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嫡女煞妃 281.我是誰我在哪兒

    元稹看著墨青說︰“星辰公子把南宮家、盧家和辛家送給東方城,東方家和冷家,平分秋色。www。ウwxs。com”

    墨青面無表情︰“可以。不過有一個問題請教元樓主,在南宮家和北堂家之間,元樓主為何選擇南宮家棄北堂家?如果元樓主說要把南宮北堂兩家都收了,在下也不意外,畢竟元樓主手中握著那兩家人的性命。”

    元稹眼眸微閃,微微一笑說︰“星辰公子的爽快和大氣讓元某很佩服,至于星辰公子的問題,答案很簡單,這是東方城跟冷星城和平共處的誠意。”

    “這麼說,北堂家其實是元樓主送給冷家的禮物?”墨青神色淡淡地說。

    “誰送誰,不重要,星辰公子不是會計較這些的人。”元稹看著墨青說。

    “我是什麼樣的人,元樓主不必費心。”墨青神色淡淡地說,“想必元樓主沒有把解藥帶在身上吧。”

    元稹微微一笑︰“跟聰明人打交道就是爽快,在那些人沒命之前,解藥元某會送過來的,只是接下來東方城要做一些事,希望星辰公子不要插手。”

    “元樓主請便。”墨青微微點頭說,“在下還有一個問題。”

    “星辰公子請講。”元稹看著墨青說。

    “東方雲天死了嗎?”墨青看著元稹問。

    元稹唇角微勾︰“他還活著,星辰公子對此是不是有些失望?”

    “確實有些失望。”墨青話落站了起來,“想必元樓主有事要忙,在下就不留了。”

    元稹也站了起來︰“告辭。”

    元稹離開,墨青回了房間,兩人平靜得仿佛什麼都沒發生過,只是敘了敘舊一樣。

    “元稹手里有引魂香的解藥?”靳辰微微皺眉,“這件事怎麼感覺像是早有預謀一樣?我們昨日才發現中了引魂香那些人有些不對勁,今日元稹就上門來送解藥。”

    “引魂香的解藥方子,東方烈都沒有完整的,我們也沒有。”墨青神色淡淡地說,“元稹手中有,不知他是從何而來。”

    “而且鴛鴦樓選擇的時機未免也太巧了。我們把東方烈父子都擒住了,東方城實力大減,人心不穩的時候,鴛鴦樓正好趁虛而入,毫不費力就讓東方雲祁成了東方城新的主人。”靳辰微微皺眉說,“東方廣的城主交椅還沒坐熱就死了,也是夠倒霉的。”

    說起東方廣,他之前屢次被冷家所擒,不可謂不憋屈,後來還被東方雲天舍棄,是花了百萬兩黃金被贖回去的。他造反,初衷是把使用引魂香的禍害東方烈給驅逐出東方家,而他自然是揚眉吐氣的,也難免會有些得意。如今這樣的下場,完全就是樂極生悲了。

    “東方烈身邊應該有鴛鴦樓的人。”墨青若有所思地說。

    靳辰點頭︰“這是很有可能的。”鴛鴦樓的消息渠道甚至比生意遍布各地的北堂家都要靈通,北堂家用的是生意網,而鴛鴦樓想要獲取各個家族的消息,十有**是安插了細作在各個家族,那些細作甚至是離各家掌權者很近的人,否則不會掌握到最機密的消息。

    “想不通的事情就先不管了。”墨青看著靳辰說,“我懷疑冷星城的城主府里面也有鴛鴦樓的人,可能已經隱藏了很多年,沒有露出任何破綻,否則元稹不會知道元媛在這里。”

    靳辰唇角微勾︰“找細作,很簡單,就先從幾位長老開始吧。”

