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之朕即國家 第91章 唯天子受命于天

    次晨,辰時初刻。

    朱由校正欲如往常一樣跑步晨練時,王承恩推門而入,“皇上,入冬以來,近京地方極寒卻又片雪未沾,剛奴臣見外風霾突現,要不今兒晨練,就罷了吧。”

    “冬季晝短夜長,朕今日已是晚起,若再罷晨練,言官定以為朕沖幼,好疏玩無恆志的。”朱由校邊說邊推開窗戶,見外面的天灰蒙蒙的,立刻明白這就是沙塵暴,不過沒有春後的那麼嚴重而已,嘆道,“若開春再無雨,風霾蔽日事小,春耕延誤事大,朕心如焚啊。”

    “皇上敬畏天戒,省身修德,春雨必至。”

    朱由校白了王承恩一眼,對時人將老天不下雨歸結道天子德行上很是無語,擺手道,“朕命欽天監佔候天象,可有覆奏?”

    自古中國便以農立國,農時與季節有密切關系,故而頒布歷法、觀測天象就顯得尤為重要。

    欽天監在明初為太史監、司天監,洪武三年改為今名,負責天文(日月星辰、風雲霾霧)、歷法、時刻的觀測推算,除在長安東街南的本衙外,還領大內的刻漏房、西華門外的靈台(觀象台,有渾天儀測星度、佔雲氣)等差。

    君主制的合法性建立在‘唯天子受命于天’,代表神靈管理天下,故而歷法就被視為‘君權神授’的‘天命’的象征,因此‘觀象授時’成為帝王統治的首要政治任務,百姓順承雖的歷法就表示接受誰的統治。

    明朝歷法稱為《大統歷》,嘉靖十九年之後,規定每年十月初一進呈御覽,並于當天賜予百官、頒行天下。頒歷後,各地王府、內府各衙門、朝鮮皆各自差人到司禮監領取。

    欽天監為正五品衙門,設監正、監副、監丞、少監、主簿、主事、五官(春、夏、中、秋、冬)正副等官,品俸從文職,現任監正是周子愚。

    周子愚自萬歷三十九年便為五官正官,和傳教士龐迪我、熊三拔有過交集,曾上書萬歷將西洋歷書(格里高利歷,即後世通行公歷)譯為中文‘以資采擇’。

    王承恩搖搖頭,“要不奴臣命人將周子愚召來昌平?”

    朱由校想到即便後世那麼高的科技也無法準確預判,不由呵呵一笑,“罷了,回京再議吧。讓其預報天氣,也著實難為他了。雨雪雖不可控,卻也不能束手待斃,回頭讓工部給搜羅些水利典籍吧。”

    “是。”王承恩似乎覺得天子不信鬼神,頗為不解,想到此處遠離京師,多有不便,問道,“皇上準備何時回京?”

    “看各部進展,朕在這里或許看得更為真切。”

    ……

    由紀用陪著,朱由校在總兵府西的小教場只跑了十來圈,黃土便在臨時趕制的口罩上留下口鼻印記,隨著鍛煉的堅持,他的肺活量已有明顯的改觀,便想著幾個拳腳師傅,練習武藝,或者……

    “哥兒,哥兒,”

    朱由校腦海中正想著歡喜佛、雙修之類的字眼時,听到了此前唯恐避之不及的聲音,雜念便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

    客印月一手提著馬面裙,疾步跑入教場,到朱由校面前,前後上下檢查是否受傷,完了拍著高聳的胸脯說道,“祖宗保佑,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巴巴,你怎麼來了?”朱由校可見客印月額頭冒著白氣,滿面風沙,一下明白,心里暖融融的同時又覺得鼻子有些酸意。

    “王安只說無礙,也道不出個所以然,見不到哥兒無法安心,要不是昨夜無法出城……可嚇死我了,哥兒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哈哈……呵呵……嗚嗚……”

