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一將難求 第33章 那個得賞賜的皇女

    褚京墨終究還是留在了麟趾殿,因為楚翊沒有辦法拒絕。

    太子殿下貴人事忙,在把人親自送到麟趾殿又交代一番之後,便又匆匆的離開了。

    楚翊煩躁的抬頭看了褚京墨一眼,發現這人被獨自留下竟沒有半點不安,還是那麼淡定自若。只是在她看過去時,抿著唇微微垂下了眼瞼,算是放低了姿態。

    不卑不亢,淡定從容。不得不說,楚翊對于自己這個情敵的評價還是挺高的,如果不是程子安那樣喜歡她,還肯為了她入宮,楚翊自己恐怕也會喜歡上這個人。不是男女之間的那種喜歡,只是純粹的欣賞和想要重用的心情。

    但那一切只是如果,事實上楚翊此刻面對著這個人卻是心情煩躁,恨不得她立刻從自己眼前消失。于是她沖著張岱招了招手,吩咐道︰“褚醫官要在麟趾殿常駐,張岱你去尋個合適的宮室,好讓她安置下來。”

    楚翊並沒有過多的吩咐或者叮囑,但張岱也是個人精。太子殿下親自把人送來,老皇帝還一來就封了五品的官位,張岱便知道這位褚姑娘是怠慢不得的。可他的主子卻是皇女殿下,殿下又顯然不太喜歡這個醫官,那麼他的安排就要更小心一些了。

    張岱腦子轉了轉,便想到了個合適的地方。他輕聲詢問道︰“殿下,攬月閣如何?那周圍景色不錯,布置也還齊全,讓人收拾一番,下午褚大人便可入住了。”

    老皇帝賜給楚翊的麟趾殿不算小,東宮之中除了太子的重華殿,麟趾殿算是最大的。攬月閣的確布置得盡善盡美,但距離楚翊的寢宮也不算近,步行少說也得一盞茶的時間,若非楚翊召見,或者褚京墨有意來尋她,估計兩人想要撞見也不那麼容易。

    楚翊听了挺滿意,點點頭道︰“就那里吧,你讓人好好收拾一番。”說完又扭頭沖著褚京墨道︰“褚醫官若是有什麼需要的東西或者其他吩咐,盡管找張岱便是。”

    褚京墨從善如流的點了點頭,對于這些事似乎並不十分在意。想了想後,她只問道︰“臣听聞文德殿中藏書頗豐,若是殿下準許,臣想借閱些醫書。”

    褚姑娘稱臣倒是挺快的,雖然她的自稱確實符合新身份,但楚翊听到耳里卻總覺得怪怪的。仿佛一個恬淡如菊的人,突然間沾染了世俗的煙塵,平白被沾污了。

    楚翊微微蹙了蹙眉,心里有些不自在,她移開了目光點了點頭道︰“若是褚醫官喜歡,自然可以。”說完頓了頓,又道︰“宮里只有你一個女醫官,若是你想尋些藥材或者和人交流醫術,也可去太醫院。只是那地方全是男人,你去的時候,最好帶兩個人。”

    听到皇女殿下最後的這句叮囑,褚京墨暗自緊繃著的神經終于徹底放松了下來。和溫和儒雅的太子殿下一樣,這位皇女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初見便不喜歡她,但卻仍舊是個會為人著想的人。這樣的人不會是壞人,而和這樣的人相處,也總不會太難。

    褚京墨道了謝,然後迅速的進入了常駐醫官的角色。只見她上前幾步,不知從哪兒摸出個小脈枕來,放到了楚翊面前的案幾上︰“殿下,今後您的身體就由臣負責了。請您把手伸出來,臣要為您把脈。”

    楚翊一面揮手示意張岱趕緊讓人去收拾攬月閣,一面無奈的伸出了手讓褚京墨把脈。她用另一只手撐著下巴,靜靜地看著褚京墨把脈時那一臉認真的模樣,心中不禁想到︰程子安究竟為什麼那麼喜歡褚京墨呢?她到底有什麼好?

    ******************************************************************

    楚翊始終不知道程子安為什麼會喜歡褚京墨,因為她問不了,而程子安也從來不會說。便是連那份喜歡,程子安也是深藏在心里的,若不是她對貓崽兒不設防,恐怕等到她跟隨褚京墨的腳步進了宮,楚翊也不會知道她是為了誰來。

    接下來的幾天風平浪靜,褚京墨除了每日都會來請脈之外,也不過是替楚翊開了幾個藥膳的方子。其余時候她要麼安安靜靜的待在攬月閣,要麼就去文德殿翻看皇宮里珍藏的醫術,倒是一點兒也沒在楚翊面前礙眼。

    女帝陛下很喜歡她的自知之明,也漸漸地把這個人拋諸腦後了。她最近幾日在為即將到來的年節忙碌——太子殿下突然派人來說老皇帝要在元日帶她祭天,而在此之前,她需要學會祭天時所有的程序和禮儀。

    楚翊很清楚,公主是不需要跟去祭天的,若真的這般安排,便是在給她正式出現在人前的機會。而之前太傅大人的十天假期給的不是沒有道理,因為第二天宮里便派了專人來教習楚翊祭天的所有事項,而她則需要在短短十天之內,將那一套繁瑣的禮儀做到滴水不漏。

