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一將難求 第72章 那個被求親的皇女

    楚翊說要罰李霖抄《國史》並不是玩笑,可也沒認真到哪兒去。;樂;文;小說 www.+.

    李霖第一天老老實實的抄了一夜,那足有半尺厚的一套《國史》也沒能抄夠三分之一。第二天他頂著雙黑眼圈兒,蔫頭耷腦的把抄好的書遞給楚翊檢查,楚翊翻看了一番,最後也只是嫌棄他字不夠好看,讓他今後把字練好一些,其余便也沒多說什麼。

    逃過一劫的李霖終于還是老實了幾天,然而他老實了,卻有其他人不老實。

    這一日楚翊正與程子安李霖坐在上書房里听鄒太傅授課,她如今態度越發的端正了,程子安也從來都是個認真听課的好學生,便是李霖也漸漸適應了這樣的作息,不會再在課堂上睡著。除開對李霖睜一眼閉一眼,鄒太傅授課時也是越發的欣慰和用心了。

    平日里鄒太傅授課是從來沒人打擾了,便是太子偶爾來了,也會靜靜地站在一旁等他講完一段,然後等鄒太傅發現他自覺停下休息。但這一天這個慣例卻被一個小內侍打破了,他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然後沖著楚翊說道︰“殿下,陛下宣您去宣政殿。”

    宣政殿是早朝議事之所,楚翊這輩子還沒去過,而此時恰是早朝時分。

    老皇帝的突然宣召讓所有人都是一愣,不過這宣召是沒有人敢怠慢的,鄒太傅來不及不悅宮人的突然闖入,便趕緊開口道︰“殿下快去吧,陛下突然宣召,當有要事。”

    楚翊應下了,因著是在課堂上突然外出,她站起來沖著鄒太傅行了個弟子禮,這才整了整衣衫跟著那小內侍出去了,邊走還邊問︰“父皇突然宣召,你可知是何事?”

    這小內侍本是在宣政殿里伺候的,出來傳話時得了太子的暗示這才親自跑了這麼遠過來,也沒有隱瞞,聞言便道︰“是燕國的使者今日突然上殿求親,說您與燕國三皇子李俊兩情相悅……”

    小內侍條理清晰的話語聲隨著腳步聲漸漸地遠去,後面的話已經听不清了。不過只听得這一兩句,留在上書房里的人便都也都听得明白了。

    鄒太傅捋了捋頷下花白的胡須,眉頭緊皺,眉間那川字的皺紋也越發的深刻了。

    李霖面上也有些不高興,課既然停了,他便湊到程子安的耳邊低聲私語︰“子安,你說殿下她不會真喜歡上那個李俊了吧?那是燕國的皇子,她喜歡上可就要去和親了。”

    程子安眉頭微蹙,心頭有種說不上來的滋味兒。然而還不等她回話,耳聰目明的鄒太傅便已厲聲喝道︰“豎子無知,胡言亂語些什麼?!殿下少有大志,又豈會為這些許情愛耽誤大事?你這空口白牙的,平白辱了殿下名聲!”

    李霖被罵得莫名其妙,程子安卻從這一句話中听出了些許深意。

    *******************************************************************************

    楚翊來到宣政殿時,幾乎是壓抑著滿腔怒火的。她知道自己有時候會識人不清,比不得太子殿下目光如炬,但卻沒想到李俊竟會是這般無恥的一個人。

    那日李俊讓人送了玉佩來,表達了結盟之意。作為回禮,楚翊便也從首飾盒里挑了個累金燻香球讓人送了回去。這香球雖比不上羊脂玉貴重,但做工小巧精致又不花哨,便是些風雅的男子戴上也沒什麼不妥,而更重要的是這件配飾同樣是出自宮造,又被老皇帝親自賜下,作為盟約憑證也是夠了。

    楚翊當時並沒有多想,誰知這才不過三兩日,燕國人竟拿著那香球來求親,還說什麼她與李俊兩情相悅,這有著楚宮宮造印記的香球便是她送與李俊的定情之物!

    還能有比這更無恥的嗎?!

    饒是多年帝王練就的喜怒不形于色在這一刻也破了功,楚翊跟著那小內侍踏進宣政殿時,臉色難看得只要眼不瞎就都能看得清楚。不過她還記得這是什麼地方,于是走到大殿中央之後,她規規矩矩的沖著坐在上方龍椅上的老皇帝行了一禮,說道︰“兒臣拜見父皇。”

    老皇帝的臉色也不大好看,那燕國使者拿出香球時他幾乎要氣吐血了。在等楚翊上殿的時候,他甚至想過,若是這個女兒真的這般兒女情長胸無大志,那還不如放棄來得好,左右太子現在身子好些了,或許能夠保下來。即便不能,這幾年光景也能給他添個皇孫。

    也幸虧楚翊來時也是臉色鐵青,老皇帝這才平復了些心情,說道︰“免禮平身吧。”

