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一將難求 第71章 那個不花心的皇女

    要遣散皇宮徹查宮人並不是件簡單的事,楚國後宮最鼎盛時,宮女有近兩萬人,內侍也有過萬。樂文 小說 即便如今老皇帝的後宮人數不多,宮中各處人員有所精簡,宮人也豈止過萬,無論遣散還是徹查,這顯然都是件浩大的工程,沒有幾個月的光景根本不可能完成。

    那一日的談話仿佛是一場夢境,之後的日子很快便又恢復了平靜。甚至因為楚翊是在東宮小花園里遇刺的,在場所見之人不多,太子及時下令封口之下,這消息竟也沒有傳出去,後宮前朝這些天都漸漸地恢復成了一派風平浪靜。

    對于這個皇宮,甚至說對于這個國家的掌控力,太子無疑都要比楚翊強上太多。楚翊也知道自己對于目前的形勢幫不上忙,于是便只能將事情壓在了心底,只是想想前世的太子,再想想如今剛過了明路留在攬月閣里的那個刺客,楚翊也是覺得一陣頭疼。

    遇刺之後的第二天,太子以楚翊身體不適的理由替她在鄒太傅那里告了一日假,但第三天一早,她還是得像往常一般去上書房讀書。因為心事重重,這一夜無論是人還是貓都沒有睡好,清晨也不等張岱來叫,楚翊便自己掀開帷帳起了床。

    “殿下昨夜沒有休息好嗎?”張岱見著楚翊臉色還沒昨天起床時好,便忍不住小聲問了一句。

    在太子動手之前,兄妹倆的談話尚算機密,楚翊當然不可能告訴任何人。她怕張岱又把褚京墨叫來,到時候再給她診斷個憂慮過甚什麼的,便抬起右手揉了揉額頭,左手擺了擺道︰“無礙,就是昨晚做了幾個夢,感覺有些沒有睡好。”

    張岱卻更加擔憂了,他皺眉看著楚翊︰“殿下是……夢到之前遇刺的事情了嗎?”

    她看起來像是那麼遲鈍的人嗎?這都隔了一天了才來後怕?!

    楚翊心頭有些煩躁,只冷著臉回了句“不是”便不再搭理張岱,然後轉身對侍立在一旁的宮女吩咐道︰“替我更衣洗漱。”

    張岱討了個沒趣,終于還是老老實實的閉上了嘴。不過他也不傻,昨日殿下從重華殿里回來興致便是不高,居然一個人在書房里坐了半晌也沒去棲雲軒找兩個伴讀。他不敢深究殿下在重華殿里究竟發生了什麼,但心里卻也猜測出大約是和之前遇刺的事情有關。

    伺候更衣的,舉著配飾的,端著面盆的,拿起木梳的……只是早間的更衣洗漱,楚翊身邊便圍了不下十個人,之後還要傳膳,那些拎著食盒從小廚房而來的宮人又不下十個,在加上寢殿里侍立的,宮殿外灑掃的,在各處處理雜物的,林林總總她這麟趾殿里怕是有不下百人。

    從昨日太子給她看過那些東西之後,楚翊看著誰都忍不住要思量一番,這人究竟是不是刺客?可事後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是在多慮,因為皇宮之中不可能有那麼多刺客,真是滿地都是刺客的話,別說她和太子了,老皇帝都早一命嗚呼了,而且她的麟趾殿前世也不曾有過刺殺之類的事情。

    但是知道歸知道,今日楚翊還是忍不住將這幾個伺候她更衣洗漱的宮人們又打量了一番。還好,基本上都是熟面孔,也是前世就跟在她身邊伺候的那些人,應當是無礙的。

    張岱又不瞎,當然看出了楚翊那打量和評估的目光,他心中覺得楚翊大約是有些草木皆兵了,可嘴上還是免不了要問一句︰“殿下,可有什麼不妥?”

    楚翊的衣服已經穿戴整齊了,她站在原地,有梳頭宮女站在身後替她梳頭。她撫了撫袖擺,聞言想了想,還是問道︰“張岱,這麟趾殿里一共有多少宮人?”

    張岱總管麟趾殿,聞言想也沒想的就回道︰“殿下,麟趾殿中一共有侍衛三百,內侍四十七,宮女六十……六十一人。”

    那多出的一個,自然是昨天才出現在攬月閣的十二。楚翊聞言點了點頭,在心里算了算,突然有些失笑——這宮女和內侍加起來一共一百零八,還給她湊了個天罡地煞。

    不過失笑過後,楚翊還是一臉認真的對張岱道︰“回頭你弄個冊子,把這些人的來處和入宮的年月都記錄一遍給我。”

    她說完瞥了張岱一眼,目光清清淡淡的,張岱卻是心領神會,知道殿下這是讓自己不要去管攬月閣里的那人。不僅不管,恐怕還得幫她把身份落實,也不知這人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這話楚翊也沒有避著人說,她剛在小花園里遇刺,想要查一查自己的寢宮也算上人之常情,明著來倒比暗地里來更讓人安心,那些听見的宮人也果然都算平靜。

