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一將難求 第28章 那個被踩胸的少年

    喜歡一個人,難道不該千方百計的把他追到手,然後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嗎?

    楚翊一手支著下顎,一手隨意的把玩著書桌上的白玉鎮紙,怎麼也想不明白程子安為什麼會說出那樣的話。難道經此一事,褚京墨解除了婚約,他也不準備更進一步嗎?可到底又是什麼原因,讓程子安的喜歡如此隱忍呢?

    想了一早上,楚翊也沒能想出個答案來,但她這種神游太虛的狀態,卻終于讓正為她授課的鄒太傅忍無可忍了。

    太傅大人曲起手指重重的在桌案上扣了幾下,打斷楚翊思緒的同時,沉聲開口︰“殿下,臣方才說了些什麼,您能重復一遍嗎?”

    這似乎是每個教書先生的必殺技,專治課堂上的各種走神開小差。雖然招式老套,但效果奇佳,幾乎百試百靈,尤其是在整個課堂上只有一個學生時,就算想求救也找不到對象。

    楚翊終于發現了伴讀的存在是多麼的有必要,但可惜為時已晚。她一臉糾結的低頭看了看攤在書桌上的《秦史》,翻開的書頁仍然是太傅剛開始說的那一頁,天知道這麼長時間,這老頭都講到哪兒了?

    太傅大人依舊虎視眈眈的盯著,似乎一定要皇女殿下給個答案。楚翊無奈之下只得偷偷的抬眼去瞄隨伺在一旁的張岱,希望他能給個提示。

    張岱接受到了楚翊求救的目光,他的嘴角動了動,可惜連個口型都還沒做出來呢,就見著太傅大人猛然扭頭,目光灼灼的看了過來。于是嘴角一抖,他扯出個干巴巴的笑來,然後便訕訕的收斂了小動作,低下頭做出副眼觀鼻鼻觀心的模樣。

    得了,張岱也指望不上了。楚翊無奈的閉了閉眼,已經可以預見一頓臭罵了。

    沒錯,鄒太傅就是這麼耿直,別說眼前的只是個尚在培養中的皇女,就算是已經登基稱帝的女皇,他該罵的時候依然會罵。對于這一點,今生的楚翊雖然暫時還沒經歷,但前世她卻已經親身驗證過了。

    果然,鄒太傅瞪得張岱閉嘴過後,再回頭來面對楚翊時,便已經是一副橫眉怒目的模樣了。楚翊訕訕的笑了笑,低下頭準備迎接暴風雨的洗禮,然而就在這當口,據說已經被“禁足”的太子殿下卻突然出現在了上書房。

    楚昭不傻,一進門他就察覺到了氣氛有些不對。但作為一個才德兼備的好太子,他多年的讀書生涯中,必然是沒有出現過偷懶走神,然後被太傅大人罵這種經歷的。所以他雖然察覺出了不對,但一時之間還真沒想到緣由。

    一屋子的人連忙對著突然出現的儲君行了禮,鄒太傅的怒火被這一打斷,似乎也有點兒難以為繼。

    楚昭看出來了,也有心想幫幫自家皇妹,便道︰“太傅不必多禮,孤此來只是有些事想找皇妹的。”說完又看似隨意的問了楚翊一句︰“我此時過來,可有打擾到皇妹?太傅今日都講了些什麼?你若是有什麼不清楚的,之後也可以問我。”

    好學的太子殿下隨口一句閑聊都和課程有關,听得張岱站在一旁差點兒忍不住捂臉,覺得這簡直就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太子殿下的好意,自家殿下恐怕接受不了了。

    然而張岱還是低估了楚翊,或者說是低估了重生而來的女帝陛下。這本《秦史》她都不知道看過多少遍了,不說倒背如流,但書中說了些什麼卻肯定是知道的。因此太子話語一落,她便覺得眼前一亮,張口便道︰“太傅今日說了世宗一朝的事,從世宗當太子時的七王之亂說起……”

