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一將難求 第20章 那個被爽約的皇女

    楚翊想要找個機會和程子安見上一面,但作為一個生活在東宮里的皇女,想要見一個外臣卻並不是那麼容易的。更何況她還是個無依無靠的皇女,程子安也不過是個尚未入朝的少年,兩人即便是想“偶遇”都是不可能的。

    為此,楚翊煩惱了很久,想了好些天也沒想到個可行的辦法,結果機會卻是來得猝不及防。

    那一日,楚翊如同往日一般早早的去了上書房讀書,只是今日的上書房里卻不只是鄒太傅一人在,他的身邊還站了個面色蒼白卻溫潤如玉的青年。

    楚翊見著那人便是一愣,跟在她身後的張岱則是立刻俯身行禮︰“太子殿下萬福金安。”

    穿著淡黃色太子常服的青年隨意的擺了擺手,目光便移到了楚翊身上。他的聲音也和他給人的感覺一般溫潤,甚至帶著兩分輕淺的笑意︰“這位,便是皇妹吧?”

    楚翊這才回神,連忙收斂了眼中的驚訝,按照這些天學的禮儀規規矩矩的行了一禮︰“臣妹楚翊,拜見皇兄。”

    太子抬手扶起了她,他的手有些涼,也和臉上一般沒什麼血色,看著便有一種久病之人的蒼白和羸弱。但他的笑容卻很暖,讓人不自覺的便會放松下來︰“你我兄妹,不必多禮。”

    說實話,這還是楚翊第一次和這位太子殿下有交集。前世的這時候她渾渾噩噩的,只在除夕的宮宴上與對方有過一面之緣,直到太子薨逝,他們倆也沒有過一句單獨的交談。她對這位太子的印象,不過是大臣們口中所說的︰少有賢名,知人善用罷了。

    太子楚昭其實是個溫和的人,他並沒有因為楚翊出身冷宮就看不起她,也沒有因為她“可能”威脅他的地位就對她冷眼相待。相反的,他如同一個普通兄長一般,親切的拉著楚翊的手,帶著她走到了鄒太傅的面前,笑著道︰“太傅,過幾日府中的小晏,孤帶著皇妹一起去可好?”

    赴宴,出宮?!

    剛還一臉復雜的盯著楚昭手看的楚翊一下子來了精神,目光灼灼的抬頭望著兩人。

    鄒太傅見狀也是笑,他抬手撫了撫頷下花白的長須,解釋道︰“再過幾日便是小兒的生辰,府中會有小晏。太子殿下與小兒相識,知道後便欲前往,殿下若是有暇,自然也可同去。”

    他將“有暇”兩個字咬得極重,顯然是在提醒楚翊不可荒廢課業。但千字文這種啟蒙用的東西又怎會難倒楚翊?她早過了識字的階段,不說那些經史子集和歷朝史書,便是楚氏皇族所傳的十二卷《帝訓》她也早就翻爛了。

    可出宮卻不是楚翊想出就能出的,老皇帝從那日滴血認親之後她就沒再見過了,眼下也只能眼巴巴的看著面前的太子了。

    楚昭接收到了楚翊可憐巴巴的目光,笑了笑問道︰“皇妹的書讀得怎樣了?”

    楚翊想了想,回道︰“尚可。”

    鄒太傅也沒為難她,在楚昭看過去時,點了點頭實話實說道︰“皇女殿下天資聰穎,這兩日千字文就該學完了。”

    楚昭算了算時日,覺得這進度也算是不錯,也就沒為難楚翊,便道︰“既如此,那過兩日皇妹便與我一同去。你這般大了,應當也沒出過宮,出去見識見識也好。”

    太子殿下說話簡直太客氣了,楚翊豈止是沒出過宮啊,明明是剛才從冷宮里放出來大半個月。別說出宮見識了,就是宮里的諸般事物她也沒見識完啊。

    楚翊聞言,眼楮亮晶晶的,高興的樣子真如一個即將出門游玩的孩子。她笑嘻嘻的沖著楚昭回道︰“多謝皇兄。”不過說完頓了頓,她又想起了什麼似得,問了句︰“皇兄,臣妹能問問,太傅家的小晏都有什麼人會去嗎?”

    這場邀約不過順勢而為,楚昭沒想到楚翊竟還有此一問,一時奇道︰“怎麼,皇妹有什麼人想見嗎?”

