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李白寵妻錄 45.行路難,行路難(三)

    “管?哼,那女的嫌大磊長得粗狂,喜歡那些讀過幾本書識的幾個字的瘦弱書生,成日里也不在家住,每天睡的男人也都不同,大磊人心眼好,也不為難于她,覺得自己家里窮,人家看不上他,故而準備寫封休書與她,讓她自行嫁娶,從此兩人再不相干。說也奇怪,這不正順了那女人的意麼?可她偏不,說什麼只有她不要別人的份,沒有別人挑她的理,于是便死乞白賴的不肯離去,最後竟和大磊最好的兄弟搞到了一處,大磊這才真的惱了起來。那日他從集市上回來,正好把兩人抓了個正著,大磊心痛那位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非要把那女的休了,趕出村子!可他那兄弟卻仿佛被灌了迷魂湯,死活不讓那女的離開,于是那幾人開始撕扯起來......”

    月娘急道︰“後來呢?”

    情愫

    王嬸嘆了口氣︰“後來啊,他那兄弟死活就是不肯讓大磊趕走那女的,說是要娶她為妻,可那女的卻說與那男的只不過是逢場作戲,現下已經玩夠了,便不再想與他在一起。那男的一副崩潰極了的樣子,要死要活,跪在地上求那女的可憐他,這男人真是窩囊透頂了,偏那女的就喜歡和人反著來,于是不堪入耳的羞辱聲謾罵聲盡數吐在那男人身上,還拿腳踩在那男人臉上。大磊自是看不過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被人這般羞辱,狠狠地扯過那個女人往旁邊一甩,沒想到那女的運氣那麼不好,恰好就磕在了籬笆尖上,那籬笆還是新做成的,為防止家里來賊,上頭便削的極尖,正從那女的脖子中間穿過去......”

    “啊......”月娘一聲驚呼,睜大了杏眼,“那她......?”

    “死了。”王嬸撇了撇嘴。

    月娘捂著嘴,難以置信,那場景仿佛就在眼前一般,她情不自禁的看了看繞了院子一圈的籬笆,心中不免有些恐懼。

    王嬸見她望向這些籬笆,遂安撫道︰“你莫怕,這些籬笆早不是當年的了,自那事以後,大磊便把這些東西都換掉了,如今的這籬笆,上頭也是極寬的,再不能刺死人了!”

    月娘還是心有余悸,想了想,問道︰“可是,你還是沒有說他那臉上的疤痕怎麼來的?”

    王嬸感嘆了一番,道︰“那女的死了,其實也是她自個兒作的,賴不著別人,可是那個男的卻是不願意了,抱著那個女人的身體哭天抹淚的,大磊勸他不听,誰勸也不听,從廚房里拿了把菜刀照著大磊臉上便是一揮,那血就順著大磊的脖子嘩嘩的往下流,甭提多嚇人了。可大磊就站在那,一動不動,連個表情也沒有。後來有人把那男的拉住了,才罷休了。”

    月娘無法想象,他當時心中該有多難受,連個悲痛的表情都已無法做出,都說哀莫大于心死,他那時,必定已如同行尸走肉般了吧?

    王嬸見月娘滿臉哀戚,知她心生了憐惜,接著道︰“那男的自砍了大磊一刀後,回家第二天便投了井,這人也真是想不開,不知好歹,不過人都沒了,倒也沒了以後的難處,只苦了唯一還活著的大磊了。自那事之後,村子里的人都怕極了他,也不敢與他打交道,大磊也比之前更加沉默了,平日里獨來獨往,一個人生活,這些年一晃,竟已過了十年了。”

    十年。

    他一個人苦苦煎熬了十年麼?

    自己的妻子與最好的兄弟,如此的背棄了他,還將他當做惡人。那道疤那樣的可怖,當時一定很痛,那也一定沒有心里痛極了。

    每次看到那疤痕時,想必當日的情形猶在眼前,這樣痛苦冰冷的日子,一過便是十年......