    楚翊滔滔不絕,連書都沒看一眼就把秦世宗一朝的史實說了一遍,期間提起過鄒太傅的觀點,也說了些自己的看法。听得太子殿下連連點頭,鄒太傅一臉驚詫,張岱更是瞪圓了眼楮滿臉的不可思議,直到後來鄒太傅和張岱的表情都變得古怪起來……

    論察言觀色的本事,出身冷宮的楚翊並不差,所以發現鄒太傅和張岱神情不對時,她便及時收了口——不會是說多了吧——于是想了想,便又加了句︰“唔,太傅好像還沒講到這里,後面是我自己看書時看到的。”

    果然,這句解釋一說,太傅大人的臉色瞬間就緩和了。倒是張岱的眼神更加古怪了,因為整天都跟在皇女殿下身邊的他很清楚,這位殿下在寢宮時幾乎從來不會看書,所以更別提什麼自己看書時看到的了。但有些事他自己知道就行,卻是不會說出來,更不會傻到去尋根究底。

    太子殿下並不是來檢查楚翊課業的,但听到這一番話也很滿意,便笑著鼓勵了幾句,也說了些自己的觀點,然後便將話題轉到了正事上。

    他從寬大的衣袖里拿出個小冊子遞給了楚翊,說道︰“這是我讓人整理的名冊,里面記著朝中大臣們的適齡子弟,也有一些可能合適做你伴讀的人,你可以先看看。”

    已經行過冠禮成年的太子殿下早已經入朝幫著老皇帝處理政務了,楚翊也是當過皇帝的人,自然知道他會有多忙碌。可即便如此,因為上次“爽約”害得楚翊沒能出宮,楚昭還是費心整理了這份名冊,他待人,光憑這份兒用心便少有人能比得上。

    楚翊心里一時間五味陳雜。她接過名冊簡單的翻看了一下,卻見著這一本小小的冊子上用蠅頭小楷密密麻麻的寫了不少東西。有些人被一筆帶過,有些大概是入了太子殿下的眼,其中不僅記載了他們的親屬關系,家族地位等,更詳細記錄了這些人的才華品行,可見是用了不少心思的。

    “多謝皇兄,我會仔細看的。”楚翊合上了名冊,真心實意的道謝。雖然她其實並不十分需要這個,但這本冊子無疑給了她一個能主動提起程子安的好借口,更何況就名冊上的內容而言,太子殿下顯然費了心,而且並不藏私。

    楚昭也沒想過居功,聞言只笑笑道︰“若是冊子里有不清楚的,可以問問你身邊的張岱。他跟在劉喜身邊很久了,朝中的大臣大多也認得。”

    一旁的張岱聞言立刻俯身應下了。之後太子殿下也沒有久留,他似乎還有其他事要忙碌,匆匆說過幾句,又與鄒太傅打過招呼便離開了。

    太子殿下一走,鄒太傅便又繼續講起了《秦史》,至于之前楚翊在課堂上走神開小差的事,因為她那一番滔滔不絕,自然也就揭過不提了。

    ******************************************************************

    “張岱,對于程家,你知道多少?”剛回到寢宮,楚翊便拿著太子殿下給的那本小冊子問張岱。只要有了借口,她並不掩飾自己對程子安的好奇。

    果然,張岱沒有懷疑什麼,看見她拿著那本冊子還以為是翻看的時候看見的。不過朝中姓程的大臣雖然不多,但也不是唯一的,于是他想了想,反問了一句︰“殿下說的是鴻臚寺卿程朗家,還是工部侍郎程奇家?”

    楚翊聞言一愣,覺得這兩個名字都挺陌生的,隨即擺了擺手道︰“都不是,我是說程捷……”說到這兒想了想,覺得張岱常年待在深宮之中,大概也不會知道程捷這個十四歲的小少年,于是又改口道︰“我問的是曾經名震四方的名將程遠的程家。”

    程遠雖然是程子安的曾祖,但距離他過世其實也不過十四五年,他的時代並沒有完全過去,如今朝野之中記得程遠的人依舊很多。茶館酒樓里還有說書先生在說程遠當年的豐功偉績,這些故事經由他們的口傳達四方,許多孩子甚至是听著他的故事長大的。

    果然,張岱是知道程遠的,也知道程家。不過听到楚翊問起,他還是有些疑惑的瞥了一眼皇女手里的小冊子,然後有些遲疑的回道︰“可是殿下,程遠將軍家已經敗落了啊,如今朝中已經沒有他家的人了,選伴讀的話……”

    這個楚翊當然知道,但她當年從來沒有關心過這些往事,現下因著程子安的緣故,她倒有些好奇起程家迅速敗落的原因了。畢竟就算程遠去世,但他曾經的威望和人脈都應該還在,而且程家百年傳承也該是個大族,怎麼就能在短短十余年內淪落到孤兒寡母,家族敗落的地步了?

