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一將難求 第27章 那個被教育的少年

    楚翊不知道程子安為什麼突然被罰來跪祠堂,也只是猜測可能和陸群的事情有關,但今早張岱才和她說,昌平侯找不到人。她有滿心的疑問想要問程子安,奈何一人一貓之間言語不通,她“喵”再多次,子安少年也不可能知道她問的是什麼。

    今晚的程子安似乎尤其的沉默,他雖然把貓崽兒抱在了懷里,還親熱的蹭臉蹭臉,但自始至終也只在最初的時候說過那一句話,之後便是無言。

    楚翊抬頭看了看四周,入目的除了程家祖先的畫像就是一排排的靈位。

    這氣氛,真是挺陰森的,楚翊無端端的打了個哆嗦。她雖然已經死過一回了,但對于祠堂這種地方供奉先人的地方卻仍舊心存畏懼,尤其是身邊的人還這樣反常。

    楚翊正不自在呢,貓耳卻突然一轉,听到了一陣細微的響動。那聲音似乎是從祠堂外傳來的,很輕微,但在這樣的夜里卻似乎被無限放大了……

    “喵——”一聲貓叫突然在祠堂里響起。

    程子安被貓崽兒突兀的聲音嚇了一跳,但下一刻他就听見外面響起了一陣踫撞聲。只是和自己嚇自己的貓崽兒不一樣,他一听就听出那是人為造成的動靜。

    有人來了!

    程子安微微蹙了蹙眉,立刻便將懷里的貓崽兒放在了地上,順手還在她屁股上拍了拍,示意她趕緊找個地方躲起來。

    貓崽兒照例呲了呲牙,她發現子安少年拍她屁股的動作似乎越來越順手了。可是現在除了呲牙,她卻什麼也做不了,有時她都擔心,萬一自己像習慣“小黑”這個名字一樣習慣了他拍屁股的動作怎麼辦?

    真是,想想都挺羞恥的啊。

    貓崽兒帶著一張看不見紅暈的躲了起來,程子安見她藏好了,便也收回了目光。祠堂外已經有清晰的腳步聲響起,他凝神听了片刻便猜出了來人是誰。

    果然,程夫人很快出現在了祠堂外。

    她穿著一身不常穿的深色衣衫,在漆黑的夜色中十分具有隱藏性,一路行來腳步聲也十分輕淺,幾乎很難引起旁人的注意。如果她不是程家正經的主子,而且來的是祠堂這樣的地方見程子安,這般模樣簡直像是去做賊的。

    但對于程夫人來說,她真的是以做賊的心態來的祠堂,因為程老夫人在程家的威嚴不容挑釁。

    “阿捷?”程夫人站在祠堂外,輕輕地喊了一聲,仿佛害怕打擾到正在罰跪的程子安。

    程子安仍舊直挺挺的跪在案桌前的蒲團上,聞聲回頭看了一眼,然後沖著程夫人微微點頭,喊了一聲︰“母親。”

    程夫人已經記不清,她們母子之間的關系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如此的冷淡了,她在程子安的口中變成了疏離的“母親”,而不是曾經的“娘親”。可這樣的變化她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找不到改變的方法。

    邁步進屋,程夫人的腳步依然很輕淺,似乎擔心驚動了旁人。雖然在這個冷清陰森的祠堂里,除了直挺挺跪著的程子安之外,唯一的活物便只有那只躲在角落里的黑貓。

    程夫人帶來了一個小小的包袱,里面有一個可以用到天亮的小手爐,還有一小包糕點。她把東西遞給了程子安,但程子安卻似乎並不想接,不過也沒等他反駁,程夫人便把手爐和糕點都塞到了他的手里,順便還試了試他手心的溫度。

    出乎意料的,並不涼。

    程夫人覺得意外的同時也放心了許多,便不深究什麼,但對于程子安有生以來第一次被罰跪祠堂這種事,她卻不能不在意。于是斟酌了一下,她還是選擇了直接開口詢問︰“阿捷,你祖母只和我說了她罰你來跪祠堂,可她為什麼要罰你?”

