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一將難求 第67章 那個很心虛的少年

    有刺眼的紅色從那道石青色的身影上噴涌而出,大團的鮮紅將周圍原本有些昏沉的池水染成一片血色,然後再漸漸地淡去……

    楚翊心頭一沉,明白那想要救下自己的宮人恐怕已經遭了不測。她想要去尋找那刺客的蹤影,可是肺部卻因為缺氧,幾乎有了一種要爆裂開來的感覺,促使她不得不將呼吸求生放在第一位。

    不會水的皇女殿下撲騰得更厲害了。可是這毫無章法的動作卻並不能拯救她,即使腦袋偶爾撲騰出了水面,可是在那樣驚慌失措的情況下,她根本來不及呼吸便又沉入了水里,還因此嗆了不少水。

    漸漸地,手足失去了力道,撲騰的動作也變得無力起來。因為嗆水,從口鼻咽喉直到肺部,都火辣辣的疼了起來,窒息的感覺令她想起了前世被人縊死的痛苦——在這一刻,楚翊突然想到貓好像是會游泳的,可是為什麼她就不會呢?或許下次該用貓身去試試游泳的感覺?

    石青色的身影小小的掙扎了一下,便帶著無邊的血色沉了底。在楚翊努力撲騰著求生,沒有看見的時候,一道暗色的身影正借著這池水的昏沉,悄無聲息的向她游來。

    有寒光閃閃的匕首從水底刺來,帶起些許水流的涌動。但和楚翊撲騰時那巨大的動靜比起來,這些微的動靜顯然不可能引起她的注意。然而這一刀到底還是沒能刺下去,因為有一只手從斜地里伸了出來,牢牢地抓住了拿匕首的手腕,力道大得讓這一刀再也刺不下去!

    楚翊是不知道這些暗流涌動的,她只覺得身體越來越沉,腦海里有千萬個念頭走馬觀花一般匆匆閃過,卻壓根想不起來這些念頭都是些什麼。眼前原本尚算明亮的水光漸漸地發黑,耳邊不知怎的嗡嗡作響,死亡似乎已經再次近在咫尺……

    有一只手臂從身後伸來,攬住了她的腰,將她往水面上拖去。楚翊能很清楚的感覺到這些動靜,她的意識尚未迷失,可身體卻已經不听使喚,即使只是想要睜開眼楮看上一眼,也做不到。

    “嘩啦”一陣水聲響起,楚翊感覺到口鼻外壓抑的水流終于消失不見了,她佔滿水的臉頰被水面上的微風一吹,還微微有些泛涼。她努力的想要吸入空氣,可不知是因為口鼻間嗆入的水太多了還是其他,任她如何努力的想要呼吸,也沒有絲毫空氣涌入肺部。

    臉頰被人輕拍了兩下,楚翊听到程子安的聲音在喊︰“殿下,殿下……”

    可這聲音卻似遠又似近,讓人怎麼听都覺得有些不真切,仿佛是在夢中。

    楚翊知道,這是自己的意識開始模糊了,所以一切才會失真。但她不敢就此睡去,說不定她睡著了之後又會在貓身上醒來,可誰知道人身這邊又會發生什麼?

    程子安卻被楚翊這毫無生氣的樣子嚇壞了——她自己都不知道,這份慌亂是源于對方的身份,還是源于對方這個人——她白了一張臉,一邊口里不斷的喊著“殿下”,一邊繼續拍打著對方的臉頰,力道也在不自覺中漸漸加大。

    “你再拍,她的臉就成豬頭了!”一個稍顯冷淡的聲音在旁邊響起。

    程子安聞言,剛準備拍在楚翊臉頰上的手便頓住了,她看著楚翊通紅的臉頰,有一瞬間的尷尬。不過很快,程子安意識到眼前的情況危急,忙向那人求助道︰“該怎麼做?”

    “渡氣,然後回去找阿褚。”簡潔明了,一語中的。

    渡氣?渡氣!不會是她以為的那樣渡氣吧?!