    月娘心中十分疼惜,相對于她之前所遇到的那些不公,又算得了什麼。

    “卻說打死人本該償命的,只是眾人皆知那媳婦不守婦道,按理就該沉塘,于是也沒人拉著大磊去見官,只是村里還是有人出來為那媳婦說話的,卻也是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成日里來找大林的茬,隨便坑他幾個錢。雖說是那媳婦有錯在先,但大磊為人實誠的很,也從不在乎什麼錢財,大約也覺得把人打死雖是無心之過,卻也是不應該的,于是便經常被那家人家撈了好處去。如今好多年過去了,大磊打死自家媳婦的事卻傳的極遠,終然他長得高大能干,卻因為此事而沒人敢給他續弦,于是便這麼一直單身下來了。”

    王嬸遺憾的看了月娘一眼,道︰“我原先啊,是想著你要是回不去家了,又沒有地方去,倒不如和大磊......不過,你一個千金大小姐,身嬌肉貴的,大磊哪配得上你,更何況他還有前史,是個鰥夫,又殺過人,雖是無心之舉,卻也......”

    她見月娘一直低著頭不吭聲,心想月娘必是嫌棄了大磊的,遂嘆息道︰“這大磊啊,卻也是我從小看到大的,人並不壞的......嗨,你看我說那麼多,你也不一定愛听。”然後她看了看天,“這都到大中午了,大磊也該回來了吧......”

    她們這邊念叨著,月娘一抬眼,便見林大磊扛著鋤頭大步流星的走了回來。王嬸也瞧見了,站起身來打趣道︰“大磊回來了,快來瞧瞧,你這小娘子可少了一根頭發?”

    林大磊把肩上的鋤頭放下,又從腰間接下來一個布包,卻是他的外衣捆綁成的。解開來,里面竟是一堆顆顆碩大的棗子,一看便是新鮮摘下的,王嬸便笑眯了雙眼︰“哎呀大磊可真是貼心,女人家吃點棗子對身體最好了,你王叔就不行,唉,我是沒那福分的。”

    月娘看了眼大磊,伸手拿了一捧棗子出來,遞到王嬸面前,道︰“今日多謝王嬸幫忙了,這些棗子也不值什麼,你若喜歡,便拿一些回家吧。”

    王嬸哈哈笑著,口中拒絕著,手卻伸了過來︰“看你們,這麼客氣干嘛,我也沒幫啥忙,好了,我也該回家給孩子們做飯了。對了,那個月娘啊,回頭你讓大磊去我那里拿就好,我就不送來了。”

    月娘點頭應了,那王嬸揣著一大捧子棗子興高采烈的回家去了。

    林大磊疑惑地看著王嬸離去,回頭問向月娘︰“你讓我去她家拿什麼?”

    月娘心想,若是說給他做幾件冬衣,他必定是不要的,于是便道︰“只是天冷了,王嬸說她家里還有多余的棉花,可以送我們做幾件冬衣穿穿。”

    說到我們二字時,仿佛兩人已是一家人一般,月娘心中竟有種莫名的雀躍和緊張,她咬著唇抬眼看了眼林大磊的表情。

    林大磊卻仿佛沒有意識到,很是贊同的點了點頭︰“嗯,是該與你做幾件冬衣的。”說完,又把懷中的棗子遞到月娘面前,有些不自然的說道,“听說,女子多吃些棗子對身體好,于是從地里回來,路過那片樹林時,便進去摘了些回來。”

    說完又見那些棗子上還帶著泥,便收回手去洗干淨了。轉身瞧見月娘呆怔在原地發呆,他皺了皺眉,道︰“棗子等下和粥一起煮,你要現在先吃幾個嗎?”

    月娘卻仿佛被他嚇了一跳,愣了片刻,方才吶吶的回答道︰“我......不用了,吃粥便好。”

    林大磊有些疑惑,自他從地里回來,便覺得月娘望他的眼神與之前不同了,可是哪里不同卻又說不上來。

    “那你先回屋歇著吧,吃飯了我喊你。”

    她又沒干什麼,反倒該歇的人是他吧。月娘情不自禁的又把目光移到了他右邊那道疤痕處,大概有她的一只手那樣的長度,不知深度如何,一定流了許多的血。

    林大磊察覺到她的目光,眸中閃爍了一下,神情卻無異樣,把洗好的棗子放進鍋里,便開始做飯。

    這本是女人家的活,他卻因為別人的緣故,獨自一人承受這許多,他本可以和其他人一樣的生活,如果他肯對自己好一點,對別人少一點寬容和包容。可是這樣的話,她也許就沒有遇見他的可能了。這樣想的話,倒還真是有些好處的。

    月娘瞧著他忙碌的身影,他人高馬大的漢子,屈身在那小小的一間廚房里,看起來甚是憋屈,她抿嘴笑了笑,走上前去,小聲道︰“你今天辛苦了,我來吧。”

    林大磊詫異的看了她一眼,眼中很是不相信月娘能勝任此事。

    月娘咬了咬唇,斜睨了他一眼,有點嬌嗔的意味道︰“你不是都弄好了麼,我只管往里添柴便是,這還不簡單!”

