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一將難求 第12章 那個發高燒的皇女

    重來一次,重蹈覆轍,看著“自己”再次走向末路?

    不,當然不能這樣。即使當初無知者無畏,直到死亡也未曾覺得有什麼好後悔的,但若真要看著自己再次走到那一步,那便是可悲了。

    楚翊渾渾噩噩的過了一整天,感覺上一刻她還憂心忡忡的趴在程子安書房的書桌上,下一刻便獨自躺在了程子安臥房的大床上。至于程子安去了哪里,她卻是一點兒沒注意到,只依稀記得子安少年離開時似乎叮囑過她什麼,她卻是忘記了。

    心事重重的女帝陛下有些煩躁又有些無奈,她左思右想也不覺得一只貓能改變一個女帝的命運。煩躁得久了,便覺得有些疲憊,她走到床邊準備看看窗外的天色,然而冬天的窗戶關得死緊,自然什麼也看不見。

    楚翊愣了一下,回過神後又覺得有些好笑——對于一只貓來說,天色或者時辰有什麼重要的?貓不就是一天到晚眯著眼,仿佛隨時隨刻都在打瞌睡嗎?既然覺得累了,那就休息吧。

    這會兒的楚翊也忘了自己早晨似乎做過一個很糟心的夢,走回床上後發現程子安臨時搭的貓窩已經沒有了,連那床夏被也被收起來了。于是干脆把程子安的冬被扯亂,然後鑽進去把自己胡亂的裹起來,就準備睡午覺了。

    昏昏沉沉間,楚翊覺得自己似乎又得風寒了。她也沒有追究這個“又”字因何而來,只覺得身上一陣冷一陣熱的,呼出的氣炙熱得仿佛口腔和鼻腔里有一塊燒紅的烙鐵,而身上卻又偏偏冷得直打哆嗦。那滋味兒,真是再難受不過了。

    嘴里干得難受,楚翊覺得自己急需一杯水降溫解渴。然而下意識的,她知道不會有人主動來喂自己水喝,所以只能努力的睜開眼楮,自己去找。

    掙扎了許久,楚翊終于還是睜開了眼楮。目光所及之處卻不是程子安大床的青色床帳,而是一個破破爛爛的暗黃色帳子,還有同樣破敗甚至結著蛛網的屋頂。

    楚翊眨了眨眼楮,突然間意識到了什麼。她猛的坐起身來,本就昏昏沉沉的腦袋卻只覺得一陣暈眩,控制不住的再次倒回了床上。

    天旋地轉!這是楚翊這一刻最真實的感受,隨之而來的,便是不可抑制的反胃感覺。她白著張臉忍了又忍,終究還是沒忍住,一翻身就趴在床邊吐了起來。

    可惜,胃里空空如也,楚翊趴在床邊吐了半天也只嘔出幾口酸水來。可是經這一遭,嘴里酸苦火辣的感覺讓人更難受了不說,就連胃里也開始泛酸發疼。

    翻過身重新躺回冷冰冰的床上,楚翊目光直直的看著屋頂,有一種自己即將死去的錯覺。就好像,當初那些還在冷宮的歲月,她似乎總覺得自己活不到長大。

    暈眩感只持續了一會兒,便被火燒火燎的胃疼取代了。

    楚翊伸出一只手,慢慢的揉著自己的胃,眼中卻漸漸地有了光彩。

    片刻後,楚翊撐著單薄的床板再次爬了起來。她的動作很輕緩,偶爾還會停下來等一等,因為稍微劇烈些的動作都能讓這具虛弱的身體再次感覺到暈眩。

    等到坐直了身體,目光在這破舊的屋子里一掃,楚翊提著的心便終于完全放下了——這里是冷宮,是她住了十二年的寒霜殿。她對每一件東西都熟悉入骨,雖然她在離開冷宮時,毫不留戀的拋棄了所有。

    “呵……呵呵……竟然真的,回來了?!”楚翊蓬頭垢面,聲音也是低沉沙啞,狼狽得幾乎讓人認不出。然而她還是笑了,說不出是嘲諷還是慶幸。

    前世今生?南柯一夢?

