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一將難求 第51章 那個費心思的皇女

    今天的程子安很奇怪,無端端的受傷了不說,脾氣也比以往急躁了不少。小說

    楚翊有些委屈也有些擔心,可是程子安似乎鐵了心不讓她跟,她也沒有辦法跟去。于是糾結了一會兒之後,她還是一躍跳回了床上,然後枕著爪子趴了下來。

    程子安從來都不是個沒有分寸的人,她既然不讓貓崽兒去找人,那麼必定有她的理由。只是之前分開時她明明還好好的,怎麼就這麼一會兒功夫便受傷了呢?

    難道是她練槍的時候不小心傷著了自己?楚翊暗自搖了搖頭,覺得這可能性實在不大,可是除此之外,她想不到程子安在麟趾殿里受傷的理由,這里可沒什麼危險的事物。

    但如果不是受傷的話……

    冷靜下來的楚翊終于回想起了程子安的話,她說她只是肚子疼……肚子疼,還有血腥味兒……

    楚翊又不是真的剛滿十三歲,只是之前關心則亂,這時候回想一番很快便也找到了答案——子安少年沒生病也沒受傷,她只是葵水來了而已!

    虛驚一場的貓崽兒大大的松了口氣,之後便放心的待在屋子里等程子安回來,順便想想一會兒該怎樣發個小脾氣,讓對方知道她的委屈。

    然而這一等,便是半個時辰,程子安別說是沐浴了,就算是在程家時泡藥浴都沒這麼長時間過。

    楚翊左等右等等不回來程子安,漸漸地又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猜錯了?程子安真的受傷了,然後失血過多,最後倒在了什麼地方回不來?

    但事實上,子安少年此刻正坐在浴房里懷疑人生。

    程子安抱著干淨的衣服去了浴房,簡單的清洗過後便換上了干淨的新衣,然後又將之前染上血跡的褲子撕了做成應急的布包墊在身下。如此,不必再擔心有血浸出,但她捂著肚子坐在浴房的凳子上,還是有些憂慮——血並沒有止住,而且听說要連續流上好幾天,這樣真的不會失血過多嗎?!

    雖然明知道是杞人憂天,可程子安還是忍不住多想了。因為只是流了這麼一小會兒血,她就覺得腰也酸了,身上也沒力氣了,再加上腹痛如絞,簡直是讓人覺得生不如死的體驗。

    如果每個月都來這麼一次的話……

    她皺著眉,在浴房里一坐就是小半個時辰,以至于原本還想著要傲嬌一回的楚翊都忍不住憂心,主動跑過來找她了。

    “喵——”少年,你沒事吧?

    貓叫聲傳來,正在胡思亂想的人終于被驚醒。程子安下意識的往門口看去,卻發現大門緊閉——無論在哪兒,她沐浴時總是格外小心,大門從來都是拴上的——于是又回頭四顧找了一遍,終于在透氣口上發現了貓崽兒黑漆漆的小腦袋。

    “小黑?”程子安喊了一聲,就看見貓崽兒盯著她眨了眨眼楮,然後突然間把腦袋縮了回去。隨即也沒有離開,只是背過了身子,拿屁股對著她。

    盡管這不是第一次了,但每次看見小黑這傲嬌的小模樣,程子安都有種好笑的感覺。她稍稍放松了心情,捂著肚子站起身開門走了出去,之後徑自繞到了透口氣的位置——貓崽兒果然還在那里等她,不過見著她來,卻是有些不屑的把臉一撇,只拿眼角的余光看她。

    “小黑,回去了,你也餓了吧,我讓人給你準備魚片粥啊。”程子安和顏悅色的對貓崽兒說道,一邊說一邊伸出手要去抱她。

    “啪”的一下,程子安伸過去的手被貓崽兒肉乎乎的小爪子拍了下來。她覺得貓崽兒似乎沖她翻了個白眼,然後便自顧自的從透氣口跳了下來,邁著優雅的貓步徑自越過她,走到了前面。

    “喵——”愣著干嘛,還不跟朕走?!