    第二天一大早,冷肅過來見靳辰。

    “小姐姐,找到了。”冷肅神色嚴肅地對靳辰說。

    “是誰?”靳辰問。

    “冷岳的夫人。”冷肅說。

    冷岳是冷星城城主府的大管事,他的夫人徐菡是十五年前逃難到冷星城的外來人,嫁給冷岳之後,就安心為冷岳生兒育女,打理家事,平時在城主府中十分低調,沒有多少存在感。

    冷肅用真言丹,先是盤問了幾位長老,排除了嫌疑之後,就是冷岳一家了。很順利,在真言丹的作用之下,冷岳的夫人很快就招了,說她曾經是鴛鴦樓的女殺手,是被刻意安排進了冷星城,選擇了冷岳,潛伏在了冷星城的城主府里。

    而這十五年之間,鴛鴦樓從未跟這個叫徐菡的女人聯系過,直到前一段時間,她突然收到了鴛鴦樓的信號。她事實上已經習慣現在的生活了,也不願意失去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可她最怕的就是她曾經殺手的身份被暴露出去,所以她就給鴛鴦樓傳了消息,匯報了元媛在冷星城這件事。至于冷家其他的秘密,冷岳都未必知情,一般不出門的徐菡就更不知道了。

    “你打算怎麼處置她?”靳辰看著冷肅問。

    冷肅神色一冷︰“神不知鬼不覺地做掉,省得留下什麼禍患!”

    靳辰伸手就給了冷肅一個爆栗子︰“你傻啊,你把那個女人殺了,鴛鴦樓很快就會知道,而且會安插新的細作過來,到時候更是防不勝防。”

    “嘿嘿!那小姐姐說該怎麼辦?”冷肅看著靳辰笑得傻兮兮的。

    “那個女人不知道她已經暴露了,接下來肯定還會跟鴛鴦樓有來往,你派人盯著她的一舉一動。”靳辰說。

    冷肅點頭︰“明白了。不過元稹要盧家和辛家無所謂,南宮家又是怎麼回事?咱們畢竟已經跟南宮家是盟友了,這次就任由東方家去逼迫南宮瑾順從,我們坐視不理嗎?”

    靳辰神色淡淡地說︰“首先,這只是一個權宜之計,地宮里那些人等不了多久,他們不能死,所以我們必須拿到解藥,南宮家也必須拿到解藥;其次,這並不僅僅是我們的選擇,也是南宮家的選擇,南宮瑾會選什麼是沒有懸念的。”

    冷肅微微點頭︰“那倒也是,就先讓東方家得意幾天好了,等我們拿到解藥,就可以放開手腳去算賬了。東方家如今那位城主才剛剛回歸家族,正是需要站穩腳跟收服人心的時候,所以他不會對歸順東方家的人怎麼樣。南宮家可是我們的盟友,就算他們暫時歸順了東方家,心里肯定還是向著我們的,到時候我們里應外合,把東方城給滅了!哈哈哈哈!”

    靳辰笑而不語,轉而問起了冷肅成親的事情,畢竟生活還是要繼續的,元稹突然出現,說他手中有引魂香的解藥,事實上就是解了冷星城的燃眉之急。至于接下來事情會如何發展,靳辰決定先觀望一下,看看如今東方城那位新的掌權者,行事是什麼風格。

    東方城。

    元媛和東方雲天回到東方城已經三天了,這三天他們沒有出過聖女殿。元媛還在給東方雲天醫治,東方雲天被砍掉的右臂是不可能復原了,而他左腳上傷得很嚴重,短時間之內無法完全恢復,胸口中的那一劍倒是快好了。

    東方家只是死了東方廣和他的兒孫,其他的一切如常。已經離開姬霜城的邢業和邢絕父子並沒有再回到東方城來,而東方城的君子堂還是曾經的模樣。

    不過短短一個月的時間,東方城先後換了兩位城主,但是並沒有掀起任何風波。這是因為東方家的大部分人性格就是這樣,只要不損害到他們的切身利益,誰來當城主對他們來說沒有多大分別。他們當初會支持東方廣一起造反,就是因為東方烈的行為危及到了們。而如今他們會支持東方雲祁,是因為實力最強的東方廣都死了,他們不想找死。況且對他們來說,東方雲祁也是東方家名正言順的繼承人,他們沒什麼不能接受的。

