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一將難求 第29章 那個召太醫的皇女

    “殿下,您這是怎麼了?!”一聲驚呼打破了麟趾殿一夜的沉寂。

    清早,張岱如往常一般站在床榻邊上小聲的喚楚翊起身。皇女殿下少見的沒有賴床,然而等到宮女掀開了淡黃色的床簾,張岱抬眼一看卻是嚇了一跳——殿下的臉色非常難看,一雙眼楮木呆呆的,眼下還有著濃重的黑影,仿佛一夜間得了什麼重病。

    張岱心里“咯 ”一下,臉色“唰”的就白了。他想起了那些早夭的皇子皇女,也想起了那些皇嗣薨逝過後,跟著陪葬的宮人……

    老皇帝是子嗣似乎個個體弱,七八個皇子皇女,在他們的母妃和一群宮人們的精心照料下,活下來的竟只有一個體弱多病的太子殿下。現在好不容易才又從冷宮里找出位看著身體康健的,竟不到一月,也要病了嗎?

    張岱幾乎以為老皇帝是受了什麼詛咒,所以皇嗣們才會陸陸續續的夭折。可巫蠱之術在宮中自然是禁忌,他就算真這麼想也不敢這麼說。于是他只能扭頭沖著旁邊的宮人急急喊道︰“快,快去太醫院請陳太醫來,殿下身子有些不好了!”

    在麟趾殿里伺候的宮人也沒誰是傻子,張岱能想到的他們自然也都想到了。跟在張岱身邊的小宦官同樣臉色慘白,聞言扭頭拔腿就跑。

    跑到大殿門口時,小宦官听見身後的皇女沉聲喊了一句“回來”,但他腳下卻還是沒停,只當做沒听見一般,飛快的跑出了大門就往太醫院去了。

    楚翊見狀頭疼的捂住了額頭,也不想去管這一殿的混亂了,因為她覺得此刻自己的腦袋更混亂。

    程子安是女的?程子安是女的!程子安怎麼可能是女的?!她戰功赫赫,讓敵人聞風喪膽的鎮西將軍,怎麼可能是個女人?!!!

    楚翊想了一夜也沒想通。她半夜就醒過來了,然後無論如何也睡不著了,就瞪著眼楮盯著帳頂,直到天亮張岱來喊她。

    可是此刻被這寢宮中的混亂一打岔,轉念想想,程子安又為什麼不能是女人呢?

    她的五官過分精致秀氣,她的皮膚過于白皙細膩,她的性子太過溫柔體貼,她的身上甚至還有一股好聞的體香……如果不是先入為主的認定她是個男人,那麼這些疑點便足以暴露她的身份。

    程子安為什麼會女扮男裝?因為她要入朝為官,然後替父親翻案洗冤!

    程子安為什麼不對褚京墨表白心意?因為她本是個女子,不能輕言愛意!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能說得通了。站在旁觀者的角度看,誰都能看得出程子安的身不由己。但楚翊卻不能接受,因為在女帝陛下的心里,程子安不再只是個忠心能干的臣子,她更是她傾心的對象!

    看好的皇夫突然變成女人了,楚翊有一種被騙婚了的感覺。可偏偏程子安別說知道她的心意,便是連她這個人都沒見過,實在也談不上“騙”。這一切仿佛就是她一個人自作多情的鬧劇,等到最後,難過的也只有她一個人罷了。

    楚翊難受,她捂著心口不知道該怎麼發泄才好。真要哭,她也是哭不出來的,只是難過。

    張岱見她這般模樣,嚇得心都要跳出來了。他的臉色比楚翊還難看,卻不敢大呼小叫的驚著了生病的皇女,只能輕聲細語的小聲詢問︰“殿下,您是心口不舒服嗎?”

    楚翊頭都沒抬,只捂著心口悶悶的回了一句︰“難受。”

    難道是心疾?

    張岱的臉都青了,卻更不敢打擾到楚翊了。誰都知道,心疾這種病可大可小,平時看著就跟個正常人一樣,但一犯起病來就隨時可能要命。而且有心疾的人受不得驚嚇,一嚇就會犯病,身子也需要慢慢的精心調理。

    寢宮里的人都急成了熱鍋上的螞蟻,好在小宦官的腿腳夠快,太醫院的人也不敢耽擱了皇嗣的病情。只是不巧,陳太醫今早給太子殿下請平安脈去了,于是白發蒼蒼的太醫令親自提著個藥箱跑來了。

    張岱見太醫令來了,也算是松了口氣,他忙迎上去小聲道︰“太醫令您快給看看,殿下說她心口難受。”

    太醫令聞言也嚇了一跳,忙跑到床榻邊上去看楚翊,不過等他看過之後卻又放心了許多。中醫講究望聞問切,有心疾的人發病時唇色會變成紫色,而眼前的皇女雖然面色難看,但唇色卻還是正常的,只是唇上有些起皮,似乎是上火或者著涼了。

