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一將難求 第49章 那個見王叔的皇女

    世上總有那麼多巧合,騎射課上楚翊剛說自己擔心太子,結果程子安教完她射箭後不久張岱就傳了話來,說是已經封閉戒嚴了半個多月的重華殿終于解禁了。

    楚翊詫異了一下,她不確定之前那半個月的時間是太子和老皇帝在布局什麼,還是單純的是許澤在為太子解毒並調理身體。不過重華殿總算是解禁了,她無論如何卻都是要去一趟的。

    于是騎射課結束之後,楚翊連身上的騎裝都沒有換,就領著兩個伴讀去了重華殿。

    程子安和李霖也是久聞太子殿下識人之名,卻一直遺憾不曾相見。他們比起太子來,還是要差著些年歲,待到他們長成的時候,楚昭手底下已經有了足夠的班底,再加上他本來就身體不好,于是近年來出宮走動得也少了,兩人便是只聞其名不見其人。

    楚翊帶著兩個伴讀去了重華殿,一路上見著巡邏的侍衛似乎少了許多,不過因為貓崽兒之前來過一趟,所以楚翊目光輕掃間,倒是很快發現了暗處的守衛——整個重華殿的守衛看似放松了,但其實仍舊是外松內緊,不曾松懈分毫。

    當然,重華殿的守衛再如何森嚴,如今也不會再阻攔著楚翊去見太子了。她帶著程子安李霖和一干宮人一路長驅直入,直到來到楚昭寢宮的門前,才被一個小內侍攔了下來︰“皇女殿下請移步正殿,如今太子殿下不在寢宮在正殿。”

    楚翊聞言一愣,她來重華殿的次數雖不算多,但還真沒去過正殿——正殿乃是待客之處,而且一般都是接待一些並不算親近但地位卻不低,需要正式對待的人。

    重華殿剛才解禁,她也是才得到消息過來,誰來得比她還快?!

    楚翊也沒有急著去正殿,而是多問了那小內侍一句︰“皇兄剛才病愈,便有人來拜訪了?”

    這並不是什麼不能說的事情,所以小內侍也答得痛快︰“是幾位王爺前來探望。新年已過,再幾日他們便要啟程離京,回藩屬之地去了,說是怕之後無暇,接到消息便都過來了。”

    楚翊先時還以為是後宮有人前來探望,來的人多或者太子與她們關系一般,這才去了正殿接待。卻不料來得竟是幾個藩王……她就在東宮的校場里練習騎射,得到消息之後也沒怎麼耽擱便過來了,可這些住在宮外的藩王卻來得比她還快,該說他們消息靈通呢,還是自己果然不被人看重?

    程子安和李霖也都不傻,兩人對視一眼便也想到了關鍵,心中也是各有想法。

    李霖湊了上去,小聲問道︰“殿下,我們還去正殿嗎?”

    楚翊並沒有遲疑,微微揚了揚下巴示意那小內侍帶路,便抬步跟著去了︰“為什麼不去?說來上次祭天之時忙亂,我也不曾認識認識這些叔伯宗親,今次有皇兄在,正好請他代為引薦。”

    于是李霖也不再多言,和程子安一起跟著楚翊便往正殿而去。

    重華殿的正殿並不遠,一行人到了之後,自有那小內侍入內通稟。楚翊站在殿門外略理了理身上的騎裝,便見著那小內侍又匆匆跑了出來,將幾人請了進去。

    時隔半月,再見到太子殿下時,他的臉色依舊蒼白,身體也依舊羸弱。不過在見到楚翊之後,他的臉上便又帶上了幾分溫和的笑,如尋常人家的兄長一般閑話︰“皇妹這是剛從校場回來嗎?”

    楚翊一腳踏進正殿,便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他們打量她的同時,她卻也同樣不著痕跡的拿目光掃過了他們——毫無疑問的都是些熟面孔,五六個藩王里除了延平王之外,其余的全都是老皇帝的弟弟,是她正經的皇叔,同時也是除了她們兄妹二人之外,距離皇位最近的人!

    不期然的想起了前世那一個個突然間打起反旗揮軍而來的反王,楚翊眸光微沉。不過也只是一瞬間,她便又收拾好了心情,抬手沖著太子殿下行了一禮,抿抿唇笑道︰“先前正在校場上射箭,听見張岱說皇兄病愈了,我便匆匆趕了過來。沒來得及回宮換身衣裳,有些無狀,還請皇兄見諒。”

    太子殿下聞言擺了擺手,笑道︰“你我兄妹,何須如此拘謹。”他說完看了一眼殿中坐著的幾個藩王,招手把楚翊叫到了身前,方才繼續道︰“你來得也是巧,正好幾位皇叔也在,你們當是沒怎麼見過的,此番也剛好見見,免得將來自家人不認識自家人。”

    楚翊總覺得,太子殿下話里有話,她不確定太子是不是已經察覺到了這些人的狼子野心,但作為一個剛從冷宮里出來的皇女,她是什麼都不該知道的。

    帶著些好奇又怯懦的目光在眾人身上掃過,皇女殿下怕生似得往太子殿下的身邊靠了靠。

    楚昭沒有說什麼,只是安慰似得抬手輕輕地拍了拍楚翊的背。他依舊溫和淺笑,卻沒有漏過那些華服金冠的皇叔們,眼中一閃而過的輕蔑。

    “阿翊,這是三叔,封號齊王,封地衢州。”太子指著殿中坐在左下首的那個臉型方正,年近不惑,穿著絳紫華服的中年人介紹道。

    齊王聞言沖著楚翊微微拱手行了一禮,並沒有太多的表示,臉上甚至有些倨傲。他也曾是皇子,如今更是大權在握的藩王,無論怎麼看,地位也要比一個冷宮里出來的皇女更高。

    楚翊睜睜眼,似乎並沒有察覺到對方的失禮,反倒是規規矩矩的回了一禮,說了句︰“三叔好。”

