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一將難求 第13章 那個出冷宮的皇女

    有人要害她?是冷宮里的人,還是冷宮外的人?

    幾經變故,楚翊被生生的嚇出了一身冷汗,幾個值得懷疑的人名在她的腦海中滑過。然而還不等她想得更多,便知道大約是自己誤會了,因為背後那股力道在踫到她的後背後只是稍稍一頓,便抓著她的衣服向後拉了起來。

    顯然,來人並不是要暗害她,而是在救她。

    年少又瘦弱的身子實在沒多少斤兩,楚翊覺得背後那人拉得並不怎麼費力,因為她被那股強大的力道一拉,雙腳幾乎離開了地面。然後在慣性的作用下,楚翊一個踉蹌沒有站穩,便斜斜的摔在了井邊上。

    正生著病的身體本已脫力,這一驚一摔之下更是耗盡了她全部的精力。于是一時之間,高傲的女帝陛下竟是爬不起來,只能單手撐著冰冷的地面,兀自低頭喘著粗氣。

    “皇女殿下,您還好吧?”一道陌生又熟悉的聲音突然從頭頂傳來。

    楚翊猛的抬頭看去,便見著一張並不算熟悉,卻也不算陌生的臉——張岱,龍騰殿大總管劉喜的干兒子,也是當年將她接出冷宮的人。

    瞳孔微縮,楚翊有一瞬間的驚訝,反應過來後也沒收斂表情,就那樣一臉驚訝又帶著些警惕的開口問道︰“你是什麼人?”

    剛才楚翊差點兒掉到井里,張岱顯然也嚇了一跳,這會兒還未將臉上的驚色完全收起。他聞言略微斂了斂衣袖,然後抬手彎腰沖著楚翊行了一禮,開口道︰“奴才是龍騰殿內侍張岱,奉皇命來接殿下出去的。”

    張岱的言行舉止似乎都沒有問題,甚至他剛才還救了楚翊,但楚翊還是無法對眼前這人產生哪怕一絲半點兒的好感。因為從他低垂的眼中,楚翊看到了些許的輕蔑。那是對于一個出身冷宮,母妃早亡,活到十二歲才被皇帝知曉的皇女的輕視。

    楚翊抿了抿唇,突然伸出一只手道︰“拉朕……拉我起來吧,我有些脫力了。”

    張岱看著楚翊還沾著泥的枯瘦小手愣了一下,他嘴角動了動,終究沒說什麼,上前將楚翊拉了起來。隨即才提醒道︰“殿下,陛下還在龍騰殿里等著呢,您若是沒什麼需要帶的,那現在便跟著奴才走吧。”

    楚翊頭還有些暈,緩了會兒才抬頭問道︰“今天是什麼日子?”

    話題轉變得讓人有些措手不及,張岱也有些不耐,但面前這人再不濟也是個皇女,而且皇帝馬上就要召見。所以他還是耐著性子回了句︰“今日是十月十七。”

    得了這一句回答,楚翊不再多問,反倒是沖著張岱抬起了雙手。

    張岱明顯看懂了楚翊的意思,身子頓時就僵了——他來之前就知道這位皇女生病了,也帶了躺椅和抬椅子的人來,然而眼前這位蓬頭垢面的皇女殿下卻主動要他抱?!

    這是不能拒絕的,張岱很清楚。然而眼前這位身上也實在是太髒了些,蓬頭垢面的就不說了,身上那些破破爛爛的衣服也不知穿了多久沒洗,這要是抱在懷里……

    咬咬牙,張岱伸手抱起了楚翊。瘦弱的皇女身上沒二兩肉,對于一個健康的成年男人來說,抱起來也不比抱床被子重多少。但張岱抱著楚翊依舊挺吃力的,因為他得別過頭,盡量讓自己的鼻子離楚翊遠些。

    “殿下,殿下,您要出冷宮了?您帶上奴才們吧,奴才們一定會好好報答您的……”

    一陣喧嘩從不遠處傳來,楚翊回過頭去才看見,不知何時與自己同殿的那三個人都來了,只是被張岱帶來的侍衛們攔在了一旁,並不讓靠前。

    楚翊微微眯了眯眼楮,沒有搭理這些人。但張岱此刻心情正是不好,聞言頓時冷笑了起來︰“帶上你們?好,那就帶上你們,也讓陛下知道知道,他的皇女在你們這些人的照料下,是如何在生病發熱時還要來井邊打水,險些落井淹死的。”

    那三人請求的聲音戛然而止。他們似乎終于起了些懼意,然而此刻再想離開卻是晚了。隨著張岱話音落下,周圍的侍衛已經將他們押了起來。

    “殿下,殿下,奴婢知錯了,您……”話音再次戛然而止,只這次卻不是他們自覺住口,而是被侍衛們把嘴塞住了。

    張岱看著三人,嘲諷的冷哼了一聲,這才抱著楚翊轉身走了。

    龍騰殿的大總管劉喜是個有遠見的人,早早的培養了張岱這麼個接班人,還將接皇女出冷宮這樣的好差事交給了他——只要張岱不出差錯,皇女便該對他大有好感的,今上子嗣稀薄,這至少便是一段善緣,對于將來必是大有好處。