    程子安抿了抿唇,並不想回答。

    喜歡褚京墨的事,他沒告訴過任何人。李霖能猜到,是因為他托他打听過不少關于褚京墨的事,時間久了自然瞞不住。至于程老夫人,程子安覺得祖母簡直就是萬能的,就沒有什麼是她不知道的。但面對著母親,他卻無法坦然的將這段情感訴諸于口。

    程子安低著頭,沒有回答。卻不料沉默持續了片刻之後,程夫人一開口便是語出驚人︰“是因為京墨嗎?陸群的腿,是你打斷的。”

    前半句還是詢問,後半句卻已經肯定。程子安被這話嚇了一跳,抬頭時一雙眼楮都比平時睜得更大了些,暖棕色的眸子似乎會說話,無聲的詢問著程夫人為什麼會知道?

    程夫人顯然是讀懂了程子安的眼神,她無聲的嘆了口氣,抬手摸了摸程子安的頭︰“知子莫若母,為什麼你會以為我看不出來呢?”

    被摸頭的程子安似乎有些不自在,他微微撇過了臉不去看程夫人。其實就像是程夫人不明白她們之間的關系為什麼會疏離一樣,程子安也不是十分明白,自己長大後為什麼就對母親親近不起來了。有時他想,他心里或許還是有怨的吧?

    程子安的思緒有些飄遠了,程夫人卻繼續道︰“我知道你做事向來很周全,若你敢出手打斷陸群的腿,那麼昌平侯就必定查不到你身上。那你知道,你祖母為什麼還要罰你嗎?”

    程子安再如何穩重老成,也不過只是個十四歲的少年。雖然程老夫人讓他來祠堂罰跪,他沒有絲毫怨言的就來了,但跪在祖先牌位面前時,他心里未必就沒有不服。只是猛然間知道自己的小心思已經被祖母知曉,他心里更多的還是慌張,所以並沒有想更多。

    而如今既然程夫人已經知道他喜歡褚京墨了,程子安也不必再藏著掖著,他聞言坦然的道︰“我喜歡上了墨姐姐,為她闖了禍,祖母不喜,因此罰我。”

    程夫人聞言卻搖了搖頭︰“沒人能查到的事情不叫闖禍,這樣的小事程家也不放在眼里,你祖母更不會因為你打斷了一個紈褲子弟的腿就這樣大動干戈。”

    她這話說得相當任性,護短的意思也表達得十足。別說程子安滿臉意外,就連躲在暗處的貓崽兒都忍不住探出個腦袋,想要見識見識這位任性又霸道的程夫人。

    然而霸氣不過兩秒,程夫人便又嘆起氣來︰“阿捷,你已經十四了,你祖母總說再過兩年便要送你去邊關從軍。”她說完這句頓了頓,才又道︰“其實我從來沒有指望過你光耀門楣,你祖母也一樣,但為人子女,有些事你不得不做。我知道我們為你選的路並不好走,也正因此,你需要越發的謹慎,越發的小心,一時的沖動可能就會毀了你。”

    程子安打了人是小事,就算真給昌平侯查出來了,程老夫人也有本事替他擺平。但這樣的沖動並不是什麼好習慣,程老夫人需要他更加的冷靜,因為這樣他才能走得更遠。而褚京墨更不是什麼關鍵的人物,但她卻影響了程子安的作為。

    說完這番話,程夫人也沒再說什麼,只是叮囑了程子安冷了就用手爐,餓了就吃點糕點,然後便像來時一般,又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楚翊從角落里重新跑到了程子安的身邊,然後又被少年抱進了懷里。在接到一塊糕點之後,她听見了對方喃喃低語︰“沖動嗎?可是我能為她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一將難求”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