    見著程子安沒有跟上,楚翊沒好氣的回頭吼了一嗓子——虧她還以為自己猜錯,她真的受傷了,結果跑來一看,這人果然沒什麼事,只是坐在浴房里發呆而已。

    不知道朕還委屈著嗎?不知道朕會擔心嗎?不知道浴房里濕冷,葵水來了不能著涼嗎?!

    楚翊一點兒也不想搭理程子安,一路氣呼呼的走回了臥房。

    程子安只當她還在為之前的事情生氣,一路上輕聲道歉過幾回,可惜道歉的內容有誤,貓崽兒依舊仰著頭一副生人勿進的模樣。直到兩人回了臥房,程子安吩咐人準備的魚片粥也送來了,不等程子安招呼,貓崽兒便主動跳進了她的懷里。

    “不生氣了?”程子安輕聲問道,同時準備像往常一樣,把貓崽兒放到桌上讓她自己吃東西。

    “喵——”朕不去桌子上,朕要你喂!

    貓崽兒一把抓住了程子安的衣襟,死活不松手。程子安試著拉扯了一下貓爪,結果卻發現貓崽兒已經彈出了指甲,如果再強行拉扯的話不是崩了指甲就是扯壞了衣服。她有些無奈,但最終還是妥協的抱著貓崽兒坐下了,然後抬手端了粥碗來,放到了貓崽兒嘴邊。

    黑貓的尾巴尖兒微微勾了勾,滿足的輕哼了一聲,之後才埋下頭開始吃起東西來。

    程子安無奈又寵溺的看著貓崽兒,輕輕地撫摸著她黑得發亮的皮毛。沒一會兒功夫,她原本有些發涼的小腹便被貓崽兒的身子捂得暖和了起來,小腹處原本如刀絞般的疼痛也漸漸地平復了下來。

    *******************************************************************************

    楚翊起床之後的第一件事便是吩咐宮人,讓他們把今天所有的茶水全部換成了姜糖水。理由是她昨晚入睡後沒有蓋好被子,偶感風寒,需要多喝姜糖水驅寒。

    這話當然只是個不怎麼靠譜的借口,事實上昨夜就算她屈尊親自幫程子安捂肚子了,但子安少年依舊一夜都沒有睡好。對方似乎並不清楚來葵水之後的禁忌,也不知道喝些熱水,或者用熱水捂肚子會好過許多,可作為一只貓,小黑也沒辦法告訴她這些。

    難道進宮之前程夫人都沒有交代程子安這些事嗎?!楚翊想著程子安皺了一夜的眉頭便忍不住有些心煩,洗漱的時候她想了想,又吩咐人去準備了棗泥糕。

    張岱被楚翊這一大早的反常鬧得有些莫名其妙,忍不住問了句︰“殿下,您不是不喜歡吃棗泥糕嗎?”說是甜得掉牙,上次的就全部賞給了李霖。

    楚翊噎了一下,隨即敷衍的回道︰“突然想吃了。對了,讓小廚房里的人別把棗泥糕弄那麼甜。”

    一旁伺候的宮人忙去小廚房吩咐了,也因著這道特別吩咐的糕點,楚翊今日出門時便比平日里晚了些許。不過即便她晚了些,棲雲軒里的兩人出門時也不比她早。

    李霖昨晚又抄書抄到了半夜,今早差點兒起不了床,是伺候的宮人好不容易叫起來的。然而即使是強撐著爬了起來,梳洗一番之後,他也仍舊一副睡眼朦朧的模樣,仿佛走著走著都能睡著了。而程子安今天的臉色也不大好看,透著股蒼白不說,眼下也少見的有了些許青黑。

    “子安,你昨晚做賊去了?!”李霖出門時難得睜開了眼楮,一眼便看見了小伙伴兒臉色不對,原本眯縫的眼楮頓時就瞪大了,隨即驚呼出聲。

    程子安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卻不欲解釋,只敷衍道︰“昨晚沒睡好罷了。”

    李霖是真的驚奇,他認識程子安這麼些年了,每次見面她都是精神抖擻的模樣,仿佛精力永遠也用不完。像今天這樣萎靡,甚至連黑眼圈兒也有了的情況卻是從未見過的。他正想多說兩句,卻見著皇女殿下領著一群人姍姍來遲。

    楚翊看著兩人萎靡的神色,絲毫沒有意外。見著兩人看見她準備行禮,便擺了擺手道︰“行了,沒有外人在就別這麼多禮了。今天起得有些遲了,快些走吧。”

    說完這話,楚翊當先邁步向著上書房而去,留在後面的程子安和李霖兩人聞言卻不禁面面相覷︰昨晚有什麼事發生嗎?怎麼所有人都一副沒睡好的模樣?!