    心頭有疑問,又懶得找借口翻史書,正好太子殿下之前都交代說有事問張岱了,楚翊便也沒有客氣,開口問道︰“那你知道程家為什麼敗落嗎?程將軍當年也是威震四方的人物,他這才過世幾年啊,程家怎麼這麼快就敗落了?”

    這樣的敗落速度自然是不正常的,但張岱似乎並不想提及。或者說,知道這件事的人其實都不太願意提及,因為那會污了那位一生為楚國鞠躬盡瘁的忠良的身後名。

    可是楚翊顯然不打算輕易放棄,她就那樣盯著張岱,目光從漫不經心到壓力十足。帝王的威壓並不是一個小小內侍能夠承受的,張岱被楚翊盯得心肝兒都顫了,自然不再隱瞞,低著頭連忙回道︰“因為程遠的孫子程潛叛國了!”

    叛國?!!!

    楚翊沒再去管拎著袖子擦冷汗的張岱,滿心里只覺得不可思議——程遠本有三個兒子,可惜都在沙場上陸續殉國了,留下的孫子只有一個,那就是程子安的父親。

    子安少年的父親叛國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程家的迅速敗落就可以解釋了。叛國是重罪,雖然看著程遠的面子上可能免了滅門之禍,但程家那些旁系只怕當時就和程遠家劃清界限了。而程遠這一脈本就人丁稀薄,男丁死的死,叛國的叛國,留下的可不就是些孤兒寡母,然後家族敗落嗎。

    楚翊心頭沉甸甸的,但想想一臉冷肅的程子安,再想想程家那嚴厲的家教,卻總覺得程家人會叛國是那樣的不可思議。她皺著眉想了想,覺得其中肯定有什麼隱情,于是又問張岱︰“程將軍一世英雄,他的孫子程潛為什麼會叛國?”

    張岱聞言苦笑一聲,回道︰“殿下,奴才只是一個內侍,當年都沒能見過老將軍的威儀,這些事我又怎麼會知道?不過當年流傳的消息是說,程潛志大才疏領兵深入,然後在陣前被俘,之後沒過多久便傳來了他投敵的消息。”

    “就這樣?”楚翊有些不可置信的反問︰“難道父皇沒有派人去邊關查證嗎?”

    張岱一臉無奈的確認︰“就這樣。”說完想了想,補了一句︰“當年陛下本是對程潛寄予厚望的,在他出征之後甚至親手程家題了塊‘滿門忠良’的匾額。但沒過多久就傳來了程潛投敵的消息,當時陛下氣得砸了整個御書房。”

    這樣一解釋,楚翊倒有些明白了。無非就是老皇帝覺得自己剛題了字就被打臉,面子上有些過不去,所以就匆匆定案了。他沒為難程家老小,可程老將軍卻為此郁郁而終,程家也因此背上了“叛國”的罵名。

    不管朝野上下有多少人相信程家,相信程潛,但想想昨晚程夫人對程子安說的話就知道,程家人自己並不承認這個罪名。

    楚翊突然想到了什麼,又問了張岱一句︰“那是什麼時候的事兒?”

    張岱這回沒有遲疑,立刻回道︰“十四年前。”

    十四年前?子安少年如今正是十四歲呢。所以說,程子安自出生以來,便承擔著替父親洗刷冤屈的重任嗎?可這些,即使是重生回來的女帝陛下也不知道。

    楚翊只記得自己的鎮西將軍意氣風發百戰百勝,號稱“常勝將軍”,可直到她遭遇叛亂身死,程捷也從來沒有在她面前提起過一句程潛的事。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程子安活得格外嚴肅,即使有了喜歡的姑娘,也不敢表明心意嗎?

