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一將難求 第6章 那只受驚嚇的喵

    “喵——”一聲堪稱淒厲的貓叫突然響徹整個浴房。

    與此同時,貓崽兒突然一下子從地上蹦了起來,反手就是一爪子撓在了程子安的手背上。和之前的拍打不同,楚翊這次是真的伸出了指甲撓的,雖然貓崽兒還小,指甲並不堅硬,但到底也會造成傷害。

    程子安的手修長白皙,骨節分明,一眼看去漂亮得簡直不像是個習武之人的手,反倒更像是文弱書生的手。但此時此刻,這只漂亮的手上卻突兀的出現了三條紅腫的印記——貓崽兒抓傷了他,但幸而只是破皮,尚未見血。

    低頭看了看手背上的傷,程子安微微蹙了蹙眉,倒不是在意這點兒小傷,只是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突然被抓。

    從第一眼看到楚翊開始,程子安就知道,這是一只極有靈性的貓。被人追的時候她會找人求助,想跟著他走還會撒嬌耍賴,甚至在他偷偷帶她回府的時候,只是叮囑了一聲,這貓崽兒都能配合得好好的,一路上沒亂動也沒亂叫。

    那麼現在,她又為什麼突然亮爪子了呢?難道是他不小心手重弄傷了她?可是他知道自己的力氣,明明已經收斂了很多了,應該不會才對。

    程子安百思不得其解,他當然不可能知道,眼前這只巴掌大的奶喵是自覺被輕薄了,才突然抓狂的。而另一邊,楚翊一爪子下去之後,卻有些後怕了。

    冷宮十二年,楚翊不是那嬌生慣養長大的皇女,她見多了人情冷暖,自幼便學會了看人臉色。哪怕後來她登基為帝,看似高高在上,卻也從來不敢任性妄為——女帝陛下雖然有些傲嬌,喜歡端著架子,但從來不是看不清形勢的人。

    而眼下,形勢顯然不怎麼好——她剛賴上還沒兩個時辰的“飼主”,被她一爪子抓傷了,現在正臉色陰沉的看著傷口呢。

    朕會不會被丟出去啊?不不不,看這臉色,朕會不會被打死啊?!

    貓崽兒心驚膽戰的,再顧不得自己剛被個男人摸遍了全身,一邊想要上前蹭蹭程子安撒個嬌,一邊又擔心自己往前會自投羅網。猶豫半晌,竟是進退兩難。

    楚翊躊躇不前,程子安卻根本沒有把這點兒小傷當回事。思來想去想不出被抓的理由,他便暫時將這事兒放下了,只是有些擔心貓崽兒這樣全身濕透的站久了會著涼。听說這些小東西向來嬌弱,鬧不好病了就會夭折。

    程子安抬頭看了貓崽兒一眼,想了想,伸出一只手放在了貓崽兒面前,似乎在等她回應。

    楚翊見狀感動得差點兒淚奔——從理智上來說,程子安並沒有做錯什麼,平白被抓還沒生氣,和他冷肅的模樣比起來,脾氣簡直好得讓人難以置信——她哪敢再矯情,忙不迭的就伸出小爪子輕輕地搭在了程子安的手里。

    貓崽兒的爪子小小軟軟的,那樣小心翼翼的放在手心里,讓人只覺得心都軟了幾分。

    程子安本是個心軟的人,他原本就沒生氣,見著貓崽兒這般作態自然也不會追究更多了。他只是一把將貓崽兒撈了回來,繼續輕輕揉搓,然後語氣嚴肅的告誡︰“下次不要再隨便亮爪子了,如果被人看見抓傷,我會不好解釋的。”

    被抓傷了不生氣還主動給她解釋,真是,很溫柔的一個人呢……

    楚翊感動于自己的好眼光,聞言認真的點了點頭,但是另一方面她又是糾結的——程子安繼續剛才的工作,正仔仔細細的揉搓著她的胸!

    少年,打個商量唄,能不能別和朕的胸較勁了啊?

    ***********************************************************

    楚翊一邊痛苦又一邊享受著洗完了澡,程子安並沒有留下她圍觀自己泡藥浴的興趣,于是把貓崽兒擦干淨之後裹起來送回了臥房。

    他倒也算細心,害怕貓崽兒凍著,不僅擦干裹好,還特意給楚翊準備了一個熱水水囊。臨走又叮囑了句別亂跑,這才又回去了浴房泡澡。

    原本昏昏欲睡的楚翊這會兒早就清醒了,只是有些沒精打采的。她自覺的爬上了溫度只是稍高的水囊,將軟軟的小肚皮貼在水囊上,沒一會兒功夫,就覺得之前散去的熱度似乎又都回來了,身上的毛雖然還沒干,但整個身子都暖和了起來。

    饑寒交迫了一整天,直到此時仿佛才終于活了過來。

    拋去廉恥,不要再去糾結自己剛被個男人摸遍了全身的事兒,這會兒的楚翊倒是覺得有些滿足。而閑下來之後,她倒也有精神想些其他的了。

    比如,她好端端的為什麼會變成了貓?是投胎轉世忘記喝孟婆湯了,還是一不小心借尸還魂了?以後還能不能再變回人身?