    對此,楚翊倒是沒什麼壓力。祭天這種事,別說是陪祭了,就是主祭她也做過好些回了。只是面對教導的宮人,她卻也不敢做得太過,于是老老實實的跟著學了一遍,偶爾還要故意將步驟或者禮儀動作弄錯些許,一天下來也是累極。

    時間就在這樣的忙碌中飛速劃過,皇宮里沒出什麼大事小情,程家也一如既往的平靜。似乎只是轉眼之間,除夕便是到了。

    這一日,張岱特意為楚翊準備了一身紅色的衣裙。她在東宮養了兩個多月,早不是剛出冷宮時那副面黃肌瘦活似難民的模樣了。如今的皇女雖然看著仍舊有些消瘦,但光看臉的話也當得起一句唇紅齒白,再被那鮮艷的顏色一襯,倒真添了幾分喜氣。

    楚翊照過鏡子,和當初從冷宮里出來時比,的確順眼了許多,鏡中的身影依稀已經可以看出女帝陛下來日的風采。不過照了照鏡子,她還是有些不滿的蹙起了眉頭——經過兩個月的補養,她的身上雖然有了幾兩肉,但胸口卻平坦如故。而這年一過,她可就十三了。

    張岱雖然精明,但他顯然想不到皇女殿下在糾結些什麼。見著楚翊蹙眉,他忙上前問道︰“殿下可是有什麼地方不滿?”

    楚翊瞥了他一眼,心道︰難道我嫌棄自己胸小,你還能讓我豐胸?!

    張岱讀不到皇女殿下的心聲,所以他只能一臉懵懂無辜的看著她。好在楚翊也不可能因為這種事為難他,便擺了擺手道︰“沒什麼,就這樣吧。”

    其實楚翊今天也用不著怎麼打扮,因為老皇帝既然決定明日帶她祭天,讓她在祭天的時候正式出現在人前,那麼今天晚上宴請宗親和重臣的晚宴便必定沒有她的份兒了。

    至于白天,就以皇帝那個職業的忙碌程度和她在老皇帝心目中的地位而言,她恐怕也沒有機會得到召見。最多就是她按照禮儀去龍騰殿拜見一番,然後不用一刻鐘功夫,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楚翊對過年並不在意,只是走在宮中時才發現,原來在不知不覺中,整個宮廷都已經被布置過了。宮人們都穿上了鮮艷的新衣,她的轎輦所過之處,也是處處張燈結彩,給那些威嚴冷清的宮殿平添了幾分喜氣。

    皇女的轎輦到龍騰殿的時候,時間剛到巳時正。這個時間挺好,與早膳和午膳都搭不上邊,而且老皇帝的事務估計也還沒處理完,左右她也待不了兩刻鐘就會被趕走,給彼此一個借口也不必那樣難看。

    楚翊從來沒有對這個父親抱有希望過。

    自前世她從冷宮里出來,第一次見到高高在上的老皇帝,從他的眼中看到了那一絲不滿甚至是厭惡時,她就知道,這個人不可能成為她的依靠。

    果然,即便後來太子薨逝,她成為了他唯一的繼承人,他也沒對她投注過哪怕一絲感情。他只是拖著病體,用那最後的兩年時間填鴨式的教導她,如此成為一個合格的帝王。而結果……她大概也算是辜負了他唯一的托付吧。

    楚翊站在龍騰殿外,靜靜地等劉喜通傳。她等了將近一盞茶的功夫,劉喜才出來請她進去。

    龍騰殿里,老皇帝正站在一張桌案後揮毫潑墨,旁邊還整整齊齊的放著幾摞紅紙——他在寫福字,稍後這些字便會作為恩賞,賜向後宮前朝。而那一張輕飄飄的紙,代表的卻是皇帝的恩寵,歷來十分被人看重。

    楚翊瞥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規規矩矩的沖著老皇帝行了一禮,又說了新年的一些吉祥話。

    老皇帝頭也沒抬,輕輕地“嗯”了一聲,然後隨口說了句“平身”便又繼續埋頭寫字。

    這種福字楚翊也寫過,看看桌上那幾摞紅紙她便知道,那些起碼還要寫一刻鐘。但老皇帝不讓她退下,她也走不得,只能安安靜靜的站在一旁當壁畫。

    楚翊還記得,前世她剛從冷宮里出來的第一年,老皇帝給後宮前朝賜了很多福字,但就沒有給她的麟趾殿里賜過一張。那時候,宮里人看她的眼神都有些不對了,但沒等到第二年除夕,太子薨逝了,這些東西,麟趾殿便沒再缺過,可她也不在意了。

    “行了,拿著這個,退下吧。”老皇帝突然出聲,驚醒了有些走神的楚翊。

    楚翊抬頭,便見著劉喜捧著東西送了上來。他的手上有一張剛寫好晾干的福字,字跡蒼勁有力,正是老皇帝的手筆。而除此之外,還有一枚刻著“平安長樂”的金鎖。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一將難求”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