    想想似乎有些道理,楚翊又覺得,不僅如此——程子安的身上,似乎還藏著其他秘密。

    *****************************章節分隔*******************************

    楚翊白天還對程子安的選擇和秘密百思不得其解,誰知當天晚上便意外的發現了答案。

    昨晚跪了整夜的程子安今天自然沒法繼續讀書習武,他在臥房里休養了一天。楚翊醒過來時,他正拿著瓶藥酒在給自己揉藥——他的膝蓋因為跪了整夜,已經青紫一片了。

    白皙縴細,腿型完美,楚翊一睜眼就被程子安的大長腿晃了眼。她呆了呆,然後迅速爬起身,邁著輕快的步子就跑了過去,之後才看到了那一片刺眼的青紫。

    講真,雖然楚翊在冷宮的那十二年吃過不少苦頭,但這種跪得膝蓋都青紫了的經歷卻是從未有過的。冷宮里面她不需要跪誰,出了冷宮老皇帝不在意她也從沒罰跪過,到了後來她登基稱帝就更沒人敢讓她跪了。因此看著程子安那青紫的膝蓋,她竟有種觸目驚心的感覺。

    貓崽兒爬到了子安少年的懷里,然後試探性的伸出爪子踫了踫那片青紫。因為害怕弄疼對方,她用的力道很小,以至于程子安都看出了貓崽兒的小心翼翼。

    大約是同甘共苦過了,程子安明顯更加親近楚翊了,他伸手摸了摸貓崽兒的小腦袋,輕聲解釋︰“放心,沒事的,只是看著嚇人罷了。”

    女帝陛下明顯不信,還有些氣鼓鼓的。

    經過這麼多天的相處,即使程子安本人不知道,但他卻確確實實是被貓崽兒納入了保護範疇之內。她見不得他喜歡別人,更見不得他受傷!

    貓崽兒一臉心疼的看著程子安給自己上了藥,然後又看著他若無其事的將藥酒收好。若不是他走動時的動作有些許的不自然,簡直讓人看不出他腿上有傷。

    程子安也確實沒把這點小傷放在心上,雖然他是第一次跪祠堂,但他可不是第一次受傷。從他記事,所有人便都對他寄予厚望,祖母的管教更是嚴厲,他幾乎是剛學會走路,便開始學著騎小馬駒了,期間摔過多少次,受過多少傷,連他自己也記不清。最嚴重的一次他幾乎丟掉了半條命,程夫人摟著他哭了一夜,可是等他傷好之後還是該做什麼做什麼,沒有任何一個人會在教導他這件事上“手下留情”。

    收拾好了傷藥,程子安又洗過了手,然後便如往日一般端著碗熱騰騰的羊奶遞給了貓崽兒——楚翊醒過來的時間很有規律,程子安也輕易的發現了這個規律,所以每天給她準備的羊奶都是溫度正好的,簡直比張岱都貼心。

    楚翊放心的低頭喝了起來,喝到一半的時候,突然听程子安道︰“羊奶也喝了半個月了,我看你牙好像也長好了,不知道能不能吃些魚或者肉了?”

    最近喝羊奶已經喝得想吐的楚翊聞言眼楮都亮了,瞬間把之前的沉重心情拋到了一邊。她抬起頭期待的看著程子安,而程子安也確實沒讓她失望,轉身就不知道從哪兒摸出個紙包來,一邊打開一邊道︰“我不能讓廚房天天給做魚,不過听說貓都挺喜歡吃這個的,所以我便讓人幫忙買了些。”

    紙包打開,程子安修長白皙的手指伸進去,然後捻出了一只——小魚干!

    小魚干是李霖讓程子安準備的,說是貓都喜歡吃,而且他家奶喵一直喝奶,也該找點兒東西磨磨牙了。于是程子安抽空特地準備了一包,可惜貓崽兒似乎並不領情,她看著小魚干的眼神里明晃晃的寫著︰有沒有搞錯,就拿這個糊弄朕?!!!