    當然,疑問歸疑問,李霖他們是不敢去問楚翊的。一行人到上書房的時候鄒太傅已經和往常一樣早早就到了,于是也沒耽擱,便直接開始了今天的課程。

    李霖昨晚抄了大半夜的書,今天實在是打不起精神來了,但他也不敢再睡過去了,否則今晚還得抄。于是他端起了桌案上的茶水灌了一大口,打算提提神,結果那茶剛倒進嘴里就被他一口給噴了出來,而且好巧不巧,鄒太傅正走到他桌案前,給這一口茶噴了滿身!

    “李霖,你在做什麼?!”鄒太傅看著衣襟上的濕痕,額頭上的青筋都爆出來了。

    李霖猶自咳嗽著,只哆哆嗦嗦的伸出一根手指指著茶盞,不知道的人見著還以為那茶有毒呢。

    還好這時楚翊站起來開口幫他解釋了︰“太傅息怒,我昨晚偶感風寒,便讓人把茶水換成了姜湯,李霖大約是不知道,那一口灌得有些猛了。”

    鄒太傅並不是個不講情理的人,既然事出有因,他雖然不悅,卻也沒有深究什麼。只是那一身衣服卻是被那一口姜湯毀了個七七八八,斷不能再這樣穿著授課了,于是便告罪一聲,換衣服去了。

    鄒太傅一走,李霖便咳得驚天動地的,旁邊的伺候的宮人忙端來了清水讓他漱口。

    程子安默默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有些生姜的辛辣,卻也有些紅糖的甜。味道並不怎麼好,不愛吃甜食的人喝著可能還會覺得膩味,但她還是慢慢的把那一盞姜糖水全部喝完了——那姜糖水就仿佛一股暖流一般,從口腔到喉間,然後一路之下,很快整個身子便都暖和了起來。

    李霖剛漱完口止了咳嗽便看見了這一幕,頓時滿臉嫌惡道︰“子安你好好的喝什麼姜湯啊,那東西那麼難喝!”

    不等程子安回答,楚翊便開口道︰“行了,別嫌棄姜湯不好喝了,沒看你現在精神多了嗎?”

    有一瞬間,李霖竟覺得自己無言以對。

    楚翊本也不是想理會他的,招招手讓隨伺的宮人將點心盒子提了上來︰“正好太傅不在,今早我看你們好像也起得遲了沒用早膳,一起吃些點心墊墊肚子吧。”

    宮人把點心碟子一個個取了出來,每一樣都精致小巧,看著便讓人垂涎欲滴。

    李霖本來也餓了,見著這些點心立時便湊了上來,然後他便在這堆點心里發現了已經許久不見的棗泥糕,牙疼的感覺隱隱發作。

    楚翊往這些點心里掃了一眼,抬手便先取了塊棗泥糕放到了嘴里。她看見了李霖呲著牙一副牙疼的模樣,卻是淡定的把整塊糕點都吃完了,然後說了句︰“今天的棗泥糕做得不錯,你們也嘗嘗?”

    李霖敬謝不敏,隨手抓了塊糕點道︰“我吃這個就好。”

    听說紅棗是補血的?那紅棗做的棗泥糕……

    程子安看了看楚翊,又看了看桌上的糕點,終于還是在皇女期盼的目光下取了一塊棗泥糕放入口中——糕點入口即化,口感只是微甜,也並不粘牙,似乎沒有李霖說得那樣難吃呢。

    不知不覺間,程子安便將一塊棗泥糕吃完,而且下意識的還想要伸手再取一塊。

    李霖卻在這時候湊了上來,在她耳邊悄聲問道︰“子安,你的牙還好嗎?”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一將難求”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