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一將難求 第47章 那個有期待的小黑

    上午和程子安一起讀書,下午和程子安一起練騎射,晚上和程子安同床共枕。樂-文-楚翊突然發現自己的生活似乎已經和程子安這個人徹底的綁在了一起,然而她卻還樂此不疲。

    這天天剛黑盡沒多久,楚翊吩咐過不許打擾,就早早的上床睡覺了。她比平時早睡了大半個時辰,貓崽兒也就比平時早醒了大半個時辰,這時候程子安並不在房里,桌上也沒有早早準備好的魚片粥。

    程子安一直把貓崽兒照顧得很好,幾個月過去,曾經巴掌大的黑貓也漸漸地長大強壯了起來。楚翊從床上跳了下來,在屋子里巡視一番之後,就毫不費力的跳上了窗台,然後從窗縫里擠了出去。

    她在棲雲軒里晃悠了一圈兒,很快便找到了正在院子里練拳的程子安——棲雲軒里沒有準備兵器,程子安自己的兵器自然也不能帶進宮,這幾日便只能練些拳腳。

    楚翊蹲坐在一旁的花壇上看了一會兒,眼見著時候不早了,還是轉身邁著貓步小跑著離開了。

    女帝陛下今天早睡是有原因的,上次在褚京墨那里听到的消息她還沒忘。這幾日太子依舊沒有出現在人前,太醫院和重華殿的人都一副諱莫如深的模樣,再加上她在前朝里並沒有人,最後竟是一點消息也得不到。思來想去,楚翊還是決定利用貓身的便利,去重華殿查探一回。

    麟趾殿與重華殿同在東宮,相距其實並不很遠,步行過去也不過需要兩刻鐘左右的功夫。楚翊出了棲雲軒便一路向著重華殿而去,作為貓還有個好處,那就是不走尋常路。她步子雖小,但翻牆越壁的,竟也之用了兩刻鐘便到了重華殿的範圍。

    貓崽兒蹲坐在牆頭往重華殿里打量了一番,這里的守衛雖然已經沒有太子遇刺當時那般森嚴了,但比起平時來仍舊多了一倍有余。而且作為一只五感靈敏的貓,她還明顯察覺到了暗處也有不少守衛的人,這明里暗里竟是一點兒也不曾放松過。

    太子真的沒事嗎?如果他真的沒事,那麼重華殿里為什麼會是這樣一副風聲鶴唳的模樣?

    楚翊越來越看不懂當下的形勢了,或許她也一直沒真的看明白過形勢,否則也不會就那樣容易的被人起兵反叛,最後甚至措手不及的被逼宮縊死。

    心頭的疑惑越來越多,但無論如何,她今晚的目的還是很明確的,那就是去楚昭的寢宮親自看看他。無論他是真的受了傷,還是假裝受了傷,一切總要有個定論才能再談其他。

    貓崽兒從牆頭上跳了下來,落在了牆邊灌木後的枯草叢中。她的動作輕巧無比,再加上腳下有肉墊輔助,落地時幾近無聲。然而即便如此,一隊剛巧巡邏走近的侍衛卻還是听見了那一丁點兒的踩踏聲,當即便有人厲聲喝道︰“誰在那里?!”說話間整隊人刀劍出鞘。

    楚翊被嚇了一跳,幸好她還記得自己現在只是只貓,當即“喵——”的一聲尖叫,從草叢里跑了出去,明晃晃的出現在了燈火下,然後一溜煙兒跑遠了。

    侍衛們都看見了這只黑貓,他們也沒有理會貓,但卻仍舊沒有放松警惕。直到幾個侍衛進到灌木後揮舞著刀劍砍刺並搜查了一番,確定里面確實沒有藏著刺客之類的,這才收了隊繼續巡邏。

    楚翊雖然跑開了,卻將這一幕盡收眼底,看得她心肝兒都在顫——如果當時她沒有當機立斷的叫著跑出來,那這些侍衛們的刀劍恐怕就要招呼在她身上了!