    太子殿下問得相當直白,但楚翊顯然不可能實話實說,所以她只能半真半假的道︰“前些天張岱說父皇有意替臣妹選兩個伴讀,但是臣妹誰也不認識,萬一遇見性子不好相處的,也是麻煩。所以臣妹想著,反正要出宮去,先見見這些人也好啊。”

    楚昭聞言有些好笑,覺得這個皇妹純粹是杞人憂天了。身為皇室子弟,即便對方脾氣暴烈,在他們面前也肯定是要伏低做小的,又怎麼會不好相處?不過他性子溫和,也不好說破,便扭頭去看鄒太傅︰宴會什麼的,當然是主人家更有發言權。

    鄒太傅也沒對楚翊的杞人憂天說什麼,只道︰“小兒今年行冠禮,本是準備邀幾個親朋好友小聚。若是殿下想見見各家的才俊,臣讓他多邀些好友來湊熱鬧便是。”

    楚國建國數百年了,京城里的人際關系錯綜復雜。太傅家的公子,一句好友說不得就能邀到大半朝臣家的子弟,幾經牽扯也不怕牽不出個程家的程子安來。

    楚翊心滿意足的笑了,高高興興的沖著太子和太傅道謝。楚昭又和鄒太傅商量了幾句,三人約定好時間他便告辭離開了,也不打擾太傅開始教學。

    太子一走,鄒太傅便又翻出了壓箱底的千字文,繼續教剛開蒙的皇女殿下識字。

    楚翊看著這位注定早逝的太子殿下的背影,心情卻是一陣復雜。

    楚昭是個賢明的儲君,他知人善用的名聲也不是空穴來風。二十年儲君生涯,他發掘了不少賢才,只是可惜後來英年早逝,這些人才最終大都歸了楚翊所用。所以說從前世起,她其實就承了對方不少情,即使那時他們並沒有什麼交集。

    ******************************************************************

    心里有了盼頭,時間便過得飛快,尤其是在晚上親耳听見程子安提起太傅公子的宴會後,楚翊便越發的盼著宴會趕緊到來了。

    十一月十三,宴會的時間終于到了,好巧不巧,這一天下起了大雪。

    太子殿下前一天親自去老皇帝那里給楚翊請了假,老皇帝自然也沒有為難,隨口就應下了。但等到這天早晨打開宮門一看,漫天漫地的白,卻又讓老皇帝擔心起來——楚昭的身體向來不好,一年總要病幾回,這樣的天氣實在是不適合出門的。

    老皇帝的擔心,楚翊也想到了。太子答應了早上過來麟趾殿接她,然後兩人一起出宮,但楚翊站在麟趾殿外等得越久,便越覺得希望很渺茫。

    緊了緊身上的白色狐裘,楚翊抬眼看了看外面比自己狐裘顏色還白的雪,忍不住的想要嘆氣——這日子選得也是太好,天公都不作美。

    “張岱,現在什麼時辰了?”楚翊呼出空氣,眼前頓時暈起了一片白茫茫的水霧。

    張岱陪著楚翊在殿外站了許久,他身上還沒有狐裘手爐保暖,這時候只覺得不僅手腳,便是一張臉都給那寒風吹得僵住了。他抬手揉了揉僵硬的臉頰,又抬頭看了看天色,嘴唇都有些哆嗦的回道︰“殿下,辰時過了。”

    辰時都過了,看來真沒什麼指望了。

    楚翊泄氣,低聲嘀咕著埋怨太子不來也不派人說一聲,張岱听了連忙在旁邊打岔道︰“殿下,這天寒地凍的在外面小心著了風寒,您要不先回寢宮去暖和暖和?”

    最後向著宮門外看了一眼,白茫茫的世界中唯一的顏色便是那些灑掃的宮人。道路在他們的清掃下漸漸地露出原本的模樣,但路上除了他們,再沒有其他人。

    同住東宮,太子的重華殿與楚翊的麟趾殿其實相距並不是很遠,也是因此,楚翊今日卯時剛過就站在殿外等了。然而她在外面等了一個時辰,吹了一個時辰的冷風,卻還是沒等到人,不管是來接她的太子,還是被派來傳信的宮人。

    女帝陛下也是有脾氣的,當下便覺得自己是被那個看似溫和的兄長給戲弄了,于是一甩袖子就回了寢宮。回去後又想著反正今日告了假,也不用去上書房讀書,正好天氣還這麼冷,干脆狐裘一扔衣服一脫就爬上了床準備睡個回籠覺。

    張岱跟在後面撿了一路衣服,眼看著楚翊真爬上床準備睡覺了,也是急得不行。他不敢去掀楚翊的床簾,只能站在床邊碎碎念︰“殿下,殿下,您不能睡啊。您和太子殿下有約,太子殿下還沒派人來傳話說不去呢,萬一太子殿下一會兒來了可怎麼辦啊……”

    楚翊拿被子捂住了腦袋,可張岱的碎碎念還是斷斷續續的往耳朵里鑽,吵得她根本睡不著。于是她氣急敗壞的一把掀開了被子,喊了一句︰“那就告訴他,他的皇妹為了等他在外面吹了一個時辰的冷風,感染了風寒,起不來了!”

    張岱閉嘴了,整個寢宮都安靜了下來,于是楚翊又抬手把被子一蓋,倒頭就睡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一將難求”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