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一將難求 第34章 那個不淡定的皇女

    楚國祭天的圜丘並不在皇宮之內,而是在京城南郊。

    元日這天一早,天還沒亮,整個皇宮便都忙碌了起來。皇帝的儀仗,皇後的儀仗,太子的儀仗,再加上太常寺的禮官、隨行的大臣和沿途保護的御林軍,林林總總的加起來,這支祭天的隊伍竟有數千人之眾。

    楚翊同樣天還沒亮就被宮人們喚醒了,之後一陣兵荒馬亂的折騰,直等到她坐上了出宮的馬車時,抬頭看看天色,才發現遠處的天際剛泛出一抹魚肚白來。

    這可比去上書房讀書要早得多了,楚翊眨了眨困乏的眼楮,不期然間流出了幾滴淚。她伸手抹去了,卻還是忍不住捂著嘴打了個哈欠。

    或許是因為時候太早,也或許是每年都有這麼一回已經沒了新鮮感,京城的百姓們面對這支祭天的隊伍都很淡定。除了少數人出門來看這些平日里壓根見不著的貴人們之外,大多數人卻還舍不得在這大年初一就早早離開那溫暖的被窩。

    京城的大街上靜悄悄的,除了這支祭天的隊伍之外,整個城市似乎都還沉浸在夜色之中,尚未甦醒。

    楚翊拿著馬車里備著的糕點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她掀開了馬車的窗簾,迎面吹來的冷風果然讓她醒了神——今天對于她來說,是個挺重要的日子,可不能在第一次出現在群臣面前時,就露出疲憊萎靡的姿態來。

    被冷風吹了一陣的楚翊果然清醒了許多,提神的效果達到了,她便也準備放下窗簾繼續享受馬車里的溫暖。這寒冬臘月的天氣里,她在馬車上只穿著一件並不算厚實的宮裝,若是再被冷風吹得著涼了,那可就真是得不償失了。

    不過在放下窗簾之前,楚翊隨意的瞥了眼馬車外的情形。

    這時候天已經漸漸地亮了起來,街道上的人也漸漸地多了起來,不過圍在兩旁看祭天隊伍的人依舊不算很多。零零散散的一些人,被隨行的御林軍輕而易舉的擋在了外面,只是探著腦袋往這邊看。而在這些人中,有一道身影比較特別。

    白衣玉冠的少年裹著一身黑色的狐裘披風,遠遠地站在人群之後。他負手而立,氣度斐然,那一身名貴的裝扮也和周圍那些穿著灰撲撲棉襖的尋常百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即使什麼也不做,只是那樣站在那里,他也足夠顯眼。

    楚翊準備拉著窗簾的手頓住了,她的心噗通亂跳了兩下。

    馬車仍舊在前進,她的目光卻不禁落在了漸漸落後的少年身上,然後仿佛只是不經意間,她對上了一雙帶著些清冷的暖棕色眸子……

    那是程子安!

    楚翊沒想到,兩人間的第一次見面會是在這樣情景之下。她愣了一下,馬車卻已經漸漸地將那少年丟在了後面,于是她不顧形象的探出了半個頭去看。

    正巧,程子安也在看她,于是四目相對。

    楚翊不知道,在這一刻,自己的眼中寫著怎樣的情緒。她只見著那個漸漸離得有些遠了的少年微微蹙起了眉,看著她的目光中帶著些陌生,也帶著些探究。

    探究?她在探究些什麼?而且在這個時辰里,程子安應該是在家中剛剛晨練完才對,她又為什麼會出現在街道上,還一直盯著她的馬車看?

    仿佛兜頭一盆冷水澆下,楚翊突然間真切的意識到,對于程子安來說,自己只是個陌生人。而除此之外,她眼中的那份兒探究更讓楚翊的心漸漸地沉了下去——憑她做貓這些天對程子安的了解,她會那樣看著自己,恐怕不是為了她自己,而是為了褚京墨吧?

    她是怕她性子不好,欺負褚京墨嗎?!

    楚翊收回目光放下了窗簾,然後暗自磨了磨牙,考慮著晚上要不要真去咬她兩口。

    ********************************************************************

    因為路上發生了程子安這件事,楚翊心頭郁郁,便是連祭天這樣重要的儀式,她也有些心不在焉。而且講真,她這重生一回也是被老天坑得夠嗆,祭天什麼的,她是再也找不到當年那種肅穆莊重的感覺了。

    幸而,有些東西早已經刻在了骨子里。楚翊雖然心不在焉,但她又不是主祭,跟在老皇帝和太子身後,一套規矩流程做下來,也不曾出現半點兒差錯。就禮儀姿態而言,便是連最苛刻的禮部官員,也挑不出半點兒錯來。

    太子殿下顯然很滿意,看著她的目光中都透著些贊許和笑意。便是連那個從來不將她放在眼里的老皇帝,今日也難得的對她點了點頭,算是認同。

    楚翊知道,她能在祭天這樣重要的儀式上正式出現在人前,其實是太子殿下的安排。因為她從冷宮中出來之後,便只見過老皇帝兩次,一次是滴血認親,另一次就是昨天她特意去龍騰殿拜見。要說老皇帝將她放在了心上,那是不可能的,唯一可能替她考慮周全的人,便只能是太子了。