    這天元媛出門,去了一趟君子堂,在里面待了兩個時辰,抱了十幾本武功秘籍回來。

    “這些都是給你的。”元媛把那些武功秘籍放在了東方雲天面前,“棍法刀法槍法鞭法應有盡有,你沒事都看看,多學學,等傷好了可以練一下。”

    東方雲天神色淡淡看了一眼元媛抱回來的書,這些曾經都是東方雲天根本看不上的東西,因為他修煉的是東方家最頂級的功法天玄心法,但如今他的想法已經改變了。東方雲天很清楚這些秘籍跟天玄心法沒法比,但這些秘籍中都有天玄心法所沒有的東西。修煉天玄心法所用的武器只能是劍,其他的武器沒有相應的招式秘籍。

    東方雲天通過跟靳辰和墨青打交道,深刻地體會到了他的實力太過局限,他需要學習更多的東西,才可以真正提升。至于他原本的天玄心法,也不會因為他少了持劍的右臂就廢了,他可以在腳傷好了之後修煉左手劍,必然會很難,但他不會放棄。

    看到東方雲天拿起一本秘籍開始翻看,元媛唇角微勾。她突然覺得,東方雲天受點磨難挺好的,曾經東方雲天身上的自負如今已經被現實打擊得幾乎消失不見了,他變得內斂,變得能屈能伸,他失去了很多,也得到了很多。

    “一個月之內,你的腳傷就能好得差不多了。”元媛對東方雲天說。

    “謝謝。”東方雲天神色認真地看著元媛說。

    元媛微微一笑︰“不客氣。”

    他們兩人的關系跟從前不一樣了,但也只是由從前的主子和屬下變成了兩個很客氣的朋友。對,就是朋友,元媛是這麼認為的,東方雲天也是這麼認為的。

    “元小姐,城主大人要見你。”門外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

    這是曾經伺候東方雲天的楊嬤嬤,原本被東方雲祁趕了出去,又被元媛請了回來,現在在聖女殿伺候。

    “跟他說我沒空。”元媛神色有些不耐地說。她現在看到東方雲祁就覺得討厭。

    “城主大人說元小姐如果不出去的話,他就一直在門口等。”楊嬤嬤在門外說。

    “就讓他等!”元媛輕哼了一聲。

    東方雲祁在門口听到了元媛的聲音,他眼眸微冷,就直直地站在那里沒有離開。

    沒過多久,東方清茉出現在不遠處,她看著東方雲祁問︰“雲祁,你站在這里做什麼?怎麼不進去?”

    東方雲祁苦笑了一聲說︰“姑母,表妹不想見我,我就在這里等她出來。”

    東方清茉神色一冷︰“豈有此理!你隨我進來!”

    “姑母,我還是不進去了,表妹會生氣的。”東方雲祁一臉的小心翼翼。

    東方清茉更生氣了︰“你隨我來!”

    東方清茉抬腳進了聖女殿,東方雲祁眼眸微閃,很快跟了上去。

    听到門口響起腳步聲的時候,元媛的神色就冷了下來。下一刻,房門被東方清茉直接推開了,元媛放下手中的書站了起來,冷著臉說︰“娘來做什麼?”

    “你的地方,娘都不能來了是嗎?”東方清茉開口,看著元媛冷聲說。

    “娘有事不妨直說。”元媛其實也不願意跟東方清茉的關系鬧得這麼僵,可從小到大,東方清茉對東方雲祁都比對元媛好,一直以來對元媛這個女兒是各種不滿意,非要讓元媛按照她的意思來。

    “你听好了,你要讓東方雲天住在這里娘不管,但是你不能再跟他住在一起!”東方清茉看著元媛說,“你們孤男寡女住在一個院子里,你的清譽還要不要了?現在立刻搬出去,住到城主府二樓最里面的那個房間,娘和雲祁都給你準備好了。”

    本來還想平心靜氣地跟東方清茉說話的元媛,這下徹底惱了,眼神也冷到了極點,看著東方清茉冷聲說︰“娘,我是你的女兒,你的意思是我不知廉恥,讓你丟臉了是嗎?”