    倒不是楚翊吃慣了山珍海味看不上小魚干,實在是這東西的賣相太差了。干癟癟的一只,肉都看不到的感覺,除了魚骨頭大概就沒剩別的了。

    貓崽兒嫌棄的眼神兒實在太過明顯,連程子安都看出來了。他有些遲疑的把小魚干遞到了楚翊面前,問︰“李霖說貓都喜歡吃魚干的,你不喜歡嗎?”

    楚翊確實不喜歡魚干,更確切的說她壓根就不喜歡吃魚,因為曾經送去冷宮的那些殘羹冷炙中,魚是最難吃的。剛做好的魚湯魚肉自然鮮美可口,但這東西只要一涼了,那股子腥味兒簡直讓人聞著就想吐。而那時無依無靠的楚翊,卻不得不靠著這些東西過活。

    女帝陛下不喜歡魚,可是貓崽兒的身體本身是極喜歡的。程子安把魚遞到她的面前,只是聞著那股淡淡的魚腥味兒,楚翊就莫名的覺得這魚干很香很好吃,于是一個慌神,身體就自覺的往前一撲,張口就把那只小魚干咬到了嘴里。

    “嘎 嘎 ”的咬了幾下,也不知道是貓的牙齒更尖利些,還是魚干本身酥脆,一條小魚干瞬間就被分解了。等到那鮮香的滋味兒在空腔中蔓延開來,楚翊才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些什麼。

    她眸子一垂,瞥見了還露在貓嘴外的一截魚尾,又低頭看了看被自己兩只貓爪緊緊抱住的程子安的手……

    子安少年會不會覺得她表里不一啊?一邊滿臉嫌棄的看著小魚干,一邊又在他遞了魚干過來之後飛撲過去搶。這種行為簡直是……太心機了!

    貓崽兒抬起爪子捂住了自己的眼楮,擺出一副“沒臉見人”了的模樣。但緊接著嘴巴動了動,就把還暴露在外面的一截魚尾也咬進了嘴里……

    程子安瞬間就被逗笑了,同時也對這只貓的傲嬌有了新的認識。

    楚翊听到了程子安的輕笑聲,于是松開爪子看了一眼,果然見著子安少年笑得一臉陽光燦爛。私心里,她雖然覺得能讓他開心挺好,但听到他這樣笑,看著他把一張俊俏的小臉笑成了朵花,其實還是有些惱羞成怒的。

    貓崽兒氣呼呼的背過了身子,做出一副“不想理你”的樣子。

    程子安眼中笑意未減,因為憑他絕佳的耳力,並沒有錯過貓崽兒那細微的咀嚼聲。于是他又從紙包里拿出一條小魚干,然後遞到了貓崽兒的面前。

    果然,貓崽兒先是別過頭傲嬌的“喵”了一聲,似乎是在抱怨。然後一扭頭,張嘴就把那條小魚干叼走了,然後繼續“嘎 嘎 ”的嚼得香。

    程子安看著貓崽兒一邊鬧脾氣,一邊嚼小魚干,心里隱約覺得有些羨慕︰做貓比做人輕松多了,每天吃吃睡睡,生氣了也只需要一條小魚干就能哄好,哪有做人那麼多的心酸和無可奈何。

    如果此時貓崽兒知道了他的想法,肯定不顧他的可憐身世也得上爪子撓他一把,還是不收指甲的撓。天知道她這日子過得有多辛苦,白天做人晚上做貓,每天不管怎麼吃,醒來的時候一定是餓得發慌。這些也就算了,她這日子過得還沒什麼保障,如果程子安真進宮當伴讀了,她今後還不知道該怎麼辦呢。

    當然,一人一貓的心思還沒默契到可以互通的地步,所以程子安羨慕了一陣過後,也就罷了。他從紙包里又取出了幾只小魚干放在桌上,開口對貓崽兒道︰“對喜歡吃的東西也要有度,今晚就這幾只了。你慢慢吃,我先去沐浴了。”

    貓崽兒本來是在偷瞄桌上的小魚干的,她對這東西還是有些小糾結——明明不喜歡吃魚,這魚干還長得那麼難看,可是身體完全控制不住——但听到程子安說沐浴,她的耳尖便是一轉,腦海里又不自覺的冒出了上次偶然間窺見的風景……

    嘖,一個男人長得那麼好看做什麼?簡直讓人不自覺的……想去偷窺!