    楚翊也不知道自己經歷的那些算是什麼,但比起做一只貓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重蹈覆轍,她還是更希望能做回自己。最起碼,不會那麼無能為力。

    雖然事實上現實也挺讓人無力的——口干舌燥的女帝陛下想要喝水,然而冷宮里沒有千依百順的宮女,也沒有溫柔細心的少年,正生著病的她想要喝水只能自己爬起來自給自足。而更坑的是,屋里的水罐里居然也沒有存水!!!

    楚翊氣得差點兒把那破陶水罐砸了,然而整個寒霜殿除了這個也找不到其他的儲水工具了。算算時間,現在只是十月,她被接出冷宮是十一月初,因此她恐怕還得在這破地方待上將近一個月,現在就把水罐砸了,日子也不用過了。

    高高舉起,默默放下,驕傲的女帝陛下也只能向著現實低頭。

    她左右看了看,然後慢慢走到衣櫃前,把破衣櫃里能套在身上的衣服全套上了,這才抱著水罐搖搖晃晃的走出了屋子。

    十月的天氣已經挺冷了,尤其是對于一個生病的人來說。

    楚翊剛走出門,就被迎面而來的寒風吹得一個哆嗦。不過吹吹冷風也有好處,硬生生的打了個激靈之後,總算是讓她那燒得迷糊的腦子清醒了些。

    往後院的水井走的時候,楚翊開始回憶那些早被她丟到記憶角落的冷宮往事。然而想來想去,她都不記得,自己在被接出冷宮之前生過一場大病,更不記得在冷宮發高燒是什麼時候的事。

    水井離楚翊住的屋子其實不遠,尋常也就是一炷香不到的路程,然而今天楚翊走到一半時,還累得靠在牆上歇了好一會兒。

    那時她便想明白了。前世的這個時候,她應該是沒有生病的,日游神一樣的在冷宮里溜達了一個月,便等到了老皇帝派來的人。而這一次的病癥,大約便是由于重生引起的吧?只不知除了這病,這場重生會不會再引起什麼別的改變?

    想想事情分分神,楚翊終于還是強撐著走到了水井邊上,然後看著那井邊的水桶和繩子傻了眼——她到底高估了自己的體力,只是抱著陶罐走過來便幾乎用盡了她全部的力氣,這時候還拿水桶想打水?做夢吧!

    冬日的寒風吹過,女帝陛下只覺得分外的蕭瑟和淒涼。

    然而走都走過來了,嘴里也干得實在受不了了,不打水能怎麼辦呢?楚翊皺著眉頭舔了舔干裂的唇瓣,終于還是放下了手里的陶罐,然後抬手提著木桶試了試重量。

    大約是因著這副身子年幼又虛弱,木桶出乎意料的沉重。不過還好,那重量並不是不能承受的,而楚翊也不一定要打上一滿桶的水。只要能打上來夠她喝的水,起碼也算是不虛此行了,之後要是還有力氣,就再多打一回裝罐子里帶回去。

    打定主意的楚翊抓住了繩子,然後將水桶扔到了井里。

    冬季枯水,桶落下去挺深才听見落水聲。楚翊站在井邊熟門熟路的晃了一下繩子,井里的水桶便裝進了小半桶的水……好像裝得有些多了,提不動啊!

    生病的人總是格外脆弱,就好像此刻的楚翊,真是連哭的心都有了。可是水桶還是不得不提上來,因為桶里的水不會減少,她想要喝水遲早都得提。

    女帝陛下咬著牙開始往上拉繩子,手上沉重的感覺讓她幾乎以為自己是在提一個水缸。等水桶拉上來將近三分之一的時候,她終于還是有些拉不動了,又倔強的不願意就此松手以至于功虧一簣。

    僵持並沒有持續太久,楚翊終于還是脫力了。但她似乎放手得有些晚了,虛弱的身子被向下的力道一帶,幾乎站立不住,跌跌撞撞的就要往井口倒。

    心髒猛的一縮,楚翊嚇得眼楮都瞪大了,但臨危不亂這種事大概也真的是能培養出來的。前世七八年的帝王培養讓她雖然驚嚇,卻還不算慌張,連忙張開雙手準備撐在那並不算很寬的井口上。

    楚翊半個身子都探進了井里,可雙手也及時撐在了井口上,保持住了一種微妙的平衡。但還沒等她松口氣,卻突然感到背後一股力道襲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一將難求”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