    楚翊道過謝後站直了身子,目光瞥過身旁站著的那個燕國使者,有些意外並不是主使李俊親來。不過她眼下滿肚子怒火也懶得去理會這許多,更不主動開口問什麼,只是身姿挺拔的站在大殿中央,自成一股氣度,讓人不敢輕視,也讓老皇帝的臉色漸漸地緩和了下來。

    “你可知朕宣你前來所為何事?”老皇帝開口問道,眉宇間仍舊有些不悅。

    楚翊之前黑著張臉進了大殿,表現得已經十分明顯了,因此也不裝傻,當下便是躬身回道︰“來的路上兒臣已經听說過了,是燕國使者求親。”

    老皇帝點點頭,他之前看見太子給那個傳話的小內侍使眼色了,也就沒深究宣政殿的事情外泄,只問她︰“那你以為如何。”

    楚翊依舊微微躬身,聞言面色不變,連眼楮都沒眨一下便回道︰“兒臣以為,不可。”

    干脆利落,斬釘截鐵,楚翊這話說得絲毫沒有回旋的余地,也將自己的態度表達得明明白白。

    那燕國副使見多了女子為情愛不顧大局的,原本以為憑自家皇子的人品相貌早該勾得這楚國公主神魂顛倒,還指望她親自開口向楚皇求下婚事。此時聞言不禁一愣,忍不住開口責問︰“公主與我家皇子明明兩情相悅,還送了定情之物,緣何到了此時卻要反悔?!”

    楚翊這時才回頭正眼看他,卻見著這副使四五十歲的年紀,長得倒是相貌堂堂,身材卻已微微發福,看著她還一臉的氣憤。

    氣憤?究竟誰更該氣憤一些啊?!

    楚翊微微眯了眯眼,身上的氣勢也不壓制,反問他道︰“誰說我與你家皇子兩情相悅了?又哪里來的什麼定情之物?!”

    那副使被這氣勢壓迫得有些心慌,一時間竟不敢去看這個年輕公主的眼楮,但他到底代表一國出使,即便不是主使也不能丟了顏面。當下便定了定神道︰“公主與我家皇子相交多日,或外出游玩,或交換禮物,又豈非互相戀慕?至于定情之物,自然是這香球。”

    他說著再次拿出了那個香球,楚翊瞥了一眼就知道是真的,但她見過之後依舊神色不變,語氣淡淡︰“李俊是燕國使者,事關兩個邦交,他要與我交好,我又怎好再三拒絕?至于交換禮物,不過是不想拖欠人情罷了。還有這個香球,卻是我前些日子不慎丟失,或許正巧被使者撿去,尚不及歸還罷了。”她說完又看著那副使,冷聲問道︰“我倒要問你,這香球,可是你家皇子親自交于你的?”

    那副使突兀的噎了一下,雖只是瞬息之間,楚翊也從他眼中看到了一絲慌亂。

    楚翊也不傻,之前雖然氣急敗壞,但這會兒身在宣政殿,卻不得不讓自己冷靜了下來。從李俊沒有親來起,她便覺得有些不對,此刻再這樣一詐,她心里頓時便有了底——不過是一個趨炎附勢,想要接機邀功的人,也不知怎的得了這個香球,竟就敢入宮打起她的主意來了。

    楚翊神態自然,又轉身沖著老皇帝行了一禮︰“父皇明鑒,一切不過是場誤會,若是還有疑問,尚可請李俊皇子前來殿前與兒臣對質。”

    在場也沒有哪個人真是糊涂的,听過那一番對話,眾人心里便都有了底。只是那燕國副使臉上還有些許的不甘,他早知三皇子此行的目的,更想巴結與他,自然不肯輕易放過。

    不過還不等老皇帝真讓人去請李俊,也不等這燕國副使再說些什麼,大殿外便已有人通傳︰“燕國使者李俊覲見……”

    這倒是來得巧,老皇帝大手一揮便把人宣了進來。

    李俊進殿之後先看了楚翊一眼,楚翊目光冷冷,氣他治下不嚴。他也沒說什麼,規規矩矩的行禮之後,便開口道︰“今日不過是一場誤會,我與皇女殿下如今不過是君子之交,那香球是我意外所得,本想還與皇女的,但近日事忙,一時便忘記了。副使意外所見,大抵是誤會了,才鬧出這般笑話。”

    由當事人來解釋,理由也可以說是合情合理,彼此都算是有了個台階下。只有那副使被李俊冷冷地看了一眼,一時間驚得後背上連冷汗也冒了出來。

    李俊很清楚,這般強求勢必是不能如願的,平白得罪了楚翊和楚昭實在是不智。不過他也知道,這番話如果是由楚翊說來,大約可信度還挺高,由他這個天天往楚翊跟前湊的人來說什麼君子之交,就有些虛偽和可笑了。

    于是他略顯尷尬的笑了笑,又看了看楚翊道︰“其實也不怪副使,在下確實有心想要求娶,不過殿下似乎對在下無意……”

    作者有話要說︰  二更,要花花~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一將難求”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