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一將難求 第10章 那只磨爪子的喵

    小黑?小黑!!!

    本來還淡定埋頭吃粥的楚翊頓時嗆住了,十分失態的噴出了一口粥,幾乎以為是自己听錯了。她不可置信的抬頭看去,卻見著少年一本正經的模樣,似乎真覺得這名字不錯。

    賭上女帝的尊嚴!少年,你敢這麼叫朕,朕就敢弄死你!!!

    貓崽兒磨了磨牙,嫩生生的小爪子也彈出了指甲,一下下的在腳下的木桌上剮蹭著。只是奈何年紀太小,指甲還不夠堅硬,饒是她努力的磨爪子想要制造出威嚇的架勢,沒在堅硬的桌子上留下半點兒痕跡不說,就連剮蹭的聲音都很小。

    程子安瞥了一眼光滑如新的木桌桌面,又看了一眼吃得滿嘴米湯糊在毛上還磨著牙的貓崽兒,雖然知道對方似乎是在生氣,但看著這場面卻只覺得一陣好笑。

    正巧,手中水煮蛋的蛋殼已經剝完了,光滑白嫩的雞蛋漂亮得緊。程子安瞥了一眼,便拿手掰下一片蛋白,送入了口中。

    淡粉色的薄唇,雪白的雞蛋,修長的手指,再加上慢條斯理的動作……

    人好看,果然是做什麼都好看,就連吃個東西也比旁人耐看——楚翊本是呲著小奶牙“威嚇”程子安的,誰知看著看著就忘了自己在生氣,又看美人看呆了。

    反應過來的楚翊有些尷尬,尤其是她一回神,就發現程子安也正看著她。他的表情依舊冷淡,只是那雙暖棕色的眸子里卻是帶上了些淺淺的笑意。

    這氣,算是生不下去了。可是想要女帝陛下屈服,承認那個不走心的破名字,也是不可能的。因此她轉了個身坐下,拿屁股對著程子安,打算不理人了。

    程子安看得好笑,便伸出根手指戳了戳貓崽兒的背,卻見她明顯不耐煩的抖一抖毛,像是要把什麼髒東西抖下來似得。那傲嬌別扭的小模樣,也是讓人沒辦法。

    “公子,夫子來了。”門外突然傳來小廝的聲音,打斷了程子安的休閑時光。

    程子安微微的蹙了蹙眉,有些懊惱今天為了貓崽兒耽擱了太多事。他可不敢再勞夫子久侯,立刻揚聲回了句︰“知道了,我馬上過去。”

    楚翊听到這話,貓耳朵頓時轉了轉,心里同時盤算著︰子安少年那麼忙,白天肯定是沒時間陪自己的,那麼作為一只貓,這一整天該怎麼過呢?出去走走,熟悉環境似乎不錯,但如果被人看見了,就會給子安少年惹來麻煩了。更何況昨晚可是下了雨的,外面的地面多髒啊,她這雪白的小爪子可踩不下去。難道和其他貓一樣一睡一整天?可是想想今早的噩夢,真是一點兒也不想睡覺呢……

    貓崽兒還沒盤算清楚,一只修長的手就穿過了她的腹下,熟門熟路的把她撈了起來。

    朕還在生氣呢,少年你放手,朕很認真的!

    貓崽兒“喵喵”的叫了兩聲,自覺威嚴正經,實際卻是奶聲奶氣。

    程子安手里的雞蛋蛋白已經吃完了,只剩下了一個完整的蛋黃——他以前似乎听人說過,剛出生的孩子雖然只能吃奶,但四個月之後就可以喂蛋黃了,也只是蛋黃,蛋白吃了卻是不消化的。這貓崽兒就算沒斷奶,吃點兒蛋黃應該是沒關系的吧?總不能只吃白米粥。

    一開始程子安就是這樣打算的,這會兒听見貓叫,又怕外面的小廝還沒走遠听見了,順手就把蛋黃塞了過去。

    少年,你是想弒君嗎?!!!

    被塞了一嘴的女帝陛下揮舞著小爪子抗議,然後小舌頭不經意的一舔,發現被塞到嘴里的竟是蛋黃,頓時臉就紅了——雖然在她那張黑漆漆的貓臉上根本看不見。

    她,她這是和子安少年分吃了一個雞蛋嗎?