    程子安托在楚翊腰間的手都僵住了,她僵硬的回轉頭去看給出這個主意的十二,卻見對方毫不留情的別過了頭。之後更沒有停留,一手拎著那個被打暈的刺客,就往攬月閣的方向游了過去。

    原本幽靜的荷花池再次恢復了平靜,層層疊疊的荷葉遮擋了所有的視線。程子安扭頭四顧,卻發現整個荷花池中似乎只有她和“昏迷”的楚翊,包括剛剛帶著人游開的十二,都消失不見了。

    程子安將視線重新移回了楚翊的臉上,那張向來鮮活又傲嬌的臉上,此刻卻只剩下了蒼白的平靜。可面對著那張臉,也說不上為什麼,她只覺得心跳如鼓。

    “殿下,我只是……我只是為了救你……”程子安喃喃自語了一句,也不知是說給自己听的,還是說給“昏迷”了的楚翊听的。

    話音落下,楚翊便覺得自己的嘴被輕輕地捏開了,然後覆上了一片溫軟。她的意識並沒有徹底消失,她知道那是什麼,可此時此刻她甚至升不起什麼旖旎的心思來。

    很快,一口氣從對面渡了過來。全身的感官仿佛突然間都找到了突破口,胸腔缺氧的憋悶,口鼻嗆水的火辣,徒勞掙扎的疲軟,在這一刻鋪天蓋地般向楚翊涌來。

    那滋味兒很不好受,可這般難受,卻又讓人感覺到了生命的鮮活。

    程子安察覺到楚翊有了動靜,忙向後退了些許,然後便見著楚翊嘴一張,吐出了幾口清水來。她見過人溺水,知道溺水的人能把水吐出來多半就沒什麼大礙了,當下也是松了口氣,問道︰“殿下,殿下?你還好吧?”

    楚翊吐出水又咳嗽了幾聲,總算是覺得呼吸順暢了,雖然氣管里還是有些火辣辣的疼。听到程子安的問話,她勉強抬眼看了對方一眼,嘴巴張了張,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可張開口卻又覺得嗓子疼得厲害,根本說不出話來,于是只能閉嘴。

    這個時候的楚翊實在很狼狽,以往的高傲似乎都消失不見了。她軟軟的靠在程子安身上,甚至連抬手的力氣都沒有,沒一會兒功夫,甚至連眼楮都又閉上了。

    此刻兩人還泡在水里,雖然五六月的天氣並不覺得冷,可這畢竟不是長久之計。

    程子安一手托著楚翊絲毫不敢放松,抽空抬頭張望了一下。之前就在小渡口那邊吵吵嚷嚷著要劃船過來的那些宮人們卻依舊沒見蹤影,也不知是不是另外兩艘船都有問題,以至于壓根劃不出來。

    楚翊的狀態似乎並不太好,程子安也不欲等待,再加上對方也沒有像一般溺水者那樣掙扎不休,于是她便索性帶著楚翊往攬月閣的方向游了過去。

    並沒有游出多遠,撥開層層疊疊的荷葉之後,便能看見攬月閣方向也有侍衛跳下了荷花池,正往這邊游來。有幾個侍衛甚至已經離得很近了,只是被荷葉擋住了視線,所以一時沒能找到她們罷了。

    有了這些侍衛相助,楚翊很快便被救上了岸。攬月閣又正巧是女醫官褚京墨的住處,于是眾人也不做他想,匆匆忙忙便將人抬到了褚京墨那里。

    程子安抽空往四下里打量了一番,卻見周圍已經被侍衛和宮人們圍滿。原本冷清的攬月閣里如今吵吵嚷嚷的到處都是人,只是沒看見先帶著刺客回來的十二,也不知她避去了哪里?

    *****************************************************************************

    受驚加脫力,楚翊在褚京墨的床上躺了將近半個時辰才終于緩了過來。

    上次太子在宣德殿遇刺一事的風波尚未平息,皇女便又在東宮的小花園里遇刺了,此事無疑是刺激了多有人的神經。于是短短半個時辰,楚翊遇刺一事不僅驚動了同在東宮的太子,便是向來不太將楚翊放在心上的老皇帝,也屈尊來了這小小的攬月閣一趟。

    楚翊嗆了水,有些說不出話來,于是只短短的說了幾句,便被太子抬手止住了,只讓一路跟著她的那些宮人們細說。

    這些宮人們倒是說得詳盡,連楚翊之前生氣讓人修路的事情也說了。不過他們都沒跟上船,關鍵之時發生了什麼事卻都不大清楚,只是站在岸邊等待的時候,突然听到有人喊“有刺客”。而唯一跟上船的那個宮人卻是已經被刺客刺死,如今才剛被侍衛們從荷花池底打撈上來。

    于是楚翊便又啞著嗓子補了幾句,她嗓子實在不適,便想讓程子安說接下來的,左右沉船之後的事情她應當都看見了。誰知扭頭四顧一番,卻沒看見對方的身影,一愣之後才想起這人應當是換衣裳去了——夏日衣衫單薄,沾了水貼在身上,恐怕便會暴露許多問題。

    還沒等程子安換過衣裳回來,老皇帝便先到了。他來得比本就在東宮的太子要晚上一些,一進門見著楚翊雖然神態萎靡,卻並無大礙的模樣,便問道︰“刺客抓住了嗎?”

