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一將難求 第76章 那個小心眼的皇女

    李霖說,喜歡就去爭取,或者即便不主動爭取,也不要在緣分到了之後還推拒。

    可是不拒絕的話,又能怎樣呢?待到情深,再傷人傷己嗎?

    程子安嘆氣,卻又無可奈何,便只能在平時面對楚翊時更冷硬嚴肅一些,希望對方可以感覺到自己拒絕時的堅定。但誰又能知道,每天晚上都有一雙眼楮,將她的無奈糾結和動容心軟都看得清楚。

    楚翊說過,來日方長,對于程子安這種假裝堅定的人,細水長流的侵蝕總是最好的選擇。她如今才十三,別說前世直到二十來歲也沒找個皇夫,今生就算十八歲成親,也足足還有五年的光景磋磨,怕什麼又急什麼?

    不急不緩,日子就這樣慢慢的過去,楚翊也不管程子安拒絕的姿態,只一如既往或直白或隱晦的照顧著她。不知不覺中,讓人心浮氣躁的炎炎夏日便過去了,直到每日走過的路上鋪上了一層金黃落葉,才讓人意識到秋天已經到了。

    這日下午的騎射課上,楚翊提著一石的長弓,彎弓搭箭瞄準松弦,箭矢“嗖”的一聲破空而出,然後直直插在了五十步開外的箭靶紅心上。

    楚翊學習騎射不過大半年的光景,從最初只能用小弓射不到箭靶,到現在能開得一石的長弓還能射中靶心,不得不說,除了曾經那些經驗,或者說是旁人眼中的天賦之外,她更有許多努力。

    程子安看著遠處的箭靶,眼中帶上了些欣賞,心頭也泛起了些說不清緣由的喜悅。

    李霖同樣看見了那支正中靶心的箭矢,不過他可就有些高興不起來了。抬眼看了看遠處的箭靶,又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握著的長弓,李霖如喪考妣——好不容易能有一樣比得過殿下,結果這還沒到一年的功夫呢,就又被碾壓了!皇家的人都這麼厲害嗎?這伴讀他當得真是心累啊!

    楚翊看著遠處的箭靶,臉上的神色卻比這旁觀的兩人更加平靜,淡淡的,既不失落更不驕傲。她只是盯著那五十步外的靶子看了一會兒,然後扭頭問程子安︰“子安你說,以我如今的箭法若去行獵,可能射中獵物?”

    用弓箭射立在原地的靶子和射會跑動的活物自然不同,程子安略想了一下,便提議道︰“秋日確實是狩獵的好時候,若是殿下想要行獵,自可先讓人弄些活物來練手。”

    楚國皇室的秋獵冬狩是慣例,楚翊當年自然也沒少打獵,至少在她登基之後,每年秋獵時開場的鹿都是她親手射的。但如今的身體和當年還是沒法比,一石的長弓她雖然也用得了,但多少還有些勉強,恐怕不能長久。

    听了程子安的話,楚翊便撇撇嘴,有些失望道︰“年初的時候我還和皇兄說,等到秋獵時要給他獵些好皮子,冬天給他做披風。再過些天就該是秋獵的時候了,若到時候什麼也沒獵到……”

    李霖本來正站在一旁自怨自艾,聞言立刻安慰道︰“殿下放心吧,太子殿下冬天不缺披風的!”

    這貨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楚翊因為程子安的緣故在他們面前從不擺架子,他便漸漸地又放松了下來,時常會忘記對方皇女的身份,待她如朋友般隨意,插科打諢的話從來不過腦子。

    李霖是隨意了,可程子安如今卻時刻在心里提醒自己要記住楚翊的身份,不能逾越,更不能輕易動心。她一听李霖的話便覺得不妥,怕楚翊生氣怪罪,便趕緊一把將他從楚翊面前拉開了,然後趕緊說道︰“殿下的箭法已是大有長進,這兩日先找些活物練手,秋獵時也可一展身手。”

    對于李霖的嘴賤,楚翊已經懶得搭理了,不過听了程子安的話她還是搖了搖頭道︰“你不說我也知道,便是去了秋獵,我恐怕也就能打打山雞野兔。”

    李霖沒覺得打山雞野兔有什麼不好的,當初還沒入宮當伴讀時,他與小伙伴們一起行獵,除了程子安之外,大家打得也都是些山雞野兔。沒人去在意皮子,有了這些獵物,找個地方讓下人生堆火把東西洗剝燒烤,然後吃上一頓自己獵來的野味,滋味兒也是十分不錯的。

    程子安知道楚翊在意的並不是山雞野兔或者單純的皮子,聞言略想了想,便輕聲道︰“雖說親手所獵是有不同,但殿下你若是不棄,屆時臣幫你獵一些獵物可好?”

    親手獵了皮毛送給太子只是為了一份心意,妹妹獵的和妹夫獵的大約也沒差,反正都是一家人——楚翊是這麼覺得的,也在心里認定了程子安今後必定跑不了,于是聞言眼前便是一亮,笑道︰“有子安相助我就放心,你箭法這麼好,都獵到過什麼?”