    只可惜,張岱雖然平時待人接物皆是不錯,卻到底稚嫩了些。他比不上劉喜那樣的老油條,更看不懂帝心,只將楚翊當做了一個無依無靠還無才無寵的冷宮公主,心底到底是存了輕蔑的,對冷宮里的人也是說處置就處置了。

    這般表現,不說是做過幾年皇帝的女帝陛下了,就算是當年那個小公主,也不可能看不出來。于是好感沒有了,芥蒂卻從一開始就存在。

    ************************************************************

    從陳舊破敗的冷宮出來,一牆之隔似乎便是兩個世界。

    楚翊還記得,前世她剛從冷宮出來時,只覺得看什麼都覺得新鮮。她從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宮殿,也沒那麼多的人,見著那些光鮮明媚的宮女,她甚至會自慚形穢。

    而這一次,女帝陛下自然不會再大驚小怪,也沒人再能入她的眼。因為目光所及的所有宮殿,曾經都是屬于她的,而眼前的所有人,曾經也都是她的附庸,一句話可決人生死。

    心態的不同,導致楚翊和前世的表現大相徑庭。即使上一次她從冷宮出來時健健康康,而這一次病倒需要人抱著,但少了曾經那份兒唯唯諾諾,骨子里的自傲也是不自覺的透了出來,便也入了一些有心人的眼。

    張岱當然沒有心大到就這樣帶著皇女去見皇帝,他把人抱去了一個偏殿的湯池里,交給幾個宮女伺候洗漱。尚服局也匆匆準備好了十二歲皇女的服飾,只是看看眼前這位瘦小的身子,那匆匆備下的衣服恐怕是有些大了。

    待到張岱帶著一干太監侍衛出了門,又將大門關上了,楚翊便習以為常的張開雙臂讓人伺候。

    湯池里的伺候宮女們見狀都是一愣,顯然沒想到楚翊的動作如此自然。不過她們總歸是訓練有素的宮人,怔愣了一瞬之後,便紛紛上前,配合默契的開始幫楚翊寬衣。

    破爛的衣服扒了一層又一層,脫下來之後也沒有留著的必要了,全給仍在了角落。楚翊也不在乎,只是低頭看了看自己十二歲時的身子——枯瘦干癟,蒼白羸弱,肋骨根根分明,瘦得見不到二兩肉,更不要說十二歲少女本該開始發育的胸了。

    有些嫌棄的撇了撇嘴,楚翊在宮女的攙扶下走下了湯池,溫暖微燙的熱水瞬間包圍了她的全身。楚翊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那股似乎滲入骨子里的寒意,也隨之消退了,整個人都覺得暖洋洋的舒服了起來。

    宮女們開始舀水往她身上澆,也有人拿來了胰子開始給她涂抹,動作輕輕柔柔的,仿佛害怕一個用力就摧毀了這副脆弱的小身板。

    楚翊舒服的靠在湯池邊閉上了眼楮,不知怎的,想起了之前程子安給她洗澡時的情景。

    他的動作雖然小心,也刻意收斂了力道,卻遠不是這樣的輕柔,但就是那樣不輕柔的揉搓,卻讓人意外的覺得恰到好處的舒服。那時她就覺得,這人洗澡的手法比宮里這些專門伺候的宮人還要好,簡直讓她有些舍不得浪費人才。

    當然,這種事也只能想想。能進宮給女帝洗澡的,除了宮女恐怕就只有內侍了,她的鎮西將軍驍勇善戰,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將才,怎麼可能進宮當太監?!

    楚翊正想著些有的沒的,突然便感覺到一只手撫上了她的胸口……

    “嘩啦”一聲水響,楚翊抬起手就抓住了那只正摸在自己胸口的手,面色有些古怪。

    “殿下,是奴婢弄疼你了嗎?”手的主人有些惶恐,面上卻還鎮定的輕聲詢問。

    楚翊的嘴角動了動,終究沒說什麼就放開了人。她知道,宮女的動作並不算逾越,這本就是她該做的,前世這種事她也不知經歷過多少次了。然而自從上次被程子安洗澡“揉胸”之後,她似乎就有些接受不了了。

    “這里,我自己來。”楚翊沉默了片刻後,給出了解釋。

    宮女不再多問,又開始清洗其他地方。

    這場沐浴持續了大半個時辰,洗完的時候楚翊那身蒼白的皮膚都給泡紅泡皺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楚翊總覺得那一丈見方的湯池里的水都有些黑了……

    楚翊不忍直視的別開了眼,任由宮女幫她把長直腳踝的頭發絞干,又拿來了嶄新的皇女服飾給她換上——這尚服局匆匆準備的衣服果然是大了,穿在楚翊身上空落落的幾乎掛不住。但這是新的冬衣,除了光鮮亮麗的外表之外,更是輕便保暖。

    終于變得干淨清爽的楚翊,這才覺得自己活過來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一將難求”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