    林大磊先是怔了一下,而後反應過來,輕笑了一聲,從善如流道︰“既如此,那便辛苦你了。”

    說著便讓了地方給她,自己又拾起早上剩的稻草桔梗開始繼續修葺廚房的漏洞。

    廚房太過狹小,即使月娘身材略瘦,但林大磊一人就佔去了大半空地,兩人便離得十分近,月娘甚至還能從那微妙的空氣中感受到屬于他的熱源,濃烈而沉穩,仿佛把她整個的包圍起來。他的身上卻沒有以往的莊稼漢子那股子汗臭味,怎麼說呢,就像今早上她推門而出嗅到的清新的泥土氣息,樸實而又心安。

    心思花在了別處,手下自然就怠慢了,那火勢逐漸燒了過來,月娘眼角余光看著忙碌的林大磊,往里添柴時一個不慎,便被火焰燙了一下。

    林大磊听到她小小的驚呼聲,急忙轉過身來,查看她被燙到的地方。月娘把手抽回,不好意思地羞紅了臉,道︰“我沒事,只是被燙了一下,一點也不疼。”

    林大磊嘆了口氣,道︰“還是我來燒吧。”這樣下去,何時才做的好飯?

    “不必了,剛剛是我走神了,還是我來吧。”剛剛自己還說了燒火簡單,如今弄得好像她連如此簡單的事情都做不來一般,她可不是這麼無用的人。

    “走神?怎的會走神?”林大磊奇道。

    第十二章    暗生

    月娘臉上剛剛下去的紅暈,騰地又再次浮了上來︰“啊?我......沒有......我燒火來著,你快修你的廚房,不要耽誤我添柴,看,火都要滅了。”

    月娘嘴里嘟囔著,心里卻在埋怨自己不專心,她一個姑娘家怎麼老是管人家一個漢子如何,嗯,一定是她听了王嬸講的那些事情,對他生了憐憫,覺得他生活的十分不容易,嗯,定是這樣的。

    林大磊收起了驚訝的表情,看著月娘因不滿他的干涉嘟起了小嘴,心里暗暗笑了笑,想著這小姑娘如今倒似不怕他了,暴漏了原先的小脾性,倒也可愛的緊。林大磊也不再阻攔她,只是在干活時難免不得不分心照看她,生怕她再一個不慎被燙著了。

    待大磊把廚房修葺的差不多了,那飯也已經好了,林大磊不敢讓月娘端碗,讓她去屋子里等著。月娘也怕自己像上次那樣出糗,也不堅持,便乖乖地回屋里坐著等著。

    林大磊把晚飯擺好,見月娘乖乖的就坐在那里,很是受用。先拿了餅子遞給月娘,然後自己才開吃。

    月娘拿筷子戳著碗里一個個新鮮可口的大棗,心想這樣體貼的好男人,那個女人怎的就看不上呢?他這個人雖然不溫文爾雅,看起來五大三粗的,可是細細看去,卻十分的有味道,尤其是從側面看,稜角分明,一點也不像那些酸酸的讀書人,滿嘴的子乎者也,卻一點聖賢的感覺都沒有。

    而且,還很重義氣呢!奶娘曾說,重感情的人都很長久,所以他即便是被自己的兄弟那樣背叛了,卻還在為他的兄弟著想,即便那個女人是不得已而娶得,卻也是為了孝道,見人家不喜歡自己,便要放人家離去,試問這世間男子,有幾個做得到的?

    不知,他對他的第一個妻子,可有感情?當時又是怎樣想的呢?這樣的女人,半點都配不上林大磊!

    林大磊喝完粥,吃完最後一口餅子,抬眼瞧見月娘一點也沒動,只怔怔的盯著自己看,那神情很是奇怪,他心中頓時起了驚疑,想了想,試探著問道︰“可是王嬸和你說了什麼?”

    他心中想著,莫不是王嬸說話直接,講了些難听的話語,讓她心里不舒服,那王嬸最是喜歡與人說些張家長李家短的,到她耳朵里的事情,從沒有管住不往外說的時候。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李白寵妻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