消了交易!

    “原因呢?”

    “他們說……殺不得。”

    秦政︰“……”那小子到底是誰?全世界都惹不起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悟空看私聊”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