    太子殿下瞥了一眼齊王,也沒說什麼,便指著右下首那個明顯更年輕一些,穿著銀色華服的人繼續介紹道︰“阿翊,這是七叔,封號趙王,封地宜州。”

    有了齊王帶頭,趙王的態度也是一般,只是敷衍似得抬手行了一禮,顯然並沒有將楚翊放在眼里。

    楚翊仍如之前那般,規規矩矩的回了一禮,喊了一聲︰“七叔好。”

    然後太子繼續,按照排行向下介紹︰“阿翊,這是八叔,封號魏王,封地臨州。”

    魏王抬手,楚翊回禮︰“八叔好。”

    太子殿下等楚翊回完禮,也不去計較皇叔們的態度,便指著和齊王坐在一處的那個白面微須,同時也是皇叔們之中最年輕的一個介紹道︰“阿翊,這是十三叔,封號越王,封地嘉州。”

    越王看著比太子也大不了幾歲,待楚翊倒是客氣不少,抬手客客氣氣的行了一禮,臉上還帶著些親近的笑意。等楚翊回禮說了句“十三叔好”之後,他還沖著楚翊輕輕點了點頭。

    親叔叔們都介紹過了,太子最後才介紹了延平王。他看起來年紀比這些王叔們都大,身材也胖得有些走樣了,但論起輩分來居然是和楚翊他們同輩。于是在太子介紹的時候,他也沒對楚翊擺譜,老老實實的站起來行了一禮,然後楚翊也同樣回了一禮。

    楚翊將這些人的做派都看在了眼里,但即使沒有今天這一遭,該知道的她也都知道。齊王自傲、趙王暴戾、魏王狡詐,前世時最先舉起反旗的便是齊王,趙王緊隨其後,待到叛軍一路北上勢如破竹的時候,魏王便也反了,最後最先攻入京城和皇宮的,反倒是魏王。

    因著前世的事情,楚翊一眼看見這三人便沒什麼好感。至于越王和延平王她了解得卻是不多,前世時越王很少回京,而她也只听說過越王頗有才情,不僅將封地打理得井井有條,同時在士林之中也頗有些名聲。至于延平王這樣封地不大,權勢一般的宗親,她便更沒有關注了。

    待到太子殿下介紹完,齊王便先開了口︰“太子今次遇刺,雖然休養了這些時日,但與身子,恐怕也是多有虧損了。皇女看著身子倒是康健,只是可惜了在冷宮里蹉跎的那些年月,不過有道是勤能補拙,相信來日定能為太子分憂。”

    話雖然這樣說,但誰都能看出齊王語氣中的不以為然來。

    楚翊聞言並沒有著惱,只是盯著齊王多看了一眼。太子殿下也是處之泰然,他一手搭在楚翊的肩膀上,仍舊溫和的笑著︰“阿翊還小,尚擔不起重任,不過孤可以等她長大。”

    話語落下,齊王沒再說什麼,只是深深的看了太子和楚翊一眼。

    越王見著氣氛似乎有些不好,便笑著出來打圓場︰“皇女看著聰穎非凡,想必那一日必不會太久。不過咱們恐怕不能在這里一直看著了,陛下已經下旨,過幾日我等也要回藩屬去了,再見恐怕至少也得再等一年。這一年,還請太子保重身體。”

    太子輕輕地點了點頭,笑道︰“越王叔不必擔心,父皇如今已經請了許澤來替孤調理身子。他不愧是名揚天下的杏林聖手,只是這半個月的功夫,孤便已經覺得身子好了許多。”

    前些日子重華殿的消息封鎖得太好,便是齊王他們也不曾得到半點消息,這時候乍一听許澤之名,一個個都是眸光微閃。不過他們到底都是能沉得住氣的人,臉上並沒有露出絲毫不該有的情緒,一怔之後便紛紛開口道賀。

    太子殿下的笑意不變,輕描淡寫的便將這些道賀全盤收下了。只是得到這個消息之後,這些人似乎也沒什麼心思久留了,又閑話幾句之後,便紛紛告辭離開。

    等到人都走了,楚翊才試探著開口︰“皇兄,這幾位皇叔……似乎有些不太高興呢。”

    太子聞言眉梢微挑,他抬手拍了拍楚翊的肩膀︰“不必去管他們,你現在只需要好好的跟著太傅讀書。皇兄的身子不好,阿翊跟著太傅學好了本事,將來可是要幫我的。”

    楚翊聞言便知道,太子恐怕是真將她當做了需要保護的孩子,並不願意讓她知道得太多。可她其實是想和他說︰皇叔們會這樣不高興,恐怕是因為他們策劃的刺殺失敗了。

    沒錯,從一開始楚翊就懷疑這場刺殺的幕後主使是這些藩王,她不知道具體是誰,但總越不過這些人去。只是可惜,就連褚京墨屋里的那個刺客,也不知道那幕後主使究竟是誰。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一將難求”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