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一將難求 第42章 那個初相見的少年

    今天程子安比平時早起了半個時辰,起床收拾好之後,也沒有像往常一般自覺的去小校場練武,而是早早的來到了程老夫人的院子里。

    她起得早,可整個程府之中似乎也沒有人起得比她晚。程子安一路走來遇見的侍衛比平時多了許多,甚至連何伯這些老人,也早早的在路邊等著她了。沒有人上前來搭話,可是所有人看著她的眼中,都帶著期盼和希望。

    那樣的目光,她第一次學會騎馬時見過,她第一次拉開弓箭時見過,她第一次打出整套拳法時也見過。可以說,程子安是一直活在這樣的期盼和希望中的,所以她從來不敢放松,她事事努力做到最好。在這樣的目光下,她挺直了脊背,不敢表露出絲毫的怯意。

    這是程子安第一次離開家,去的還是皇宮那樣的地方。縱使如何的穩重老成,這個剛滿十五歲的少年,心中其實還是充滿著不安的。

    一腳踏進程老夫人的院子,程子安便見著了已經等在院子里的程老夫人和程夫人。其實昨晚該交代的,程老夫人已經都交代過了,今早程子安來這一趟,不過是拜別。

    程子安撩開衣擺,規規矩矩的在兩人面前跪了下來,又行了一禮後道︰“孫兒今日便要進宮了,特地來向祖母和母親辭行。”

    程老夫人輕輕的點了點頭,只用那蒼老的聲音道了一聲“去吧”。程夫人看著她的目光中似有千言萬語要交代,但最後也只說了句︰“阿捷,你在宮里要小心行事。”

    程子安應下了,再次拜別之後,便站起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只是進宮做伴讀而已,其他人家或許並沒有那麼多講究。就好像李霖,他爹昨晚也只是隨意交代了他幾句,讓他努力向學不要闖禍,然後今早出門的時候捎上他一路同行也就罷了。但程子安不一樣,且不說她背負著整個程家的希望,便是她的身份,也是個要命的秘密。

    在皇宮那樣的地方保住自己的秘密,或許並不比在邊關軍營里保住自己的秘密來得容易。可是這樣的經歷,無論是從哪里開始,總是逃不掉的。

    ********************************************************************

    楚翊今天也比平時醒得更早些,甚至沒等張岱來喊,她就已經起身了。

    今天子安少年會進宮,這將是她們的第一次正式見面。而在此之後,她還將以伴讀的身份,入住她的麟趾殿。

    楚翊想給程子安留下一個好印象,她自欺欺人的對自己說︰這是為了讓她未來的鎮西將軍提前臣服與她。但事實上,恐怕沒有那個上位者是靠換衣服打扮自己這種方式,來收服下屬的吧?

    張岱目瞪口呆的看著一連換了三套衣服,卻仍舊一臉不滿的皇女殿下,覺得今天的太陽大概是打西邊兒出來了——他從這位殿下出冷宮起就跟著了,見多了她的不拘小節,卻還是第一次知道她也有如此挑剔的時候。

    可是挑剔也該有個度,張岱扭頭看了看外面漸漸亮起來的天色,終于還是忍不住開口提醒了一句︰“殿下,您穿這身就已經很精神很好看了,再換下去的話,去上書房可就要遲了。”

    楚翊聞言終于把視線從面前的銅鏡上移開,她仍舊有些不滿意這身打扮,但她覺得程子安那樣嚴肅的人,大約更不會喜歡遲到者吧?

    于是連早飯也沒吃,楚翊便領著一群人匆匆出門去了。

    上書房一直是卯時正開課,楚翊雖然每天早晨都是一副睡不醒的模樣,卻也從來沒遲到過。當然,鄒太傅雖然住在宮外,卻總會比她到得更早。

    今早楚翊提前了一刻鐘便到了上書房,可即便如此,她仍舊是最後一個到的。鄒太傅已經坐在案幾前收拾著今日授課所用的書本,一旁還有兩個少年有些拘謹的站著。

    “殿下今日來得,可是有些早啊。”鄒太傅行了一禮,還有些驚訝。

    君臣之禮不可廢,但師徒之禮也當遵從,所以師生倆每日相見時,便先是由鄒太傅行了君臣禮,楚翊受過之後,再向他行師徒禮。今日也是一般,楚翊行完師徒禮之後,才將目光一轉,移到了一旁的李霖和程子安身上。

    兩個人少年之前沒什麼存在感,只一直保持著行禮的姿勢跟在鄒太傅身後。直到楚翊將目光移了過去,兩人才開口道︰“臣李霖|程捷拜見皇女殿下,殿下萬福金安。”

    楚翊看著程子安束著小玉冠的發頂,心里很是不習慣,但面上卻沒表現出絲毫來。她擺出了一副高傲的模樣,沖著兩人抬手道︰“平身吧。”

    “謝殿下。”兩人道謝之後,重新站直了身子。

    這一次,她們離得很近。然後等到兩個少年都站直了身子之後,楚翊一大早的好心情頓時就消去了一半——她悲哀的發現自己竟然比程子安他們矮了一個頭,堂堂皇女居然需要仰視他們!

