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一將難求 第26章 那個跪祠堂的少年

    楚翊雖然不知道太子殿下的吩咐,但麟趾殿陡然一緊的氣氛她還是十分敏銳的察覺到了。她裝作不知,任由太醫和麟趾殿的宮人們將整個宮殿上上下下的翻了一通。別說,還真找著些陰私之物,但這之中卻沒有一樣是會導致人昏睡不醒的。

    調查一時間陷入了僵局,之後會如何發展楚翊並不在乎,但自從這次之後,她入睡時便更加小心了。白日里她不敢睡著,晚間入睡前也必定要將寢宮里守夜的宮人趕去外間,並且吩咐無論如何不得打擾。

    還好,宮里一向太平,並沒有發生過什麼需要半夜叫醒皇女的急事。于是漸漸地,這場風波也就平息了下來,只是麟趾殿的宮人們被漸漸地撤換掉了。到了最後,也只有張岱那一個熟面孔還留在了楚翊身邊伺候,而他也越發的恭敬小心了。

    這日一早,楚翊仍舊如往常一般,天沒亮就起床梳洗,然後去上書房听鄒太傅講課。只是這天氣越來越冷,人便也越來越留戀那溫暖的大床,即使寢宮內通宵燃著銀絲碳,根本感覺不到一絲寒冷,楚翊也差點兒沒能爬起來。

    起床、穿衣、洗漱、用膳,楚翊幾乎是閉著眼楮完成的。她抬著手任由宮女們折騰,吃的東西也是伺候的宮人給夾什麼,她就吃什麼,全程眯著眼。一直等到出了寢宮的大門,被外間迎面吹來的冷風一激,她才終于有了些精神。

    十一月的天氣冷得滴水成冰,大雪下得幾乎沒停,一出門滿眼都是白色的。听說太子殿下已經被老皇帝“禁足”了,每日里都窩在溫暖的宮殿之內,出個門也是不見天日,轎輦遮得嚴嚴實實不說,用之前起碼得燒上半個時辰的炭盆。

    楚翊沒有太子那般“嬌貴”,但這樣的天氣里,她自然也不再堅持步行去上書房。只是往暖和的轎輦里一坐,伴隨著抬轎的宮人們那有節奏的晃悠,她很快就會再次昏昏欲睡起來。

    于是為了不讓自己睡著,再次引出什麼麻煩,楚翊開始讓張岱給她說些朝野趣事解悶提神。今早她尤其的困,但張岱一開口,她卻立刻來了精神。

    張岱的干爹劉喜是龍騰殿的總管,知道的總比其他人更多些,于是張岱也經常能听見一些旁人不知道的小道消息。比如說︰昌平侯的幼子夜逛青樓,被人打斷了腿扔在了群芳閣的後門外。凶手尚未追查到,但那位侯府公子因為在外面凍了整夜,高燒了幾天也沒醒過來,急得昌平侯求到老皇帝那里,目下已經派了御醫過去。

    楚翊並不是真的剛從冷宮里被放出來,所以昌平侯是何許人也她自然是知道的,正巧也是姓陸。而前兩日她半夜醒來,竟然再次沒找到程子安,連浴房里也沒有。後來她等到了半夜,才算是把那一身寒氣的人等了回來。

    前後一串聯,楚翊的心頭便有了些猜測。她來了精神,在轎輦內坐直了身子,卻仿佛漫不經心般的開口問了句︰“張岱,昌平侯是誰?還有那個被打斷腿的侯府公子叫什麼名字啊?”

    楚翊不認識朝臣是正常的,而且她最近也時常向張岱打听一些朝中的年輕俊杰,為之後選伴讀做準備。所以張岱聞言並沒有多想,立刻回道︰“殿下,昌平侯名陸英,是世襲的爵位,目前任職兵部。他家小公子好似名喚陸群。”

    果然便是陸群!

    楚翊只听這個名字就幾乎可以斷定,那個“凶手”必定就是程子安了。

    子安少年也是蔫壞,把人腿打斷了不說,還給扔到了青樓後門。這消息一旦傳出去,陸群的名聲就算是壞了,他和褚京墨的婚事也十有*要告吹。

    畢竟尋常逛青樓可以說是風流雅事,但若是被人打斷腿扔青樓後門,那可就另當別論了。別說陸群的名聲,就算是昌平侯府也得跟著大大的丟一次臉,而只要褚京墨的父親心里還有這個女兒,就斷不會再認這門親事了。

    這樣一想,程子安此舉倒真是一舉兩得,比起眾目睽睽之下拿箭去射陸群不知要好上多少。

    只是這樣一來,將來褚京墨沒了婚約在身,程子安又會不會鼓起勇氣向她表明心意呢?