    當然,這些都是無解的問題,再怎麼想也是浪費時間。

    于是女帝陛下決定思考一些現實點兒的事,比如目前收養了她的程子安到底是個什麼身份?這關系到她今後的生活質量,顯然很重要。

    從第一次見面開始,楚翊便覺得程子安有些面熟,然而幾個時辰過去了,她卻依然沒想起來他究竟像誰?既然靠臉想不起來,那就只能從名字著手了,朝中姓程的大臣並不是很多,仔細想想應該是能有些眉目的……

    貓崽兒趴在水囊上,一本正經的想事,也沒發現程子安什麼時候回來了。直到一只修長的手落在她身下的水囊上,這才被驚了一跳回過神來。

    然而抬頭一看,頓時又傻了眼。

    人在自己的私屬空間里總是會更加放松,程子安也不例外。大約是因為屋子里只有一只貓崽兒,他也沒太收拾,穿著中衣披散著頭發就回來了。

    這本沒什麼大不了的,因為這是程子安自己的臥房,他就算不穿衣服在屋里裸奔也沒人能說什麼,更何況一件中衣也已經把他身上裹得嚴嚴實實的了,根本沒露肉。

    然而在楚翊看來,這或許更加可怕,因為她只一眼就看呆了,小心髒還“噗通”亂跳!

    穿著中衣披散著頭發的程子安沒有了白日里冷肅的模樣,整個人都柔和了許多,之前俊朗的眉目似乎更俊秀了幾分。一眼看去,竟有幾分雌雄莫辯的美,比起楚翊曾見過的各色美男更加讓人怦然心動。

    楚翊只覺得整只貓都不好了,這樣的美人她居然愣是想不起來像誰?這簡直就是在侮辱她的記憶力,進而侮辱她的智商啊!!!

    程子安當然不知道貓崽兒在想些什麼,他神態自然的探手試了試水囊的溫度,覺得並沒有涼多少,便放心下來。接著也如往日一般,從小書架上取了本兵書靠在床上看了起來,打算等到頭發干了再休息。

    貓崽兒的毛已經干得七七八八了,而且程子安之前就把貓崽兒放在了已經換過床單的床上,這會兒一人一貓離得極近。

    美人當前,楚翊也來了精神,站起來抖了抖毛就跑了過去,打算近距離圍觀美人讀書。

    一開始楚翊並沒有想要爬到程子安身上去,畢竟打擾別人學習是件很不道德的事。她只是想要挽救自己的智商——她一定要從這張臉上想起來為什麼看著眼熟?

    這樣的近距離仔細觀察之下,楚翊的腦子里模模糊糊的,倒似真的冒出了個人影來。再一回想那人姓氏,發現真的姓程,于是大驚失色之下,抬起爪子就“噌噌噌”的爬到了人身上,然後踩過了程子安的胸口,站在他鎖骨上近距離圍觀他的臉。

    程子安本來就是斜倚在床邊的,姿態很是放松。貓崽兒突然爬到了他身上,踩過他胸口的時候,少年眉頭微蹙了一下,等到楚翊在鎖骨站定,他的表情又恢復了往常的冷淡,只是將目光從手中的兵書上移開,和那雙金色的貓眼對視上了。

    一人一貓四目相對,程子安似乎在那雙貓眼里看到了……探究?

    程子安眸光一閃,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他放下兵書,抬手摸了摸貓崽兒的毛,好脾氣的開口問道︰“怎麼了?”

    貓崽兒當然不能回答他,只是站在他的鎖骨上看他的臉。

    然而越看,女帝陛下越不淡定。因為她發現,程子安長得真的很像她的鎮西將軍,近看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一樣。只是當初兩人只有幾面之緣,程子安看著稚嫩些,又少了戰場上歷練回來的殺伐戾氣,所以她一時間才沒想起來。

    鎮西將軍恰好也姓程,叫程捷。更可怕的是,程將軍家中兩代獨子,他沒有兄弟也不會有佷兒,堂佷都沒有!那麼程子安只能是他的……兒子?!!!

    可是蒼天啊,鎮西將軍程捷只是比女帝陛下大了兩歲而已,兒子都這麼大了的話,距離那場叛亂少說也有十來年了吧?

    畢竟女帝陛下死時,也不過二十出頭……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一將難求”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