    程子安不知楚翊所想,但見著她高興,便也忍不住柔和了神情。不過說到狩獵,她卻是少見的帶著些微驕傲道︰“什麼都可以,比如……”

    一句話尚未說完,她突然將左手提著的長弓一舉,右手一翻便從楚翊的箭壺里抽出支箭來。還不等楚翊反應過來,便是彎弓搭箭,朝著天空之上飛快的一箭射出。

    箭矢破空而出,帶著凌厲的風聲,隨即便听見天空之中響起一聲大雁的哀鳴。

    楚翊這時才反應過來,趕緊抬頭去看。便見著秋日蔚藍的天空中,一群南飛的大雁被程子安這突兀的一箭驚得亂了陣型,其中一只已經直直的墜了下來。它在半空中時似乎還掙扎著撲騰了兩下翅膀,但那只也只是徒勞,很快便“噗通”一聲,掉在了校場外不遠處。

    程子安的動作太快太突然,周圍的人一開始都沒反應過來,直到這時大雁落地,周圍才響起了一陣叫好聲。之後也不等楚翊吩咐,便有站在校場外離那大雁近些的侍衛快步跑了過去,將那大雁撿回來呈給了皇女看。

    這一箭卻是恰好射中了大雁的脖子,它發出最後一聲哀鳴,在半空中還有力氣垂死掙扎,但從高空墜落之後,如今卻是已經死透了。

    楚翊看著那大雁,有些驚喜,卻並不意外,只笑著將那大雁遞給了侍立在一旁的宮人,隨口吩咐道︰“拿回去,讓小廚房的人做了,晚膳加餐。”

    程子安聞言莞爾,李霖听到周圍的叫好聲也是與有榮焉,當即便得意洋洋道︰“我們那一群人中,子安的箭法最好,我們獵些山雞野兔打打牙祭就算了,他可是能獵回狐狸和野狼的。如今他箭法本事又有長進,說不定黑熊也能獵得來,太子殿下那件披風,包在子安身上便是。”

    說到得意處,李霖就差拍胸脯保證了。不過轉念想想那狐狸野狼又不是自己獵的,他對楚翊保證也沒用,于是扭頭就要去拍程子安的胸脯,替她保證——性格使然,兩人越是相熟,李霖的言行便越是無忌,此刻便幾乎可以說是得意忘形了。

    程子安見狀反應倒快,腳下一錯便躲開了他準備拍過來的手掌,有些無奈,但也沒說什麼。

    楚翊卻是冷冷的瞥了李霖那只手一眼,有些沒好氣道︰“又不是你獵的,這般得意做什麼?莫非今年秋獵,李大公子也準備大顯身手一回,獵只狐狸或者野狼來給我看看?還是說,黑熊對你來說也不在話下了?”

    李霖被楚翊這番話一說,頓時顧不上程子安的躲避了,他哭喪著一張臉道︰“殿下您就別拿我開心了,我現在靶子都射不過您,您去射兔子,我去獵黑熊?那不是我獵它,是它獵我啊!”

    被不輕不重的恭維了一下,但皇女殿下顯然不太吃這一套,她也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然後用更平淡的語氣道︰“這樣啊,那你今日回去不妨先在書房里找找,看哪本書比較厚,先抄好了等秋獵完直接給我吧。厚點兒就行,旁的我也不要求了。”

    一听抄書,李霖瞬間就瞪大了眼楮,天知道鄒太傅怎麼就看他那麼不順眼,這都幾個月了,逮著機會罰他還是不換花樣,就是抄書抄書抄書!他抄書抄得手上繭子都厚了好幾層,鬧得他現在听見這兩個字就頭疼,于是也不去看楚翊了,只眼巴巴的看著程子安。

    “子安……”秋獵的時候你能不能順便幫我獵一只?

    程子安顯然听懂了李霖的未盡之言,于是輕輕點頭,然而還沒等李霖露出解脫的笑容,她便毫不留情的開口補了一刀︰“我覺得殿下說的沒錯,你還是先回去抄了備著吧,免得到時候來不及。”

    李霖傻眼,瞪著程子安︰這點小忙都不幫,你還是不是我兄弟啊?!

    與此同時,楚翊看李霖,目光冷冷︰別說兄弟,就是姐妹你也不能拍她的胸啊!

    皇女殿下小心眼兒的展開了報復,但李霖卻還心存僥幸,只把對方的抄書的話當做了玩笑。直到秋獵開始前一天,楚翊突然問他︰“李霖,你抄的是哪本書?”

    “……我抄《山河地理志》,可以嗎殿下?”李霖再次向程子安求救無果,最終咬牙切齒的從牙縫里擠出這麼句話來。

    回憶了一番《山河地理志》的厚度,楚翊漫不經心的點了點頭。

    作者有話要說︰  楚翊(冷哼)︰除了我,誰敢動子安少年的胸我就跟誰急!

    ps︰二更,雖然挺晚了,但是還是日常要花花~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一將難求”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