    貓身並不是刀槍不入的,那些刀劍如果真的砍在了她的身上,也要血濺當場。楚翊開始覺得自己真的有些莽撞了,但她都已經走到重華殿了,再回去卻又有些不甘。

    猶豫了一下,楚翊還是心有余悸的繼續往太子的寢宮走了過去。只是這一次她沒在走什麼陰暗的角落,反倒是大大方方的走在可以讓人看清的地方,以免被誤傷。

    如今守衛重華殿的並不是御林軍,而是直屬于太子楚昭的太子衛率。這些人守衛起重華殿來比御林軍還要仔細,但對于一只貓,人們總是會不自覺的放松了警惕。雖然也有人奇怪重華殿里為什麼會跑進來一只黑貓,並且想要驅逐,但總歸是沒有再動刀兵。

    楚翊目標明確的直往太子寢宮而去,但那里的守衛顯然是要比其他地方更加森嚴。楚翊老遠就發現了暗處守著不少人,于是索性跳到了牆頭上走,然後一路直接躥到了楚昭寢宮的屋頂上。

    不要指望太子寢宮的屋頂上毫不設防,楚翊一個縱身跳上了屋頂,就和四五雙眼楮對了個正著。

    “……”哪兒來的這麼多人啊?!

    “……”哪兒來的貓啊?!

    “七哥,這貓……要怎麼辦啊?”這屋頂上的幾個人都穿著太子衛率的服飾,顯然不是刺客之流,幾個人和一只貓大眼瞪小眼。詭異的沉默持續了片刻之後,終于還是有個人小聲的問出了口。

    “不宜見血,趕走吧。”為首的那人皺了皺眉,也不太在意的擺了擺手。

    楚翊听到他說“不宜見血”才算放松下來,但她好不容易來這一趟,也不想就這樣灰溜溜的就被趕走了。于是見著有人過來驅趕,她索性就和他們在屋頂上兜起了圈子,死活不肯離開。

    “ 噠”一聲輕響,在安靜的夜里傳出老遠,卻是有人在追逐楚翊時不小心踩翻了琉璃瓦。

    “別追了,下面該听見動靜了。”七哥听到動靜連忙低喊了一聲。

    幾個人僵在了原地,好半晌才束手束腳的又跑回了原本藏身的地方。重新在屋頂趴伏下來之後,有人小聲抱怨道︰“七哥,這貓趕不走啊,怎麼辦?”

    楚翊蹲坐在屋頂上,歪著腦袋一臉無辜的看了過去,金色的貓眼在夜色之中泛著詭異的綠光。

    有破空聲突然響起,楚翊十分警覺的一個跳躍躲開了,落地時仍舊悄無聲息的。

    “這貓都成精了吧?暗器都打不著!”有人忍不住低聲驚呼。

    楚翊听到這話也是嚇了一跳,她剛才只是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然後更本能的憑借著貓類絕佳的跳躍能力躲開,誰知那輕微的破空聲竟是暗器?!如果沒能躲開,會不會把小命交代在這里啊?

    貓崽兒已經起了退縮的心思,她抬起雪白的小爪子往後縮了縮,就要後退著離開。然而就在此刻,那七哥再次開口了,聲音中還有些不耐︰“算了算了,別去管一只貓了,心思全叫它牽扯了去,這時候如果真來了刺客,你們也發覺不了。”

    于是貓崽兒剛抬起來的爪子又放了回去,依舊穩穩地踩在黃色的琉璃瓦上。

    屋頂恢復了安靜,但楚翊一時間卻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了。她原本想得太過簡單,等真的到了重華殿一行,才發現這里守衛森嚴得超過了她的想象,即便貓崽兒有驚無險的走到了太子寢宮,想要見到楚昭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她總不能直接弄穿了屋頂跳進去吧?

    楚翊糾結了好一會兒,依然沒想到能在眾目睽睽之下混入太子寢宮的辦法,正為難間,卻突然發現自己竟然隱約能听到下面屋子里人說話的聲音?!

    貓的听力果然不是人能比的,隔著屋頂和琉璃瓦也能听見!

    楚翊一下子來了精神,她把貓耳貼在了琉璃瓦上,那說話聲果然又清晰了許多︰“殿下的身子損傷太過,已傷及壽元,想要彌補恐是不易。”

    等等,褚京墨屋里那個刺客不是說太子沒受傷嗎?怎麼突然間就傷及壽元了?!!!

    冷不丁听到這麼句話,楚翊驚得一身貓毛都豎了起來,差點兒忍不住驚叫出聲。但好在她還知道當下的處境,驚嚇過後忙又把耳朵貼回琉璃瓦上繼續去听。

    老皇帝此刻似乎並不在重華殿,因為寢宮里並沒有傳來他暴怒的聲音。楚昭的反應倒還算平淡,他似乎對自己的身體狀況早有預感,只沉默了一會兒便道︰“那先生以為,孤還能支撐多久?”