    這時候梳頭的宮女已經將楚翊的一頭長發打理得妥當,楚翊也不等張岱開口替她傳膳,便道︰“時候還早,且不忙傳膳,一會兒讓人直接把早膳送去棲雲軒吧。”

    說完這話,她抬腿便往棲雲軒去了。

    ********************************************************************************

    在太子動手之前,楚翊已經把自己的麟趾殿簡單的查了一遍,她還記著太子說她的寢宮要徹查的事情。原本兄妹倆是不必計較這些,便是直接讓太子衛率來麟趾殿搜查楚翊也沒什麼意見,可誰讓她宮里現在藏著個刺殺太子的刺客呢?便只好先下手為強了。

    楚翊的麟趾殿除了在小廚房里做事的,幾乎都是些不滿二十的年輕宮人,光看張岱整理出來的冊子實在看不出什麼問題來。她想了想,索性便找太子借了人,然後把名冊中那些不熟悉的人一個個的挨個查了過去。雖然仍舊是太子的人,也仍舊是徹查,但主動權卻已經在她的手中了。

    調查的事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楚翊把心思全放在了這上面,一時間倒沒覺出時間的流逝來。直到好幾日之後,張岱突然捧著個錦盒到她面前︰“殿下,這是燕國使者命人送來的禮物。”

    彼時楚翊正纏著程子安要她教自己幾招防身——渡氣的事情過去好些天,楚翊的態度一如既往,程子安還真當她忘了這事兒,于是也漸漸地自在了起來——她聞言一愣,這才想起和李俊的盟約還沒有定論,當下便把學防身的事拋在了一旁,去接張岱手里的錦盒。

    打開錦盒,里面靜靜躺著的是一塊蟠龍玉佩,玉質溫潤,白如截肪,正是一塊上好的羊脂玉。

    楚翊看得有些眼熟,想了想便記起這正是李俊時常佩戴在身上的那塊玉佩。一國皇子的隨身配飾自然不俗,不過這塊玉的價值卻並不是其本身,而是那玉上燕國皇宮宮造的印記——這是燕帝賜給李俊的玉佩,在內府之中也是有據可查的,作為盟約的憑證再好不過。

    從看到這塊玉佩起,楚翊便知道,盟約的事情大抵是成了。左右李俊不可能白跑一趟,浪費這三個月的寶貴時光,而她作為有直接繼承權的皇女,顯然也比其他藩王更有結盟的優勢。

    這算是這段時間以來最好的一件事了,楚翊一手拿起玉佩輕輕磨蹭,唇角也忍不住微微上揚。

    李霖本來是在一旁看熱鬧的,這時候卻已經悄無聲息的摸到了被冷落的程子安身後,他拍了拍程子安的肩膀,語帶同情的道︰“子安啊,我覺得你還是不要當駙馬比較好。殿下這麼花心,剛還纏著你呢,現在就因為一塊破玉冷落了你,將來成親之後你們的日子可怎麼過啊……”

    楚翊的耳力其實不錯,李霖嘀咕十次,她只要在場起碼就能听見九次。不過這人往日里要麼是在撮合她和程子安,要麼她也正好可以借著話把程子安激上一激,因此只當做听不見便是。但是今天說她花心,說她和程子安過不下去什麼的,果斷不能忍!

    程子安都看見楚翊微揚的嘴角抿直了,心頭暗叫不好,想要去捂李霖的嘴也是遲了。

    只見皇女殿下目光森森的看了過來,幽幽開口問道︰“李霖,你剛在說些什麼?我沒听清,你大聲的再說一遍怎樣?”

    明明比自己矮了一個頭,可李霖還是被她看得忍不住縮了縮脖子,正要干笑兩聲解釋,便听楚翊道︰“你這麼閑,不如把《國史》抄上一遍,明日給我可好?”

    又抄書?!李霖不可置信的看著楚翊,然後便听見楚翊施施然開口道︰“這是皇女的命令。”

    身份高貴壓死人,李霖徹底蔫兒了,這回改程子安同情的看著他了——即便現在回去不眠不休的抄,李霖也別想在明天抄完《國史》,到時候估計又有得磋磨。

    然而還沒等程子安收回看向李霖的同情目光,她便又被殿下點了名︰“子安,你對李霖剛才的話,有何看法?”

    看法?能有什麼看法?程子安已經開始考慮自己明天能不能抄完《國史》了。

    誰知她不開口,楚翊等了片刻後卻很認真的說道︰“我從不花心,最是專情。”

    說完這話,楚翊轉身便離開了,也沒說要罰程子安也抄《國史》。

    程子安抬頭,看著她拿著錦盒遠去的背影,一時間卻有些不明白那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作者有話要說︰  程子安︰她拿著情敵給的玉佩和我說這話,是想說讓我不要痴心妄想嗎?!

    ps︰有點晚了,不過昨天說二更的,大家熱情一點,給我動力碼二更吧!!!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一將難求”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