    女帝陛下深深的唾棄著自己猥瑣的思想,可是看見程子安收好了小魚干之後走出門的背影,卻又不自覺的想要抬爪子跟去。

    不過糾結了一會兒,楚翊還是放棄了。她坐在桌子上,昂首挺胸的……嚼著小魚干——反正將來她總會把子安少年拐走的,到時候想看哪里看哪里,用得著偷窺嗎?

    沒錯,貓崽兒就是這麼自信,才不是害怕再次丟臉流鼻血什麼的呢。

    程子安泡藥浴的時間挺長的,楚翊待在臥房里喝完了羊奶也吃完了小魚干,然後又揉著小肚子等了好一會兒他才回來。

    許是揉過藥酒又泡過藥浴,凝滯的血脈通暢了,程子安回來時,原本還有些行動不便的腿已經恢復了正常。楚翊一眼看見,就知道他的“病假”算是到此為止了,明天肯定就得再次開始騎射課。

    這就是一個不會裝病的人,他活得太過認真。

    眼看著程子安就要如往日一般去拿兵書來看,貓崽兒還是忍不住跑上去抬起爪子拍了拍他的小腿,一臉嚴肅的“喵喵”叫了兩聲︰少年,受傷了就該早點休息養傷,今晚就不要再看那勞什子兵書了,少看一天你也不會打敗仗的。

    程子安顯然不知道貓崽兒想要表達什麼,但他還是伸手把貓崽兒撈起來抱在了懷里,想了想,說︰“小魚干沒有了,今晚就這麼多。”

    “……”朕在你眼里就是個吃貨嗎?!

    楚翊第一次深切的感受到了交流障礙。她無奈的就著目前的姿勢拍了拍少年的胸口,引得程子安低頭來看之後,又抬起爪子指了指床的方向。只是指完之後她卻覺得,剛才拍胸口的手感好像有些不對?

    貓崽兒低頭看了看自己毛茸茸的爪子,程子安卻已經將視線從床上收了回來。他雙手托起了貓崽兒抱在眼前,認真道︰“小黑,你已經睡了一天了,這才醒過來不到一個時辰。再這樣睡下去,醒來又不活動的話,你會胖成球的。”

    程子安想不通,貓崽兒為什麼會有那麼多覺睡。但楚翊聞言卻是一下子忘記了剛才的疑惑,只翻著白眼心道︰“每次醒來都餓得要死,不瘦成一把骨頭就算對得起你找來的羊奶魚干了,還想胖成球?真當朕在做夢呢?”

    不過子安少年顯然不這麼想。他同齡的小伙伴兒里還真有個好吃懶做,貪嘴愛睡,最後硬生生胖得連走路都費勁的。可惜人家堅定的認為自己的胖是威武,程子安的精瘦是單薄,死活不願意多動彈一下,就怕掉肉。

    程子安看著貓崽兒就像是看見了曾經的小伙伴兒,他想象了一下貓崽兒胖得走不動路的模樣,便覺得不能任其發展了。他盯著楚翊喃喃自語︰“這麼懶下去可不是辦法啊,听說貓都會抓老鼠的,要不要弄只老鼠來讓小黑活動活動?”

    “喵——”貓崽兒驚叫了一聲,一雙金色的貓眼瞪得溜圓。

    這世道到底是怎麼了?一個兩個的居然都喜歡老鼠,狸花貓拿老鼠當禮物就算了,子安少年居然也準備去弄一只?朕看起來,就那麼缺老鼠嗎?

    女帝陛下只覺得整只貓都不好了,她想起那些灰撲撲髒兮兮的老鼠就想炸毛。于是為了讓子安少年打消念頭,她抬起爪子扒拉著程子安的手,讓他摸了摸自己縴瘦的腰身和平平整整的肚子,用現實告訴他︰朕還很瘦!