    “表妹,姑母不是那個意思。”東方雲祁開口打圓場。

    “閉嘴,我不想听到你說話!”元媛冷聲說。

    “當著我的面,你對雲祁的態度就這樣惡劣,看來真是被你爹慣壞了!”東方清茉看著元媛冷聲說,“雲祁是你的未婚夫,你最好時刻記住這一點!等你爹回來,就把你們兩個的婚期定了!你現在立刻從這里搬出去!”

    元媛怒極反笑︰“好!很好!你們對我可真好!”

    “今天之內,如果你不搬走的話,娘會親自過來帶你離開!”東方清茉話落,直接冷著臉甩袖離開了。

    東方雲祁看著元媛語重心長地說︰“表妹,不要跟姑母對著干,這樣對你真的沒有好處。”

    “滾!”元媛冷冷地說。

    東方雲祁很快也走了,元媛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面,臉色難看地坐了下來。

    東方雲天也在房間里,他放下手中的書,看著元媛說︰“你是不是後悔回來了?”

    “不!”元媛冷冷地說,“我不會再出去躲著,我要讓他們後悔找我回來!”

    東方雲天神色淡淡地問︰“你準備怎麼做?”

    “我不會搬走的,我娘也不敢真的對我怎麼樣,即便我爹不在。”元媛的神色已經平靜了下來,“我首先要搞清楚,他們接下來到底要做什麼。”

    傍晚時分,東方清茉再次過來找元媛,元媛的態度倒是好了不少。東方清茉態度很強硬,但是元媛提起了元稹,東方清茉最終沒有真的強迫她搬出去。

    南宮城。

    南宮瑾正在書房中處理一些事務,元稹從天而降。

    南宮瑾此前沒有見過元稹,他眼神戒備地看著元稹問︰“你是什麼人?”

    “元稹。”元稹報出了自己的名字。

    南宮瑾神色微變。他已經接到消息,知道東方城再次易主,鴛鴦樓成為了東方城新的掌權者。而元稹突然出現,南宮瑾直覺來者不善。

    “元樓主此來所為何事?”南宮瑾看著元稹問。

    元稹神色淡淡地找位置坐了下來,看著南宮瑾說︰“你父親和南宮家那些高手已經時日無多了,冷星辰找不到引魂香的解藥。”

    南宮瑾面色微沉︰“這跟元樓主有什麼關系?”

    “元某手中有引魂香的解藥。”元稹看著南宮瑾說,“事實上元某是從冷星城來的,已經見過那位星辰公子了,並且跟星辰公子達成了交易。”

    南宮瑾神色微變︰“什麼交易?”

    “用引魂香的解藥,交換南宮城、盧方城和辛陽城。”元稹看著南宮瑾說。

    “這是冷星辰的意思,還是元樓主的意思?”南宮瑾看著元稹冷聲問。

    “元某只是讓星辰公子做了個選擇。”元稹微微一笑,“南宮聖子也該做出選擇了,如果南宮聖子不同意歸順東方家的話,那些傀儡高手不出一月,必死無疑。”

    南宮瑾沉默,過了一會兒之後才說︰“元樓主並沒有給我選擇的余地。”南宮瑾必須要救他的父親和南宮家其他的高手,所以不管元稹提出什麼要求,他都只能順從。

    而元稹意有所指的話,讓南宮瑾認為是元稹讓冷星辰在南宮家和北堂家之中選擇一家用來交易,而冷星辰選擇的是南宮家,這一點,南宮瑾有些無法接受。

    首先,南宮瑾並不認為南宮家已經是冷星城的所有物了,南宮家是冷星城的盟友,即便南宮家歸順冷家,冷家也不能這樣把南宮家給舍棄了。其次,南宮瑾不明白,用來交易的為何是南宮家,而北堂家則可以置身事外,並且可以得到解藥?南宮瑾一直都覺得冷家人跟北堂家的關系更好,冷肅跟北堂豪也是稱兄道弟的,可在這件事情上面,南宮瑾覺得不公平。

    “看來南宮聖子已經做出了明智的選擇。”元稹神色淡淡地說,“既然如此的話,請南宮聖子服下這顆藥。”

    看到元稹拿出的一顆紅色藥丸,南宮瑾心中一沉︰“元樓主這是什麼意思?”