    之前說話的人應該是許澤,他雖是褚京墨的外祖父,年紀應該不輕,但聲音卻並不老邁,反倒是中氣十足︰“殿下的毒是胎里帶的,老夫也無能為力。說實話,您能支撐到今日已是不易,不過若能好好保養,再過個三年五載應當也沒什麼問題。”

    “三年五載嗎?”楚昭低聲呢喃了一句,突然又笑了起來︰“三年五載也夠了。”

    他又和許澤說了些什麼,但房頂上的楚翊卻沒再去听了。她也不知自己這樣算是運氣好還是不好,偶然間來一趟,竟也能撞破這樣的秘密——太子竟然是中了毒,還是娘胎里就帶的毒,那麼前世他究竟是中毒死的,還是病死的?還有那些早夭的皇子皇女們,又真的是因為體弱或者生病夭折的嗎?!

    夜風吹過,一瞬間,楚翊只覺得到了骨子里。

    *******************************************************************************

    “小黑,你去哪兒了?!”貓崽兒失魂落魄的回到了棲雲軒,一進門就被程子安拎了起來。

    腦袋里還是亂哄哄一片的楚翊抬頭看了看程子安,覺得自己目前十分需要一個懷抱來安慰,于是她軟軟的“喵”了一聲,然後沖著程子安伸出了小爪子,要抱抱。

    這還是傲嬌的小黑第一次要抱,程子安看著那動作雖然秒懂了,但她看了看貓崽兒髒兮兮身子和已經黑了的小爪子,還是堅定的搖了搖頭,拒絕道︰“不抱!你都跑什麼地方去了,弄這麼髒回來?”

    “喵——”貓崽兒瞬間惱羞成怒了,揮舞著小爪子就要撓人,再不見之前的低落模樣。

    程子安不為所動,拎著貓崽兒就往浴房走︰“先去洗個澡,洗完再吃東西。”

    這話音一落,貓崽兒就仿佛中了定身咒一樣,揮舞到一半的爪子都突然間僵住了——貓身上次洗澡還是被程子安撿回去的時候,之後因為貓崽兒的活動範圍一直沒出過臥房,身上不髒,所以程子安也沒再特意幫她洗過,只是每天拿毛巾給她擦擦臉或者擦擦爪子。

    冷不丁的听到程子安說洗澡,楚翊覺得身上的血液一下子又不可抑制的開始往臉上涌了。她想起了上次被子安少年摸遍全身的經歷,雖然現在知道對方也是女的了,可是……可是誰讓她心動了呢?現在再听程子安提洗澡,感覺比上次以為被男人抓去洗澡還要別扭呢。

    當然,即便貓崽兒臉紅得要滴血了,程子安也不可能從她那張黑漆漆毛茸茸的臉上看出絲毫。她只是有些奇怪,剛還生龍活虎的貓崽兒怎麼突然間又安靜了下來?

    心懷疑惑的程子安托著貓崽兒的屁股,把她抱起來放到眼前看了看,誰知剛一對上那雙金色的貓眼,貓崽兒就有些慌張的別過了頭,並不和她對視。

    總覺得,今晚的小黑也是怪怪的呢……

    因為程子安練武時總會出汗,所以她的浴房里總是常備著熱水的,即使是在她進宮之後,由于楚翊對她的態度親昵,宮人們也不敢有絲毫怠慢。程子安只是吩咐了一句,等她帶著貓崽兒進入浴房時,里面便已經準備好了幾桶熱水。

    已經長大了的貓崽兒不用再特意準備淺一些的木盆,程子安在熱水里兌了些冷水,覺得水溫合適了,便直接把貓崽兒放進了木桶里。

    小心的打濕全身的毛,撈出來抹上胰子,仔細的揉搓沖洗,放進木桶里繼續清洗……

    程子安洗得依舊很小心,楚翊也依舊覺得很舒服,她不自覺的眯著眼享受了一會兒。等到程子安站起身離開,重新去兌水換水時,便睜開眼去看她。

    在重華殿里听到的秘聞仍舊壓得楚翊的心沉甸甸的,但只要這樣看著程子安,她便又莫名的放松了很多——她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對于未來,她比任何人知道的都更加清楚,那麼只要小心一些,用心一些,她相信自己不會再重蹈覆轍。

    不過除了這些,楚翊對于新生也有了新的期待,比如說——

    少年,朕的身子都被你摸光看光了,你將來可要負責啊!

    作者有話要說︰  小黑︰少年,朕的身子都被你摸光看光了,你將來可要負責啊!

    程子安︰???

    小黑︰你不想負責?!沒關系,等下次朕把你看光了,朕對你負責也行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一將難求”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