    這個認知讓楚翊有些羞澀,活了二十年,她還沒遇見過這種事。雖然吃不完的御膳她有時會賞給宮人,但兩個人分一個蛋這種事,還是太親密了些,尤其這個和她分吃雞蛋的,還是個美人……

    被一個蛋黃收買了的女帝陛下徹底將生氣的事情拋在腦後了,她伸出兩只小爪子抱住了對于她來說還有些大的蛋黃,用小奶牙輕輕地啃了一口。

    “竟是個饞嘴的。”程子安眼帶無奈的看了楚翊一眼,隨即便發現了這蛋黃對于貓崽兒來說似乎太大了。怕她吃多不消化,程子安正準備拿過來分一半,結果手剛伸出去,貓崽兒就亮爪子了。

    怕耽擱太久讓夫子久等,程子安便也不強求了,只對著貓崽兒認真的道︰“吃飽了就別吃了,剩下的扔掉。”說完見貓崽兒仍舊沒理他,便又繼續道︰“屋子晚些時候會有人來收拾的,我帶你去書房,你乖乖在那里等我。”

    這回楚翊給了回應,她隨意的甩了甩尾巴,程子安便知道她是答應了。于是如昨日偷渡入府一般,程子安又將楚翊藏在衣袖里,偷渡去了書房。

    ************************************************************

    “小黑,你乖乖在書房待著,我中午就過來了。”程子安一本正經的說完,然後趕在貓崽兒炸毛之前及時逃離了書房。

    女帝陛下咬牙切齒,奈何子安少年跑得太快,她除了毫無威懾力的“喵喵”叫兩聲之外,什麼也做不了。

    當只貓可真慘,不僅大清早的要面對“狗奶媽”的心理摧殘,被人取了這麼個不走心的名字還無法反抗。

    不過楚翊轉念想想,其實就算是做人,對于不喜歡的名字也同樣是無法拒絕的。

    楚翊的名字是先帝親自取的,就在她被接出冷宮之後的第三天。

    翊者,輔佐也。本沒什麼不好,但這個字對于一個後來做了女帝的人來說,就實在有些諷刺了。

    那時候沒人會想到楚翊有登基的一天,那時候剛剛弱冠的先太子只是身子不好,沒人想到他會在短短一年時間內病故。

    然而先帝既然願意將已經十二歲的她從冷宮中接出來,還派了老太傅來親自教導她帝王之道,其中的含義也是不言而喻。再看看這名字,就真真是諷刺了。

    前世不開心的記憶太多,楚翊也不想去回憶。她搖了搖頭,將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兒丟開,開始參觀起程子安的書房來。

    子安少年的書房布置得比臥房好了許多,屋里有些玉石木雕瓷器之類的擺設,牆上掛著字畫,窗台上也同樣放了幾盆花草。書櫃書桌和筆墨紙硯之類的東西自然更少不了,相比起空空蕩蕩的臥房來說,這里布置得可以說是滿滿當當。

    女帝陛下邁著優雅的貓步在屋子里轉悠了一圈兒,特地抬頭仔細看過牆上掛著的字畫。名家手筆卻是不多,武將之家大概也不是十分講究這些,書房里掛著的這些字畫大多數落款都是一個名字——程捷。

    沒想到朕的鎮西將軍還擅書法呢。

    楚翊有些意外,她當皇帝那麼多年,好東西見了不少,鑒賞能力自然不差。牆上程捷的畫都不算上品,但字卻極有風骨,只是筆力還略有些不足。不過看看落款的年月,還是先帝在時,算算那時程捷年歲尚輕,倒是不難理解。

    只是這既然是程子安的書房,為什麼掛著的全是他爹的字畫啊?是鎮西將軍自戀?還是程子安極度崇拜他爹?

    楚翊有些奇怪,下意識的便覺得有什麼不妥,但她的好奇心從來不算十分旺盛,便也沒太放在心上。直到她在程子安的書桌旁看見了一張新寫好,還沒送去裝裱的字……

    同樣的極有風骨卻筆力不足,同樣在落款處寫著程捷,不過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張明顯是新寫的字下,落款處的時間卻仍舊寫著先帝的年號!!!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一將難求”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