    李霖過完年就已經滿十七了,他的個頭高些也就算了,可程子安不過比她大了兩歲而已,竟然也長這麼高……難道當初在冷宮那些年,真的有虧欠得那麼厲害嗎?!

    莫名覺得在子安少年面前淪為了孩子的楚翊心塞塞的,決定今晚褚京墨來請脈的時候,就讓她給開幾個能幫助長高的新藥膳。

    兩個少年覺得,皇女殿下看著他們的目光有些凌厲,面面相覷卻都一臉茫然。但鄒太傅顯然沒有那個心情讓他們聊個天,互相了解認識一下,見著人都到齊了,便直接開始了授課。

    今日講的仍舊是史,《秦史》說完就說《魏史》,說完《魏史》也還有大把的史書等著呢。

    自楚翊學完千字文,認得了不少字之後,鄒太傅便將授課的重心放在了史書上,偶爾遇見千字文里沒有的字,再拿出來與楚翊說上一遍,儼然是將那一本本厚厚的史書當做了皇女殿下的啟蒙教材。至于四書五經又或者詩詞歌賦什麼的,反倒成了“可有可無”的調劑。

    古人說,“以史為鑒,可以只興替”。史書歷來都是皇嗣們必讀的書,他們可以不會吟詩作對,可以不懂四書五經,但他們必須得看懂家國大勢。

    當然,這樣的課程對于準備從軍的程子安,和準備進工部的李霖來說,是沒有什麼意義的。程子安嚴謹慣了,倒是還能一本正經的好好听課,李霖卻只把那些史實當做故事來听,听著听著就有些昏昏欲睡——自從不去家學讀書之後,他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早起過床了。

    鄒太傅當然看見了李霖在打瞌睡,他還看見了皇女殿下在看著程子安發呆。陪讀和正主都在走神,該提醒誰那是不言而喻的,于是他屈指敲了敲楚翊的桌面,問道︰“殿下,您說說,張琦變法對于魏國來說,有什麼益處?”

    復述那一套在皇女殿下那里已經徹底失去了作用,鄒太傅最近樂衷于提問。雖然這種提問同樣難不倒楚翊,但她總能有自己的見解,鄒太傅每次听過,看著楚翊的目光便會更加灼熱幾分,然後又想听听她對于其他事的看法。

    楚翊確實是在發呆,她還是第一次看見這樣認真的程子安,也是第一次以這樣的視角去看她嚴肅的側臉。和貓崽兒的視角看著不同,這樣看著程子安,似乎別有一種無法描述的吸引力。

    鄒太傅的提問楚翊其實沒有听見,不過她看見程子安回過頭來了。她看著她,似乎看到了她眼中的茫然,于是做了個口型——“張琦變法”。

    課堂上有人幫忙作弊的感覺真是棒棒噠,尤其是那個幫忙的人還是子安少年!

    楚翊的眼楮都亮了,也不需要程子安再提示什麼,她張口就來︰“張琦的變法很有局限性,只適用于當時的魏國,不可復制甚至很難借鑒……”

    她侃侃而談,眉眼間透著股不容忽視的自信。這一次不用她去偷看程子安,程子安已經將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眼中滿是認真和深思。

    “張琦的變法雖好,但對于如今的楚國來說,基本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借鑒的了。”一番解說之後,楚翊十分肯定的下了定論。

    鄒太傅听完抬手撫了撫頷下的長須,微微點了點頭,也沒評論什麼。然後他一扭頭,又曲起手指扣了扣李霖的桌案。

    “叩叩叩……”輕聲扣響桌案,睡著的李霖沒醒。

    “叩、叩、叩……”重扣了三聲,李霖依舊睡得香甜。

    程子安看見鄒太傅額頭上的青筋都要蹦出來了,終于還是頂著太傅大人的視線壓力,伸手拽了拽李霖的衣擺。

    李大公子終于醒了過來,他直起了身子,伸手摸了摸嘴角,還一副狀況外的模樣。直到鄒太傅的聲音幽幽傳來︰“李霖,今天回去,你把《魏史》第三卷抄十遍,明早給我。”

    晴天霹靂!!!

    李霖目瞪口呆的模樣,很好的取悅了皇女殿下。她突然發現,把這個二貨弄進宮來當伴讀之後,其實壓根不用她出手報復,這家伙自己就能混得很慘。

    《魏史》第三卷抄十遍啊,估計今晚都不用睡了吧?

    作者有話要說︰  李霖(憤恨)︰同樣是上課走神,為什麼待遇差別就那麼大呢?!!!

    ps︰o(n_n)o謝謝以下幾位的霸王票~

    莫方抱我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12-14 21:56:35

    孤燕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12-14 22:56:26

    不可思扔了1個手榴彈投擲時間:2016-12-15 03:01:30

    蕭滕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12-15 13:30:47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一將難求”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