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一將難求 第57章 那個戰刺客的少年

    突然下手行刺的是一個舞姬,楚翊剛還評價他們的歌舞軟綿綿的看著無趣,轉眼她就一改之前的綿軟,展現出了強勢狠辣的一面。超快穩定更新小說,本文由  首發

    皇宮里守衛森嚴,舞姬進殿時也都是經過專人嚴格搜查的,再加上她們身上衣衫輕薄,別說藏著什麼利器了,便是頭上的發簪尖銳些許也不可能。也是因此,當這個舞姬踏著舞步有意無意的靠近太子坐席時,並沒有人發現有什麼不妥的,直到楚翊看見了那一抹寒光……

    突然出現在舞姬手里的利器其實只是一把不足半尺的小刀,因著今日桌上有一道炙羊肉,有些大臣不喜歡這樣大塊的食物,所以便配了把小刀在桌上片羊肉用的。也不知她是何時靠近了桌案,順走的又是哪位大人桌上的小刀?

    不過此刻卻沒人有空去深究這許多了,楚翊見著這一抹寒光刺來,腦海中瞬間腦補出了一副太子殿下血濺當場的畫面。她臉色一白,想也沒想的就要往前用身子去擋,誰知太子的反應更快,向來病弱的人力氣竟也是驚人的大,他長臂一揮便將楚翊推了開來。

    或許是因為一直以來的病弱示人,似乎所有人都忘記了這位太子其實也是個文武雙全的全才。他臨危不亂,一把揮開楚翊之後,還有時間在小刀刺來那千鈞一發之際微微側了側身。

    鋒利的刀刃從胸前劃過,雪白的刀光劃破杏黃的華服,帶起了一片刺眼的血色。

    楚翊被太子推得栽倒在一旁,爬起身來回頭看到這一幕,眼楮一下子就紅了,差點兒忍不住撲過去就找那刺客拼命!

    不過好在楚翊到底是當過幾年皇帝的人,遇事要比常人更快冷靜下來。她稍稍冷靜後定楮一看,便發現太子其實並沒有大礙,這一刀雖然自他胸膛劃過,但他躲閃及時,並沒有被傷及髒腑,只是不深不淺的劃破了胸前的皮肉,受了些皮外傷罷了。甚至因為這把小刀就是在宴席上順的,連淬毒的可能性也不會有,只要及時止血包扎,休養個幾日再吃些補血之物便是無礙。

    “子安,救駕!”楚翊連忙開口喊了一聲,在這一刻她甚至想不起在宣德殿守衛的御林軍,也想不起這宣德殿里還有許多身手不俗的武將,滿腦子里只有坐在後排的程子安。

    話音還沒落下,坐在後座的程子安已經一躥而起——她和那舞姬刺客沒什麼不同,進入宣德殿時都是不能攜帶兵刃的,此時手中只有一把切羊肉用的小刀。

    “叮”的一聲脆響,程子安的小刀架住了再次揮向太子的利刃。那刺客抬眼看了她一眼,目光冷冷卻並不戀戰,手臂一揮格開了程子安的刀便要再次向著太子襲去。然而就在這當口,一只銀制的酒壺突然破空而出,十分精準的重重砸在了那刺客的腦後,將毫無防備刺客砸得頭暈目眩。

    “ 當”一聲,酒壺落地,滿滿的一壺酒灑了滿地。

    太子趁機退去,楚翊也怕這刺客突然換了目標,跟著退到了人群之中。後退的時候她抽空看了一眼,正見著對面的李俊放下手,他案幾上的酒壺也已經不翼而飛——那只突然砸中刺客的酒壺顯然便是他扔過來的。

    這個敵國的皇子為什麼會出手幫太子?他們難道不該盼著太子出事,楚國內亂嗎?

    疑惑一閃而過,此時宣德殿外值守的御林軍已經沖進了大殿,程子安還在與刺客糾纏,但太子已經安然退到了御林軍的護衛之中。只是之前那一刀大約挨得不淺,只這片刻功夫,他胸前的衣襟已經被血染紅了一大片。

    “快,去傳太醫!”楚翊一把抓住了身邊一個大臣的衣服,也沒看清楚是誰,便喊了起來。

    那人一愣,隨即反應過來,一邊喊著“傳太醫”一邊就向著大殿門口奔去。

    楚翊又回頭看了一眼,見著那刺客被李俊砸得有些暈了,程子安應付起來也不算太吃力,再加上御林軍已經圍了上去,當是無礙。她放下心來,轉身跑到了太子身邊,見著他胸口的血還流得厲害,便干脆不管不顧的將披在身上的外袍脫了下來,一把按在了太子胸口替他止血。

    “皇兄,我已經讓人去喊御醫了,你,你多撐會兒……”楚翊看著太子好不容易紅潤了幾天的臉色再次蒼白了下來,眉頭頓時皺得死緊,恨不得現在就把那幕後黑手找出來千刀萬剮!