    “這只是為了增加我們彼此之間的信任。”元稹看著南宮瑾說,“只要南宮家對東方家沒有二心,此藥對南宮聖子不會造成任何傷害。”

    “元樓主是要把我變成傀儡嗎?”南宮瑾看著元稹冷聲說。他明白,元稹是要用這種方式來控制南宮家,而元稹手中既然有引魂香的解藥,元稹此刻拿的這東西,未必不會像引魂香一樣,把人變成一個沒有靈魂的傀儡。

    “南宮聖子多慮了。”元稹神色淡淡地說,“元某並沒有操縱傀儡的愛好。”

    看到南宮瑾沉默,元稹接著說︰“如果南宮聖子還要再考慮一下的話,元某可以等,就怕令尊等不起。”

    南宮瑾神色一冷,伸手拿過了元稹手中的藥,就扔進了自己的口中。他服下那顆藥之後,並沒有感覺到身體有任何異樣。

    元稹站了起來︰“元某再去冷星城一趟,南宮聖子可以等著跟令尊團聚了。”

    元稹話落就不見了人影,南宮瑾面色沉沉地坐在那里,許久都沒有動。

    臨近六月底,冷星城城主府已經是一片張燈結彩了,再過三天,就是冷肅和冷新月成親的日子。

    冷新月的嫁衣今日才做好,南宮暖陪她試了一下,很合適。

    “暖暖,好看嗎?”冷新月臉上滿是新嫁娘的小激動。

    南宮暖微微一笑︰“很好看。”

    “暖暖,你不要擔心了。”冷新月看到南宮暖微蹙的眉頭,握著南宮暖的手說,“甦哥哥說,解藥的事情已經有眉目了,你爹他們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我知道,雪兒已經告訴過我了。”南宮暖微微搖頭,示意她沒事。她留在冷星城照顧南宮煥他們,所以她這些日子就一天天地看著地宮里的人身體越發虛弱,心情難免會有些沉重。

    靳辰專門跟南宮暖說了元稹來過的事情,並沒有瞞著南宮暖什麼。南宮暖覺得救人才是最重要的,命都沒了,還留個家族的空殼子有什麼用,所以她覺得冷家人的選擇沒有錯。

    南宮暖倒也不覺得冷星城不該在這個時候辦喜事,因為本身冷家就不欠南宮家什麼,是冷家一直在幫南宮家。

    而這天傍晚時分,元稹再次出現在了冷星城。

    “看來元樓主已經得償所願了。”墨青看著元稹神色淡淡地說。

    元稹微微點頭︰“沒錯,從現在開始,南宮家和盧家辛家都已經屬于東方城了。”元稹沒有親自去盧家和辛家,而是派了屬下前去。那兩家人本就是牆頭草,再用點鴛鴦樓特制的藥,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讓他們低頭。元稹比較重視的是南宮家,南宮家也是東方城這次的主要目的。

    “解藥呢?”墨青如元稹所願沒有插手,而現在也到了元稹兌現承諾的時候了。

    元稹從袖中拿出了一塊布,遞給了墨青。墨青接過來,神色微冷︰“我們的交易里說的是解藥,而不是解藥方子,元樓主這是什麼意思?”