    程子安摸了摸楚翊的小肚子,沒注意到貓崽兒的確挺瘦,倒是覺得那毛茸茸的手感很是不錯。他順手給貓崽兒擼了擼毛,小家伙立刻舒服的眯著眼變成了享受狀,等到他停下動作時,對方還十分不滿的抬起爪子拍了拍他的手,似乎是讓他不要停。

    貓崽兒做得久了,的確是會在不知不覺間染上些貓的習性,因為身體的本能一直都在。楚翊平時總是克制,所以也沒怎麼表現出來,但她現在想引著程子安玩鬧,便也不介意賣個萌。

    果然,這種小毛球的萌態是沒有人能夠抵抗的,程子安眉眼柔和,繼續擼貓。

    這一晚上,程子安果然沒有再看兵書。等到頭發干透,他便一面自責自己玩物喪志,一面抱著貓崽兒上了床。

    因為貓是偷偷養的,程子安自然沒辦法讓人給準備貓窩,不過天氣越發的寒冷了,他也不再拿有些單薄的夏被給貓崽兒做窩,反倒是讓人在床上多準備了一床冬被。他的床也夠大,這些天一人一貓就是分被睡的。

    貓崽兒一上床,便如往日一般直接往程子安的被子里鑽——她還是更喜歡程子安的被窩,因為在這寒冬臘月的天氣里,有個人體暖水袋的好處簡直不言而喻,而且程子安被子里那股好聞的香味兒也比其他地方重。

    可惜,貓崽兒雖然堅持不懈的爬了大半個月的床,但子安少年總會領著她的後脖子把她送回自己的被窩里。這麼長時間了,無論她怎麼折騰,也沒有成功過一次。

    楚翊以為,今天也不會例外,在鑽進被子的時候她還沖著程子安喊︰少年,朕昨天還幫你暖手來著,你就不能當回暖水袋嗎?

    沒想到程子安真的站在床邊停住了動作,他盯著貓崽兒猶豫了一下,開口道︰“如果你乖的話,今晚我就不趕你回去了。”

    楚翊聞言差點兒以為自己听錯了,又或者程子安突然學會了“貓語”這個新技能?可事實上,程子安是不可能學會貓語的,楚翊也沒有听錯。

    在說完這句話之後,程子安就吹滅了燭火,然後掀開被子上了床。他也沒有把貓崽兒拎走,而是就那樣抱著她躺下了,順手還幫她理了理被子。

    楚翊一動也不敢動,躺得身子都有些僵直了,小心肝卻是“噗通噗通”的亂跳。

    活了兩世,她還是第一次和喜歡的人睡在一起呢!雖然她現在只是只貓,雖然她前世根本沒有喜歡的人……

    程子安大約察覺到了貓崽兒的緊張,他抬手摸了摸貓崽兒的毛,似在安撫。

    漸漸地,楚翊的身體終于放松了下來,不過精神卻依舊亢奮。夜色根本擋不住貓的視線,她就那樣抬著頭看著程子安,從他漂亮的五官到修長的脖頸再到精致的鎖骨,最後終于被白色的中衣擋住了視線……

    貓崽兒沒有像往常那般早早入睡,但程子安卻抱著貓,很快睡著了。

    睡過去的子安少年有些不設防,所以在貓崽兒的後爪不經意間踫到他胸口的時候,他也沒有醒過來,然而他懷里的貓崽兒卻在一瞬間僵住了身子。

    貓和人不一樣,人的手比腳靈活觸覺也更靈敏,但貓的前爪後爪靈敏度區別卻不大。所以在僵硬了一瞬間之後,貓崽兒也沒怎麼動,就那樣伸著後腿踩了踩,又踩了踩……

    這軟乎乎的一片是什麼?

    楚翊的大腦里有一瞬間的空白,隨即便是崩潰。

    男人的胸膛寬闊結實,女人的胸則更柔軟。雖然她現在的身板平得和搓衣板一樣,雖然她曾經的胸也算不上傲人,但她那時候好歹也是有胸的!

    所以她這是踩到了子安少年的胸?胸?!胸!胸!!胸!!!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一將難求”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