    “阿翊放心,皇兄沒事。”太子殿下的狀況看起來其實不算太糟,他站著時身姿依舊挺拔,只一手捂著傷口,任由楚翊幫他壓制止血,神色間還和往常一般的從容淡定。他甚至還有心情去評論大殿中還在打斗的兩人︰“程老將軍的子孫,身手果然是不錯的。”

    楚翊聞言下意識的又往大殿那邊看了一眼,這時候御林軍已經將打斗的兩人團團圍住了。所謂插翅難飛,就算程子安還被對方纏著,御林軍因此一時間沒有動手,但拿下那個刺客也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

    看明白這一點的顯然不止是楚翊,那舞姬選擇今日行刺,也不過是想出其不意罷了。她一擊之下沒有得手,便知道已經錯失良機再難得手,而眼下更是全然沒有了逃脫之路……

    余光瞥見重重包圍的御林軍,舞姬眸光一沉,已是存了死志,于是在程子安又一刀揮來時,她便沒有再舉刀招架,而是看準時機干脆的向前一撞,引頸就戮。

    程子安沒想到有此一著,一下子收手不及,于是剎時間,血染大殿。

    “噗通”一聲,剛才還鮮活狠辣的舞姬倒在了地上。程子安呆呆的站著,好半晌才伸手在自己的臉上抹了一把,低頭看時,便見著滿手的腥紅,與地面上那一片血色交相輝映。

    “刺客伏誅了!”圍上來的御林軍中有人喊道。

    老皇帝終于在重重保護之下走了過來,他看了一眼地上的尸體,面沉如水。也不知他想了些什麼,但最終卻只皺著眉問︰“太子傷勢如何?陳太醫怎麼還沒來?!”

    說話間,便見著陳太醫拎著個藥箱匆匆跑進了大殿——太醫院自然沒有這麼近,不過因為太子的身體向來不好,許澤今日也告假回家過端午去了,他便早早的奉命在偏殿里守著,以防萬一。

    陳太醫來得快,見著太子華服染血的模樣也不敢耽擱,他甚至沒來得及向老皇帝行禮,便匆匆跑到太子身邊幫他處理傷口去了。老皇帝自然沒有怪罪,他緊走幾步來到了太子身邊,等到陳太醫宣布太子殿下的傷勢沒有大礙之後,所有人才終于長長的舒了口氣。

    楚翊緊繃的神經終于放松了下來,這才有心思再去看程子安。也是到了這時候,她才發現這人竟還呆呆的站在那刺客的尸體旁邊,也不知在想些什麼——莫不是她第一次殺人,被嚇傻了?

    之前躲得遠遠地李霖這時候也湊了上去,他輕輕地扯了扯程子安的衣服,帶著些擔憂的問道︰“子安,子安,你還好吧?有沒有傷著哪里?”

    程子安被他喊得回神,又低頭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刺客尸體,這才回道︰“沒,我沒事。”

    她說著沒事,但楚翊卻發現她沾染了鮮血的右手緊緊地抓住了自己的衣袍,然後不斷的在衣服上磨蹭著,似乎是想要把掌心中有些干涸的了的鮮血擦干淨。

    果然是剛殺了人,被嚇著了呢……

    楚翊這時候才想起來,程子安身手再是了得,為人再是可靠,但其實也不過是個剛滿十五的女孩兒。她抿了抿唇,就想過去安慰她幾句,誰知還沒邁開步子,便見著一道身影擋在了自己身前。

    這人穿著一身淡黃色的華服,眉目俊朗器宇軒昂,正是燕國使者李俊。

    楚翊見著他,心里頭是有些不耐煩的,但別人剛在危急時刻出手救了自己兄長,她也不能拒人千里失了禮數。于是她十分鄭重的沖著李俊行了一禮,說道︰“方才危難,多謝使者相助。”

    李俊不在意的擺了擺手,謙和道︰“不過舉手之勞罷了,殿下不必如此客氣。”他說完向著太子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卻因圍著太子的人實在太多,什麼也沒看見。

    楚翊本來客套完一句已經想走了,但見著李俊往太子那里張望,心中始終有些防備。她遲疑了一下,終于還是按捺下性子再次開口道︰“于使者而言,扔個酒壺只是舉手之勞,但于我而言您卻是救了我兄長一命,楚翊銘感五內。”

    李俊聞言收回了目光,他淺笑著看了楚翊一陣,突然開口道︰“既然殿下如此客氣,那不若便送給在下一樣東西,就算是報答我這舉手之勞了可好?”

    挾恩圖報?!可是挾恩圖報的話,無論是對老皇帝還是太子本人,顯然都比她這個無權無勢的皇女更合適啊。楚翊很清楚這一點,但她听完李俊的話之後,那一瞬間腦海里卻只有這個詞兒。

    面上卻是不動聲色,楚翊從容回道︰“不知使者想要什麼?”

    李俊的目光在楚翊的身上一掃而過,他笑了笑,最後指著楚翊腰間的香囊道︰“听說貴國有在端午當天佩戴香囊的習俗,今日正逢佳節,不若殿下便送我一只香囊吧。”

    居然不是挾恩圖報,只是要香囊嗎?

    等等,他說要什麼?香囊?!!!

    楚翊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幾乎忍不住想要開口咆哮︰今天這些人都是怎麼了?為什麼一個個的都跟她的香囊過不去啊?!

    作者有話要說︰  李俊(風度翩翩)︰我不要多的,送我只香囊就好

    楚翊(大驚失色)︰等等,你說要什麼?香囊?!你還是直接去敲詐我爹吧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一將難求”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