    要知道,她前世可就是隨隨便便就參加了除夕的宮宴,根本沒有參與過這次的祭天。而在宴會中露臉和在祭天中露臉顯然不是一個級別的,後者定然更顯重視。

    楚翊感覺到太子似乎在為她鋪路,這個認知讓她有些惶恐。

    難道太子殿下的身體真的不行了?!雖然早知道太子殿下早逝的命運,但真正經過了這些天的相處,感受到了他身為兄長的那一片真心,楚翊卻真心不希望這個哥哥就這樣逝去。哪怕他活著,她就沒有機會再登上那個高位。

    大年初一本是個喜慶的日子,楚翊的心頭卻免不了沉甸甸的。

    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宮里,那個透明人似的常駐醫官。因為過年,褚京墨得了兩天假,昨日一早就回褚家去了,今晚會再回來。褚京墨的外祖許澤頗負盛名,只是一直沒有接受朝廷的征召,或許可以讓褚京墨傳話,請他替太子殿下看看?

    楚翊也不知道老皇帝有沒有請許澤來替太子殿下診治過,不過她還是想試試看。只是即將有求于“情敵”的事實,還是讓她心頭有些別扭。尤其是她才把人晾了那麼多天,扭頭卻又求到了人家身上。

    祭天的事折騰了一整日,直到申時過後,楚翊一行人才終于又回到了麟趾殿。回程的路上依舊平靜,街道兩旁圍觀的百姓比早晨多了許多,放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全身人頭。

    楚翊的窗簾一路都沒有放下,可惜路上也再沒看見程子安的身影。她說不上是失落還是什麼,只覺得早晨見的那一面太過匆匆,她還生了一肚子氣,也是不值。

    回到麟趾殿之後,楚翊便吩咐了張岱,若是褚京墨回來了,便讓她過來一趟。

    她一個人在寢宮里想了半天說辭,然而沒等到褚京墨回來的消息,楚翊卻被張岱匆匆傳來的另一個消息嚇了一跳——剛祭天回來沒多久,太子殿下便在自己的東宮遇刺了!

    听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楚翊腦子里空白了一瞬,隨即站起身就要往重華殿跑。張岱嚇得忙一把將人攔住了,急道︰“小祖宗誒,您現在可別亂跑,重華殿那邊已經被御林軍里三層外三層的圍上了,整個東宮都戒嚴了,說是還有刺客沒被抓住。您這一出去,別的不說,撞上刺客了可如何是好?”

    楚翊人小腿短,張岱要攔她也是容易。不過被這一攔,楚翊也冷靜了些,當即皺眉問道︰“皇兄怎樣了?他怎麼會遇刺?哪里來的刺客?”

    前世的時候是沒有這回事的,否則同住東宮的她不可能連東宮戒嚴了都不知道。所以對于這場意外,她一無所知,甚至連太子殿下是否平安也不能肯定。

    張岱被這一連三個問題問的一愣,事實上他一個內侍也不可能知道的太多,便只能硬著頭皮回道︰“消息剛傳過來,太子殿下是否受傷奴才也不知道。至于刺客,大約是趁著今日祭天忙亂,趁機混進來的吧。”

    今日出入皇宮的有數千人,想要混進幾個刺客來,的確比平時更容易些。而且剛祭天回來,完成一件大事的人總有幾分松懈,便也給了刺客們可乘之機。

    雖然前世沒有這回事,但仔細想想,楚翊也能找出幾個懷疑對象來。她不需要證據,只需要看結果。前世時,那幾個叛亂的藩王總不可能是腦子一熱就發兵了,他們的野心必然生出多時,禍根也是早已埋下的。他們連起兵都敢,更別說刺殺了。

    楚翊的臉色不太好,因為就算她心里有了猜測,也不能說出來。更何況現在太子狀況不明,若他真在這場刺殺中受了傷,以他那羸弱的身體,恐怕真的會扛不住!

    打發了張岱去重華殿打听消息,楚翊一個人在寢宮里來回踱步。而就在此時,又有宮人來通報說,褚京墨回來了。

    太子遇刺,東宮戒嚴,整個皇宮恐怕都警戒了起來。楚翊還以為宮門應該已經關了,褚京墨今晚也回不來了呢,誰知她竟是在這個節骨眼上回來了。

    楚翊這個時候已經想不起那些亂七八糟的糾葛了,她忙跑上前一把抓住了褚京墨的手,然後在褚醫官驚詫莫名的眼神中道︰“京墨,我听說你外祖醫術高超。我皇兄身體不好,今日還遇刺了,能不能請他來幫忙看看?”

    褚京墨聞言微蹙了眉︰“可是殿下,臣入宮後,皇宮的各個宮門都已經封閉了。”

    听出褚京墨沒有推脫不想幫忙的意思,楚翊拉著她就往重華殿跑——老皇帝那麼看重太子,此刻肯定是在重華殿坐鎮。

    作者有話要說︰  沒錯,兩人見面了,不過程子安進宮什麼的,還得等等

    ps︰昨天女帝陛下被褚姑娘摸了手(把脈),她今天就摸回來了。

    女帝陛下就是這麼耿直,哪怕是情敵,也不能被白吃了豆腐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一將難求”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