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醫妃難寵 第171章 欲擒故縱

    元宵過後,北方還是白茫茫的一片,淮中卻已經開始顯露出春色了。品 書 網 (w w w .  . c o m)

    點點新綠,水暖鴨知,湖面畫舫推開層層水波,秦淮歌姬隨絲竹裊裊,洗絲的姑娘們說說笑笑,一片繁榮景象。

    然在一眾畫舫之中,其中一艘畫舫顯得尤為特別。

    畫舫不大不小,端莊而素雅,大氣而不俗氣。它不似那些伶人畫舫那般輕浮,卻也不像一般游船那般清靜。在那船的周圍,停放著大大小小十好幾條船,都是淮中這一代的商賈縉紳,他們一大早就備下厚禮,就為了來求見那畫舫主人一面。

    畫舫之中,大大的軟榻上鋪著厚厚的狐狸毛,那小小的人兒脫了鞋子蜷著腿坐著,單手支頷,身子微斜,手里拿著一本《一代名伶柳鶯鶯傳》看得正起勁兒。

    她墨發未梳,如柔軟的綢緞,全部垂落肩頭後背,一張小臉被那頭發襯得越發的肌白如雪,五官精巧,眼眸黑,盈盈有光。

    “自古多情女子負心漢,看著就來氣。”書看到一半兒就看不下去了,她拈了一顆蜜餞丟嘴里,甜膩的味道在口腔中擴散,才將那絲不悅褪去。

    正在一旁添炭火的玉香聞言頓時掩唇偷笑道︰“不過是些臭書生寫來騙錢的罷了,也值得小姐你這麼認真置氣?”

    “是了,有此因果,也怪她柳鶯鶯需要看眼科,識人不明,我置什麼氣?”她勾唇輕笑了一聲,又丟了顆蜜果在嘴里。

    玉香將燒紅的炭塊夾起來放在手爐里,用做工精致的套子套好,這才送了過去︰“小姐不是北方人嗎?怎麼比我們這邊的人還怕冷?”

    “這不同。”她搖了搖頭,“北方冷人皮,南方冷人骨。雖然沒什麼霜雪,可這風卻是往你骨頭縫兒里吹的。來到這邊之後,我連門都不想出了。”

    “可外面還有那麼多員外縉紳,在等著小姐您給人瞧病呢,總不好讓人干等著吧。”

    “這你又不懂了吧,”她笑眯眯地道,“欲擒故縱才最有效果。你得端著姿態,人家才會認為你有本事,才舍得下血本。”

    “小姐你很缺錢?”

    “錢嘛,總不會有人嫌少的。”

    “那你嫁給我家二少爺,少爺的錢不都是小姐的了?”

    “你這臭丫頭,小小年紀不學好,挖坑在這里等著我。”她抬手作勢要打,玉香連連求饒,這才作罷。

    及至下午,外面的人也沒能見著船里人一面,玉香出來擺了擺手,道︰“我家先生今日不得閑,各位請明日再來吧。”

    一人急道︰“求姑娘給姜神醫說道說道,鄙人家中老母突發病癥,尋常大夫根本摸不著頭腦,還請姜神醫通融通融,行個方便,鄙人自會備好厚禮,以酬謝先生。”

    “這……您稍等。”

    听到是為了老母親,玉香有些于心不忍,又進去稟明了一聲,很快便走了出來。

    “我家先生說了,請員外明日將人直接送到船上,她會替老太太診治。至于其他人,勞煩將病人的診書和藥方送過來,我家先生會酌情安排。”

    玉香好說歹說,眾人才都驅船離開,唯有一船逆著開了過來,正靠在畫舫旁邊。

    “二少爺!”一看見那船,玉香就歡天喜地迎了過去。

    那船上,一青衫卓雅氣質俊逸的男子走出船艙上了畫舫,語氣溫柔地問玉香︰“今日如何?”

    玉香道︰“還是一個不見呢。小姐說,這叫欲擒故縱。不過她已經松口,讓明日送病人過來了。”

    林長青點了點頭︰“她知道分寸。”

    欲擒故縱,講究的就是一個分寸。若是太容易了,就會被人輕看。可耗太久了,那些商賈縉紳員外官屬,不定有這個耐心。

    “來都來了,還站在外面做什麼?”

    里面懶洋洋的聲音傳了出來,林長青听著笑了笑,抬步走了進去。

    “甦二小姐好大的面子,這淮中有頭有臉的人都親自來請了,還三番兩次被你拒之門外,在下能得見二小姐一面,實乃榮幸,榮幸啊。”