    楚翊突然間有了一種緊迫感,覺得還是要把人弄進宮來看著才能更安心一些啊。

    *******************************************************************

    陸群被人打斷腿扔在青樓後門的事情,昌平侯已經在第一時間壓下了。可京城天子腳下,權貴遍地,他還滿世界的找大夫給兒子治病,這消息也就漸漸地傳開了。

    听到這個消息後,能在第一時間猜到是程子安下黑手的人不多。除了遠在皇宮之中的皇女殿下和當日說漏嘴的李霖之外,第一個猜到的人竟然是程子安的祖母,常年待在家里大門不出的程老夫人。

    程老夫人積威甚深,程子安從小就怕她。所以這一日用過晚飯,在她遣退了包括程夫人在內的所有人之後,程子安的心虛和不安幾乎都要寫在臉上了。

    只剩下兩個人的屋子里安靜得讓人心頭發沉,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程老夫人老邁低沉的聲音才緩緩響起︰“程捷,你為什麼習武?”

    程子安低著頭,不敢去看程老夫人,卻還是回道︰“為了重振程家門楣,更為了有朝一日能讓父親的事情有個了結。”

    他不敢去看程老夫人,程老夫人的目光卻沒有一刻離開他的。她的目光很復雜,責怪或許只佔了極小的一部分,但她的聲音依舊嚴厲︰“那你做了什麼?”

    程子安不敢狡辯,他單膝跪了下去︰“請祖母責罰。”

    有片刻的沉默,程老夫人嘆了口氣,突然問道︰“阿捷,你還記得自己的身份嗎?”

    程子安的身子僵住了,他一句話也說不出口,但垂在身體一側的手卻漸漸地握成了拳頭。

    程老夫人將他的動作盡收眼底,眼中的無奈和痛惜並不比垂著頭的程子安少。但是她不能給他安慰,也無法開解他,她只能對他道︰“去祠堂跪著吧。”

    程子安沒有反駁,站起來後和往日一樣規規矩矩的沖著程老夫人行了一禮,然後挺直了脊背走出屋子,向著府中供奉了程家列祖列宗的祠堂去了。

    這一跪,便跪到了半夜。

    沒有程老夫人放話,程子安不起身,更不偷懶,就那樣在陰冷的祠堂里,直挺挺的對著滿屋子牌位和畫像跪了幾個時辰。等到貓崽兒花了半晚上的時間找過來時,他的身子已經僵硬得有些動不了了,臉上更是凍得沒了血色。

    楚翊被他的樣子嚇了一跳,來不及去想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就“喵喵”叫著上去扯他的衣角。

    程子安也不知道是跪久了反應遲鈍還是在想事兒,好半天才低頭看了眼著急的貓崽兒,然後摸了摸她的毛︰“抱歉,今天不能給你準備吃的了。”

    這時候誰還顧得上吃的啊?貓崽兒急得圍著他“喵喵”叫︰少年,你是不是打人的時候被人看見了,所以告狀告到家里來了啊?

    程子安當然听不懂貓語,而且他下手謹慎著呢,昌平侯查了幾天也沒查到半點兒線索,目前幾乎已經認命放棄了。可惜,一山還有一山高,他家祖母一听到消息就立刻猜到了“罪魁禍首”,程子安面對祖母也沒想過抵賴。

    寂靜的祠堂里只有貓叫聲斷斷續續的響起,時間一久還真有些滲人。

    程子安雖然不信鬼神,但听得久了,心里還是有些不自在。他伸手想把貓崽兒抱起來,但僵硬的手指觸踫到貓崽兒柔軟暖和的皮毛時,他才發現自己的手有多冷。于是指尖一動,就想收回手來,卻不料貓崽兒主動撲了上來,把他冰涼的手抱了個正著。

    楚翊抱著程子安的手跟抱著個冰塊差不多,她本能的打了個哆嗦,卻也沒有松爪,就那樣抱著程子安的手幫他取暖。

    程子安沒有再試圖抽回手,楚翊也就那樣靜靜地幫他捂著,祠堂里又恢復了最初的寂靜。直到程子安的手漸漸地暖和了,他才伸手,把貓崽兒抱進了懷里。

    然後,他第一次親近的拿臉蹭了蹭貓崽兒的小腦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一將難求”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