    元稹神色淡淡地說︰“元某以為星辰公子這樣醫毒雙絕的人,會更願意拿到解藥配方,而不是現成的解藥。元某今日要帶南宮家的人離開,他們的毒如何解,不需要星辰公子費心。而星辰公子有了解藥方子,自然可以為北堂家的人解毒,元某並沒有食言,只是因為元某手中的藥材不足,做出的解藥不足以救治那麼多的人。”

    “元樓主,你是為了尊夫人才做這些的吧?”墨青看著元稹神色淡淡地說,“元樓主不是一個貪戀權勢的人,倒是個痴情人,希望元樓主真的明白,你做什麼才是真的對她好。”

    元稹神色微變,看著墨青說︰“星辰公子多言了!元某的家事,還輪不到外人指手畫腳!”

    “當然。”墨青神色淡淡地說。

    元稹要帶南宮家的高手離開,墨青同意了,南宮暖卻很擔心。靳辰本想讓南宮暖留下,南宮暖最終還是決定跟著元稹一起走了,因為她真的無法放心。靳辰對此表示理解,而靳辰很確定,元稹或許會對南宮家的人做些什麼,左不過就是用點毒,而且絕對不會是引魂香。元稹的目的是要讓南宮家這些人為東方家所用,而不是弄死他們。

    最後地宮里面的人少了一半,東方烈還半死不活地躺在密室里面,沒有人管他。

    墨青拿著那張解藥的方子給靳辰看的時候,靳辰神色莫名︰“竟然還要用到碧根草。”碧根草在迷霧森林那邊是幾乎絕種的藥材,在這邊也是。不過靳辰曾經從東方城的藏藥庫里拿過一些,如今都還在,正好可以用上。

    “元稹手中的解藥未必真的不夠用,他這樣是在為難我們。”墨青神色淡淡地說,“那位元夫人是毒術高手,這些事情十之**都是她的意思。”

    靳辰輕哼了一聲說︰“我也有同感。”曾經元稹給靳辰的感覺,是真的有些超然脫俗的,但如今元稹卻開始插手這片土地的局勢變換,為東方城到處奔走,靳辰覺得這應該不是元稹想要的,而是元稹那位夫人東方清茉想要的。元稹顯然對東方清茉極好,甚至到了百依百順的地步,不然他不會做這些他本不喜歡的事情。

    “這方子上面的藥材倒是都有,小丫頭你覺得這方子有沒有什麼問題?”墨青問靳辰。

    靳辰微微搖頭︰“應該沒有。”那些藥材靳辰都認識,這種組合雖然是第一次見,但對于精通藥理的人來說,是可以根據方子判定做出來的藥的大致藥性的。而且靳辰不認為元稹會在解藥方子上動手腳,元稹那位夫人也不會,因為如果給冷家的真的是一張有問題的解藥方子,那麼接下來冷家和東方家真的會不死不休了。顯然,如今執掌東方家的人雖然野心不小,但並沒有很冒進,所用的手段暫時還是理智的。

    墨青很快找來了藥材,他沒讓靳辰動手,自己一個人把很多藥材都認真處理了,然後開始做引魂香的解藥。

    靳辰在一旁看著,偶爾會開口提醒墨青他什麼地方要更小心一些。因為冷星城的藥材也只是剛剛夠用,所以一點兒都不能浪費。

    墨青從白天做到了晚上,他陪靳辰吃了飯,跟靳辰一起洗漱過後,看著靳辰躺下睡著,他又接著回去做了。

    元稹和他安排的屬下帶著南宮家那些高手以及南宮暖,在明幽山谷附近停了下來。

    “南宮聖女,這是解藥,可以給你的父親用了。”元稹拿出一個不小的藥瓶,遞給了南宮暖。

    南宮暖接過來打開,看到里面有幾十顆淺棕色的藥丸。她沒有開口去問元稹這解藥是不是有問題,因為都是白費口舌。這解藥就算有問題,南宮暖也必須讓南宮煥他們吃了,否則他們用不了多久就死了。