    “殿下,請伸手,容臣為您把脈。”太醫令從藥箱里拿出了小脈枕,對著楚翊道。

    楚翊抬眼瞥了他一眼,見著是個熟人,倒也沒有拒絕,只是一邊伸出了右手一邊道︰“我沒事,就是沒休息好,張岱他們太大驚小怪了。”

    太醫令對她的話不置可否,還是認認真真的替她把了脈。但實際上情況和楚翊自己說的也沒差多少,只是除了沒休息好之外,她還有些心火上升,心中似有郁氣。

    能安安穩穩在太醫院混了幾十年的人,必定是個人精。太醫令沒有問這位皇女因何郁結,他只是捋了捋花白的胡須,說道︰“殿下身子早年有些虧損,不過如今看著還算康健,只是您正在長身體的時候,夜里還需好好休息,莫要思慮過多。”

    楚翊無可無不可的點了點頭,對于這位太醫令的做派她也是清楚的,並不擔心他會傳出什麼不好的話去。

    張岱卻被這個說法說得一愣︰剛皇女還捂著心口喊難受呢,真的只是沒休息好?!他不敢質疑太醫令,便只能委婉的問道︰“太醫令,我家殿下身子不適,您看可需開兩副藥吃吃?”

    太醫令聞言點了點頭,還沒等張岱松口氣,便道︰“殿下心火旺盛,是該開兩副藥降降火氣。否則長此以往,恐怕會有郁結于心。”

    張岱听得腦袋都大了,有些鬧不明白今早這一出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既然太醫令都說殿下只是心火旺,不是心疾,他也算是大大的松了口氣,忙招呼了人跟著太醫令回去取藥。

    這邊太醫令剛走,那邊太子殿下就來了。卻是太醫院派了人去重華殿找陳太醫,楚昭得知了皇妹有恙,便跟著過來了。

    太子殿下來麟趾殿時,心里也有些著急。

    那些年他看到過太多弟弟妹妹夭折了,往往前幾日還向他撒嬌賣乖的皇弟皇妹,過幾日便是天人永隔。他沒感受過兄弟們的威脅,也沒體會過姐妹們的任性,他甚至還沒來得及替他們的調皮搗蛋收拾過爛攤子,那些人便都不在了。

    皇子皇女們夭折時,不僅老皇帝和他們的母妃傷心難過,做為哥哥的太子殿下也並不好過。也是因此,在知道自己竟然還有一個皇妹的時候,他接受得輕而易舉,並且樂意主動照顧于她。

    太子帶來了陳太醫,雖然張岱說太醫令已經替楚翊診過脈,但無論是為了保險還是安心,陳太醫仍舊再次診了脈。

    陳太醫是老皇帝的心腹,同時太子殿下的身體也一直是他在照料,自然得到信重。他再次診脈的結果和太醫令的結論沒有什麼不同,楚昭親耳听見他的保證,提著的心也終于放了下來。

    楚翊的情緒仍舊很低沉,但看著太子殿下蒼白的臉上如釋重負的模樣,她還是開口安慰了一句︰“皇兄不必擔心,我只是昨夜沒有休息好,今日精神有些欠佳罷了。回頭好好休息一下,便沒事了。倒是皇兄更該注意些身體才是。”

    太子也沒拂了妹妹的好意,他笑著點了點頭,溫聲應道︰“皇妹的叮囑,我一定記得。”說完目光往楚翊的寢宮里掃了一眼,又道︰“不過皇妹身邊也該有個懂些醫術的人才是,這次雖是虛驚,但難保什麼時候便用得上了。”

    楚昭自己就是久病之人,陳太醫幾乎都要常駐重華殿了,他自然覺得身邊有個醫者很有必要。不過目前太醫院里全是男人,楚翊雖然只有十二歲,但畢竟是個女孩兒,若是直接派個太醫來麟趾殿常駐,只怕也有些不妥。

    楚翊對這些並不太上心,只隨意點了點頭。左右麟趾殿那麼大,多一個人少一個人也不用她養活。不過太子殿下顯然不是隨口一說,他思量了一會兒,提議道︰“這樣吧,我去和父皇說,在宮外替你招個女醫官回來吧。”

    醫官與宮人不同,就如太醫院的太醫一樣,是有正式品級的內臣。楚國曾經也設有女醫官,品級制度與太醫院一樣十分完善,但那幾乎是只有女帝臨朝時才會有的官職。太子的提議若沒人深究自然沒什麼,但真深究起來就有些敏感了。

    楚翊到底是當過皇帝的人,即便有些心不在焉,也立刻便意識到了不妥,她忙道︰“皇兄,如此恐怕有些不妥。我的身體尚且康健,若要調理,讓太醫院的太醫們時不時來看看也就是了,何必折騰呢。”

    太子殿下聞言卻是一笑,楚翊莫名的從他的笑容里看出些意味深長來,只听他道︰“沒有什麼不妥的。女醫官的事交給我,皇妹只需好好調養身體便是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一將難求”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