    朱由校見她又笑又哭,不知道如何寬慰,只是默默將口罩解下,用一角將客印月眼角盈出的淚水拭去,笨手笨腳的,最後弄出一個大花臉。

    “只是有人假冒緹騎,朕……由校毫發無損,巴巴不信你看。”朱由校說完又回身跑了一小圈,又蹦了幾下。

    客印月被朱由校孩子氣的模樣逗笑,“是,哥兒別蹦了,無恙就好,就好。奸賊現在哪里?哼,巴巴非將他千刀萬剮不可……”

    “咳,交由法司議罪吧。”以朱由校的心智,自能體會其用心,是母愛而非干政,當然不以為忤。

    客印月可沒想那麼多,見朱由校依舊活蹦亂跳的,知道朝廷肯定不會輕饒,上前拉著他的手,看了看頭頂,驚喜道,“才月余不見,哥兒長高不少呢。”

    朱由校正對客印月胸前,畢竟不是母子,又早經人事,就覺得渾身不自在,無法推脫只得目光瞟向一旁,“咦,小丫頭也來了啊。”

    淚眼帶笑的任蓉蓉在客印月身旁不遠,對天子剛才的舉動盡收眼底,聞言心底一啐,‘就知道嫌人家的小,不知道還會長嗎’,完全忘了來此的原因,哼了一聲。

    “哦,對了,蓉蓉昨日送辣椒進宮後,出來見全城戒嚴,滿街兵丁,便哭著非要將她從城牆墜下前來尋哥兒,我好說歹說才得以作罷,她卻是待在德勝門一宿未眠,今早城門一開就來了,還將鞋跑掉一只呢。”

    隨著客印月的講述,任蓉蓉越發不自然,又不忍佛手而去,將腳收入裙底,絞著衣角,紅臉低低道,“嬤嬤,人家才沒有。”

    朱由校見她扭捏的模樣,有‘最難消受美人恩’的感嘆,知她面薄,又是大庭廣眾下,不敢打趣,對紀用吩咐道,“讓達奇勛家眷前來伺候著。”

    紀用他身為男人,從天子寵溺的神情也瞧出來,這位魏進忠義女定會進駐後宮,不用詳細吩咐就知道該怎麼做,應聲‘遵旨’後,飛快的跑了出去。

    ……

    梳洗用餐過後,方從哲、孫如游、楊漣便來總兵府正堂請旨,這清核京師兵馬簡單,但安置卻是難題,朝廷必須拿出一個切實可行的方案,否則除籍者衣食無著便會生亂。

    方從哲從袖中取出一本冊子,送到帥案,“經臣等昨夜估算,宿衛皇城的金吾等衛會裁汰近萬,不計出關的神機營,京營神樞、五軍二營可稱精兵者不滿萬,若余者全數裁減,會有五六萬,如何安置須有定畫。”

    “非精兵實當裁減,可僅憑萬余怎可戍衛京師,故而,臣議于直隸、山東、河南等地重新招募,補足京營十二萬之數。”楊漣職級太低,昨夜並未參與合議,但他現在還是兵科都給事中,有發言權。

    孫如游想起歷朝京營故事,也出言道,“此前徐光啟曾于通州練兵,便常以缺餉乏器乞帑金,如今諸事並舉,何來募兵銀?若無重利,必重現‘勇者不至,弱者不去’之窘境。不若按前朝例,調邊鎮兵以馬代之。”

    方從哲補充道,“醉翁曾言‘逸豫可以亡身’,京營安逸太久,平素疏于操練,每每整編後,長則十年,短則數載,必糜爛如舊,故臣以為,應將京營與邊鎮換防定為常例。”

    孫如游見自己意見得到認可,高興道,“方閣老所言在理,‘橘在淮南生為橘,生于淮北則為枳’,境況使然……”

    “慢著。”朱由校打斷道,“且不說邊鎮兵馬是否如京營,也不論換防、招募銀錢等項,當務之急在安置裁減之兵,可有良策?”

    “……”幾人面面相覷,似乎毫無贊畫。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之朕即國家”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