    元稹的屬下都已經再次隱入暗中了,元稹沒有動,就在旁邊靜靜地站著,看著南宮暖喂南宮煥吃了一顆解藥。

    南宮暖在南宮煥身邊等了一會兒,看到南宮煥臉上的紅痕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褪去,她心中微微松了一下。

    又過了一會兒,南宮煥還未醒來,元稹開口說︰“服下解藥之後,需要過一個時辰才能醒過來。”

    南宮暖就拿著解藥,一個一個去給其他人用了。這樣過去了大半個時辰,瓶子里面還剩下最後一顆解藥,而地上也只剩下一個人沒有服用解藥了。

    這人是南宮家這群高手里面最年輕的一個,名叫南宮連城,他所在的位置距離元稹也是最遠的。

    南宮暖蹲在南宮連城身旁,正好擋住了元稹看向南宮連城的視線。而南宮暖伸手要去掰開南宮連城的嘴,原本閉著眼楮躺在地上的南宮連城卻突然睜開了眼楮,然後對著南宮暖眨了眨,無聲地說了兩個字︰“司徒。”

    南宮暖心中一驚,很快鎮定了下來。她的動作沒有變,依舊像對待其他人那樣掰開了“南宮連城”的嘴,做了一個塞藥的動作,只是那顆藥並沒有進入南宮連城的口中,而是被南宮暖不著痕跡地用另外一只手放進了“南宮連城”手里。

    在元稹看不到的地方,“南宮連城”拿了一塊帕子,在自己的臉上抹了幾下,他臉上的紅斑也像其他服過解藥的人一樣消失不見了,而他手上的紅斑很快就被他擦掉了。

    南宮暖若無其事地起身,又回去查看南宮煥的情況了,自始至終元稹並沒有發現任何異樣。

    而那位閉著眼楮躺在那里的“南宮連城”,事實上不是真正的南宮連城,而是司徒璉假扮的。當時元稹說要帶南宮家的高手離開,墨青說他去安排,結果安排了整整一個時辰才讓他們走。元稹看到南宮暖離開的時候眼眶紅紅的,以為是因為南宮暖才耽擱了那麼久,但事實上是因為司徒璉。

    墨青本來打算安插一個人混進南宮家的隊伍里面,並沒有想過讓司徒璉去,司徒璉是主動請纓的。他的理由是他每天待在冷星城覺得有點悶,雖然他很喜歡帶孩子,但是並不想一直帶孩子,他想出去混。

    于是,墨青就把司徒璉易容成了南宮家最年輕的一位高手南宮連城,真正的南宮連城則被留在了冷星城里面。司徒璉早已經跟靳辰認真學了掩面術,可以自己易容,所以接下來也不用擔心他的易容被發現,只要他別離元稹夫婦太近即可。而司徒璉臉上的紅痕,是他用墨小貝平時玩兒的一種顏料畫上去的,完全可以以假亂真。

    又過了大概一刻鐘的時間,南宮煥幽幽醒轉,感覺全身無力,像是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噩夢一樣。

    “爹,你醒了!”南宮暖看著南宮煥一臉驚喜地說。

    南宮煥想要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因為身體十分虛弱。南宮暖扶著南宮煥靠著一棵大樹坐著,南宮煥這會兒還沒注意到元稹,他有氣無力地問南宮暖︰“暖暖,發生什麼事情了?”

    南宮暖神色有些黯然地說︰“之前發生了很多事情。”

    “今天是什麼日子了?”南宮煥問。

    “六月二十六了。”南宮暖說。

    南宮煥的臉色滿是不可置信,因為他的記憶還停留在四月初四,他和北堂乾冷星辰三個人一起去東方城刺殺東方烈那里。

    其他人都在陸續醒過來,一個個狀態都差不多,虛弱無力。而最後醒過來的“南宮連城”,似乎是仗著年輕身體好,撐著坐了起來,一臉茫然地靠著一棵大樹,動作遲緩地往四周看了過去,完美詮釋了“我是誰我在哪兒”……

    ------題外話------

    (^w^)

    本書由網首發,請勿轉載!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嫡女煞妃”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