    楚翊作為當事人,對此事卻並不清楚。她只是隱約記得在程子安來救她時,身邊是有另一個人存在的,而且也是這個人提醒程子安給她渡氣,才堪堪保下了她的一條小命。不過那人究竟是誰,又有沒有抓住刺客,她卻是沒有看見。于是听了老皇帝的話後,她也扭頭去看一來便主持大局的太子。

    太子聞言點了點頭,回道︰“抓住了。那刺客似是被人傷著了,昏倒在了隔岸的水邊,被侍衛們搜查時抓住了,有當時在場的宮人指認于他。”說完頓了頓,他又加上一句︰“小花園的管事也過來辨認過,確認他本就是那里的值守宮人,入宮也有數載,只是沒想到竟會是個刺客。”

    老皇帝一听,面色更沉。不過總得來說,有了這般線索也是件好事。至少這人本就在宮中,也就有根底可查有人脈可見,不像之前太子兩次遇刺,那些刺客的來歷至今沒有頭緒。

    楚翊听見太子說那刺客昏倒在隔岸水邊時,心頭便覺得有些奇怪。她蹙著眉頭想了想,終于還是想起個人來——除了程子安之外,這攬月閣中身手最好的,恐怕就是褚京墨當初救下的那個刺客吧?也只有這個人,即使救了她抓了刺客,也無法出現在眾人之前。

    只是這都好幾個月過去了,這人身上的傷也早該痊愈,卻還沒有離開攬月閣嗎?那麼,她是真心不想再回去做刺客為人賣命,還是想要留在東宮另有所圖?

    太子與老皇帝說過幾句話,一回頭便見著楚翊一副神思不屬的模樣。他當然不知道楚翊在想褚京墨救下的那個刺客,只當她是累了,便道︰“褚醫官已與你看過,說是沒什麼大礙,阿翊便放心的在這里好好休息些時候吧,等到好些了再回你自己的寢宮。至于課業……也停上兩天吧。”

    楚翊聞言回神,她並不喜歡待在別人的地方,下意識的便要皺眉拒絕。只是在開口之前,她突然又想起了什麼,于是已經到了嘴邊的話語便是一變︰“皇兄放心,我只是有些乏力罷了,沒什麼大礙。你身子尚未痊愈也當好好休息,晚些時候我可以自行回去寢宮,明日的課業也不會耽誤的。”

    太子有些不贊同的搖搖頭道︰“不必如此,明日你好好待在寢宮里休息便是。學無止境,也不差這一日半日的光景,更何況若是你狀態不佳,豈不是辜負太傅的辛苦?”

    楚翊自然也無意與他爭辯,扯扯嘴角勉強露出個笑來,便也從善如流的應下了。

    老皇帝沒待多久就離開了,太子也怕耽誤楚翊休息,沒敢多待便回去了。這兩人一走,突然間吵嚷起來的攬月閣,便又突然間安靜了下來。

    沒一會兒功夫,程子安便回來了,她果然是換了一身干淨的衣裳,連頭發也打理得齊整了。只不知之前她穿著一身濕衣,一路究竟費了多少功夫躲避那些宮人和侍衛,才能安然的回去棲雲軒。

    楚翊看看程子安,又看看一只安然又安靜的待在一旁的褚京墨,突然開口道︰“之前在荷花池中,來救我的還有一人。那人是誰?在哪兒?”

    她說得篤定無比,言語間帶著些威壓與迫人,仿佛之前的虛弱和萎靡在這一刻統統消失不見了。

    褚京墨的眼中有慌亂一閃而過,程子安卻一下子便將心虛寫在了臉上︰那時候殿下並沒有昏迷嗎?她听見了自己與十二的對話,那麼在那之後,她為她渡氣……

    作者有話要說︰  十二(冷笑)︰想跟我搶阿褚?做夢!

    程子安(糾結)︰渡氣?還是不渡氣?這個問題……

    ps︰下午去了醫院,本來是陪老媽去檢查身體的,結果她沒什麼事兒,我自己抱了一堆藥回來吃……

    然後,多年沒去過醫院,今天還是陪老媽去的,所以壓根就忘記帶醫保卡這種東西了,回來被十二一提醒才想起來還有醫保這種東西,看著那堆藥頓時心疼加心塞……

    我需要安慰!!!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一將難求”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