    是的,這引得眾人爭相來請的姜神醫,正是甦懿。

    京中御刑司秘密別院,老皇帝一杯毒酒送她歸西,軒轅冽一把火將那里燒個一干二淨,也把她存在過的痕跡抹滅得一點不剩。

    人死自然不能復生,所以從一開始,她喝下那杯毒酒的時候,就算計好了自己所有的退路。

    她是誰,華夏中醫大學高材生啊,家里世代行醫啊,還得了一本曠世神作的《毒經》啊,若是一刀割斷她大動脈放干、她的血,她自然沒辦法,可要是用毒,她自然比誰都更有把握。

    那日,她一听貴客上門就知形勢不妙,借故要了兩個生雞蛋,就那麼生吃了。雞蛋的蛋清會在胃壁上形成粘膜,就像保護層一般防止著髒腑被毒藥的侵害。

    再加上澹台明庭送來的那麼多藥材,她自然不可能只做了些面脂敷臉那麼簡單,按照《毒經》秘方,她制作了一顆閉息丹,能讓自己血液停止,呼吸全無,就像是真正的死人一般,成功地騙過了老皇帝。

    且澹台妖孽甚是配合,抱著她情緒失態狂輸內力,一副徒勞無功白費力氣絕望透頂的姿態,老皇帝本多疑,一听留下來的探子這麼一報,便覺她是真的死了,也就隨她去了。

    人是要呼吸要新陳代謝的,那閉息丹自然撐不了多久,若不是澹台妖孽那般賣力演戲,讓探子相信並回去復命,那這樣一場謀算很久步步為營的金蟬脫殼,很有可能會因探子撞上她醒了而告終。

    她欠澹台明庭一個人情。

    雖說一開始就是他讓人綁了她,可是從綁她的那一刻,他就已經計劃好了接下來的路。

    他給她送藥、讓她找到自己沉冤昭雪的證據,他告訴她,誰知道呢,或許直到你死了,本座才舍得讓你離開吧。

    他身為臣子,不敢忤逆老皇帝,在老皇帝密探的監視下,他也不敢跟她說太多,就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還是一步一步地,將結果推向了預期的位置。

    她死了,老皇帝放心了。

    他未讓她說一個謝字,只說自己是在還債。若是以後軒轅冽非得要他妹妹的性命,讓她看在他的份上,饒過她。

    有些情分難還,他有此要求,她只能點頭。

    隨後,別院失火,她化作小廝模樣離開,沒回魏國公府,也沒去煜王府,而是去了玉顏堂,讓碧蘭約林婉怡一見。

    國公府和宋元恆那邊,老皇帝肯定派了人監視著,唯一一個她信得過且不會讓老皇帝起疑心的人,就是林婉怡了。

    她只有兩件事拜托她。一是帶封信給魏國公府,讓老太君和老爺子知道她還活著,並讓他們盡快找理由請旨歸鄉;二是讓她聯系林家商隊,讓她混進去。

    京都已無甦懿,那她只能往南。

    跟著商隊南下是最妥帖的方法,只是萬萬沒想到,她、暈、船!

    幸而林二公子來淮中視察的時候發現了她,看到她混的這麼慘也是詫異,連忙給她安排好吃穿住行,還給了她一個小丫鬟玉香听她使喚。

    淮中就在渝州上游,順流而下,不過三四個時辰的事。

    煜王、賢王齊聚渝州,渝州知府鄭泰長子被水匪綁架,這些消息早就在淮中傳得沸沸揚揚,甦懿自然也听到不少。

    不過她還是決定留在淮中,不去找軒轅冽。

    她沒死的事情,她曾千叮嚀萬囑咐,讓林婉怡不要告訴宋元恆。

    首先,這真著急和假著急是有區別的,宋元恆那家伙若是知道她沒事兒,那臉上表情能不能控制住,很值得討論。且這會兒他還在指揮著人找她,若是突然不找了,這不更是反常?

    其次,宋元恆知道了,他第一件做的事情,肯定就是給軒轅冽報信。可這是她不想的,她留在淮中,她不讓軒轅冽知道她還活著,她就是要向他證明,他丟下她決定一個人面對的時候,做了一個多麼錯誤的決定。

    他有他的謀算,她也有她的計劃。

    林長青在江南這帶也算是小有名氣,有他配合,自己這神醫稱號,很快便傳遍大街小巷,婦孺皆知。

    甦懿、易甦這些名字自然不好再用,她從母姓,姓姜,大家現在都知道,淮中有一個姜神醫,能生死人肉白骨,全都捧著銀子排著隊,等他治病。

    “你要那麼多銀子做什麼?”林長青開口問她。

    “自然是有大用處。”甦懿一邊吃著最地道的全魚宴,一邊隨意地道。

    林長青目光直勾勾地盯著她︰“玉顏堂在江南發展得如火如荼,若是做下去,要不了兩年,分店就能遍布大周所有州縣。你賺的錢會比現在多十倍、百倍甚至千倍,甚至有可能富可敵國!可你卻決定現在退出,將投入全部折算成銀子,你可知道,你要損失多少嗎?”

    “我知道。”甦懿的表情很是平靜,“從一開始,我就知道我在做什麼。”

    “好吧,”林長青聳了聳肩,“既然你執意如此,我也只能尊重你的意願。只是一下子要拿出那麼大一筆錢,實在不是易事,你且給我點時間。”

    甦懿笑道︰“不急不急,我這還得給人看病呢。”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醫妃難寵”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